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挫骨扬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他,黄六的表哥!离恨宫新晋外门弟子!”

    之前在离恨宫门前,若非他不愿引见宫主。他凌尘何至于被扔入天火池?

    杀身之仇,不共戴天。

    “怎么?你们认识?”

    离颜淡淡笑问道,目光落在凌尘和夜无忧之间。美目如炬,似要发现什么。

    “不认识!”

    夜无忧缓缓摇头。冷傲的神情落在凌尘身上。随即隐匿下去,仿若无其事之态。

    离颜点点头,叮嘱一番后。便宛如九天之上的绝尘仙子般,飘然而去,不带走一丝一毫的尘土。黄衫飘动。一闪过后,已然离去。

    凌尘独自走进自己的院子,每个外门弟子。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间院子。虽然不大。居住却足够了。

    他阴沉着脸,思索夜无忧最后那冷漠的眼神背后隐藏着什么。初来乍到,却被记恨上。这不是个好兆头。

    “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夜无忧抗衡,他是通脉境一重天。足足比我高了七重天。”

    一重境界九重天,一重天难如登天。

    进入外门,他能系统学习修炼之道,这才是目的。

    九天焚诀只是修炼功法,没有战技记载,没有指导记载,甚至连最根本的突破之法都没有。

    “罢了,罢了,先修炼着吧,如今宫主已知柳无意前辈之事,我也算了了一桩心愿,安安心心修炼,也不枉穿越一回!”

    修炼,前世的地球上,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恨不得穿来穿去,但大多数都只是遐想而已。

    “砰!”

    破门的声音突然传来,轰隆作响,门板似乎都化为粉碎了。

    凌尘心头一凝,暗道一声不好,脸色凝重,该不会是有人找麻烦吧?

    他被宫主离白风特批进外门,本就招人嫉妒,说不定有心有不甘,要来教训人了。

    “我凌尘战战兢兢的活着,在这光怪陆地的世界,不敢有任何松懈,一直小心谨慎,没想到还是得罪人了!”

    自嘲一笑,他本无心与人交恶,只想安安静静的修炼,然后找机会回去报仇雪恨,将那些欺辱他的所有恩怨,全都找回来。

    可现在,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小子,了不起啊,能从天火池中活着出来,还从凡人变成了凝气境三重天的修炼者,看来你是得到奇遇了,说说吧,在天火池中得到了什么?”

    “啧啧,宫主特批入外门,我黄六也修炼了几年,也不见得宫主会特批,小子,你说说这是咋回事吧,至少也得让兄弟们都成为外门弟子啊!”

    黄六领头,身边跟着他的守门兄弟们,破门而入后,就将凌尘团团围住。

    得了机缘造化?那怎么能少了他们的份儿?

    入了外门,怎么能少得了他们?

    你一介凡人,凭什么可以得机缘,得造化?

    凭什么你一个小小的小子,凝气境三重天可以成为外门弟子?

    “原来他们是想要分一杯羹,想要抢夺我的机缘造化!”

    天赐他之造化,岂能分享于人?

    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修炼之道,果然是狰狞不已,果然是处处充满危机。

    “我若不呢?”

    心头深处掩埋的怒火,沸腾的熔岩,仿佛要炸裂般,那是血液的仇恨。

    他是只有凝气三重天,也不会任何战技,更加没有任何可以倚靠的背景。

    可不代表他没有血性,没有脾气,不会发怒。

    “不?”

    “你有选择吗?

    黄六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离恨宫,他可凌尘熟,也有靠山。

    有选择吗?凌尘,有选择吗?

    从大乾王朝太子,到沦为阶下囚,到被玩弄投入天火池,到现在好不容易混了个外门弟子的身份。

    可他的一身机缘,却要被人抢夺,要被人剥夺,这是什么天理?

    “玉石俱焚,唯与人拼命尔!”

    战技他是不懂,可拼命他却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黄六怕吗?

    “拼命?你有机会拼命吗?你能和谁拼命?一个不会战技的新人,你能找谁拼命?而且,我忘了告诉你,即便是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有我表哥在,没人会过问什么!”

    找他拼命?他虽实力不强,却好歹会点战技,你凌尘呢?又会什么?

    “凌尘是吧?你若不想受苦,还是早点把得到的机缘都交出来,兵戎相见,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你能入外门,已是宫主天大的恩赐了,可不要犯众怒啊!”

    旁边的几个同样是凝气境三重天的家伙,目光冷厉闪闪,心头杀意澎湃不止,就欺你了,又如何?

    门派弟子间的争斗,别说宫主掌教,即便是彼岸上尊长老,也不管多管。

    有竞争,才有进步,有进步,门派才能繁荣。

    “那就试试,我虽不如你们,但自问拼起命来,你们也绝对不会好过!”

    前世是特种兵王,本身就精通各种格斗杀伐,现在,正好可以试试。

    “天要亡我,我认;人要亡我,焉能认?”

    他本无心与人恶,世人却要恶心于他。

    先是夺他太子位,再是废他根基,再到现在被夺机缘造化,,激愤显露,恨意浓浓。

    想夺走属于他的机缘造化?拿命来搏吧!

    凌尘不通战技,只能后发制人。

    “我本不想和你这卑微的家伙相斗,但既然你冥顽不灵,我不介意给你点教训,来世,还是不要做人了吧!”

    话语,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吐露出来,他黄六修炼数载,又何曾惧怕过谁?

    凡俗夫子,杀了也不知道有多少!

    多你凌尘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杀!”

    喉咙嘶吼一声,面目狰狞,四个凝气境三重天围杀他,倒真是看得起凌尘。

    战技是修炼者战斗之能,翻手之间,强大的战技可翻江倒海,可毁天灭地。

    黄六随手翻动,一掌就印了过来,层层重压,身影重练叠嶂,浩瀚无边溃压袭来。

    “若胜不了,此生不知要何时才能斩杀云供奉。”

    一旦今日身死,便永无机会报仇雪恨。

    这是第一关,必须要过。

    就地一滚,躲开黄六的攻击,运转体内的火焰,突然拍在一个家伙的后背,再腰子翻身而走。

    “嗤嗤!”

    火焰噼里啪啦的猛地燃烧起来,凝气境三重天,竟不小心着道了,那些火焰,都是地底岩浆提炼出来,地底真火,恐怖高温,修为不高者,碰之则死。

    “啊……小子,你……”

    那不入门的弟子惨叫着,黄六三人,却露出惊恐的面容,前几天这个落魄小子还是凡人,去了一趟天火池,就变成凝气境三重天了。

    他不服,为什么他苦苦修炼多年,才只有凝气境三重天?而你凌尘,凭什么可以一飞冲天?

    可眼下凌尘这个不会战技的家伙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心生退意。

    什么机缘造化,都如同梦魇,久久挥之不去。

    “怎么样?你们要我命,现在反而被我反杀了一个,哈哈哈……”

    杀人而已,只要实力足够,又何尝不能杀?

    夺人机缘,抢人造化,世人欺他。

    第一次杀人,浑身热血流动,刺激着兴奋的神经。

    你不杀人,人却要杀你,这就是狰狞的修炼界,残酷的修炼之道。

    “上,他就一个人,我们三个凝气境三重天,都小心点,他会一种恐怖的火焰。”

    放弃?退走?

    不可能,若得那机缘造化,他们何至于天天守大门?

    “我本不想用此战刀,是你逼我的!”

    战刀,是一种超脱世俗的刀,拥有一定灵性,能斩杀同级对手。

    这是黄六的宝贝,为杀凌尘,为夺得机缘,只为成为外门弟子。

    “杀我,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们,都会后悔的!”

    满腔怒火,如火山爆发,深埋心底的激愤,全都爆发出来,杀意浓浓。

    他本与世无争,却招惹是非。

    挫骨扬灰,他要让这些家伙,全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将他投入天火池,险些陨灭,现在又来抢夺机缘造化,更是欺人太甚,他凌尘何至于沦落至此?

    人杀人,拼的不过是命。

    几个翻身再次躲开黄六三人的攻击,面对步步紧逼的三个凝气境弟子,他打算以伤害伤,就不信他们能逃脱此劫?

    “呲喇!”

    一声犀利的声音响起,刀光闪烁,黄六的战刀,竟在他手臂划过,一股血腥味立马涌散开。

    凌尘受伤了,黄六心头一喜,急忙欺身上来,就要手起刀落斩杀他。

    就在这一瞬间,凌尘身体朝旁边一滚,然后翻身落在黄六身后,运起体内的火焰,熊熊引燃黄六的身体。

    他不会战技,只能如此而为。

    “我说过,你们都会后悔的!”

    熊熊真火将黄六包裹,连连的惨叫发出来,任由他如何扑打,终究免不了被焚烧的下场。

    挫骨扬灰?这回是要连灰灰都烧没了。

    趁其余两人被惊吓住,他赶紧将体内仅存的火焰都拍在他们身上,手臂上狂流的鲜血,也来不及制止。

    欲杀他而后快,欲抢夺机缘造化而愤概。

    真火焚烧,片刻化为灰烬,四个凝气境三重天的修炼者,便烟消云散,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是我的第一战!告捷,我太小瞧了修炼者的贪婪,今日怕是那离颜、夜无忧等人,都有窥视我之机缘造化!”

    他忽然想起,黄六的表哥,不就是刚进外门的夜无忧吗?若知黄六身死,怕是会找他算账!

    “外门弟子可以进离恨宫的藏功阁,里面有战技和功法,明日,我就去看看!”

    没有战技,便仿佛是蛮力在打,也就没有什么杀招!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