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九章 反噬其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百二十九章 反噬其主?

    嗡!

    剑气飞扬,但却未曾伤他分毫。

    剑汶手握妖剑,整个人意气风发。好似天下都尽在其手。

    这一刻,万事万物,尽皆湮灭。尽皆被毁。

    妖剑上传来的凶力,那本是不属于他的。

    但。他却通过在铸造神剑时预留的‘后门’。而使得他‘暂时’能*控这妖剑。

    否则,光是那些汹涌的剑气,就算不能将他斩杀。也能叫其重伤。

    这,是妖剑凶威之力。

    不过现在,紧握妖剑的他。仿佛掌控了整个天下。

    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那么顺其自然,那么称心如意。

    “有这妖剑。我就可以称霸!”

    目光。扫视在剑冢上那些天骄身上。

    既然不愿意以己身血肉祭剑。那他就主动点吧,让妖剑自己去吸收。

    “正好。此前你没有吃饱,现在再来一点。也是好事!”

    淡淡一笑之,言语中,却带着深深的冷意与杀意。

    这些人。想要对付他,又哪里这么容易?

    杀人,不过头点地。

    本以为铸剑谷会湮灭,但如今有妖剑在手,一切自然不在话下。

    他所为的,不就是这一把神剑吗?

    命运有常,也是无常。

    “铸剑谷是否会大兴,就在这一战!”

    如今,得到了妖剑。

    那么,接下来的一战,就是时候了。

    杀人,必须进行着。

    嗤嗤!

    轰!

    可怕的声响,开始响起。

    犀利的剑气,破开虚空,让这四周的空间,似乎都要湮灭掉。

    至于那些本是云海境的天骄之人,凡是进入剑汶五米范围内的,竟全不陨落。

    下到云海境一重天,上到云海境九重天。

    斩人如屠猪狗,如宰杀一切。

    便是那凌烟阁的诸多天骄之辈,如今不也是要陨落了吗?

    命数,当该是如此而已。

    二十四天骄中,前十的天骄进了云海境,便入了这剑冢。

    如今,排名第九和第八的,已死于其剑下。

    摧枯拉朽,宛若无物。

    一切,似乎都没有。

    人,是杀得那么的轻松、自在。

    砰!

    哗啦!

    一转眼,人已死。

    刀剑下,杀人于无形间。

    那剑气,纵横席卷,所过之处,那些个叫喊连天,此前还怒骂连连的天骄,居然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竟,就这般死了。

    并且,还是死得这么惨烈,这么无趣。

    轰!

    噗呲!

    剑汶,手握妖剑,所过之处,猩红的剑气便席卷过去。

    但凡有被触碰到的人,居然全都折损在此。

    人,已死。

    妖剑的威力,在继续吸收这些人的血肉后,变得更为妖异了。

    仿佛,有着毁天灭地一般的能量在其中。

    这,就显得无比恐怖了。

    让人感到了骇然,感到了震惊。

    原本还占据上风的一众天骄,以及那些超越了云海境存在的家伙帮扶下。

    如今,居然在铸剑谷众多长老、弟子,以及剑汶的手段下,被压制住。

    竟是,落于下风。

    而这,竟是如此的迅速。

    几乎,没人知晓是怎么回事。

    他目光如电,宛如寒厉一般。

    气势如华,狂风暴雨,云雨变化之道,当真是凶猛无边。

    妖剑斩杀于人,更是凶猛。

    这一次,凌烟阁有人死,天宗、剑宗,以及那些隐士高人,皆有人死。

    其中一人,还是那超越了云海境的存在。

    竟然,也惨死了。

    妖剑直接穿破他的胸膛,将其吸成干尸,剑汶这才放手。

    “大胆!”

    九耀尊睚眦欲裂,门人弟子,竟是被斩杀?

    他凌烟阁的人,每一个都珍贵无比,都是无上天资之辈。

    二十四天骄,都是一等一的绝世之人。

    现在,一下子折损两位云海境天骄,你叫他如何不恼怒?

    怒吼一声,身形一闪,便杀了过来。

    威风凛凛,刀剑如麻。

    几千位天骄,短短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到,再折损一千人。

    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你能想象到,那种可怕的场面吗?

    现在,不能。

    当然,铸剑谷这边,也有人死亡。

    门人弟子,实力本就不怎么强,和这些云海境的天骄比起来,终究是差了点。

    并且,是少数之人。

    哪怕有合击阵法,也只能勉强维持。

    当然,铸剑谷的长老出手,合击阵法之下,也有大量的云海境天骄被斩杀。

    而他们,同样有人被杀掉。

    便是那云海境的长老,也有陨落之时。

    杀得最多的,莫过于手持妖剑的剑汶了。

    这个铸剑谷谷主,以一己之力,斩杀之人无数。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让所有人都畏惧、害怕。

    杀得这些人胆寒,杀得他们不敢与铸剑谷作对。

    “现在,你们何以是我对手?”

    妖剑在手,天下我有。

    一时间,气概万千,天下大定。

    施展身法,挥动妖剑,所杀之处,但凡有所违抗,尽皆被斩杀得干干净净。

    这,绝对是一次屠杀。

    妖剑对天骄们的屠杀。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过后,天下间的天骄修炼者,又还剩下几何呢?

    或许,是一个,或许,也没有。

    中洲,会因此而元气大伤,因此而一句不振。

    但,这些和他铸剑谷又有什么关系呢?

    剑汶,就是这样的想法。

    要不然,他也不会算计那些人了。

    天骄祭剑,可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壮举。

    其目如电,又如狂风暴席。

    杀意凛然之。

    剩下两千多位云海境大帝,依旧是不够看的。

    冷笑着目光,寒厉着一腔杀意。

    剑气飞扬,肆虐此地。

    方圆五米,尽是空无一人之地。

    而剑冢内的刀剑等兵器,也因此而毁坏不少。

    毕竟,妖剑太过神秘,太过诡异。

    “剑汶,你会不得好死的!”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此番如此屠杀我等天骄,他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哈哈哈……”

    “几千位天骄,竟被你当成猪狗一般屠戮,你还是人吗?”

    有人,大声的怒吼起来,呵斥着。

    甚至,对其诅咒。

    你剑汶,会不得好死的。

    他日,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屠杀几千位天骄,宛如被屠的猪狗一般。

    他怒吼连连,愤然的心情,交织着,难以平复下去。

    这些人,如闪电,如狂风暴雨。

    对于剑汶来说,却无关痛痒。

    你要怎么说,那是你的事情。

    但,他要怎么做,那就是他的事情。

    就如同现在,那些胆敢呵斥、怒骂他的人,都被赐予一道剑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性命,已经被人结果掉。

    终于,再也没有机会了。

    命运如此,徒之奈何?

    运到如此,天骄当该是陨灭掉。

    现在,一切都成了古,也作了古。

    万千一道,我一剑便能破之。

    你等强,人也多。

    但,我手中妖剑,却可屠万人。

    并且,其吸收那些天骄血肉,威力居然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而这个过程,居然令人震惊。

    这,特么怎么回事?

    便是剑汶自己,平静的面庞下,心里也是极为震惊的。

    事到如今,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简直,难以敢相信,敢去预料。

    妖剑的威力,还在增强着。

    这实力,简直恐怖至极也。

    嘶!

    这……

    让很多人,都震惊了,都难以置信了。

    他们的目光上,也泛起一丝恐惧来。

    特别是那些云海境的修炼者,又是独自一人的那种。

    现在,面对凶狠毒辣的剑汶,显得有些害怕。

    他们,该何去何从呢?

    那些实力超越了云海境的人,此前出工不出力,想着用人耗死他剑汶。

    可是现在,人家也有帮手,还得到了绝世妖剑。

    而现在想要对付,便已然不容易了。

    稍有不慎,可能就是一个身死道消也。

    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是他们相看到的。

    愤然交织的心情下,竟难以言表其中种种。

    呼呼!

    退吗?

    现在,也退不了了。

    剑汶以及铸剑谷的诸人,都不会让他们退去的。

    可要继续一战吗?

    他们这些人,人心不齐,又够人家杀多少时日呢?

    这,是个问题。

    另外,剑汶这边还有一把妖剑在。

    这,是一把足以改变结局的东西。

    原本四五千位天之骄子。

    但是现在,却只有两千来位了。

    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据。

    人,竟死了那么多。

    还,都是清一色的云海境打底。

    有几位的实力,甚至比这更强。

    这,简直让人难以敢相信。

    事情,居然可以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吗?

    他们,好不甘心啊。

    神剑没有得到,反而被人算计了一把。

    这么多人,居然还都被人家算计了。

    不对神剑动心?

    他铸剑谷,原本就是想利用天骄的血肉来让神剑进化。

    现在,倒是进化成妖剑了。

    以至于,剑汶都有些掌控不住了。

    是的,这妖剑越是西洲那些天骄的血肉,他就越是感觉到不妙。

    绝世妖剑,微微开始震动、颤抖。

    那,是欲摆脱剑汶的控制。

    神剑有灵,妖剑自然也有灵。

    它,不想被剑汶所控制。

    自然,也就欲挣脱。

    而且,这种摆脱的力量,还在增强着。

    那股可怕的血腥味,更是显得恐怖。

    仿佛,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撼。

    心里,惊之。

    嘶!

    “这妖剑,怎么回事?”

    剑汶脸色一变,暗暗掉冷汗。

    关键时刻,妖剑可别玩什么花样啊。

    要是脱离他的掌控,面对还有两千多的天骄,他等又该如何?

    “嗯?这是,吸了?”

    突然,他感受到手上的妖剑,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而且,还不小。

    剑汶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被它吸过去一样。

    那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原本以为,妖剑被他掌控。

    现在看来,这妖剑有灵,欲挣脱他的掌控啊。

    愤然的心情下,寒目冷厉,杀意凛绝。

    “它,它在吸收我的血液?”

    这种事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剑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瞪大眼睛,竟难以置信起来。

    难不成,这把妖剑,还要将他都吞噬得干干净净吗?

    可这,是噬主啊。

    “难道,是反噬?”

    想到这种情况,剑汶顿时一惊,后背上顿时冷汗直流,暗暗吞了吞口水。

    脸色,也变得越发的苍白不堪。

    而这一变化,突然而来,让整个剑冢上的人,都愣住了。

    或者说,懵逼了!

    妖剑反噬其主?

    这,太过诡异了吧?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