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二章 都来做个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百四十二章 都来做个梦

    “师父,什么是梦中证道大法啊?”

    青鸾这小姑娘,倒是一脸好奇的模样。

    心说:一套功法。纵是神功,也不应该让人,不。是让兽变得这么成熟吧?

    难道,是好东西?

    “额……”

    凌尘一愣。倒是没想到青鸾小姑娘会好奇。

    反倒是小金这头金翅神雕。一脸怜悯地看着青鸾丫头。

    好似在说:你这丫头,就等着去经历悲惨的人生吧!

    还是现实生活比较好,起码有温情。

    梦境里。几乎人人无情。

    它,本以为镇压它的那个和尚有情有义。

    至少,会看在主仆的份上。

    谁知道。那和尚也是个无情无义之辈。

    所以。它后悔经历那些了。

    虽然,着实让人的灵魂力增强不少。

    一梦便是几十年之功。

    但,它也不想了。

    随后。萧青云、赵北辰等一干人等到来。

    “来来来。大家都来做个梦!”

    凌尘招招手。连忙说了起来。

    众人:“……”

    噗通!

    什么鬼?

    都来做个梦?

    难道,自家门主疯了不成?

    有事没事的。做什么梦?

    况且,现在可是白天。

    还是别白日做梦了。

    在听闻凌尘之言后。他们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门主,你,没病吗?”

    赵北辰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同时,也暗暗感到害怕。

    万一,门主生气,对他出手可怎么办?

    凌尘:“……”

    有病?

    你有大爷的病。

    他特么好好的,能有什么病?

    “那,你确定自己没走火入魔?”

    萧青云又问道,同样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怕得罪人一样。

    噗通!

    这回,是凌尘摔了。

    心里那叫一个郁闷、痛苦。

    这些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病了?

    走火入魔了?

    他特么都没有好么?

    “……”

    郁闷的心情,那叫一个不爽之。

    当即道:“你们没有听说,叫你们来,就是来做梦的!爷我没有生病,也没有走火入魔!”

    板着脸,正色解释起来。

    然,萧青云、赵北辰一干人等,竟有些懵逼的感觉。

    做个梦?

    什么鬼的梦?

    竟然自家门主如此痴迷?

    那郁闷的神情下,显得无比疑惑。

    “咳咳,门主,咱们是不是进屋再说?”

    现在,在演武场。

    有无数弟子围观着,也懵逼着。

    眼神怪怪地,看着。

    似乎想问,门主和几位长老、护法的,这是怎么了?

    做梦?

    现在可是白天。

    “额,好!”

    点点头,凌尘随即便应声而道。

    演武场上,确实不好。

    “师父,你说的那神秘梦中证道之法,莫非和这做梦有关系?”

    青鸾心思玲珑,加上凌尘此前的提点。

    自然,也能知晓一二。

    “梦中证道大法?”

    闻言,赵北辰和熊二都是懵圈的。

    这是什么秘术、神功、妙法吗?

    可,为何他们不知晓?

    也,从未听说过?

    难道,是门主新得来的?

    想及此,倒是兴奋起来。

    也,期待起来。

    或许,有大事发生。

    嗯,梦中证道大法,一听是大法。

    现在,比较了不起。

    说不得,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大好事。

    只是,殊不知,小金这头金翅神雕,正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

    好似在说:梦吧,去做梦吧,一会你们就知道那悲惨的梦中世界,会让你们产生阴影的,并且,无法自拔!

    那其中滋味,他是体验过的。

    简直,五味杂陈,难以接受。

    “梦中证道大法?这不是佛门的秘法吗?门主他,居然得到了?”

    顿时,哑然失笑。

    和一脸懵圈,土包子一般的赵北辰、熊二一干人不同。

    他萧青云,好歹也是了解过的。

    特别是最近这些时日,身为青玄门大长老,主管一门事务。

    无论是眼光还是远见,都超出其他人一大截。

    佛门之法,居然会落到自家门主手里。

    难道说,自家门主已经开始对佛门动手了吗?

    “青云,你怎么看?”

    看到这家伙一副发呆的样子,暗自撇撇嘴。

    心说:难道你对小爷我不满意吗?

    “门主,此法,不会有危险吧?”

    萧青云小心翼翼地问道,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可是知道的,这佛门秘法在,佛门才没落至今。

    当然,曾经他们也强盛一时。

    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危险嘛,也是存在的,只是看人的定力而已!”

    想了想,凌尘倒是实话实说了。

    只是,在众人听来,这话跟没说一样。

    萧青云:“……”

    其余众人:“……”

    危险是有,看定力。

    这话,等于没说。

    他们正是不知道自己的定力如何,才会这样问的。

    “师父,这梦中证道大法,莫不是让人在梦中证道?”

    青鸾小姑娘忽然问道,眼睛瞪得大大的。

    梦中,也能证道?

    这,是不是太过儿戏了?

    还是说,自己太落后了?

    睡梦中,也能证道吗?

    “然也!”

    点点头,凌尘随即便应声起来。

    一梦,不过一盏茶、一炷香的时间。

    这,大大缩短了修炼时间。

    也,缩短了去经历的时间。

    人生阅历,也能大大增强。

    在短时间内,能将一个人催熟。

    至少,一梦之下,有几十年的修炼之功。

    神魂,是得到增长的。

    “那师父,我先试试吧!”

    青鸾小姑娘并不知道梦中证道大法的厉害之处,也更加不知道它的弊端。

    所以,她打算第一个尝试。

    “门主,这……”

    萧青云却有些迟疑起来,万一出什么事了,那可就不好了。

    这,毕竟是梦中证道啊。

    恍惚之间,突然拥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上千年的记忆。

    这,太过惊骇。

    也,太过难以置信。

    同时,也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毕竟,几十年的记忆,有好的,有坏的。

    但多半,都是坏的。

    毕竟,从凌尘、小金的经历来看,应该没人好得了哪里去。

    对此,凌尘也没底。

    毕竟,梦境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不是?

    还有就是,几十年的记忆,也不是谁都能突然接受的。

    万一,他们都不能接受呢?

    那,就尴尬了。

    所以,他觉得有必要提前说清楚。

    “梦中,你们会经历几十年,或者上百年,上千年,这些谁都说不准。

    而且感觉很真实,记忆也会保存!所以你们要想好到底要不要修这梦中证道之法!”

    他,并不勉强。

    虽然,是想让自己的门人弟子什么的都来经历一遍。

    毕竟,多了无数年的记忆,也就等于多了许多人生经历、阅历。

    往后,也能更加沉稳,更加成熟。

    神魂之力,也会更加强大。

    反补己身,也会进行。

    “师父,我决定,我要修炼!”

    青鸾小姑娘立马坚定神色。

    凡是师父决定的,她都坚决拥护。

    凡是似乎的主意,她都坚决同意。

    而且,打算紧跟师父的步伐。

    梦中证道,能让她凭白多无数年的经历记忆,以及神魂之力。

    她倒是觉得,好处多多。

    至于梦中会遇到的世界,可能会很悲惨。

    这些,他都已经有了自我的想法了。

    或许,她成长的速度更快。

    她,毕竟不想给师父拖后腿。

    “你决定了?”

    凌尘倒是比较震惊的。

    自己这个小徒弟,居然要第一个尝试。

    而且,在知道梦中证道大法的后果后,她依旧义无反顾。

    “这丫头,倒是执着啊!”

    心里暗暗佩服万分,震惊无比。

    “决定了!”

    坚毅的小脸蛋上,写满了认真。

    她,要成为一个强者。

    “好!”

    点点头,便开始点燃一根香。

    平淡的言语催眠下,青鸾也满满进入梦乡。

    在梦中,她成了一个天煞孤星,除自家爹爹外,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一出生,母亲就死了。

    父亲,也在她十八岁的时候,死了。

    她,成了一个孤儿。

    但,这个世界,魑魅魍魉无数,危机四伏。

    鬼怪一说,也常常听见。

    她,开始自己的流亡生涯。

    索性,遇到一个男子。

    他,同样叫凌尘,同样收她为徒,传她保命护身之法。

    如此,便过了十年之久。

    她,一直跟随师父修炼。

    而师父,也待他如亲人一般,悉心照料。

    然,两人之间的敢情,也在呈现直线上升。

    只是,这种感觉久而久之,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让凌尘暗暗觉得有些尴尬,心说:看来,以后要对这丫头进行教育了。

    他们,终究是师徒。

    随后,萧青云、赵北辰,以及青玄门里的其他长老、执事,以及熊二。

    都开始入梦。

    梦中世界,已然开始。

    奇怪的是,他们这些所谓的梦中世界,居然都是悲惨的。

    比如萧青云进入梦中,一开始就成了一个*贼。

    而且,人人喊打。

    偏偏,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面容。

    这,就尴尬了。

    于是,他开始了一连串的逃亡生涯。

    命运的磨盘,开始转动起来。

    他悲惨的人生,开始起航。

    只是,在凌尘看来,萧青云这家伙,也真够悲惨的。

    命运,何其诡异?

    *贼,这下场,还是真……

    而另外一边的赵北辰,倒是一个正派人物。

    只是,这个正派就剩下他一个了。

    他,肩负着要振兴宗门的重任。

    只是,天下皆是他的敌人,他又该如何振兴宗门?

    这一下子,就苦逼、悲惨起来。

    振兴宗门?

    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他,只能做一只藏头的老鼠。

    那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当真是,万分的郁闷,极其的不爽。

    熊二,同样生在一个悲惨的时代。

    这里,茹毛饮血,妖兽居然成了另外一个种族的口粮。

    这个时代,三千种族林立,各有各的好。

    总之,它熊二,也悲剧了。

    这个时代,很让人无言以对。

    同样属于一个悲惨的。

    “为什么每个人梦中的世界,都是这么悲惨的?”

    他欲哭无泪,脸色变得有点怪异。

    “可能之后他们都不想来一次这梦中证道了吧?”

    郁闷一笑,梦里的世界,是尴尬的,也是让人愤然的。

    以至于他们的记忆,并不好。

    谁知道,会不会有阴影呢?

    当一炷香燃尽,所有的世界,都化作了虚无。

    各人,也开始醒来。

    最先醒来的,是萧青云。

    这家伙,被人追杀惨了。

    整整五十年的时间,他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被追杀中度过。

    那种提醒吊胆的日子,一条小命挂在裤腰带上的感觉,很蛋疼。

    以至于,他心里都有了一丝阴影了,浑身忍不住颤抖。

    然后是赵北辰和熊二,以及青玄门里的那一干长老、执事之类的。

    大家伙,都幽幽转醒。

    只是这醒悟过后,一个个人都怪异地看着凌尘。

    为什么他们在梦中,那么悲惨?

    是不是你搞的鬼?

    这样的想法下,倒是还真不少。

    最后醒来的是青鸾,这丫头,一看到凌尘脸色就惨白了。

    盖因,在梦中世界里,凌尘还是她的师父。

    但,他们却没能在一起。

    悲惨的故事,这才开始。

    而最后,她是死了。

    在意识快要消散的那一瞬间,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梦醒过来,一切都化作虚无。

    一切,都不过是一次做梦。

    只是,梦境里,却显得那么的真实。

    她,都快不想结束了。

    如梦幻,如泡影。

    但,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

    “只是,师父看出些什么了吗?”

    她,比较担心。

    毕竟,梦境中,多半是内心世界的演化。

    万一,被发现出异样,岂不是好羞人?

    凌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