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剑诀第一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尘抱离颜,站于龙天的蛟龙之身上,迅速朝出口而去。他不知道绝神宗已经撤离,也不知道离恨宫的长老离开,只剩下被仇恨蒙蔽心灵。通红着眼睛,满是仇恨的乾剑。

    他冥冥之中有感觉。那叫凌尘的家伙。肯定未曾死去。

    他只需守株待兔,即可!

    不得不说,乾剑的判断异常精准。凌尘,正朝这里赶来。

    断人机缘,毁人造化。如废之。

    凌尘虽是靠自己进去。只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让乾剑无缘龙谷秘墓,无缘其中的造化。更无缘周天境。

    愤怒。怨毒。各种交织于一体,让他逐渐失去理智。

    仇恨的目光。仿若在吞噬其心智。

    脱正入魔,嗜血如刀。

    曾经潇洒英俊。风度翩翩的外门第一人乾剑,此刻已经蓬头垢面,被怒气、仇恨冲昏头脑。

    报仇。杀了那个叫凌尘的小子。

    破人机缘,断人口粮。

    凌尘的作为,在乾剑眼里已成恶魔行径,他,要替天行道。

    嗤嗤!

    砰砰!

    冲开出口,凌尘得以重见天日。

    然而,他却没有好生享受一下,离颜奄奄一息,命悬一线间,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离恨宫,找离白风才能救治。

    可,乾剑的等候,依旧让他一惊。

    所有人都走光了,乾剑一个外门弟子,竟还等候于此。

    他不清楚因为自己的缘故,多出一个名额来,以至于让乾剑直接失去了进入龙谷秘墓的机会,也就等于是断了机缘造化之功。

    本来,此行过后说不得可以突破至周天境,然因为名额的事情,以至于乾剑被耽搁下来了。

    虽然莫毅、夜无天、云天等人的下场已经足够说明此秘境中并非有什么大好的机缘,但乾剑依旧不打算放过凌尘。

    如心头之刺,何其愤恨?

    “凌尘小儿,我等你多时,你终于是出来了!”

    一团怒火,仿佛已被点燃。

    他之机缘,皆断于此子之手,不可饶恕。

    手握一把长剑,呛的一声出窍,在山头跳跃间,朝凌尘疯狂袭杀而来。

    其疯魔之态,不顾一切,全力施展,剑气如有流光般,施展起来竟也不凡。

    其剑术修炼不错,道道剑光交织,结成剑网杀来。

    而龙天则是被吓了一跳,乾剑的突然出现,让他错愕交加,若是与凌尘联手,通脉境九重天之人,也不无一战之力。

    然,凌尘怀里,还抱着重伤的离颜,此事就另当别论了。

    “躲不过了吗?”

    双目一挑,冷厉的眼神望去。

    这时也不管乾剑是因为什么原因要杀他,耽搁大事,若离颜有个三长两短,天骄也一样要死。

    “老大,怎么办?”

    龙天问道,离颜之事,耽搁不得,可乾剑追上来,手持长剑要杀人,双目通红下,俨然已是不会顾及什么。

    “你带离颜师姐先走,我一会就追上来!”

    凌尘,面无表情,乾剑要杀他,但耽搁离颜之事,他绝不容许。

    睚眦欲裂,紧握拳头,愤恨交加。

    到了这个时候,竟还要上来阻他!

    一腔杀意,如泄洪般。

    血脉燃烧的怒火,再次被点燃,浑身,转眼已是熊熊烈焰燃烧。

    将离颜放于龙天背上,让其先走一步。

    他,则拦住嗜血、疯魔的乾剑。

    这个曾号称是外门第一人的家伙,一个通脉境九重天的强大之辈。

    而凌尘,仅仅是通脉境二重天。

    此中差距,非一丝一毫。

    然,纵使他有所不敌,即便知道此行会九死一生,也全然不惧。

    毅然而上,哪怕是为了离颜。

    一旦他逃走,很有可能被乾剑追上,届时离颜,也难逃他之毒掌。

    “师姐,你救我一命,我凌尘,非是绝情绝义之人,无论如何都要救你!”

    望着缓缓而去的龙天,回头一眼,心,已是悲切阵阵。

    “老大, 那你多保重!”

    龙天知道,凌尘此战,已是无可避免。

    他,要为离颜,获取更多的空间。

    或许乾剑的目标仅仅是他,然,凌尘却不愿意牵扯到离颜。

    既是己事,那就自己来处理。

    “以通脉境二重天对战通脉境九重天,而且还是一个疯魔之人,完全已经被仇恨蒙蔽之辈,他还有胜算吗?”

    境界相差太大,实力有莫大的悬殊。

    老魔只是微微对比两人,就摇摇头,凌尘,决然不是乾剑的对手。

    越一个境界,或许很多天骄之子都会,然越七重天,此战凌尘将无力。

    “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拼命了,只是,和小爷我想象的有点差距,本以为会在通脉境八九重天的时候对上他,破了其外门第一人的称号,却不曾想,这么快就生死对决上了!”

    纵是露出不想,那乾剑也未必就会放过他。

    此前偌大的天才队伍中,就他一人被挤下,如何肯心甘情愿?

    且,在此之前,露出也几次三番让他不满。

    本该是属于他的女人,却与凌尘有说有笑。

    偏偏凌尘一个落魄之人,一个蝼蚁之辈,如何是他对手?

    被一个弱者抢占无数风头,这才是乾剑疯魔的根源。

    “凌尘小儿,你害我失去进入龙谷秘墓的机会,断我机缘,抢我女人,今日,我乾剑就要灭杀你!”

    临杀之前,一句冷冷之言道出,凌尘才恍然明悟,原来这个外门第一人是被自己挤掉了。

    所以,他心生愤怒,满是不甘和怨毒。

    怒火攻心下,自是滋生心魔。

    此刻,乾剑心里,心魔已生,必杀自己。

    “我虽只有通脉境二重天,然,亦非是泥人,你自己倒霉没能进去,还怪到小爷身上了?实力不如人,便是得了便宜名额,还是进不去,虽然,我倒是希望你会进去,否则也不用在此叽叽歪歪,早成别人口中血食了,但,事已至此,你无能之事,却已注定!”

    自己实力不行,被挤掉名额,还奈他?

    若早知秘境内的龙尊又百年谋划,吞吃血食,乾剑进去,说不得会被吞掉,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只是,一切,都不过是臆想而已。

    脸色变化下,很快他就冷厉着眼神,面对一个比他高出好几重天境界的乾剑,号称是外门第一人,通脉境九重天之境的实力,自是不同凡响的。

    凌尘自是如临大敌,一个疯魔的乾剑,足以让他忌惮。

    “此前我在藏功阁里学了九脉剑诀,看来今日很有必要施展一番了!不过,还是要将其当作一底牌手段来使用!”

    他有九脉剑诀,也未曾施展过。

    此番,也是到施展的时候了,乾剑的恐怖,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无尽剑气!”

    乾剑低喝一声,暴席过来,其本事强大,剑气飞扬,冲霄而来。

    强大的杀意席卷变幻,犹如狂风般笼罩过来。

    “真火叠掌!”

    九天焚诀运转,体内真气化作真火飞出,凝聚于手心,形成手掌印,迅速盖了过去。

    叠加之掌,犹如海浪翻腾,一浪更比一浪高,力量于后,连绵不绝。

    同时,体内炙热的真气,好似要喷涌的火山。

    他对准乾剑拍去,同时躲闪其剑气之威。

    此前老魔曾传他一炼体术,跳纵于山野间,倒也是轻松,加上炼体术的威力效果,竟也不曾害怕。

    险险躲过后,就觉得乾剑剑招变化,再次冲杀过来,手中的长剑,也仿佛是有了生命一样。

    他横冲直撞,根本不在意凌尘的真火之炎,好似觉得,一个通脉境一重天之的蝼蚁之辈,其发出的火焰又有什么威力?

    他俨然没注意到,凌尘,此番已是通脉境二重天。

    “嗤嗤!”

    火焰被他一拳轰碎,砸向旁边之处,火焰杯砸得四散而开,散落满地皆是。

    恐怖的真火,巨大的高温,一下子将四周的山脉点燃,燃烧起熊熊烈火。

    凌尘不畏惧,那乾剑竟也不怕,好似已经免疫一样,不对,应该是对此满不在乎一般。

    他心里愤恨着,只想杀了凌尘,对周围越发炙热的高温,浑然不顾。

    与此同时,他的剑气被凌尘躲过后,落在山脉上,顿时山石崩裂,草木化作粉碎。

    通脉境九重天的绝顶强者全力一击,何其恐怖?

    让凌尘忍不住暗暗吃惊,如果刚刚那些剑气是落在他身上,以其身板,怕是不足以对抗住。

    恐怖的威力,让他直接想飞走。

    毕竟他只是一个通脉境二重天的修炼者,与乾剑之间的差距,也绝非是真火的威力就能够提升上来的。

    人家一拳就可以轰碎自己的攻击,这还怎么搞?

    “难道,小爷我施展九脉剑诀也杀不了他吗?”

    心里苦涩,通脉境九重天的强大,果非他一人能对付的?

    他修炼每一大境界下,有九大小境界,称九重天。

    之所以这么称,一重天更比一重天更甚,其威势更大。

    “小子,没招了吧?须知,通脉境与通脉境之间,也是有差距的,虽不知你为何突破至通脉境二重天,然,依旧不是我之对手!”

    他乾剑,为外门第一人,也是外门中赫赫有名的天才之辈。

    当然,通脉境九重天,九脉全通,差一线,就可突破至周天骄,贯穿周天之身。

    此等九重天的压力,非凌尘能挡。

    这,是境界上的碾压。

    非是如龙尊残魂般,进入其识海夺舍,这是实力的外放。

    “看来,小爷那九脉剑诀,一脉一剑,也该是使出了!”

    九脉剑诀第一剑,其犀利之光,以脉穴通气,化作剑气而出,此乃,九脉剑诀之威。

    此剑非剑,却比剑更强!

    加之他修火属性功法,以火属性的真气,贯穿脉穴冲击,所化之剑气,其威势更甚之。

    “自修炼有成后,九脉剑诀还是第一次施展,希望,不要让小爷失望啊!”

    剑诀之威,剑气之强,这第一剑,将见分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