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凝气五重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疯了吗?还放狠话?得罪了黄六,这离恨宫又如何待得下去?”

    “自以为是之人,殊不知。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今日一辱,他又如何讨得回来?”

    “此子能被宫主看中。说不定有些本事!”

    “不过是仰仗人情,讨价还价之果罢了。他入门才几天?”

    修行满打满算数十日。挟宫主之人情,方成外门弟子,如此之人。怎可与他们为伍?

    他们皆是是世家强族,天赋极佳,自比天骄不差。

    而凌尘。便是他们眼中的废物。土包子。

    “待我突破凝气境五重天,外门小比之日,定要你们后悔莫及。”

    转身离去。毫不在意身后议论声。

    龙炎果。火属性。虽碎但精华未失,不费一分钱得来。凌尘哪里还不满意?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拿了好处,自是去修炼。

    回到自己那破烂的住处。也不知道其他外门弟子住的地方,是不是也同样破烂?

    在这狰狞的修炼界里,活到最后的人。才是胜者。

    五心朝天,九品功法九天焚诀运转起来,一道道如火蛇的灼热之感自丹田往经脉而去。

    他身为王朝太子,却被人赶尽杀绝。

    浑身仿若燃烧的道道真气,仿佛是血红色的仇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肩负血海深仇。

    本是经脉尽废,却被人所欺,陷入绝境而复生,得以重塑经脉,九天焚诀的存在,正契合了破而后立的契机。

    “我以天火为源,九天焚诀为动,龙炎果为引,引动灵果精华,反补己身,外加十五日之期,定可突破!”

    命,是自己的。

    世人皆欺,唯有自强不息,杀出一条生路,傲视群雄而立。

    凌尘,他不过是比别人看得更透彻而已。

    与此同时,在那外门弟子中。

    夜无忧面露冷色,淡坐主座,旁边,则是其堂弟夜无双,那个可以将龙炎果随意砸地的土豪。

    “听说你今日在紫青峰上用龙炎果羞辱于他?”

    夜无忧忽然问道,这事儿在离恨宫外门已是传开,早先于别人一步他就拿到了消息,竟无任何喜悦之色,脸庞阴沉,眉头微皱。

    自家之堂弟,难不成是傻子?竟将龙炎果送于对手?

    “大哥,外门小比在即,你不会以为他还能突破吧?况且,不过是一龙炎果而已,对凝气境的修炼者来说虽是不凡的灵果,但你觉得那小子在短短十五日内能突破吗?”

    若突破都能跟吃饭喝水一般,那满天下的人早就全是强者了,夜无双满不在意。

    “愚蠢!那小子不足为虑,龙炎果也能浪费,你自诩为天骄不凡,但也切莫小瞧天下人。”

    夜无忧淡淡地道,心里,总觉得有一丝不安。

    “大哥,你未免太高看那小子了吧?纵然他突破凝气五重天又能如何?我夜无双同样也是凝气境五重天,实力比之更强!”

    即便是同样的境界,实力也是高低不等的,夜无双破入凝气境五重天已久,岂会害怕一个刚刚突破之人?

    再者,凌尘也未必能突破。

    “不管如何,外门小比上,你一定要杀了他!”

    夜无忧点点头,心下放心不少,即便是凌尘突破,以夜无双之力,想来也好赢。

    “大哥,有一事我不明,如今你已进外门,何必在乎乾剑?”

    他乾剑,外门第一人,然,也只不过是外门弟子而已。

    自家大哥,一身修为绝顶,年纪轻轻,自是一代天骄。

    “哼,你知道什么?那乾剑一身通脉境巅峰的修为不说,光是那半只脚踏进内门的身份,就足够我夜无忧看重,这对我们夜家往后立足离恨宫来说,很有必要!”

    夜无忧面露冷然之色,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阿谀奉承,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攀附,有的,只有利益。

    “更何况,杀那小子,也不仅仅是为了他!”

    夜无忧的脑中,浮现出一道人影,白衣飘飘,青丝长发,舞剑而动,美不胜收。

    得之此女,夫复何求?

    她,是离恨宫内门嫡系,宫主离白风之徒。

    然,凌尘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子,竟也敢和其比肩而走?心中不忿之怒,自心底而生。

    他年不过二十,便已是通脉境一重天,入得这外门。

    自是对这离恨宫的神女,向往已久。

    凌尘的出现,让他感到愤怒,他等苦苦修炼十几年,方才进入外门,而他凌尘呢?

    最可气的是,当初,自己明明让黄六做掉他,而这小子未死,这便是结了不可解的生死仇。

    “扼杀于摇篮,这样我才安心啊!”

    之所以会选择这么快动手,他是怕了,怕那个落魄的王朝太子,突然得了什么机缘造化而一飞冲天。

    两兄弟合计许久,最终分散而去,而对此一无所知的凌尘,正沉入修炼的‘痛苦’中。

    别人修炼如仙如妙,造化奇特,滋养己身。

    而他,修炼如火煅烧,一身上下,仿佛有熊熊烈焰,疯狂燃烧,令其浑身难受,稍有心神失守,怕是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端的是如走钢丝,过独木桥一般。

    过了,你就胜了。

    过不了,那就只能成为累累枯骨,为他人之垫脚石。

    “龙炎果!”

    睁眼迅速将龙炎果握在手心,其精华依旧保存,一丝丝火焰之气,像是被凌尘体内的那火热的真气引动起来,开始朝其身体涌去。

    如火光笼罩,强大的火属性之力,煅烧着每一寸皮肤和每一条经脉。

    用千锤百炼来形容,也不为过。

    好在,一切终在一个时辰后被控制下来,以火为鼎炉,以身为器料,此修行,凶险痛苦,却也受益匪浅。

    ……

    半月之期,转瞬便到。

    离恨宫外门中,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特别是对于那些还未入外门的弟子来说,这是一次机会。

    只要挑战成功一位外门弟子,他们便可顺势成为外门弟子。

    而外门弟子中谁最好挑战?毫无疑问是那位刚刚入门没多久,被宫主特批入外门的那位。

    挑战次数是没有限制的,只要不伤及性命即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同意厮杀。

    九天山,天主峰。

    早早地,就有无数凝气境的弟子围在演武场上,讨论着谁将是这一次的胜利者。

    “下注了,下注了,买夜无双赢赔一倍,买凌尘赢赔十倍。”

    “竟然开注了,各位兄弟,是不是得去下一注啊?虽然赔率少,但好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哈哈哈,同去,同去,这一次赚钱看戏,那小子今日过后,怕是再也待不下去了吧?”

    “或许,他根本就没机会走下来呢?嘿嘿……”

    一行凝气境的弟子,并不看好凌尘,一个凝气四重天的修为,也仅仅是比他们好了一丝,和有的比起来,甚至不如。

    一个乞丐突然暴富,凭什么他可以富?这便是仇恨从众的自私心理。

    “凌尘?呵呵,今日我夜无双,便是要踩着你上位,成为外门弟子,你焉能挡我?”

    他夜无双,此半月准备充分,双目中精茫闪闪,此战,必胜。

    “夜无双师兄来了,快看,那是他的方天画戟!没想到此器都出现了!据说重三百斤,有着不世之威!”

    “当年,无双师兄就凭借在一器,斩杀草寇数十人,啧啧,想不到今日还能见到此器的神威。”

    “嘿嘿,那小子要倒霉了,方天画戟一出,任他铜墙铁壁,也得砸出个窟窿来。”

    此战,一面而倒之势,凌尘胜算在哪?

    “他怎么还没来?”

    乾剑和夜无忧对视一眼,隐藏在不起眼的角落,今日他们不是主角,但却是缔造主角的幕后之手。

    现在时辰已到,凌尘竟还未到,难不成逃了?亦或者是怯战?

    “早知道把离颜师姐请来,他若不来,便形同叛逆宗门,届时宫主也难救。”

    夜无忧恨恨而道,后悔万分,若以离颜之身份欺压之,小小的外门弟子焉有不败之理?

    “离颜师姐么?”乾剑眼中竟露出几丝戒备,一闪而逝,随即笑道:“再等片刻吧,那主持的长老,不也还没来吗?要不我们也去下注玩玩?”

    乾剑说完,也不等一愣的夜无忧反应过来,便抽身而去。

    “下注?这乾剑究竟想搞什么?”夜无忧脸色一黑,不过也没翻脸。

    “嗤嗤!”

    这时,光华闪闪,一位离恨宫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演武场的中央高台处。

    “所有人都来了吗?”淡淡问了一声,自有弟子将名册报上,凌尘赫然没到。

    “竟然在本长老的面前也敢不到?他好大的胆子!”阴鹫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意,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挑战他长老权威啊。

    他虽然比不上内门那些天骄,但在这外门中,还是数一数二存在的。

    “去看看怎么回事,若是不想来,那就永远也不要来了!”

    淡淡的话语,仿佛宣告着凌尘的死亡信息。

    只是,凌尘在这一刻来了。

    “想不到这么多人等着挑战我,呵呵,这些弟子也真是看得起我!不过想要挑战我凌尘,若不叫你们付出点代价,那怎么对得起今日这场外门小比呢?”

    凌尘缓缓踱步而来,面无表情,人群却如领导莅临一般,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倒是让他好不威风。

    一路行来,对于今天这场外门小比,心里自然是有了一番计较。

    众人要战,他便傻乎乎的被动接受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