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苍松抓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肉身腐烂,血肉发臭,立马散落一地。

    好端端的活人。几乎是眨个眼睛的功夫,就没了。

    白骨骷髅,累累人命。

    尸心丹。已彻底发酵。

    纵是通脉境九重天又如何?在其威势下,还不是化作骷髅白骨。瞬间没了小命?

    可笑。乾剑前一秒还想着吞服此丹后突破,去残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之人——凌尘。

    他却没想到,生命如此脆弱。他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外门第一人,通脉境九重天的乾剑,吞服下那疗伤圣丹的第一时间。竟就肉身崩溃。血肉化脓而亡。

    如此之果,直接将那些小弟吓傻。

    一个活生生的人,直接在他们面前灭绝生机。肌肉腐烂。脓血流出。散发着阵阵恶气。

    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化成一堆白骨骷髅。且被 一股黑烟所笼罩,场面触目惊心。

    好好的一个人。竟就这么没了。

    乾剑的狗腿子们瞪大眼睛,一愣一愣的。

    直接吓傻,脸色难看。

    乾剑吞服圣丹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那丹药,可是他们找的。

    偏偏,乾剑就是因为吞服这丹药才出现的问题,瞬间湮灭生机,让他们满心愤怒之余,又无比惊恐、惊慌。

    甚至是不知所措。

    乾剑,不仅是外门第一人,还是苍松真人的弟子,是离恨宫外门赫赫有名的天骄之辈。

    就算宗门不追究他们责任,那苍松真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等。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为什么乾剑师兄吞服那圣丹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老,老大竟然死,死了?”

    “该死的,现在可如何是好?都是那该死的圣丹,该死的王三,他竟骗了我们!”

    “苍松真人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他本就护短,对我等又不看好,若非乾剑师兄一直和我们关系不错,苍松真人怕是都不会搭理我等。”

    “可现在乾剑师兄死了,苍松真人怕是会找咱们拼命的,这可怎么办?”

    亲眼目睹乾剑吞服圣丹而死,且转眼间就已是白骨骷髅,生机断灭,根本来不及做过多的防备和应对措施。

    或者说,他们本还在邀功之际,根本未曾想到那颗在离恨宫炼丹堂内传得沸沸扬扬的丹药,竟没有丝毫效果。

    反而,直接要了通脉境九重天乾剑的命。

    欲哭无泪,心里早已将王三骂死。

    然,此刻做其他的都是无用功。

    苍松真人若知晓,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要他们惨烈而死。

    这,是毫无疑问,也绝对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只是,事情转眼间就已经发生,也容不得他们不接受现实。

    心里的愤怒,又如何肯甘心?

    如果他们没有拿疗伤圣丹来,或许乾剑就不会死,也和他们没任何关系。

    可现在,乾剑肉身腐烂,血肉化脓。

    白骨骷髅间,还充斥着一股黑烟。

    这,明显就是其毒攻心,转眼被巨毒之药所害的表现。

    “要不咱们趁机赶紧跑吧?一旦被苍松真人知晓,以他的性格怕是会当场拍死你我等人!”

    “本以为这次能邀功,可现在……”

    “要不把王三抓来?倒是好让他出去顶罪?”

    “即便是王三愿意顶罪,那丹药也是我们去抢的,苍松真人到时候也一样不会放过我等!”

    一种人,愁眉苦脸,脸色难看。

    乾剑身死,转眼便烟消云散,彻底了结了痛苦。

    可,他们又该怎么办才好?

    心之愤怒,又惊恐、害怕。

    思索几番,几个人决定出逃。

    打着出行执行宗门任务的幌子,先出去,这里,也绝对不要声张。

    一天之内,苍松真人绝对不会来,足够他们跑远,找个没人知晓的地方隐世起来,好生修炼。

    只可惜,如此一来就算是彻底脱离离恨宫,离开这个修炼之地。

    他们,自是不舍。

    然,和小命比起来,这一切又算得上什么?

    苦笑一声,几人一合计,稍作商议,便已确定下来。

    几个人迅速退出乾剑的别院,以迅雷之势在宗门内接了一个外出任务,然后收拾一番,当天晚上就离开了。

    至于乾剑的事情,仿佛早已忘记一样,什么话也没说,其消息自也没扩散出去。

    那几人心里更是想着保命的事情,出了离恨宫,便如鱼得水般,迅速施展身法飞走。

    而这一切,都在乾剑死后一个小时内完成,可谓神速。

    一朝地狱,一念之间,地狱与天堂,便从此化开。

    阴阳相隔,曾凶威一世,于离恨宫外门嚣张、嘚瑟之人,更被称为那外门第一人的乾剑,竟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此刻,离恨宫上上下下之人,并不得而知。

    吞尸心丹,其五毒之力,自是瞬间将其生机断灭。

    比此前凌尘受之伤,更重。

    原本护短的苍松真人,第二天并没有来。

    他在四处找人寻名医,寻神丹,以求能快速治愈乾剑之伤。

    所以,他并不知道乾剑如今已只剩一具白骨骷髅。

    等他再去看乾剑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回如何震惊?

    只怕,心里会窜起无尽的怒火吧?

    王三自是第一时间把消息告知了流家,那流战,自是对此无比满意,也第一时间告知了凌尘。

    联手灭了嚣张的乾剑,还不怕苍松发狂、发癫,如何不令其兴奋、激动?

    乾剑,曾经的外门第一人,一个拥有绝世天资之人,竟转眼间已化作一抔黄土,说出去谁信?

    杀人,有时候不需要亲自动手,也不需要有强大的实力。

    心机、算计,一样可以没杀于人。

    真理,谁能活到最后,谁就厉害。

    “乾剑,你果然还是死了,虽然是死在小爷我一手的策划下,但小爷我却没折磨你,倒是便宜你了!”

    此番,乾剑身死。

    但凌尘此前就从姬妃那里了解到,尸心丹这种丹药的威力很恐怖,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痛苦。

    这,也算是变相的让乾剑减轻痛苦。

    甚至是根本没有所谓的痛苦。

    第三日,苍松真人疲倦回来,想到一两日没去看自己那个宝贝徒弟了,心里对其伤势难免有些担心。

    徒弟,有时候就是一个投资。

    显然,乾剑的资质,是外门中绝无仅有的。

    当年他能收下此子,也实属费了一番功夫。

    加上这些年乾剑已到通脉境九重天,差一步就能破入周天境,届时,进入离恨宫内门,便指日可待。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前外门大比上,一个仅仅是通脉境五重天的外门弟子。

    犹如蚂蚁一样的蝼蚁之辈,便是乾剑本也能轻易灭杀之。

    可,偏偏乾剑受其偷袭,后发制人,那穿心掌又被躲过,自是无法伤其人。

    凌尘,便借助那九脉剑诀的威势,直接重创了那有着外门第一人之称的乾剑。

    此事,早已在离恨宫内外门传得沸沸扬扬,不知凡几之人茶前饭后传言。

    而凌尘,更是得离白风相助,此番,怕是早已炼化那天火火种了吧?

    想到这里,苍松真人心里就犹如炸毛,满是不爽。

    愤怒、恼恨,各种交织。

    走进别院,突然一股怪异之味传出,苍松倒是眉头一皱,略有不满。

    自家徒弟的住所,怎是怪味连连呢?

    难道,出事情了?

    “才一两日,应该不会出大事情吧?”

    其心里如此想着,脸上却不知不觉间已开始有一丝隐隐的不安,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苍松心思玲珑,且是一个周天境的强者,冥冥之中,有一定的感应。

    闻到那一股臭味,他就能感觉到,事情可能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推门进屋,震惊的一幕便已印入眼帘。

    乾剑,浑身已剩一丝腐肉,落于地,干干净净。

    同时,白骨骷髅,也被黑烟熏臭。

    “混蛋,这……”

    “到底是谁干的?竟杀了我苍松之徒?”

    冷厉的眼神犹如天崩地裂般,眨眼似要爆炸掉,狂暴而怒。

    那熟悉的气息,苍松真是不会感觉错,那不是别人,正是他那宠溺之徒乾剑。

    可,乾剑那可是通脉境九重天的修炼者啊,此番竟然没了?

    只剩下那一堆腐烂的废肉,以及那一具黑点无数的骷髅白骨。

    一两日的功夫间,乾剑好似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一样,竟然就这么没了。

    他唯一的天才徒弟,他辛辛苦苦砸下无数资源,就这么没了。

    心里一团无明业火,腾的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愤恨交加,羞怒连连。

    在这离恨宫中,便是宫主离白风对他也要卖三分面子。

    可,偏偏现在竟还有人对他唯一的徒弟动手,一身腐肉,白骨骷髅,黑烟滚滚。

    这,明显就是中毒的迹象。

    心里的愤恨交加,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寒厉起来。

    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杀他弟子,灭其生机?

    愤恨交加之心,难以言表之。

    羞怒成火,苍松真人,更是发紫。

    冷厉眼神,似有无限的愤恨,交织于心。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徒弟会被搞!

    “不管是谁做的,我苍松都回让他知道,杀我之徒,只有死路一条,别无他路之选。”

    冷厉的眼神下,好似有着噬人之目。

    阴沉着那几乎狰狞的面容,无比扭曲,似随时都要爆炸的火山。

    苍松真人,现已经抓狂。

    其愤怒,自是填满于心。

    唯一的徒弟,竟让他死了,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

    通脉九重天,不是谁都能平白无故杀死的。

    可,依旧还是死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