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七章 靠女人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五十七章 靠女人活?

    只要发下毒誓,她便答应去水族。

    为了凌尘,她可以放弃一切。

    若今日她不站出。凌尘自是难活。

    一切,好似都有了注定。

    可他凌尘,自修炼以来。从未如此憋屈过,今番在这些水族的家伙手里。倒是要翻船了。

    何其不甘?

    何其恼怒、愤恨?

    如今。还要在一个女人的帮扶、照拂下,才能度过此劫吗?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离颜,两人才在一起。

    现在。却又要分别。

    而且,这一次是他的无能。

    “若是我有云海境的实力,又何须怕这些水族之人?”

    气愤恼怒。自难以平复一腔怒火。

    想不到。他凌尘有一天也会落得如此这般下场。

    可笑,可悲。

    冷冷的目光下,泛起丝丝寒意。以及羞愧、难以面对、无法自容。

    冷厉的心情。就像是被人千刀万剐了一般。

    面对云海境的强者。他竟然无能为力。

    那种实力,简直太强了。

    一时间。便是他自己,也能感受到那股巨大的气势滚滚着。无比的惊悚和骇然。

    好似有磅礴的天地之力,仿佛有那无上的伟岸之力,冲击着他的身体。

    几个短瞬之间。能够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无情的溃压。

    血管,仿佛都要爆裂,要被人碾成粉碎。

    若是仔细瞧上一瞧,就会发现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可,让一个女人自己站出来,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为代价,而只求保他一命。

    什么时候开始,他凌尘已经变得如此之弱了?

    苦笑一声,面色难看,顿时之间,难以平复这满腔的怒火。

    “离颜,你回去,勿要如此,我没事!”

    哪怕是强撑着,他也要撑下去。

    不管是大男子主义也好,还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也罢。

    亦或者,不想让离颜身陷重围,他都不会让其涉险。

    这,是他的选择。

    只是,离颜却不准。

    “相公,你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若有机会,希望你到水族来找我!”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

    悲凉,落寞。

    充满不忿,也有仇恨。

    无尽的怒火,熊熊如火在燃烧。

    愤然交织的心情,更是难以平复这满腔火焰。

    但,她也清楚,面对云海境的强者,无论是她也好,还是凌尘也罢,都没有这个能力和他们抗衡。

    此前凌尘能侥幸杀意云海境一重天的水族弟子,便已是天大的幸运。

    但同时,也算是惹怒了水皓天一行水神卫。

    如果,眼下她不站出来,只怕凌尘真的会死。

    手段再强、再多,也终究是抵挡不过那云海境大帝之人的碾压。

    那是一个可怕的强大之力。

    充满诡异,也充满强大的战斗力。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转瞬之间,能将人灭于顷刻之间。

    这等实力,令人惊悚,也令人骇然。

    “离颜!”

    凌尘大吼大叫,心里着急,万分无奈。

    他想证明自己是个男人,绝对不给自己的女人拖后腿。

    可现在,却自己都对自己失望了。

    紫府境八重天的实力,又如何是对方那云海境天骄的对手?

    他,似乎太弱了。

    紧握着渗血的拳头,却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事情,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棘手很多。

    眼下,他身受重伤,难以有一战之力。

    离颜的出现,并且以身作为牺牲,求得那些水族的天骄弟子,发下毒誓不再对他出手。

    可,如此一来,离颜所遭受的苦难也就比他想象中的大得多。

    两人之间,又要分别。

    而那些云海境的水族弟子,则越发的面色难看。

    想不到,他们的小主竟然出言阻止了。

    而且,是为了一个与他们水族毫不相干的人。

    “小主,为了一个紫府境八重天的蝼蚁,值得吗?”

    水皓天眉头紧皱,露出一丝不悦来。

    自家小主,竟然要为这个所谓的男人出头吗?

    “你不懂!”

    离颜冷冷的声音传出,带着一起愤怒。

    “小主……”

    水皓天还想再说点什么,面庞上露出一丝疑惑和迟疑。

    同时,也深深的不解。

    凌尘这个小子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蝼蚁而已。

    自家小主难道还念着那一丝感情?

    可,身为水族的小主,她的婚姻也好,命运也罢,都是被事先注定的,其本身,根本就没有机会掌控。

    眼下,和凌尘这小子藕断丝连,并不是一件好事。

    “你们不答应?”

    离颜眉头一挑,冷冷道。

    闻言,水皓天等人一愣,倒是忘记了,离颜这个小主,可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硬来的。

    毕竟,她是小主。

    得罪她,哪怕现在无事,以后也绝对会被穿小脚鞋。

    可另一方面,如果不对凌尘那厮动手,他们又觉得失了面子,被扫了尊严。

    一时之间,犹豫不决,难以抉断。

    “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便是死也不会跟你们回水族的,你等,可想好?”

    离颜冷冷的目光下,显得格外冷厉。

    所以,最终离颜却不得不站出来,为此行买单。

    哪怕是她深深地知道,凌尘那家伙没有任何过错。

    他只是想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只是想保护她。

    错的是那些水族的修炼者,是那以水皓天为首之辈。

    一时间,心里的怒气,极为愤然,极为冷漠。

    “小主,既然你如此言说,那我等遵照办就是,只是还请小主勿要食言!”

    眉头一皱,水皓天目光如炬,淡淡地说道。

    想要他等放凌尘一条活路也不是不行。

    左右,这不过是一简单的蝼蚁之徒。

    以后,也有的是机会斩杀。

    眼下,还是先将小主带回去为主。

    以免小主遗落人间,甚至遭人算计。

    他们水族的弟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凌。

    如果不是离颜,凌尘已经死了。

    “小子,今次,就算你运气好!但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水皓天冷冷的声音响起,那一句句的话,却是那么多的寒冷刺骨。

    “今日种种,小爷我记下了!”

    一咬牙,凌尘沉重地道。

    这笔仇恨,他必须记下。

    哪怕是为了离颜,哪怕是为了自己。

    这深深的仇隙、恩怨,也绝对不能消弭。

    “记不记住都随你,不过,你若想要来找我报仇,大可来水族找我水皓天,我定静候之!”

    对此,水皓天却不以为意。

    也,满不在乎。

    你凌尘再厉害,难道还能跑出来,对他出手不成?

    现在的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若不是离颜的庇护,你小小的凌尘又算什么东西?

    一个蝼蚁之辈而已,随手都能被他碾压和打杀,如此一人,自然算不什么强大。

    “我水皓以及众水神一起发誓,不再害凌尘此子性命!违者,生不如死!”

    淡淡的声音响起,这是水皓以及那些水神的誓言。

    随后,看了看离颜,心中的想法便已经是最明显了。

    如此之后,离颜才算是狠狠松了口气。

    心道:如今,相公的安危已经解除,我也不用担心了。

    “只是,从此以后怕是要与相公分别了!”

    她,答应了水皓天一行人要去水族。

    虽是及其不愿,万分不舍。

    可,为了凌尘,他却必须这样做。

    否则,凌尘难活。

    而她,最后可能也难逃宿命。

    “我凌尘,一路辛辛苦苦走过来,修炼之途上,如履薄冰,本以为到了紫府境,就已经算是一方高手了!

    谁知道,如今依旧要靠女人来独活!”

    这是何等的屈辱?何等的悲凉?

    嗤然一笑,悲切万分。

    事到如今,他靠女人而活,已成定局。

    身上的伤势,牵扯着他。

    一种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传出,他再次面临选择。

    不,这一次应该说是被选择。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离颜,我,我会去找你的!”

    最后,所有的话到了嘴边,都变成这一句。

    他再想多说点什么,可千言万语,千头万绪,也只有这一句话比较靠谱。

    此前离颜在凌烟阁,他能跑去找她。

    如今,只不过是换成了水族。

    但显然,水族更加强大,更加恐怖、可怕。

    体内的伤势在加剧,但他的心,却不能变。

    只是想等自己实力强一些了,再去北洲水族。

    紧咬牙关,强忍着那巨大的疼痛,心乱如麻。

    他能侥幸活下一条命,竟然是被自家女人牺牲作为条件救的。

    “我特么还算是个男人吗?”

    看到离颜、水皓天一行人远去的背景,他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都怪自己实力不如人,否则又那能遭受这些待遇?

    “水族,水皓天,等着吧,小爷我终有一日会再次出手的,到时候,我会叫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从原本高高在上的天尊尊位上,滑落到现在这憋屈的地位。

    他的心里,就像是有无数的草泥马在奔腾。

    虽然,他已经表现得很妖孽了。

    但,这种妖孽是相对的。

    “小子,此番饶你一命,滚回去再修炼一千年吧,哈哈哈!”

    远处,传来水皓天的嘲笑、开怀之声。

    小小的凌尘,也敢在他水皓天面前张狂、嚣张,活该有此一劫。

    他乃水神卫副统领,更是云海境的大帝,自然不惧你。

    哪怕是再修一千年,他也有把握将凌尘死死踩在脚底。

    “滚,去你大爷的!等小爷我修炼有成,定叫你哭着唱征服。”

    凌尘没由得怒吼一声,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今日仇,来日恨。

    这个梁子结下了,若有机会,他非让水皓天彻底后悔不可。

    靠女人而活,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特别是对他而来说,更像是烙印在心底深处的耻辱。

    “咳咳咳,凌尘兄弟,你,没事吧?”

    然,就在此时此刻,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雷天一脸的疑惑、好奇,心里忍不住问着。

    凌尘这厮,不过才紫府境八重天而已,竟然能硬抗云海境六重天的水皓天无极真水一击?

    凌尘:“……”

    要是没事,还用得着靠女人活下来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