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五章 美酒夜光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四十五章 美酒夜光杯

    凌尘将矛盾踢到那些人群中,他自己则一副屁事都没有,该干嘛还是干嘛。

    没事的时候修炼修炼。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好不畅快。

    而那群人,则是因为分配章程的事情。而继续在吵闹。

    谁也不服谁。

    人人都有意见,都是自私自利的。都想自己获益最多。都不想别人得到。

    而想独吞?

    可,那又怎么可能呢?

    皮球踢过去,思量分配章程一事。便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反正,他摆明了一个态度,你们要怎么商量。那都是你们的事。

    只要商量清楚。他一定遵照执行就是。

    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淡然而无所谓。

    平静,又淡定。

    此前那些还咄咄逼人的家伙。很快就忘记原本的怒火、仇恨。

    他们此来。不就是为了那什么资源、机缘造化、传承这些事吗?

    现如今。看到了希望,自然不会再觉得有什么怒气。

    对于他们而言。能够得到机缘造化就是最好的。

    反正,什么都无所谓。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凌尘愿意看到的情况。

    “既然你们都已经变成这般模样。现在,主动权就再次回到小爷我手里了,嘿嘿嘿。”

    心里,却是暗暗一笑,露出诡异之色来。

    他,可不是什么傻子,更加不是什么坏人之徒。

    如此一来,事情的条理,也就变得更加清晰了。

    大家都想要那些资源、机缘造化、传承?

    那就先各自商议出一个章程来吧!

    可,人都是自私自利的。

    所以,他很坚信这些人绝壁不可能犯傻。

    一挥手,几张椅子和桌子就出现在面前。

    再一挥手,酒杯、酒壶什么的,也都出现在面前。

    “咳咳,诸位,不如大家喝一杯?岂不更好?”

    淡淡的声音响起,自然是凌尘所言。

    也不管这些人是何想法,他自顾自的倒起酒来。

    啄饮一杯,顿时心旷神怡,美不胜收。

    一时间,倒是神情飘然,宛如飞仙一般。

    神情怡然自得,潇洒自在万分。

    好似,人生极为美妙而不可言。

    一时,酒香四溢,飘散于世间。

    那些个修炼者,都是酒鬼,闻得如此美妙的酒水,香气四溢。

    顿时间,整个人都露出惊恐骇然的神情来。

    心说: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酒水?难道是从这太上道宫里得来的?

    如此一想,便都心思活络起来。

    便道:“诸位都累了吧?反正现在商议不出来可以慢慢商议嘛,我能等的,大家喝喝酒,岂不快呼?”

    当即,也给那些就近的人倒上几杯美酒,一阵的好言好语相劝。

    那诸多之人,自然是心急若渴,连连喝下酒水。

    心里那叫一个美不胜收,美酒下肚,只觉得心旷神怡,人生竟是如此的美好。

    心里对于凌尘,也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神色。

    “这小子,识时务啊,真是不错!”

    “嗯,如果他真的愿意交出那些资源、造化、传承,我等也不是不能接纳他,哈哈哈!”

    “不错,不错,做我等护卫,其实也是不错的嘛!”

    很多人,开始传音交流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凌尘很‘识时务’,其实留其一命也不算什么的。

    并且,这小子的态度,让他们极为满意。

    这,便是基础。

    当然,对于那些资源也好,传承也罢,他们科都是想得到的。

    凌尘,显然也明白这一点。

    当即,也没说什么。

    拿出几大壶美酒放在桌子上,任由这些人自己倒来喝。

    他,则不管那么多。

    心里,却暗暗冷笑着。

    “老鬼们,嘿嘿,你等就慢慢地喝吧,等你们都喝得差不多了,就该是小爷我动手的时候了!

    美酒夜光杯!

    可,这也是催命的毒药!”

    心中的冷色一闪而过,表面上,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淡淡的轻笑露出,自顾自的继续喝酒,尽情享受这一刻的人生美妙。

    反正,眼下也没什么事。

    正好借助这个机会,暗暗巩固自己的境界。

    而他面前的这些修炼者,纵然是看穿他的‘把戏’又如何?

    人心可都是自私自利的。

    这些人,在他很‘识时务’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再做出一些危险举动来的。

    “小子,你想拖延时间吗?”

    一个略显粗狂的汉子问道,他倒是不傻,也看出凌尘的意图来了。

    只是,却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忍不住出言挑衅、讥讽,欲要借助凌尘,硬生生踩其而上位。

    同时,也是极为不满凌尘的行为。

    凭什么这个被他们喊打喊杀,甚至惹得他们极为愤怒的家伙能够得到这些人的谅解?

    他不明白,自然也就很不爽。

    恰好,凌尘的举动很反常,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这小子应该不简单。

    但,正因为如此,才要防备。

    他很是想不明白,他们这边的人如此之多,只要一起而上,保证这小子也不敢有什么反抗的。

    可偏偏,大家都停下手来,一副不愿意大动干戈之态。

    这,便让他觉得万分的不爽。

    此前的口号呢?

    此前的怒火呢?

    眼下,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吗?

    “拖延时间?”

    众人一闻言,顿时脸色齐齐变色。

    皆是不善地望着凌尘,那意思,你要是不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接下来有你好受的。

    “不好,三弟有麻烦了!”

    眉头紧皱,天无剑顿时脸色不怎么好看。

    他怎么也想不到,关键时刻竟然还冒出这样一个存在来,真是百密一疏。

    凌尘的做法、算计,他隐隐间想到些什么。

    但是,此刻却被那粗狂的汉子破坏掉,那可不好。

    “那家伙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时,心里为凌尘担忧起来。

    万一这群人反应过来,也想到其中的关键,骤然对凌尘出手。

    而后者凌尘,显然有些‘不自在’的表现。

    身为其结拜二哥,天无剑苦笑一声,暗道:自己这个三弟,这一次真的是玩大了,万一玩脱了,那就不好了!

    然而,正在他无比担心时,突然一件事情出现。

    凌尘的反应,倒是让他一阵阵的错愕、诧异。

    “白痴!”

    凌尘先是一愣,随后一口酒倒入腹中,忍不住冷笑道。

    “黄口小儿,你,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那略显粗狂的汉子闻言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顿时跳了起来。

    整个人也大吼大叫,怒意连番,气势汹汹。

    愤然磅礴,滚滚如寒霜。

    一张宛如吃了老鼠屎的脸,却如僵尸一般,僵硬、难看。

    好似,谁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而凌尘的心里,忍不住露出一阵阵的冷笑来。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求着小爷我去骂自己的,真是醉了,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啧啧啧!”

    摇头故作高深莫测,忍不住一番冷嘲和热讽。

    竟然有人请他去骂,这皮还真是够贱的。

    无奈,摇头,叹息。

    然而,在凌尘看来,这家伙却是一个传奇人物。

    只是,在四周很多人听来。

    这话,却是让人忍俊不禁。

    “噗呲!”

    很多人都已经笑了出来,看向那位略显粗狂一点的汉子,也忍不住一阵恶寒。

    心说:这家伙是脑子抽风了吧?竟然还哭着求着让别人骂?

    很多人,都不理解。

    “行,既然你如此‘苦苦哀求’,小爷我若是不满足你,岂不是坏人机缘,拂你面子了?”

    凌尘当即‘无可奈何’地说道,好一副‘迫不得已’的表情。

    “白痴!”

    没有任何停留,凌尘继续骂道。

    粗狂汉子:“……”

    后者,却仿佛有千千万万匹草泥马在头顶呼啸而过。

    那郁闷、憋屈的心情,更像是被无数个*难耐的大汉给强干了一般。

    一时之间,那叫一个委屈。

    他心道:老子不过是说了一句反话而已,你至于当真吗?

    还有,你一个小小紫府境八重天的‘蝼蚁’小儿,有什么资格、本事、实力说他是白痴?

    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连他的反话都没听出来吗?

    只是,不管怎么说,听得那一句句‘白痴’的言语。

    再加上四周那些修炼者的憎恨、嘲讽、轻笑,让他觉得面子、尊严倍受打击。

    一时之间,倒是老脸羞红,郁闷万千。

    愤然的心情里,好似被人轮了无数遍。

    好似,那一句‘白痴’真的是他求着别人喊的。

    如此一来,就彰显得他颇为痴傻,一副二愣子的模样。

    倒是让同行的很多人,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了。

    只是,这一切对于那位粗狂的汉子而言,却犹如火上浇油。

    积压的愤恨、恼怒、激怨,便直接转移到凌尘身上。

    一个小小的紫府境小儿,也敢对他嘲笑?

    “难道他不惧怕我这紫府境九重天的强大之人吗?”

    原来,这粗狂的汉子,也不过才紫府境九重天而已。

    但,他却自认为自己比凌尘那厮更加强大。

    所以,在其眼中看来,凌尘那厮就是一个蝼蚁。

    然,他只怕万万没想到的是。

    紫府境九重天虽是紫府境巅峰的存在,也很强。

    可,在凌尘这厮面前,还算不上什么最强之人。

    在他眼中,也是可杀之辈罢了。

    淡淡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笑。

    心说:就你丫的这德性,小爷我分分钟搞死你。

    哪怕是他自己不动手,也能凭借智商碾压。

    “小子,你焉敢欺我?”

    那粗狂的汉子顿时暴怒不已,整个人气得不轻。

    浑身上下气喘吁吁,好似要直接被气死了一样。

    那模样,那神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凌尘把他怎么样了。

    只是可惜的是,后者凌尘,却未对他正眼看一眼。

    “你哪只狗眼看到小爷我欺你了?”

    凌尘‘大怒’,立马呵斥道。

    “这么多同辈都看着呢,是你这家伙求着小爷我骂你‘白痴’的,现在放过来又怪罪我了,是何道理啊?”

    凌尘正义昂然,大声呵斥着。

    一副我特么也是受害者的表情,看得那四周的人是一愣一愣的。

    那粗狂的汉子,更是气得浑身发抖,面庞发紫。

    虽然知道凌尘这家伙是在吹牛逼,也知道他在胡扯。

    但,静静地看着他装逼,却觉得好厉害的样子,说得好有道理。

    此前,还真是他‘硬生生’的要求凌尘再说一遍的。

    这,可怪不得别人啊。

    可,他那话明明就是反话。

    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不由得撇撇嘴,抽出着面皮,郁闷着神情。

    “你,你……”

    呜哇!

    气得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面带惨白。

    “你什么你?你大爷的你,小爷我和诸位同辈修炼者一起喝酒谈论大事,你一个身体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有多远滚多远!”

    凌尘撇撇嘴,赶紧道,一脸的嫌弃。

    正所谓,美酒夜光杯,正是谈天说地论道的大好时光,怎能被这家伙给打断了呢?

    说话间,在四周那众多修炼者诧异的目光下,凌尘继续摆满酒杯,倒上美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有看不惯的人,也被吸引。

    在一阵谨慎过后,发现也没啥事,顿时场面便热闹起来。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