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十八章 寻找矿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百八十八章 寻找矿脉

    “找矿脉很难吗?你们放心,过几天我就去找一条灵石矿脉出来,供我青玄门门人弟子修炼所用!”

    到时候。青玄门也算是有自己的一条矿脉产业了,不至于落得啥都没有的窘迫地步。

    而在说这话的时候,凌尘同样是风轻云淡。淡漠无比。

    好似,不就是一条灵石矿脉吗?

    他只需要出去转转。运气爆棚了。也能找到一样。

    天无剑和苍擎自是不信。

    但,也不好再打击其信心。

    正如其所言一样,万一。万一找到了呢?

    第二日一大早,苍擎和天无剑就在凌尘‘深情’的挽留下离开了。

    再继续待下去,他们觉得自己都快要吐血三升了。

    毕竟。一个紫府境的修炼者。强如泰山一般,其力也诡。

    万一真被气死了,那就要成为中洲修炼界的笑柄了。

    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而在第二日。凌尘把那些受伤的太虚门长老、弟子。则一一被补上一道魂锁,令他们挣脱不得分毫。

    凡是魂锁落定。便是成爱落定。

    除非有外人相助,否则即便是其实力增长。也会被魂锁压制。

    从而,受控于凌尘,成为他手中的‘鞭炮’。

    而这。是萧青云等青玄门长老喜闻乐见的事情。

    毕竟,有一些紫府境、云海境的‘鞭炮’,修炼起来都安心许多。

    “好了青云,你且好好代我镇守青玄门,如果出了事情,唯你是问。”

    凌尘小心翼翼地叮嘱着,只是在萧青云的理解里,这个甩手掌柜又要跑了。

    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应承下来。

    “是,门主!”

    萧青云拱手行礼,点头称是。

    寻找矿脉,并不是那么好找的。

    这一路,他本来是想一个人上路的,谁知道青鸾那丫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他要去寻找灵石矿脉的消息,于是也跟着出来了。

    偏偏,还被凌尘发现,死活不肯回去。

    看到这一幕,凌尘最后只能接受现实。

    毕竟,自己这个弟子,似乎也不错。

    嗯,带出去也能让她长长见识。

    否则,以后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那可就完蛋了。

    “师父啊,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灵石矿脉啊?”

    青鸾问道,这一路上,香汗淋漓,可把她累得不行。

    再这样下去,别灵石矿脉没找到,反而给累死,那就得不偿失了。

    “顺着咱们的青玄山,一直往森林深处走吧,什么时候找到灵石矿脉了,就什么时候不走!”

    凌尘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

    一直往森林深处走?

    还什么时候找到灵石矿脉就不走了?

    这要是不能找到呢?

    “师父啊,要是,要是咱们一直都没找到灵石矿脉呢?”

    青鸾小心翼翼地问道,娇嫩的小脸上不太好看。

    毕竟,一个大美人儿,谁愿意在森林里穿来穿去呢?

    “一直都没找到灵石矿脉?”

    眉头一皱,凌尘开始思索起来。

    按照概率来说,他们有可能会找到灵石矿脉。

    可,那也只是概率。

    万一,运气不好呢?

    一直都没找到呢?

    “如果……”

    沉吟片刻,凌尘便准备道。

    “如果怎样?”

    青鸾有些着急,如果一直都找不到,是不是就打道回府?

    “如果一直都找不到,咱们就一直走下去吧!”

    凌尘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有些古怪。

    一直走下去?

    有没有搞错?

    闻言,青鸾的脸庞唰的一下子就变了。

    什么鬼?

    这是要走到天荒地老的节奏吗?

    还是说,要走将整个山脉都走完?

    青鸾突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跟来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

    “那你回吧!”

    凌尘想了想,缓缓点头。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能够陪自己出来,实际上已经算是不错了。

    青鸾:“……”

    “师父,人家都已经出来了,你,你怎么还让人家回去啊?”

    青鸾苦笑不得,要是现在回去,铁定被人笑话。

    身为凌尘的弟子,青玄门的大师姐,她怎么能够轻易的放弃呢?

    “额,你不就是为了回去吗?”

    凌尘一脸的懵圈,心说: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他像是那么不好说话的人吗?

    至于用一些不着边的话拐弯抹角的去说吗?

    “不是啊,我,我只是抱怨这一路太难走了而已!”

    青鸾郁闷万千,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突然像是有无数的草泥马在来来回回的奔腾。

    凌尘:“……”

    这路难走吗?

    凌尘看了一眼四周,虽然是在森林里,虽然也时不时的可能护有野兽啥的出没。

    但是,这森林里倒是大路朝天,更加没有荆棘之类的灌木。

    这样的路还算是难走?

    真是,娇生惯养啊。

    “行了,既然要跟着,那就老老实实的走吧,你这丫头,都被惯坏了,要是受不了,就自己回去,跟我说一声就行!”

    凌尘也没刻意怪罪什么,他很清楚让青鸾这丫头跟着一起,是难为他了。

    所以,也不打算强求。

    “是,师父,可是这一大片大片的森林,人影都不见一个,又哪里来的灵石矿脉?”

    四周,根本就是一处无人来过的原始森林嘛。

    而且,还是从未有人到访过的那种,并未被开垦出来。

    这里,显得极为阴森可怕,特别是森林深处,隐隐约约间,能感受到有强大的妖兽出现。

    当然,弱小的妖兽,是经常看到的。

    这里,毕竟是山脉森林深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已经算是人家的领域、地盘了。

    他们突然闯入,算得上是不速之客。

    “师父,这里,不会有什么怪物吧?”

    青鸾有些害怕,虽然,她如今已经是皇级境九重天了,差一步就能踏入紫府境了。

    “所以你得小心点,这里,可是磨炼你的场地!”

    凌尘颇为认真地点点头,然后在青鸾惊诧的目光下,将他的目的说了出来。

    磨炼?

    “我?”

    青鸾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都要疯了一样,师父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了?

    还磨炼她?

    这要是磨炼出来,她都快变成什么鬼了?

    一时,整个人都瞪大眼球,急忙道:“师父,师父啊,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她之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半天也说不出话语。

    她,还只是个皇级境九重天的修炼者啊。

    “对啊,就是认真的啊,不磨炼磨炼,你又怎么能破入紫府境呢?

    放心吧,为师这是为了你好。

    而且,我也看着呢,不会让你死的!”

    点点头,凌尘又道之。

    看着?

    不会让你死?

    也就是说,会看着你受伤而不管。

    当然,前提是没有危机到生命。

    青鸾:“……”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好吧,磨炼就磨炼吧。

    虽然,极为不开心,但师傅所要求的,她还是不好反驳。

    很快,这一路上的麻烦,便都成了青鸾磨炼的对象。

    其中,还有不少的妖兽,都要她去磨炼。

    凡是走掉的,也就算了。

    不走掉的,直接打杀,然后当作午餐。

    当然,午餐是凌尘自己弄的。

    无数的作料放进去,那叫一个美味。

    而青鸾,则是狼狈不堪,衣服上,头上,都沾了泥巴。

    还有,一时之间,倒是可怜兮兮的。

    看得凌尘心疼不已,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徒弟。

    而且,才十八九岁的年龄。

    要她一路斩杀妖兽,也算是为难她了。

    “只是,不磨炼磨炼她,终究只是温室里的花朵!”

    他,万分为难。

    想要徒弟成才,为一世之人。

    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他,是比较笨拙的人,不知道去用取巧的办法。

    “青鸾,你有没有觉得跟着我这样一个师父,是一种受罪,一种折磨?”

    凌尘忽然问道,面庞沉着冷静,但却充满了各种情绪。

    他,开始怀疑了,怀疑自己。

    “师父,你说什么胡话呢?是不是发烧了?”

    青鸾秀眉皱起,俏脸上,写满了疑惑。

    说话间,还伸手过来准备摸摸凌尘的额头,似乎是看看是不是真的发烧了。

    凌尘:“……”

    你这是几个意思?

    我特么准备好了不少煽情的话语,酝酿了半天的情绪,想和你这丫头说说心里话。

    现在,如同‘砰’的一声,全给破坏掉了。

    郁闷地撇撇嘴,然后道:“算了,你这丫头!”

    他现在,满肚子的火气。

    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师父,似乎没什么威严啊。

    “啊,师父,你要说什么?”

    青鸾这回听明白了,敢情是师父要跟自己说点什么。

    “没,没什么!”

    可现在,凌尘却不打算说了。

    所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一切,都是缘分啊。

    “额,师父,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要是你笑了就说说?”

    青鸾眼珠子一转,当即就计上心来。

    “不来!我也不听。”

    凌尘摆摆手,直接了当地说着。

    青鸾:“……”

    这回,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没人回应,也没人搭理。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吼吼吼!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竟然从不远处传来。

    “它可能想听,你去说给它听吧!要是它笑了,说不定就会放咱们离开!”

    凌尘忽然笑道,指了指不远处那声音的来源地。

    一道黑影一闪,一巨大身影,悄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竟然是一头暴熊。

    “去说给它听?”

    青鸾都快被凌尘的话逗哭了。

    一头熊而已,它能听得懂吗?

    给它讲笑话?

    它笑了就放人走?

    这谁定下的规则?

    一头熊,它会遵守吗?

    最关键是,它是妖兽,听得懂人言吗?

    能不能别逗?

    现在,那一头暴熊还在呢。

    “对,去说给它听,只要它听得开心了,说不定就会放过咱们。

    我看过了这头熊有着紫府境七重天的修为,加上肉身的力量,就连为师我,也不一定真的是对手,咳咳!”

    说道这儿,凌尘一脸尴尬的模样。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