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真火叠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修炼者施展的手段,是战技,威力巨大的战技。翻手间,厉害的能覆灭山头。

    而战技也有高低之分。

    藏功阁除了修炼功法有明确等级标注,战技是没有任何标注的。

    运气好。或许能遇到高级高阶战技,运气不好。就一个低级低阶战技。

    一起进入藏功阁的人有很多。但进入后,便如同进入一个单独的空间,看不见别人。

    藏功阁。战技有不少,只能选一套。

    “我该选什么呢?”

    入眼处,尽是眼花缭乱的战技。有玉简。也有书籍,遥遥望去,满目琳琅。

    “这些。都是战技!”

    心中。也暗暗吸了一口凉气。他该怎么选?

    战技,只能选一套。多的没有,若不能找到逆天的战技。就相当于白跑一趟了。

    等到下回,那就需要等到成为内门弟子的时候,才有机会再进藏功阁了。

    “对了。我将身上的火焰释放出来感受一番,或许,有结果!”

    别人采纳天地灵气,炼化后得到的是真气,他则不同,体内的能量是火焰。

    熊熊燃烧的真炎,火光冲天,热浪腾腾。

    一朵红色的火焰从手指尖飞出,在意念控制下,火苗悬浮在半空,一跳一动,似乎在感受什么。

    “咦,竟然自己去了!”

    跳动的火苗没人控制,却朝一个古老的羊皮卷而去,然后在旁边停住。

    “真火叠掌,不知名品级,这是什么战技?”

    封面上,黄旧的羊皮卷上写着‘真火叠掌’几个字,听起来,似乎跟他修炼的九天焚诀,很靠近。

    属性相靠,战技也能发挥出更大威力。

    缓缓翻开,里面黑色的字体映入眼帘,这是一种以火焰为基,凝炼出叠掌的战技。

    以火为基,以手为掌,重重叠起,一波又一波,如波潮一般。

    一掌叠一掌,掌掌叠加,威力迅猛。

    “好一套真火叠掌,简直就像是我量身定做的,以火为浪,叠浪翻动,威力叠加。”

    他体内的真火,本就是天生地火,从熔岩火山中提炼而出,高温热潮,热浪腾腾。

    火浪一出,铺天盖地,焚烧殆尽,谁又能挡?

    真火叠掌中记载的修行之法,说得不甚详细,似是而非,半懂不懂。

    凌尘急忙翻开后面前辈高人们留下的经验体悟,才恍然明悟。

    真火叠掌,基本上没人修炼成功,因为大部分的人修炼出来的是真气,所以修炼叠掌的威力,也大打折扣。

    这是一部以火焰为基础的掌法,形成特定轨迹,以绝强实力施展出,体内形成火焰窍穴,威势自然恐怖。

    “好战技,好掌法,我体内之能量,全是火焰构成,应该还好修炼!”

    藏功阁,灵气浓厚,清净无人,自是适合修炼。

    他有两天的时间,足够将之炼得小成,汹涌的真火煅烧,叠掌足够小成。

    “修行,没有战技,就没有战斗实力,真火叠掌,足够我凝气境,甚至是通脉境的战斗了!”

    以后的修炼,他需要吸收更多的真炎神火,九天焚诀,便是以火为基的修行功法。

    找了个相对开阔的地方,盘膝而坐,无心朝天,按照真火叠掌上介绍的,将火焰运在手心,结成神秘掌印。

    “嗤嗤!”

    熊熊燃烧的火焰,恐怖的高温瞬间笼罩周身,凌尘只能咬牙坚持,浑身衣物已被烧掉,露出古铜色的肌肉。

    淡淡的火焰,仿佛从手心中,一下子窜到全身,整一个火人,尽显无疑。

    噼里啪啦的煅烧之苦,烈火焚焰,滚滚而动。

    为修战技,为修真火叠掌,他抛开了一切,抛弃了一切,以坚韧意志,堪破这战技,修行,这无双掌法。

    通天之气,从浑身爆发出,气势可怕汹涌,浪潮腾腾卷动,暴涌冲天,气息悠扬。

    修炼不易,一不小心,恐会走火入魔,被焚烧致死。

    “真炎叠火,地火焚天,造化神秀,以火化浪,叠掌成!天地变!”

    心头默运战技修炼之法,神火变幻,在胸前手心间,结成神秘之印,身火燃烧,双手间,似有一股可怕的气势叠浪而成。

    几道火红色的手掌印,似重练叠嶂般,连续结成,气息在身上翻腾。

    周遭之空,火焰,已经将他团团围困住,猛烈燃烧。

    砰!

    “真火叠掌,成!”

    暴喝一声,双手间,一条条青筋冒起,周身仿佛有一股可怕的能量缓缓交结在一起,形成一道火红的手掌一把的东西。

    咬牙苦修数个时辰,终于有了效果,真火叠掌,终成。

    “为修炼这真火叠掌,我几乎用掉所有的真火能量,看来得好好恢复恢复了!”

    体内的火焰消耗一空,浑身筋疲力尽,整个人如软蛇般,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如果这个时候跑出来一个人,他绝对毫无还手之力。

    “咦……你是谁?”

    听到这道如鬼魅般突然出现的声音,整个人吓得差点瘫痪在地。

    他面前,不知道何时,出现一个女人。

    准确说,是个女孩,约莫十六七岁,身穿天蓝仙衣裙,皮肤水嫩如莲藕,身材妖娆,看得凌尘都暗暗吞口水,这女的,是在诱惑吗?

    不过,修炼之道,外表如红颜骷髅。

    修炼者,没一个是简单人物,他自是收摄心神,警惕起来。

    在离恨宫,他认识的人不多,可以说没一个朋友。

    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你是谁?”

    体内的火焰,都用来修炼真火叠掌了,若对方出手,他将毫无还手之力。

    狰狞的修炼界,谁也不能信,只能靠自己,这是这些天他领会到的。

    “咦,你在害怕我?”

    女子缓缓走近,脸色一喜,俏皮一笑,天真可爱地望着凌尘,似在打量着,猜测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一样。

    “能不害怕吗?我现在毫无还手之力!天知道你可爱的面孔下隐藏着什么?”

    修炼者,外表下,隐藏的东西,可能你一辈子都猜不透,特别是女修。

    “我像坏人吗?”

    女孩连衣微微摆弄几下,嘟着小嘴,似在思索些什么,天真的面孔下,若非凌尘是穿越者,怕是都要被她忽悠住。

    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

    他想哭的想法都有了,只得快速运转九天焚诀,吸收四周的灵气恢复起来。

    只是,让他更加悲催得想吐老血的是,九天焚诀吸收灵气的速度,堪比蜗牛。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倒霉吗?”

    凌尘恨不得狠狠砸几拳在地上,霉神附体,他还有何反抗之力?

    听天由命,就看命运的安排了!

    是生,还是死?

    这无疑是一次赌博,他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握,可眼前的女孩,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他还深深记得,殷素素曾经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喜欢骗人,也越能骗人。

    女人心,海底针!

    这话,也不是说说而已。

    “你想干什么?”

    按理说,进入藏功阁后,都只能看到自己,看不见别人,时间一到,便有长老提醒。

    也就是说,在藏功阁里面这段时间,能看到的,就只有单独的自己。

    这是离恨宫前辈高人设下的禁制之法,防止门下弟子相互间在藏功阁内有争斗,届时毁了功法战技,谁可承担责任?

    “不干嘛,就随便看看,不小心看到你狼狈不堪的模样!”

    少女天真纯洁地道,平静的话语,却在凌尘心中掀起阵阵波澜。

    他看不透少女想干什么,也看不透她的修为。

    随便看看?藏功阁是可以随便看看的地方吗?

    即便是内门弟子,也没有随便看看的权利吧?

    除非,是离颜那种宫主亲传弟子,否则根本没有机会。

    “难道这丫头是宫主离白风的某个得意弟子?可没听说宫主还有这么小的弟子啊!不过这丫头身上气息晦暗恐怖,极度危险,若非有必要,我还是不要与之有交结为好!”

    漂亮的少女,不管她对自己有没有恶意企图,对他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红颜祸水,勾魂摄魄。

    这样的理由,足以让他成为很多师兄弟的仇人,甚至是眼中钉肉中刺,不抹杀不足以平息怒火。

    他可不想成为很多师兄弟的公敌,所以,面对离颜师姐的时候,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不敬,也不敢有半分其他奢望。

    如今眼前的少女,也是如此,他靠着地火重塑根基,以《九天焚诀》强势踏入修炼大门。

    但,他与此等女子之间,注定只是普通的过客。

    “看你体内能量消耗一空,想来是刚刚修炼战技导致,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就帮你一把吧!”

    少女青眉微皱,撇撇湿润的小嘴,迅速伸出纤纤玉指,屈指一弹,一道白光闪过,直飞入瞪大眼睛的凌尘体内。

    “完蛋了,这丫头不会是想杀我吧?”

    眼睁睁看着那道白光飞进体内,他却宛如待宰之羔羊般,毫无还手之力。

    “咦?我体内的火焰能量,竟然变多起来,她真在帮我?”

    如云海般的气势,竟在这个时候,更加强盛起来,原本枯竭的地火能量,仿佛打了鸡血般,立马恢复一半。

    “嗤嗤!”

    契机已到,吸纳灵气,凝结真气,此为凝气境。

    原本借助地火他一举突破到凝气境三重天,现在,神秘少女相助,竟让他有突破凝气境四重天的趋势。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