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六章 梵音引空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七十六章 梵音引空门

    “施主不信贫僧在渡人?”

    慧明和尚眉头一抬,淡淡地问道。

    心说:我堂堂一个紫府境的八重天的修炼者,还会怕你不成?

    这些人都是罪孽深重之辈。让他们在这里‘反省’,也是不错的。

    等时机成熟,自己再渡他们。将他们引入正道,成为佛门修炼者。

    就比如现在身边的这老和尚。不就是这么多年来他所渡化的一位魔头吗?

    “自是不信!”

    点点头。此事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渡人需要杀人吗?需要将这里用血液堆积成河流吗?

    还有,那些活人,明明还活着。却被扔在血河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也是为了渡人?

    如果说,这也算是为了渡人。那还真是日了狗了。

    冠名堂皇的理由。未免太大了点?

    冷笑一声,目光最后就落在对方身上。

    “既然施主你不信,那贫僧就只好让你亲眼看看了!”

    慧明和尚目光一转。然后扭过头。冲着其身旁的那位老和尚道:“摩罗。你且告诉这位施主,你此前是什么身份。现在又是什么身份?”

    淡淡的话音响起,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就让你亲耳听一听,他身边这位,可是从一个魔头。被他渡化而来的。

    这,倒是让凌尘来了兴趣。

    他本是想这老东西是不是你渡化的与他何干?

    但又一听,对方的名字竟然叫摩罗。

    这可不是一个好名字,至少听着不怎么正派。

    “是,方丈!”

    当即,那人双手合十,高宣一声佛号,便道:“贫僧此前,乃是西洲魔道修炼界的一员,好贪杀、贪吃、贪战,也曾杀人如麻,也曾伤人无数,但后来,方丈路过,便渡化了贫僧,而贫僧这些年,也一直跟在方丈身边,以求报答方丈的大恩大德!”

    老和尚摩罗缓缓地说道,目光如电,苍老的眼眶里,露出一丝忏悔和落寞。

    而后,又燃起精神。

    他,待在方丈身边,便能成佛成祖。

    修得那无上大道,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切,都值得。

    看向慧明的时候,他双目中,实际上都是满满的崇拜之意。

    看得凌尘一阵恶寒,一个老和尚,还长得丑,却一脸死死的盯着一个年轻俊朗的小和尚。

    这特么不知道的人,只怕还以为你们之间有点什么呢。

    “所以呢?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证明慧明和尚是在渡人吗?

    可这,与小爷我有何干?

    哈哈哈!”

    他大笑一声,轻笑着摇摇头。

    即便是能证明又如何?他为什么要信?

    还有,你们这他娘的是什么意思?

    慧明:“……”

    摩罗:“……”

    两个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竟难以言明什么。

    许多话语到了喉咙处,似乎都已经变得干涩难言。

    他想要再说点什么,却也说不出来。

    好像,一时间失去了对象一样。

    是啊,证明了又如何?

    不证明,又如何?

    这些,和人家凌尘有半毛钱关系吗?

    摩罗傻眼了,慧明则是懵逼了。

    心中的郁闷,那叫一个难以言明。

    好似,有无数的草泥马在脑中一一飞过。

    你特么不是不相信他在渡人吗?

    现在,他将此事的当事人找来了,证明是真的在渡人、

    可,你特么又告诉他说,与他何干?

    这,简直让他想一头找个地方撞死。

    那种憋屈的郁闷,可想而知了。

    特别是又看到凌尘一幅戏谑的目光时,慧明和尚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面色略显狰狞、扭曲。

    整个人,也都暗暗发苦。

    他喵的,说好的你想证明呢?

    他慧明和摩罗,还真特么就去证明了。

    现在看来,他们两个,就是一个傻乎乎一样的东西,很让人觉得可笑。

    一个是慧真寺的方丈,另外一个则是慧真寺方丈身边的金刚罗汉。

    如今,却在凌尘面前,吃了暗亏。

    他们,竟被人耍了一把。

    可笑,也可悲也。

    堂堂佛门‘大师’有朝一日,竟然也会落得如此这般下场。

    不知道的人,只怕还以为这不过是一个笑话。

    这慧明和尚,也有着紫府境八重天的实力,算是何凌尘同境了。

    可,即便是这样的存在,却依然被耍了。

    “哈哈哈,慧真和尚,你说小爷我说的对不对?你们要不要证明,能不能证明,与我何干?

    咳咳,抱歉。

    爷我现在才想起来,原来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多少关系的。”

    凌尘急忙说了起来,淡淡的声音,却很想笑。

    这两个和尚,还想将他带如坑里。

    可,他偏偏不上当。

    而且,还很淡然的样子。

    想坑他?

    再玩几年吧。

    “施主,这,不是你想证明的吗?现在贫僧证明给你看了,你却又不在乎了,施主是觉得贫僧很好戏耍吗?”

    目光一挑,眉头紧皱起来。

    冷冷的寒目下,泛起一丝丝的杀意。

    便是这佛门以慈悲为怀的和尚,竟然也会生气、发怒。

    “怎么?慈祥的佛,也会发怒?生气?”

    凌尘眉头一挑,淡然地问道。

    堂堂方丈,难道也是会生气的?

    佛门里,不都是慈悲为怀的人吗?

    “佛,也有怒目金刚的时候。”

    良久,慧明和尚才回过神来。

    他本以为自己此前已经算是够了解凌尘了,也算是对其来历琢磨透了。

    可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所了解的不过是皮毛。

    对方的脾性,做事风格等等,他却丝毫不够了解。

    “不过,即便是不了解,即便是被你耍了一道,也不关紧要!”

    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要证明什么,更加不是找你凌尘来只是为了谈谈心里话的。

    他,是有其自身目的的。

    “佛有没有怒目金刚小爷我倒是不知道,不过,你现在的心境,已经动了,慧明和尚,你还修炼不到家啊!”

    凌尘淡淡的声音,随即传来。

    心境动,便足以说明,因果种下。

    想要继续突破下一重天,可能有些困难了。

    心境不圆满,就如同瓶口被挡住,根本无法修炼其中。

    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想要心境圆满,可能就需要和凌尘来了结一些因果了。

    “施主说得不错,贫僧的心境,已经不稳了,甚至出现裂痕了,但这一切都是因你而造成的!”

    其言外之意,这一切要不是你,他慧明和尚也不至于如此了。

    心中的郁闷,自是难休难以平复。

    所以,这因果根源,自是要归结到凌尘身上。

    “所以呢?”

    凌尘目光一抬,却是冷厉无比。

    所以你等,要意欲何为?

    还是说,想要做什么?

    对他出手?

    杀了他?

    还是,把他凌尘当成是大魔头,来个降妖除魔?

    如同那血河里挣扎的人一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所以,贫僧想请施主在我慧真寺做一尊金刚罗汉,此番因果便全消!

    且,以后你还有机会成为佛陀,亦不在话下!”

    慧明和尚转眼便道,好似专门准备好的剧本一样,张口就来。

    这话音,也说得是那么的直接了然。

    而且,是那么的迅速。

    “做慧真寺的一尊金刚罗汉?以后还能成为佛陀?”

    闻言后的凌尘是瞪大眼球,难以相信。

    让他去做金刚罗汉?

    除非他是傻了才会去。

    堂堂青玄门门主,万人之上的存在,自由自在,潇洒无比,干嘛要去做你慧真寺的一金刚罗汉?

    他是有病才会去。

    还有,以后可能会成为一尊佛陀。

    这话,可就是大话了。

    根本就画大饼而已。

    剃了光头,做了和尚,还不准娶妻生子,更不准吃肉喝酒。

    这样的日子,他特么会疯的。

    眼下,带着一丝诧异、戏谑、错愕的目光看着慧明和尚。

    暗道:这小和尚,看来是真的被小爷我逼疯看,否则不会说出如此没有涵养的话来。

    “这佛门的和尚,堂堂一尊方丈,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心头,暗道着。

    不就是一个紫府境八重天的和尚吗?

    还想让他凌某人跟随在其身边,做一廴金刚罗汉,真是可恶。

    他凌尘像是那么傻叉傻蛋的人吗?

    尼玛,做金刚罗汉?

    当和尚?

    当你妹的。

    和尚是那么好当的吗?

    还有,当了和尚后,就要成为一尊为民除害。

    不,应该是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样去忽悠人的存在吗?

    一想到那种日子,他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慧明和尚,你的好意,小爷我只能拒绝了!”

    淡淡地说了一声,露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想要他去做和尚,这辈子,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因为小爷我这辈子就要活个够!”

    心里,如此地想到。

    慧明和尚,竟然还想要他做金刚罗汉。

    “原来如此!这,是他一开始就打定的主意吧?”

    对方叫他过来,可不会是小孩子过家家。

    也不可能只是谈谈心里话,而是为了这所谓的金刚罗汉一事。

    之所以会去傻乎乎的证明什么,也不过是想让他凌尘自愿成为慧真寺的金刚罗汉而已。

    却不曾想,此前凌尘借此机会,给他们摆了一道。

    自愿一事,也就没谱了。

    当一切面皮都被撕破后,就只剩下最真实的那点想法了。

    “拒绝?”

    闻言,慧明和尚一愣。

    尼玛,老子好说歹说的解释、证明、忙活了半天。

    敢情,你一句拒绝就想结束吗?

    天下,又哪有这般好事?

    当即,便是愤怒无比。

    言道:“施主,你怎么能拒绝呢?我慧真寺,乃是佛门在中洲的第一站,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你若做了金刚罗汉,往后我佛门发扬光大后,成佛做祖,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即,慧明和尚就*起来。

    说了各种好处,就是没一句是坏处。

    同时,还许下诸多承诺,言只要你跟随在他身边,并且尽心尽力的为他做事。

    那么,今日的恩恩怨怨,因因果果,也就一笔勾销。

    这么大的好处,慧明和尚坚信,凌尘一定会答应的。

    毕竟,消弭因果,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但然的模样下,自然露出一丝怪异来。

    慧明和尚,同样是在期待着凌尘的答应。

    在他想来,凌尘想要答应,也不远也。

    毕竟,这件事对于他凌尘而言,是有着数之不尽的好处。

    “爷我早就称宗作祖了,慧明和尚啊,你来晚了!”

    凌尘淡淡的声音响起,像是一句玩笑之言,但又仿佛是认真的。

    此话,真假参半而已。

    慧明和尚哑然失笑,张口无言语。

    慧明:“……”

    拒绝了?

    那可是消弭因果的机会啊,一笔勾销啊。

    他竟然就这么拒绝了?

    难道,是不愿意吗?

    还是觉得,自己很强?

    亦或者,厌恶他?

    早就称宗做祖了?

    这种骗三岁小儿的话,拿去骗别人就行,何必在此骗他呢?

    慧明和尚不由得摇摇头,“施主,些许话语,你就不要拿来蒙骗贫僧了!”

    “是不是蒙骗你小爷我也不知道,哈哈哈。

    但是,有一点是认真的,那就是小爷我不会接受关于你的‘好意’。”

    一道戏谑、嘲讽的声音,从凌尘口中道出。

    顿时,慧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真的被人给拒绝了。

    而且,还拒绝得这么的彻底。

    “施主,你,入魔了!贫僧,要渡化你!”

    随后,慧明和尚无情的面庞上,突然抽动。

    而起话语,也变得越加的冷漠起来。

    既然你不接受,既然你要与他为敌。

    那么,你就是入魔了。

    而他,则是要渡化你。

    不愿意做慧真寺的佛门金刚罗汉?

    他就强行让你做。

    “嗡、咪……”

    佛音,开始传来。

    空灵的声音,好似要将一切都融化掉。

    一时间,天花乱坠,金莲凝聚。

    凌尘整个人,都陷入昏昏沉沉的状态。

    好似,随时都要昏睡、晕厥过去一样。

    梵音响起,引渡空门,势在必行!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