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六章 天机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八十六章 天机卷

    一卷书,凭空出现。

    但,凌尘可不认为是凭空出现。

    他心思玲珑。自是明悟其中利弊,也知晓其中种种。

    这本书卷,不过是他识海里那位和他的那些好友联合推出来的而已。

    其目的。他不知道。

    但,隐隐约约间。也能猜测到几分。

    封面上。是三个大字。

    “天机卷?”

    这是?什么鬼?

    淡淡的目光,朝上一挑,便落在那书卷上。

    上面的名字。让他眉头紧锁。

    神色,也颇为疑惑。

    天机卷,那是什么东西?

    说天机的?

    还是演化天机的?

    神功秘籍?

    还是无上战技?

    亦或者。是那绝世秘法?

    可。这本天机卷却又是那位神秘存在联合他的那些所谓‘故友’所传下。

    凌尘,倒是有些警惕。

    心道:那家伙传下来的东西,想必也是有些算计的。

    否则。这所谓的‘天机卷’。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只是。那神秘的存在究竟有着怎样的算计呢?

    此事,倒是有些让人眉头紧锁。

    心里。也泛起一丝古怪来。

    拿了天机卷,便随意翻开一看。

    只见得上面不是神功。也不是秘法,更加不是战技。

    而是,记载的一些天地辛秘之事。

    只不过。这些所谓的辛秘,实际上都比较大。

    “天地辛秘?给小爷我干什么?”

    这天机卷,倒像是一本专门介绍天地辛秘的书。

    只是,此等辛秘之事,与他有何等干系?

    他,又为何要在乎这些?

    那位神秘的存在带他来见见故人,只不过是为了借助这些所谓的故人之手,然后将这本介绍天地间辛秘之事的天机卷交给他?

    此前,还种种护卫啥的,倒是搞得很繁华,一副正经。

    只是,当明白这其中可能存在着某些算计时,凌尘就不爽了。

    心道:你等苦心孤诣之下,不就是为了这所谓的天机卷交到小爷我手里?

    可,这不过是一本书而已。

    纵然它不简单,也绝对不可能让他因此而做出些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

    难道,给他一本书,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了吗?

    如此想法,似乎有些太过天真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倒是翻开几篇来看了看。

    上面俨然写着,在以前的时候,天下的修炼者都很强大。

    只不过后来,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被天下无行皇族的修炼者所封印在九霄虚空中。

    看到这一句句,凌尘顿时明了了。

    暗道:原来,识海里那位神秘的存在,以及他那些所谓的‘故友’,应该都是当年被五行皇族所封印之人。

    只是,他们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会被封印在九霄虚空中无数年月?

    称霸神州大地?

    还是造下无边的杀戮?

    嘴角挂起一丝冷冷的笑容,这天机卷倒是将无数年前的那些修炼者吹捧得很好。

    好似一个完美的繁荣时代,就差是圣师这样的名号出现了。

    只是,让凌尘忍不住想笑的是。

    他们宛如圣师一样的存在,最终却栽倒在那五行皇族手中。

    还被人封印在九霄虚空中无数万年,终日见不得天日。

    天机卷里,将那个时代的人,都吹嘘得很好。

    仿佛没有他们,就没有那个时代。

    至于五行属性中的五大皇族修炼者,则成了十恶不赦,心眼太小,容不下他人酣睡之小人。

    于是乎,他们反倒成了受人打压的存在。

    而那五行皇族,则罪大恶极。

    “这是什么意思?要叫小爷我帮你们灭了那五行皇族的人吗?”

    心里,露出一丝冷意来。

    他,极为不快。

    这天机卷,不外乎就是告诉他,以前的一些辛秘之事。

    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是如何如何不受五大皇族的待见。

    而那五行超级皇族,则如何如何的不顾一切颜面,联合起来将他们这些天骄强者一一击杀。

    不能击杀的,则被封印在九霄虚空处。

    这么多年,也死了不少同伴,在那无尽的寂寞、煎熬中熬不过去,最终而殒命。

    可以说,在这天机卷里,五行皇族的人,成了破坏那一次繁荣世界的刽子手。

    他们,一手终结了那无比繁荣的时代。

    而在那个时代里的天之骄子们,则被他们赶尽杀绝。

    好似在告诉凌尘,你以后务必要帮他们报仇,同时,还要将他们从虚空中解救出来。

    而玄棺,就是第一位的。

    所以,才有了天机卷。

    虽然,此前他识海里那位神秘的存在与闹得并不愉快。

    但,那位神秘的存在还未曾想到,凌尘心里,早已有了防备。

    并且,在他看来是严密无比的谋算,将天机卷赐下,无论如何你应该都会好奇。

    比如,什么是五行皇族?

    甚至,他们又是什么人?有多少?被困虚空多少年?

    还有,曾经那个繁荣的时代,究竟是怎样的?

    只要人一好奇,他就相信凌尘一定能为他所用。

    而届时,助他等脱困,也不是不行。

    虽然,此前的凌尘看起来是有几分怀疑的神色了。

    但,他却很清楚。

    凌尘,现在实力很弱,还不敢违抗他。

    因为,他现在能帮凌尘除掉那些更强的人。

    所以,他不会惧怕什么。

    只是,凌尘心里同样也很明白。

    那玄棺里,俨然有这位存在的躯体。

    一旦让他脱困,那还得了?

    “倒是可以让中洲上的那些天骄们都过去看看,顺便彻底将那被封印的躯体轰成渣,这样一来这位存在就恢复不了了!

    当然,小爷我得找个借口才行,否则肯定会被他催促,甚至是发现些什么。”

    心里,如此地想着,他必须这样做。

    合上天机卷,暗道:当年那五行皇族的人将你们杀的杀,封印的封印。

    足以可见,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修炼者,每天舔刀口,过着杀人与被杀的生活,能有好人吗?

    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了。

    当即,也不管其他什么,将那天机卷随意扔在云戒里,就不再过问什么。

    身形一闪,对那位神秘的男子也不过问,甚至都不正眼一看。

    让离颜、龙天跟着,迅速在这玄域内开始继续收刮资源。

    毕竟,玄域的形成,与那些被封印的人脱不开干系。

    而他们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为他们做事,或者说是解脱封印之苦。

    所以,也就有了那浩瀚无尽资源的来源。

    那个时代的人,可不在乎这些,只要他们脱困,小小的资源又算什么?

    以后,反正也是有机会再得到。

    并且,这些资源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一个不小心,也会被他们干掉。

    虽然,那些人还身处九霄的虚空之上。

    但,这么多年来,封印松动,他们也有了一丝可以活动的可能。

    凌尘,此番俨然化身为一个贪婪的修炼者。

    对那些修炼资源的着迷,不下于一个穷鬼突然得到无尽的财富、宝藏。

    心里,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

    因为,如果不装,识海里那位只怕是要催促他赶紧去玄棺处了。

    但现在,他却有了借口。

    原因无他。

    因为,他穷,嗯,对,凌尘就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他需要无尽的修炼资源来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

    即便是云戒里还有着无尽的资源,他同样要这样做。

    其目的,就是为了做给那位神秘存在看的。

    他倒是要看看,找这么一个借口不走,那位又有什么办法?

    难道,还想直接夺舍不成?

    心里,泛起一丝冷笑。

    虽然,此前那位神秘的存在帮了他不少忙,甚至也有救命之恩。

    但,凌尘可是知道,自己‘租借’识海给那位存在居住那么多年了,那不过是房租而已。

    “小子,你在做什么?赶紧去玄棺处,此番我们有要事!”

    果然,看到凌尘一副‘不务正业’的模样,顿时大吼大叫,心里着急起来。

    凌尘心头暗道一声果然。

    这家伙越是叫喊得越凶,就越是说明,他对那玄棺里头封印的东西很是看中。

    而且,按照凌尘的猜测和想法,那里头的东西,应该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只是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存在究竟是什么身份?

    竟然,被分尸而封,还被困于玄棺里。

    当然,面对这位的叫喊,凌尘也不是没有答应。

    连忙传音道:“前辈啊,这里可是玄域啊,如此多的修炼资源,可不能浪费了,更加不能便宜别人了,还是等我收刮干净再说吧!

    况且,那玄棺在那里,也不会飞走,咱们晚一些过去也没事的!”

    摆摆手,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又有这玄域内的资源为借口,一时间说得那是有理有据,颇为有道理。

    若是旁人听得,只怕会连连点头,暗赞凌尘说得极为正确。

    而事实上,凌尘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理由编得还不错。

    至于那什么玄棺?

    嘿嘿。

    按照他凌大爷的想法,等这里的资源被他收刮赶紧再说吧。

    反正,他是不着急的。

    神秘存在:“……”

    识海里,那位神秘存在之人,却是被糊得一愣一愣的,有些错愕难消。

    他似乎没想到凌尘竟还有这等想法。

    收刮玄域内的资源?

    这里的资源太多,即便是过来的天骄修炼者不少,一时半会又怎能收刮完毕?

    那玄棺里,可有着他的下半身,这很重要。

    一旦找回,他就可以恢复大半的实力。

    到时候,他就可以不用再借助凌尘的识海。

    即便是除掉此子,也无可厚非。

    “小子,听我一句,先去玄棺之处,那里有你想象不到的大机缘、大造化在,你何必丢西瓜捡芝麻?”

    对于凌尘的反应,那贪财的模样,他是很不理解的。

    资源有造化重要吗?

    显然,没有。

    可偏偏,这凌尘,脑袋像是缺根筋,竟如此执着。

    一时间,他反倒是被气得不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标准模样。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