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全身而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尘要挑战夜琉?

    所有的人都是齐齐一愣,破关而出,不去巩固境界。不思量获得宫主豁免,却来挑战夜琉长老。

    那可是彼岸境一重天的强者,离恨宫执法堂的长老。一身实力可谓是碎石裂山。

    凌尘,一个刚刚突破到凝气境八重天的外门弟子。有何等本事挑战她?

    “呵呵。此子勇气倒是可嘉,这修炼的手段也不错,只可惜。人太傻了点。”

    “凝气境挑战彼岸境,这是我听到最可笑的一个笑话,这小子莫不是修炼傻了?”

    “蝼蚁也敢撼大象。今天有好戏看了!”

    无论是长老还是宗门弟子。此刻都冷冷不屑着,缓声讨论起来。

    本以为凌尘此人凭借连破两重天的骄傲,席卷离恨宫。甚至有可能得到宫主离白风的青睐。直接成为内门弟子。重点培养。

    可,偏偏他自己作死。要挑战夜琉长老,很多人已经开始呵呵了。

    然而。他真的作死吗?

    “老毒妇,你是敢也不敢?”

    接他一掌?还是不接?

    夜琉老脸瞬间变得犹如猪肝色,长老高人风范全无。阴沉可怕的丑脸扭曲着。

    心里,冰冷的杀意毫不遮掩。

    要知道,离白风可还在这儿,她竟也满不在乎。

    狂暴的女人,更加恐怖,更何况这还是个更年期到来的老女人呢?

    受凌尘激将法,满腔怒火爆炸,“有何不敢?我倒是怕你死于我的掌下。”

    她彼岸上尊境,又如何会惧怕一个凝气境的小子?

    此次若不答应,整个离恨宫怕是都会笑话她夜琉的。

    “也好,就杀杀你的锐气,老身倒要看看,你到底哪来的勇气敢挑战我?别说接你一掌,就算是十掌二十掌又如何?”

    凌尘,不足为虑。

    “真火叠掌!”

    “老毒妇,且看看我凝气境八重天的实力吧!刚刚你是说得爽了,可是老子心里不爽,再怎么着也要搞你一下,不,是杀杀你的锐气,你这老毒妇倒贴都没人要的!”

    夜琉恶毒,千方百计要他凌尘死。

    而此刻,他冷眼相对,反讥回去,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他,竟敢调戏这个更年期的老女人,真的不怕死吗?还是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自保?

    “哈哈哈,这小子死定了,虽然说的是真,但也用不着一股脑捅出来啊,这回完犊子了!”

    “彼岸上尊,岂是他能承受的?”

    “不知死活而已,只知哗众取宠!”

    凝气境八重天,身后又无人站着,不是作死又是什么呢?

    就连离颜和离白风,也是眉头皱起,凌尘此举,算是彻底将夜琉得罪死了,接下来可能会面对她疯狂的一面,到时候凝气境八重天的他,挡得住吗?

    “他怎么就不知进退呢?”

    离颜心里仿佛有疙瘩一般,若乖乖认个错,此刻可能已经结束了,有的是逍遥自在,何必去招惹麻烦呢?

    若凌尘此刻知道离颜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别人让我不自在,我拼死也不会让她痛快,哪怕是彼岸上尊。

    “好个满口胡言乱语的黄口小儿,你不过才凝气境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满腔怒火,成功被凌尘点燃。

    体内积压多年的更年期怒意,如同那山崩地裂般,熊熊摇滚而出。

    她干枯的手掌伸出来,上面莫名的真气缠绕游走,点点毫光飞动,阴霾的眼神下,似乎凌尘已经是一个死人。

    她自成离恨宫长老来,还从未有遭遇过如此辱骂。

    现在,也不单单是为夜无忧出头了,更多的是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杀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修炼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从来都是你死我亡的争斗。

    若此刻她在这不经意间杀了凌尘,到时候即便离白风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人已死,她又是彼岸上尊,又能如何?

    夜家,依旧是离恨宫上一大势力。

    嗤嗤!

    轰隆!

    炙热的火光,从凌尘手中飞出,地火真气,化作漫天火焰,一溜烟宛如火云一般,席卷了过去。

    巨大恐怖的气势,磅礴浩瀚的高温,瞬间让不少弟子齐齐变脸色。

    凌尘修火属性,却能有这等火焰。

    此刻,似乎有人明白,他为什么到后山禁地来修炼了。

    人家修火,不怕啊。

    “破!”

    “嘿嘿嘿!”

    夜琉老毒妇仅仅是阴沉说了句,便阴瘆瘆地笑了起来,此劫,乃凌尘自找,怪不得她了。

    “小子,下辈子做个普通人吧,不,你应该没下辈子了!”

    她眼神变得冷漠,翻手之间,一道玄色的掌印拍出,仿佛带动了无尽的海水,哗啦啦流动,恐怖间,整个天空似乎都黑了下来,似那倾盆大雨要来临一般。

    “水属性?”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夜琉这老毒妇,竟是水属性的修炼者。

    凌尘顿时一愣,这夜家的丑女人,竟是水属性的,偏偏和他的火属性相克,这不是天生仇敌吗?

    “我去!”

    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不过,对真火叠掌有着很大自信的他,期待着这一次修炼结束后的爆发。

    体内的能量不少,自然需要发泄,这老女人,就是最好的对象。

    因为她,差点走火入魔,此仇此恨,可比天高。

    砰砰!

    两者猛烈的撞击,原本四周的重任已经预料到结果了,可谁知道这一结果出来,反倒是让众人瞪瞎眼睛。

    “什么情况?凌尘的这一掌,竟然和夜琉长老平分秋色?要不要这么恐怖?”

    “这是眼花了吧?夜琉长老可是彼岸境一重天的绝世强者啊,而且看刚刚那招,应该是想杀他吧?可这结果?”

    “凝气境,竟然也可以对抗彼岸上尊?什么时候逆转了?”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就连离颜也是轻捂小嘴,诧异连连。

    “他,竟然能和彼岸上尊强者对抗?还平分秋色?”

    凌尘这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这小子,莫不是什么神人转世不成?”

    凝气境就可对抗彼岸上尊,要是他以后成了彼岸上尊,那实力?

    想想就觉得惊骇不已,凌尘的表现,让他刮目相看。

    就连离白风,也是满脸疑惑起来,心头也大为震撼。

    这一切,可以说已经颠覆了他的认识。

    “我修火道,一身真气基本上是地火演化而来,老毒妇的水,却是后来天修炼得来,又怎么能和我的真火相比呢?”

    若夜硫出全力,不用这简单的方式,说不定现在他已经躺下了,只可惜,这老妖婆想以克制之法杀他,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

    一局对抗结束,凌尘便拍拍手,“夜硫长老,恭喜你挡住了我的一掌,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凌尘就准备转身离开。

    而闻言的夜琉老妇却是微微一愣,随即是满脸的愤怒。

    当她彼岸上尊是普通的过家家修炼者吗?竟敢如此戏耍?

    四周的那些长老和弟子,更是惊愕,暗道也只有凌尘才如此大胆,老虎的屁股也敢摸。

    更多的内门弟子却是一脸的冷笑,甚至是幸灾乐祸,反正不是他们招惹了夜琉,这样的场面也乐于看到。

    “黄口小儿,站住,触犯离恨宫门规,我要拿你到执法堂问罪!”

    拿下问罪,届时到了执法堂,任你满嘴火炮,说破天地,也没人能救。

    “问罪?莫不是这小小的和你比试一番,就要问罪于人?”

    凌尘冷笑,你夜琉虽强,也在离恨宫有些势力,但平白无故拿人,便说不过去吧?

    “况且,宫主在此,他老人家都没有发话,你一堂之长老,有什么资格说拿下我?莫不是说,这离恨宫其实是你夜家独大不成?”

    凌尘邪邪地笑道,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当着宫主的面拿人?

    凌尘之言,也不可不恶毒,转眼将坐上观璧的离白风扯了进来。

    他是一宗之主,主掌整个离恨宫,哪怕是名义上的。

    离恨宫夜硫势大,离白风未必就不对夜琉有所防备。

    果然,闻言离白风是一愣,但随即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一长老,行使宫主才有的权利,这,过线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凌尘的祸水东引之法,但他也没说什么。

    凌尘想得很好,离白风昔日对自己不闻不问,即便是看在柳无意的面子上,也绝对会帮自己。

    所以,今天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往后,那夜家已经和自己结成死仇,以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也不在乎今日的仇恨。

    “小子,你以为宫主会被你胡言乱语说中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夜琉暴怒连连,嘴上这样说,实际上心里也开始没谱,离白风沉默不言,他到底是什么个意思?似乎还不知道。

    “老妖婆,他日我修炼有成,定杀上你夜家,鸡犬不留,看你嚣张到几时?”

    彼岸上尊,他必杀之。

    如果连夜家这劫都渡不过,又怎么去报护国云供奉的仇?

    离白风负手而立,淡淡地看着夜琉,眼中露出淡淡的精光。

    “好了,夜长老,事已至此,凌尘并未对我离恨宫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且,他压制地火有功,特奖励凝气丹十颗;另外你也不要总是要他死要他活了,好歹是彼岸上尊,我离恨宫的长老,小辈挑战,你难道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吗?”

    离白风一番话,顿时让夜琉的一张带有皱纹的丑脸很扭曲,也很狰狞恐怖,深深看了一眼这位彼岸境的宫主,再看着得意洋洋,全身而退的凌尘,心中积压的愤怒,更加催动她更年期爆发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