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通脉境六重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情平缓,却又闪起一道波动。

    他离白风,终究不是斩断七情六欲之人。

    柳无意是他弟子。修炼多年,为其一手培养而成,若无出差错。当是离恨宫下一任宫主。

    只是,天不遂人愿。

    若非凌尘此来报信。他还不知绝神宗的神子云无海。已将其镇压。

    他不是没找绝神宗理论过,却被打回。

    谁让绝神宗,比离恨宫强呢?

    且。那事来临,离恨宫与绝神宗,若拼个你死我亡。绝对是东洲一大损失。

    为宗门利益。他不得不隐忍退让,才有今番之结果。

    牺牲一个柳无意,或许。能换来离恨宫更大发展空间。

    他为一宫之主。也不得不权衡此中利益平衡点。

    “为了离恨宫。所以你就放弃了柳无意,放弃了自己的徒弟?并且。还牺牲了他?”

    凌尘是懂了,离白风口中的苦衷。便是与绝神宗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而这种协议,也算是绝神宗对离恨宫的补偿。

    宗门机缘。造化而定。

    柳无意,便是此中的牺牲品。

    “非我所愿,却又不得不为之!此中之苦,你又如何能明悟?”

    闻凌尘之言,离白风微微摇头一叹。

    通脉境,在偌大的修炼界中,着实算不上什么。

    眼界狭窄,自也在情理中。

    且,无论怎么说,凌尘于他柳无意皆有恩,此事,断然不可能断灭之。

    与他说这些,不过是想着趁机对柳无意的事情解释一二。

    毕竟,一个人憋在胸口,也怒气交加。

    凌尘却不以为意,身为宫主,为宗门之发展,就应该要牺牲掉自己徒弟的性命吗?

    “或许,在离白风眼里,柳无意已被废,已为废人之身,便是救回来,残留一条小命又如何?最终还不是没什么用?倒不如是用来换取点利益,说不定能有更大好处。”

    废物之身,终究是没什么用。

    这,可能才是离白风不愿意去救人的真正原因。

    然,离白风此等话语,如今却与他没多大关系了。

    “等小爷我到周天境,就该是尝试着回去看看了,何须他离白风相助?”

    那事,只能靠他自己了。

    微微一笑间,眉目而动,淡然之心,已然而起。

    离白风,于此事无甚太大之关系。

    柳无意之事,他将一力承担。

    “宫主与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如果没什么要事,我就先回去了!”

    站于此看风景?

    只有闲来无事的离白风才会这样做,他则不屑于去远眺看风景。

    有那么多时间,倒不如吸纳天地之灵气为己用,修无上之法,得强悍之躯。

    拱手行言,转身就欲离去。

    离白风不处理外门大比之事,他自也不愿意再提及。

    那上官剑是其亲传弟子,苍松真人更是离恨宫的内门长老,一身本事相当不凡。

    且,此处灵气虽多,却非是修炼之所。

    “等等!”

    眉头一挑,离白风赶忙喊道,心里再次被气得不轻。

    凌尘此子,竟不声不响间,就要离去,不欲与他多待。

    难道,他离白风就这么让人畏惧?

    还是说,他本身就让人觉得是不近人情之辈?

    “宫主还有何事吩咐?”

    深深吸了口气,难道离白风反悔了,因外门大比之事,要处置他?

    触犯门规?此事,可不简单的。

    若真如此,他又该如何应对?

    “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小爷我都接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开,此言,自是不假。

    淡淡看着转身过来的离白风,他面无表情,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纵是说他无视门规,欲杀害同门之辈,此言若从离白风嘴里道出,他也认了。

    一个彼岸境的宗门之主,修炼宗门之大佬,掌舵者,他自可以定其生杀大权。

    “我知道你参与外门大比是为了这天火火种,拿去吧,好生修炼,莫要辜负了无意的一番好意,还有,以后切记,少惹事!”

    转身冲凌尘淡淡而语,挥手间,那天火火种,便被他的真气包裹着送到凌尘面前。

    离白风,竟取上官剑的天火火种,赠于他,还让其好生修炼。

    此人话语之言,又是什么意思?

    凌尘面色不解,即便是不处罚他,也不应该如此大方吧?

    “离白风这老鬼,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天火火种,珍贵无比,说送就送了!难道是想和小爷我打好关系?可小爷我又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让凌尘有点措手不及。

    珍奇可贵的天火火种,就这么给他了!

    诧异,错愕。

    神情上布满淡淡笑意,也没说话,接过那一点天火,以真气为基,迅速转身离去。

    此火种,终究还是落于他之手,淡淡一笑,实力增强,比什么都好。

    “上官剑和苍松真人要是知道小爷我得到了那天火火种,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原本以为以触犯宗门门规之事将他镇压,却不料这事闹到离白风那里。

    最后外门大比的事情,愣是没说,反倒是给了他天火火种。

    他虽没得其余之奖励,但却有了这火种,另外之物,要不要也所谓。

    一路而行,迅速回到自己那有些破烂的住所。

    朱烈早已回来,见凌尘,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羞愧交加,什么也没说出来。

    在此前上官剑的问话中,即便他也看出那是上官剑故意为之,但也没敢站出来帮扶凌尘。

    他,是怕上官剑、苍松真人报复。

    所以,做了怂包。

    羞于面人,更羞于对凌尘。

    对于朱烈的做法,凌尘也能理解。

    但,理解归理解,心里依旧不舒服。

    同为一个屋檐下,一期吃肉喝酒之机也不在少数,此前上官剑扬言让外门弟子指认他是否触犯门规。

    朱烈也一口未张。

    他什么话也没说,与羞愧难当的朱烈擦肩而过,观赏屋门,随意布下禁制,便盘腿而坐,运转九天焚诀。

    “焚火连天,以火为基,煅我根骨,吞火凝神,煌煌地火,接天火而入,炼炼炼!”

    面色平静,却又带有几分狰狞。

    修炼之道无情,略有不慎便跌落深渊,化作白骨骷髅。

    他得上古神玉传承,拥九品残缺之功,其力何其恐怖?

    地火滚滚,熔岩也碎,化作熔岩之浆,他也能提其地火,炼入己身,化作真火,凝火为气,便是修炼之真气。

    此等神功妙法,从未有听闻,今日再次运转,明悟通透,火为攻,土为守。

    他此前于地火通道中修炼半载,又吞服那九转九灵丹,一身药力无数,虽以之为底蕴,破入通脉境五重天。

    然,其一身药力,并未完全化去。

    加之于药王谷内吞服不少丹药、灵药之材,于体内积压,化成突破之底蕴。

    第六条主脉,并未打通。

    吞那天火火种,炼其于体内,其实力,自会增长。

    天地灵气,何其稀少?

    若日复一日的打坐练气,鬼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攒足底蕴,以一举之力破之?

    “炼化这天火火种,以后小爷我便是不惧地火、天火,且集齐于一身,往后还能靠之增强实力,破入通脉境六重天,也指日可待!”

    脸色兴奋,暗暗计较。

    他拼死与乾剑一战,以九脉剑诀偷袭,出其不意下,方才侥幸获胜。

    然,也被上官剑、苍松二人摆下一道,若非离白风取了天火,他也不可能有此炼化之机了。

    “那乾剑为外门第一人,若非我先发制人,且是出其不意下进攻,最后受伤的,恐怕就是小爷我了!”

    那乾剑一身实力,并不弱。

    外门第一人的称呼,也全然无错。

    只是可惜,他被心魔所控,一身杀气,通天彻地,犹如熏天臭气。

    这,才被他捡了个便宜。

    如果再来一次,凌尘说不定都没把握不受重伤。

    是侥幸,也是幸运,也是命运使然。

    “一路修炼,资源极为重要,没个修炼者,几乎都在争夺,小爷我,只不过是暂时拔得一筹而已!”

    东洲之地,资源不多。

    且,有狼虫虎豹之兽,灵脉几近于无。

    传承多年后,更了剩于无几,两大宗门,无数世家,也不过是苟且为生,艰苦、狰狞而活。

    离白风此前,并未说与绝神宗之间的协议,那所谓的大劫,凌尘自然也没将其放之于心上。

    此前,努力突破,方才为正道。

    “不过,小爷我也是个睚眦必报之辈,那乾剑欺我也就罢了,苍松老头,竟是仗着自己是内门长老,以及周天境的实力,就欺压小爷,此事,不可不报!”

    脑中,渐渐开始生成一个计划。

    “你要小爷的命,你们让小爷不爽!我又如何容得下你等?”

    呲牙一笑,缓缓运转九天焚诀间,以绝对之势,滔天滚滚洪流之间,变幻莫测下,花五天五日之功,终是炼化那指甲大小的一点天火火种。

    体内真气,呈火色。

    一身实力,虽未曾突破,然其底蕴已够,是时候打通第六条主脉,达通脉境六重天。

    “破!”

    心头低喝一身,便准备打通第六主脉。

    十五日后。

    轰隆!

    咔嚓!

    主脉已破,浑身气势暴涨,通脉境六重天,已然达到。

    一身真气,游走六大主脉,相互贯通,此为,通脉境。

    通其主脉,流丹田、经脉间。

    淡淡火色真气,使其身也散发出淡淡毫光。

    天火主阳,其威狂暴,鲜有人能惹。

    便是凌尘,也因其有九天焚诀之功,才有其效。

    其余火属性的修炼,哪能敢如此修炼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