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二章 这就没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零二章 这就没了?

    可怕的天道封印术,终于将识海里那神秘的老鬼给封印住,至少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凌尘可以安心修炼了。

    那老鬼,已经被他封印住,想来一两年内是不会破开封印的。

    而待一两年后。他这一身实力,只怕都已经破入云海境了。

    到时候。即便是不敌。也能再次轻而易举的将其封印。

    如此一来,倒是一件美事。

    当即,缓缓睁开眼睛。

    却看到一脸羞愧难当。正欲离去的张明尘。

    同时,还有一脸疑惑和皱眉的雷天。

    但看两人之间之处,有深深的能量席卷、肆虐的痕迹。顿时一惊。

    随后。却是明白过来。

    心道:看来,这两人之间,是发生争斗了?

    只是。这雷家雷天。一个绝世强者。怎么可能和凌烟阁的张明尘有争斗呢?

    而且,张明尘那厮。不是只有云海境二重天吗?

    他,又岂是那雷天的对手?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凌尘,你没事吧?”

    离颜忙问道,在他身上抚摸起来。似乎要看看身上究竟有什么伤否。

    然,凌尘此番并无什么伤。

    安慰着离颜,笑道:“放心吧,我没事,他们这些土鸡瓦狗,怎么可能伤得了小爷我呢?”

    凌尘一脸的傲气,毫不在意地说了起来。

    只是,在雷天、张明尘听来,却不知为何,总觉得怪怪的。

    当即,老脸一阵猛烈的抽搐,却是郁闷得难以平复起来。

    心说:你一个紫府境六重天的家伙,在云海境大帝的眼里都是蝼蚁之辈,谁不敢伤你?

    张明尘是心底嘀咕一声,郁闷的心情,还一副幽怨的模样望了那雷天一眼。

    心道:若非是你这家伙挡住本公子的去路,又何至于如此?

    心里的不忿,自然油然而生。

    只是,此番他却没有动手的可能了。

    更加,没有从凌尘手里横刀夺爱的机会了。

    他,已经脑补出自己被雷天那厮狠狠压制住,然后教训,甚至是斩杀的场景。

    至于另外一边,雷天的老脸,则是暗暗一顿猛烈的抽搐。

    心说:若非是怕你小子死了而引来火族的其他人,以至于怕他们破坏掉我家族的无数年谋划,我何至于会帮你挡这些?

    深深的无奈,那叫一个无可奈何之。

    郁闷的心情,深深交织。

    “雷天,多谢了!”

    淡淡的传音,缓缓而去。

    凌尘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就比如现在,明显是雷天救了他一命,所以他拱手行礼,对其颇为恭敬。

    “你若真要感谢,不如为我说说情?”

    雷天突然眼珠子一转,当即是精茫一闪,急忙说道起来。

    凌尘:“……”

    说情?

    娘咧。

    “小爷我乃是一冒牌货,怎么给你说情?那所谓的火族,小爷我都不认识,说什么鬼?”

    暗暗撇嘴,神情颇为无奈之。

    他并不知道什么火族,更加不是什么火族的天骄弟子。

    所以,这所谓的说情,你叫他如何说才好?

    无奈地摇摇头,“雷天兄,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一紫府境六重天修炼者,你所言的那些,我是帮不上忙啊!”

    虽然,这话有着深深的拒绝之意。

    但,未必没有棱模两可的意思。

    其言外之意,便是在说:他凌尘,人微言轻,且实力又低下,即便是他愿意为你雷天说情,那情也未必能说得动。

    虽然,他没有直接承认自己是否是火族的人。

    但这一番言外之意,在雷天脑补起来,顿时觉得凌尘就是那火族的天骄。

    只不过,觉得他自己实力低下,根本不足以去说情。

    况且,那些人,也未必会听他所言。

    这些,雷天自然明白。

    所以,他只能是无奈叹息一声罢了。

    张明尘还未走远,却被凌尘叫住。

    “张明尘张公子是吧?”

    淡淡的声音,好似很傲气。

    却看得那张明尘老脸发紫,无比难看。

    心道:这小子,难道叫本公子,是想趁机铲除本公子吗?

    心里,冒出深深的羞怒之意来。

    有雷天在,他倒是颇为有几分忌惮的。

    但,这并不等于说,他堂堂凌烟阁三公子,有着剑圣之名的张明尘,就怕了你凌尘。

    “正是在下!”

    张明尘,倒是面色不怎么友好。

    毕竟,他们之间,算得上是情敌的关系,能够有什么好言好语也就怪了。

    况且,对于凌尘的看法,他着实是不屑的。

    因为,你凌尘在他面前,只不过是一紫府境六重天的修炼者罢了。

    他真正忌惮的,是雷天。

    所以,才有些郁闷,有些无奈和悲催。

    但,若真是鱼死网破。

    他相信,自己那凌烟阁,也不是吃素的。

    毕竟,他的地位也不低。

    一旦被人所杀所灭,凌烟阁又岂会善罢甘休?

    届时,若凌烟阁的那些宗老、圣子、宗主什么的都出马,便是雷天,也不是没有覆灭的可能。

    所以,张明尘才有些肆无忌惮。

    “当年绝神宗一别,可许久未见,想不到张大公子竟然已成云海境二重天,倒是物是人非了!

    不过,张公子可还曾记得当年小爷我的言语?”

    淡淡的话音,好似在讥讽,又好似在嘲笑一般。

    想对他动手,你张明尘,还不够啊。

    “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和如今,又有什么关系?”

    张明尘哑然一笑,他自然是清楚凌尘打算以此事打压他,准备占一占风头。

    讥讽也好,嘲笑也罢,他都认了。

    但,凌尘可不会饶恕的。

    当即,犀利的言语又道:“张明尘,老实说,你天赋不错、资质不凡,修炼也迅速,一身实力,更是强大。

    但,你却不是离颜的良配。

    因为,你不配做一个男人!”

    张明尘,没有担当,没有责任。

    这样的人,岂能是良配之选?

    “只有小爷我这样玉树临风、*倜傥之辈,才能是良配!”

    最后,凌晨也不忘记给自己来一个大大的夸奖。

    他觉得,这个夸奖应该是名副其实的。

    因为,他凌尘的资质、天赋虽然不怎么好,可修炼起来,也不差啊。

    最重要的是,他有担当啊。

    身为一个男人,应该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显然,他成功了。

    而张明尘,妄为凌烟阁的张大公子,有很大的底子。

    坐拥不少的侍女,却偏偏没有担当。

    面对离颜被许配联姻一事,他也只敢去找薛无贵去闹,然后找点人动动太虚门的人而已。

    然,这些都没有什么屁用。

    “哼!大言不惭!”

    张明尘冷冷一哼,目光,依旧不屑着凌尘。

    心道:你不过是一蝼蚁而已,只要单独遇见,本公子就有无数的本事将你斩杀掉。

    “只是可惜,有这家伙在你身旁,本公子是没机会动手了!”

    这,可能才是最为可惜的一件事。

    郁闷地摇摇头,整个人,都无奈。

    但,心中依旧不高兴。

    只是等有朝一日,他定要将凌尘那厮灭掉不可。

    “行了,张大公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以后,咱们可能就没机会见面了,好歹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且有什么要交代的?

    不,应该是你有什么狠话要放的?

    尽管来,不要怕!”

    凌尘一副心平气和,还一副鼓励的样子。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老好人。

    只是,只有那知晓的人才会明白,凌尘这些话,其实都是嘲讽而已。

    淡淡的冷笑,讥讽之意,自不用多说什么。

    放狠话?

    还尽管来?不要怕?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可,偏偏面对凌尘的这种挑衅,他又无可奈何。

    一双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

    羞愤之意,冰冷的寒霜,杀心如风。

    一张老脸,这里红一块,那里红一块,好似被凌尘羞辱得不行。

    郁闷的心情,就更加别提什么。

    心头的怒火,如那炙热的火焰,悠然而生之。

    羞愤的心情,如同无数条火龙。

    心里,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

    眼前这个小子,明明只有紫府境六重天的修为,他为什么如此镇定?

    还有,他为什么会如此从容不迫?一点都不害怕?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小子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他犹记得以前在东洲绝神宗的时候,这小子的口才都才一般。

    难道,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发生某些可怕的变化了不成?

    若真是如此,那又该如何是好?

    嘶!

    想要反驳什么,只是这话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道出口,凌尘便又道:“那啥,张大公子,你是真的没有狠话留下吗?如果不留下,那就算了,这倒是可惜了!好好的凌烟阁天骄公子,就这么没了底气!”

    摇摇头,凌尘一副老成的模样。

    只是,在张明尘看来,这家伙就是欠打、欠揍。

    什么叫没有狠话放了?

    难道,还有谁规定,一定要放狠话吗?

    还有,什么叫就这么没了底气?

    他张明尘,像是没底气的人吗?

    不过,一看旁边的雷天,倒也是真的没什么底气。

    整个人,倒是气得不轻,郁闷的心情,满肚子的火气,积压于心,一时之间,难以消去。

    对于凌尘,他是恨得牙根痒痒。

    这家伙,竟然抢了自己的侍女不说,还用如此犀利的言语来羞辱他。

    当真是,不当为人子。

    “凌尘小儿,你给本公子等着,终有一日,你会知道本公子的厉害。

    而你,不过是蝼蚁而已。

    哈哈哈!”

    狂笑一声,却是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的羞愧难当。

    他,不可丢了堂堂剑圣的面子。

    所以,这狠话还是要放的。

    来日,再对你凌尘动手。

    嗯,秋后算账而已。

    这,就是他心中的想法。

    反正,人生在世,特别是修炼者,活得很久。

    所以,还有的是机会。

    至于你凌尘,且先让你蹦跶几天罢了。

    “这,就没了?”

    凌尘眉头一挑,挑衅道。

    张明尘:“……”

    后者,却老脸开始狠狠的抽搐起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