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 通脉境一重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经脉具废?按理说,也不是没有重塑再造之日吧?”

    他凌尘,便是根基全废。在地火岩浆中得意重生而出。

    当年那位前辈的天赋、毅力,想要重塑经脉想来是不难,可他最后为什么会抑郁而死?

    似那等天才之辈。再次崛起,亦非难事。他为何甘心陨灭?

    “小凌子。你可知天下五洲?”

    她嫣然一笑,面带询问之色。

    天下五洲,便是指天下共有五洲之分。

    至于是谁划分。历史久远,数万万年,也无人得知。

    “略有耳闻!”

    凌尘修炼不过两三月。天下有五洲之分。还是在大乾王朝古籍上看到,但也只是稍有提及,便一笔带过。

    “天下五洲。中洲为最。那位创造出九脉剑诀的离恨宫弟子。便自持天骄狂傲,叛逃而出后。以为凭借其天赋资质,足以傲视群雄。后,据说在中洲得罪某些天骄之辈,最后经脉被废。受尽羞辱,侥幸逃出,回到离恨宫后也修炼不得,甚至无人与他相交!”

    一叛逃之人再回,能不追究其过,便已是天大恩赐。

    更别说得罪了中洲天骄之辈,若真有人与其相交,或者是助其重塑经脉修炼,他日中洲的天骄知晓,也难逃其魔掌。

    所以,凌尘明白了,这才是那位天骄狂傲的离恨宫前辈陨灭的缘故。

    不甘又如何?天下人皆抛弃于你,世人皆放弃你,加之又成废人,不抑郁而灭又如何?

    不过,最终那九脉剑诀,他是留了下来,以期后人参悟。

    “那位前辈得罪了中洲的天骄,所以人人惧怕,甚至他留下的九脉剑诀,都无人敢修炼,是这样吗?”

    这个时候,他不禁为那位曾经的离恨宫天才前辈感到悲哀,身前也定是不受待见,只身一人闯荡中洲,却惹上了那些天骄之辈,最终落得经脉具废的下场。

    或许,他是狂傲了点,但又何尝不是可悲之人?

    “差不多!”

    姬妃想了想,这些年离恨宫的人,知道九脉剑诀的不少,想要修炼的也多,但真正静下心来修炼的,却没有一人。

    中洲的势力,神鬼莫测,强大如浩瀚之山,难以逾越。

    便是绝神宗之人,也不想和中洲的势力有任何瓜葛,井水不犯河水是最好的。

    毕竟,谁修炼九脉剑诀,谁就等于是继承了那位的仇恨恩怨,往后不出离恨宫则罢,出了离恨宫,遇到那些中洲天骄之辈,妥妥的被当成仇敌。

    甚至,在他们眼中可能也仅仅是蝼蚁、小丑之辈,随意挥挥手,下面的小弟一大群。

    “现在,你还要修炼九脉剑诀吗?”

    姬妃美目闪闪,大眼睛闪闪而亮问道。

    “额,那个,能否让我先看看!”

    反正债多不怕,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彼岸境的尊者他都敢得罪,更何况其他人呢?

    再则,看看而已,又不少点什么。

    他是对九脉剑诀好奇,毕竟镇守长老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推荐一破烂战技给他。

    “嗤嗤!”

    姬妃小嘴一撇,白了一眼凌尘,似乎看透他一样。

    九脉剑诀,两百年前,被无数人追捧,也成为一强大战技。

    然,自得知其来历后,不知凡几的天骄之辈选择了放弃。

    况且,花费几十年的光阴去磨练一战技,而且还修炼不到顶峰,要之何用?

    “九脉剑诀我给你了,修不修全看你自己!”

    姬妃嘟囔着,这剑诀,有利有弊,全看个人选择。

    两百年前的九脉剑诀,纵横东洲,无人敢触其锋芒,那段时间,也是离恨宫最为光辉,最为巅峰的时候。

    只可惜后来,他们自己放弃了那位创造出九脉剑诀这套绝世战技的天才弟子。

    否则,当时的离恨宫从此走上东洲第一强门之路,也不是不可以。

    小手一挥,一道流光异彩的光芒唰唰唰地飞进凌尘脑中,此等手法诡异高级,他一时竟看傻。

    脑中,突兀地出现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赫然写着‘九脉剑诀’几个字。

    “怪不得小爷说怎么也找不到,原来在姬妃手里。”

    郁闷归郁闷,能得到这套战技,好似也不错,看起来很玄奥,若是修炼成功,说不定真能有恐怖之威力。

    “九脉剑诀,非通脉境不可练?什么鬼?”

    凌尘忽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老脸挂不住,郁闷难当,是被气得不轻。

    这破剑诀,竟要通脉境才可修炼,也就是说,他现在连修炼的机会都没有,那给他推荐个什么鬼?

    一旁的姬妃掩嘴而笑,似也发现凌尘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不过,看剑诀的介绍,他隐隐明白那位镇守长老为什么要给他推荐此剑诀了,因为其非真剑。

    “剑诀神威,自是不错,然,我现在只有凝气境九重天,虽差一步进入通脉境,但这一步却难以跨越。”

    好似,也并非绝路,若他突破至通脉境,自可修炼。

    唯一的顾忌,便是这九脉剑诀的来历,如那姬妃所言,本身就得罪不少人,若再一次施展出来,别说中洲之地,便是这离恨宫上,昔日那些人怕也是会愤恨而起吧?

    缓缓从震惊中醒来,看到一脸笑意的姬妃,凌尘哪里不明白?这女人老早就知道了,还让他傻傻的去探索。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凌尘撇撇嘴忽然说道,九脉剑诀,竟不是在某一个书里,也不是在玉简里,而是在姬妃手里。

    她,活了几百年,定是知道些什么。

    九脉剑诀来历之事,她都清清楚楚,那么修炼的弊端等等,以及如何突破到通脉境等等,有了上一回的经验,也不用担心对方心怀鬼胎。

    “对了,我现在要突破通脉境,姬妃,你能不能给点建议?”

    对于姬妃喊自己小凌子,他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总有点不自在,听起来咋像一个太监的名号?

    “你想突破到通脉境?”

    姬妃微微捂住小嘴,显得有些惊讶,然后才用神识仔细打量了一番,秀眉微皱,凌尘竟已是凝气境九重天。

    她之前可是听说,凌尘才凝气境八重天,当时可是郁闷好久,修炼两三月,就接二连三的突破。

    或许在中洲那样天才辈出的地方不足为虑,连番突破也算不得什么,毕竟天才太多,总有几个另类、特别的。

    可,这里是东洲离恨宫,贫穷落后之地,灵气枯竭潦潦,便是离恨宫的那些内门天骄之辈,也没他这么快。

    “难道,这小子真是了不起的天才之辈?本姑娘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上一次无意帮了他一把,没曾想到凌尘就一飞冲天之势。

    “或许,我那事有些着落了,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姬妃心里暗暗想到,凌尘的特别,精纯的火属性,让人兴奋不凡,而她,正需要凌尘的帮助。

    当然,此事,也是后续之事了。

    “怎么?我凝气境九重天,不可以突破么?如今我有破阶丹,也有不少凝气境,积累也够了!”

    丹药辅助,修炼积累,犹如水桶盛装之。

    虽然他从外头回来后就没怎么修炼,但有那么多丹药辅助,想来也是够了。

    而且,境界达到通脉境后,一身实力暴涨,经脉畅通,功法更是会改变运行经脉。

    届时,他也无需担心留下什么隐疾。

    修炼,便是要掠夺,要压榨每一份资源,做到最充分的程度,你便是蠢材,也能有所收获。

    “通脉境,便是打通几道功法运行的主要经脉,但很多修炼之人其实都承受不住那种痛苦和煎熬,所以前功尽弃!而整个通脉境内,九大重天,实际上都在打通经脉,和凝气境累积真气不同,通脉境所需要承受的痛苦,以及需要打通的经脉,都很多!一旦全部打通,贯穿任督,沟通天地二桥,便是周天之境……”

    通脉通脉,通身体之经脉,真气畅通无阻,一重境界一重天,打通经脉便破重天之境。

    凌尘闻言,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姬妃口中的通脉境,讲解得比老魔的更加详细和痛彻,他不禁打量起来,此活了几百年容颜依旧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你帮我护法吧!”

    说完,看了一眼姬妃那十六七岁的面容,凌尘毫不犹豫地说道。

    有其在身边护法,帮忙照看下,比老魔、龙天那两个半吊子水平好多了,至少不用担心走岔路。

    识海中的老魔残魂是一阵又一阵的抽动,心道:老夫尽心尽力,竟还遭你嫌弃,真是不可忍。

    就地盘膝而坐,先是吞服五颗凝气丹,凝练成气,化作缕缕真气,随即将三颗破阶丹一股脑吞入腹中,入口即化,一道清凉之感,涌入丹田。

    随着其九天焚诀的运转,又迅速变化而出,游走于经脉之地,变化无穷间,冲击着那些断裂、堵塞、狭小的经脉之地。

    真气化作一道道细小的火焰,冲击之时,浑身难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身体扭曲,脸庞变得狰狞,额头上更是青筋暴起。

    一滴滴豆大的汗珠缓缓滑落,双手结成玄印,加之其身躯在地火熔岩中重塑再造过,也还经得起折腾。

    根基之重,在此刻体现出来,顽强的毅力下,浑身早已湿透。

    通脉境,打通身体的经脉,让功法逐渐稳定运行,这个过程,也非好受,常人,更是难以想象。

    通脉境一重天,也不是那么好达到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一个大境界,便是一道鸿沟之说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