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三章 满目疮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三十三章 满目疮痍

    满目狼藉之地,疮痍之界,好似刚刚经历了一番战火。

    他们。好似都来到一处假的太上道宫了。

    如果不是有人在这些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些有用的战技,亦或是灵石,估计很多人都不敢相信。

    眼下这地方。竟然还真的是太上一门的演武场。

    不过很快,四周之地。就被他们搜刮赶紧了。

    凌尘在前。有什么好东西自是可以先得。

    这,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他才是这其中的获益者。

    离开演武场后。便朝那些宫殿、阁楼之屋走去。

    缓缓之间,气息漂浮不定。

    这些房间中,有着玄奥莫测的禁制。所以他倒是没有贸然进入。

    不过。这些禁制都已经存在多年了,鬼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里面的东西,他是必须卷走的。

    所以。这就必须得想一个办法来。

    “直接轰掉禁制不太现实。悄然进入。也不现实,该如何是好呢?”

    心里。正是在焦急着。

    无论是太上一门五脉残留 资源也好,还是他们的战技、修炼感悟等等。

    这些。都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还有,若是有机会,他很想了解一下。当年的太上一门五脉,按理说已经站在中洲的顶端,无人敢触及、撼动他们的地位。

    为什么这样强大的一个宗门,会没落?

    是强敌入侵?

    还是,逃不脱的劫数?

    亦或者,是自然腐朽?

    从而,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现在,这太上一门里,和彻底没落,改换门庭,又有什么分别?

    只是可惜,太上一门,已经没落七八万年了。

    这个时间,可不短。

    一般的修炼者,能够活到一万岁的,都少见。

    虽然,自从破入紫府境后,修炼者的寿数就极大地增强了。

    但,这并不等于说,他们就不死不灭了。

    或许,是各种各样的意外,或许是天灾人祸。

    或许,还是急于求成,或是练功走火入魔等等。

    在越老的家伙身上,这些东西都越是能体现。

    人一老,就意味着他们不年轻了。

    潜力,自然被年轻的时候压榨干净了。

    等到他们老的时候,再想突破,已经很难很难。

    虽然,寿数很多。

    但,他们却无时无刻不想着要突破。

    只是,突破也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急于求成之人,便会落得很悲凉的下场。

    而最终,就会受到走火入魔的入侵。

    届时,神仙难救也。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太上一门五脉,早已是七八万年前所发生的事情。

    无论是他自己也好,还是其余之人也罢,皆是不太了解其中的内幕。

    包括那北洲雷家,当年为什么想要成为上天的代言人?

    这,也是不清楚的。

    还有,他识海里那位神秘的存在,一身实力若是其全盛时期,还不知道有多强呢。

    至于那位存在的同伴们,当初,又为什么会被五大五行皇族封印在虚空深处?

    这些事情,都是一条条疑惑。

    现在,他想要脱身,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另外,按照他对雷天的观察,似乎他所修炼的九天焚诀,和那火族之间,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无论如何,如今小爷我都卷入其中了,不管是几万年前的事情,还是十几万年前的事情,似乎都是一个个阴谋和算计,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太上一门,或许,就是突破点!”

    心里,如此这般地想着。

    依靠着自身的实力,狠狠朝着更强的地方前进,这才是王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想要让他退去,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那么,也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得到里面的东西。

    毕竟,好不容易来一次,真要说一点都不在乎那些资源、战技,那才是说笑。

    大好的机缘在面前,嗯,凌尘觉得要是自己不取,那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

    不,或者说是对他智商的考验。

    禁制之法,他肯定是要破开的,找找机缘,得得造化,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真要什么都不知道,那也就算了。

    可,真要什么都知道了,事情也就不是这样的了。

    此前,他是没想过什么机缘和造化、传承之事。

    不过现在看,太上一门五脉的传承已经落到他的手里。

    对此,他觉得自己不得浪费大好的机缘。

    毕竟,有那么多的好处在,他为什么要浪费掉?

    “麻蛋,不就是一些禁制吗?”

    想及此,心里发火。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这些禁制,有些是凭借那些实力强大的存在早年布置的。

    而那布置之法,自然就是用自身的真气,构成一个一个图案,有着简单的基本防御。

    这,便是禁制。

    当然,还有一种。

    那便是小型的法阵。

    这种,是用灵石布置而成。

    所以,这种禁制之法,更为得人所用。

    因为,前者是有时效性的,一段时间过后,禁制的力量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弱。

    即便是很强大的人出手,这个过程也会有。

    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所以,前者之法,一般只用于短时间内有需求的。

    否则,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做。

    大多数的,还是得靠法阵。

    也就是阵法的细化后分裂出来的一个项目,用一两块灵石,或是一两种宝物,就能构建完成。

    而且,因为灵石这种资源的时效性很大,只是简单的维持法阵的运转,基本上可以用很久。

    眼下,这些道宫里的房屋内还存在着禁制。

    略微这么一阵思量,凌尘就想明白了。

    这,肯定是用的后者之法。

    毕竟,禁制之法就那么多,也不可能是那七八万年前的太上一门强者所留下来的真气继续维持着法阵的运转。

    所以,最有可能的,这些禁制都是当年那些‘大佬’们用灵石创造的小型法阵。

    如此一来,这些禁制的动力来源,就是那些灵石了。

    那么,既然是这样,他就有办法控制了。

    一旦,让那些所谓的法阵都发挥不出最大功效来,或者说,暂时切断灵石能量的传输,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会很难。

    但,对于他凌尘而言,绝对能做的。

    要知道,他可是有寒冰真气在的。

    一旦这种手段施展下去,暂时冰冻住那些灵石,让它们不再散发出灵气能量来,也就是断了那些禁制的能量供应。

    如此一来,不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吗?

    到时候,取走灵石,或者是将灵石内的灵气吸收一空,都是上上之选。

    反正,这么多的房间,光是这些禁制的法阵灵石,都够他搜刮不少了。

    对此,凌尘还是表示很满意的。

    至少,他又能‘白白’捡了一次便宜,何乐而不为呢?

    当即,说做就做。

    身形一闪,宛如流光魅影一般,迅速而动。

    体内的寒冰真气,顿时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涌而出。

    要是被后面那些紫府境,甚至是云海境的修炼者看到,只怕会大呼‘败家子’吧?

    毕竟,那么多的寒冰真气,只怕也就他凌尘能拿得出来。

    一时之间,倒是颇为得意的。

    很快,果然如同凌尘所想的那样,当他的寒冰真气悄无声息地进入那禁制里头,将那些灵石都封存起来后,其灵气能量便不再继续往外泄露。

    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

    那些禁制,一时之间,凡是被他下手的,全都消失不见了。

    继而出现在面前的,则是一块块的灵石。

    当然,凌尘率先关注的,可不是这些。

    而是,那屋里的资源、战技,甚至是一些值钱的东西。

    哪怕是拿出去卖一两黄金白银,那也是好的。

    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对于他凌尘而言,这些东西,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一股脑的,收入云戒内。

    反正,他的云戒够大。

    虽然,也装了不少的东西,其中光是资源就不少。

    至少,恭迎他修炼很长很长的一段时日是没问题的。

    不过,凌尘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继续收集资源。

    毕竟,是穷怕了。

    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他又哪里肯放弃呢?

    自然,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大手一挥动,所有的东西,就都落在凌尘那厮的腰包里。

    当然,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

    淡淡的目光下,也泛起一丝笑容来。

    这一趟,虽然收获不多,也不大。

    但,却很丰富。

    各种东西虽然很少,但是凌尘这厮,却是抱着雁过拔毛的想法。

    硬生生的从这座不大不小的道宫里,硬生生搜刮出一层有价值的东西来。

    有的,可能就是小物件,也算不上是什么宝物。

    拿到外面去,也就能卖个几两银子而已。

    但,凌尘觉得,自己虽然用不着,但自己的青玄门里,有很多低级的弟子肯定是用得着的。

    再不济,拿出去换成银子,再换成其他东西,积少成多,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只是,如果让别人知道凌尘的想法后,不知道会不会一巴掌拍死他?

    毕竟,这家伙,明明自己的云戒里有很多资源,甚至很多宝物。

    明明自己都用之不完。

    可他偏偏,还一副很贪财的模样。

    要是被那些残魂看到了,肯定会直接跳出来骂人。

    说好的不在乎机缘和造化呢?说好的不在乎传承呢?说好的不要什么资源呢?

    现在呢?

    你凌尘都干了些什么?

    当然,即便是这些人都跳出来冷嘲热讽了,只怕又要遭罪了。

    不过,凌尘也没多待,很快就带着自己的想法和行为,离开了。

    很多东西,都拿出来了。

    这些个房间里凡是有点价值的,能带走的,尽量都带走了。

    不能带走的,也挖走了,即便是能砍下一部分的,也都砍下一部分拿走了。

    这等做法,简直是闻所未闻也。

    只是,对于自己创造出来的‘艺术’,他却很满意。

    心说:总算是将这里的东西搬空了!

    只是,这剩下的满地疮痍,却太狰狞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