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爷敢舍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是全盛时期的你,可能我不是对手,但现在。你给我跪下!”

    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喝,一道巨大的暴怒之声,恐怖至极。无尽冲击,一股黑光。伴随刀气被挥出。

    夜无天。一个周天境一重天的修炼者,自是不弱。

    云天全盛之时能力压,但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他,使出浑身解数,一股冰冷的杀意。犹如坚硬的磐石。牢不可破。

    天骄之间的比拼,自是精彩无比。

    手段无数,便是身受重伤的云天。翻手之间。一些锐金之气。瞬间化作道道实质化的剑光飞出。

    仿佛,整个人都化身为神魔。杀他个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

    夜无天,同样也有不少的手段。

    和其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但因云天受伤,一身手段、实力的施展,已是受尽折磨。

    巨大的痛苦。撕扯着他。

    身上的伤口,也因为这过度的撕扯、奔波,导致伤口裂开。

    汩汩鲜血,如不要钱般流出,他却浑然不惧。

    眼里,只有杀人。

    绝神宗里,竟还有此等之辈,当真是厉害得紧,令人诧异、紧张,甚至是错愕。

    两人的争斗,暂时是分不出胜负。

    方云已不知去向,太古血蟒又全被杀。

    眼下,凌尘更是心急如焚。

    一旦让那高冷于天的女人缓过神来,一旦让她腾出手,他们两个都要死。

    “一定要找到那两人,否则一切都将功亏一篑,夜无天,未必就能杀掉那自持高傲天才的云天!”

    凌尘看得很清楚,也很明白。

    云雅不能找到,一切后患,都将是无穷尽也。

    “小爷我和绝神宗之间的仇隙由来已深,若能提前解决一点,也好过以后对上他们 云家的时候,仇怨积深不说,还要面对一群天骄之辈!”

    云无海,那个绝神宗的神子,彼岸境的强者,他自不会放过。

    眼下这云雅、云天,便是他找利息的时候。

    身形一跃,翻过山头,一张拍飞古木,山石碎裂一地,灰尘扬起。

    “去!”

    双手于身前,五指张开,一缕真气,眨眼化作火焰而燃。

    炙热高温,瞬间让周围温度骤升。

    巨大的力量,浑厚无比,强大之光,似有无尽之力。

    朝四周屈指一甩,一团火焰就直接被扔向血蟒山的四面八方。

    原本就因大战而化作枯木、枯藤的血蟒上,如同干柴配上烈火般,眨眼已被点燃。

    轰隆的声音响起,巨大的力量,更如狂风暴雨般冲击。

    冷厉的光芒下,令人心头惊骇。

    凌尘,为找那云雅,竟是不惜放火烧山。

    便是成为罪人,又何妨?

    自己的命运,只有自己掌控,才是真正的超脱。

    “女人,小爷我也照样对付!”

    冰冷的寒芒忽地席卷着,冷厉冰霜的眼神下,观察着四周。

    浓烟四起,无数火焰点起熊熊烈火。

    这时,那正与夜无天拼死一战的云天突然大叫一声,“小子,尔敢!”

    他瞪眼欲裂般,激愤难消,仿佛一心想要护住的东西被拿走。

    睚眦欲裂,狰狞着可怕的面孔。

    双目更是通红,如暴怒的猩猩,要吃人一般,令人惊悚恐惧,感到阵阵害怕。

    从其身上传出一阵猛烈的气息,那,绝对是超越了周天境二重天的。

    “他吞服了禁药,小心!”

    夜无天脸色狂变,大叫提醒着。

    禁药,那也是丹药的一种。

    但却不是正常的丹药,因为其恐怖的副作用,所以这种激发自身身体潜力,超前预支的做法,便成了修炼界的禁药。

    一般的天才之人,都有携带,但却极少去吞服。

    一旦吞服,稍有不慎便落得身死道消,甚至湮灭的下场。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没人敢这样做。

    “九脉剑诀,五脉五剑,出!”

    临危不乱,在危机关头,迅速将体内的真气调集于一体,运转在手脉中。

    几近片刻之机,五道剑气飞出,犀利的剑气,封锁住云天所有逃走的方位。

    与此同时,夜无天也挥动着魔刀杀来。

    “吞服禁药,你也得给小爷扑!”

    他有五脉五剑,虽不知能否斩杀周天境二重天的云天,但绝对可以让其受伤。

    便是承受对方一击,只要夜无天赶上,悄然出手。

    在云天无尽的愤怒面前,他们自能将其击杀掉。

    无名的业火,纠缠于心,一股杀意,缠绕不停。

    冷厉的目光下,冰寒九天。

    杀意,更如刀锋般犀利,如是冷厉至极。

    嗤嗤!

    轰隆!

    一股猛烈的冲击波散开,凌尘被波及到,忍不住喉咙一甜,一股血腥味涌上。

    身体像是要散架一般疼痛,他依旧没有叫喊半句出来。

    “小爷我曾承受的痛苦,可远远比这大多了,地火煅烧,真火再造,哪一样不是要承受巨大痛苦?”

    但,他终究还是忍过来了。

    五脉五剑,五道绝不能躲开的剑气,贯穿其身而过。

    眨眼之间,铺天盖地,似有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息,从天而降。

    夜无天手持着魔刀杀下,狠狠的一道挥动,云天脑袋竟直接分家。

    瞬间,变成一具无头尸。

    修炼者的强悍,在这一刻体现出来。

    开山裂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转瞬之间,灭敌于眼前,斩于虚空,如此可为。

    云天,一代天骄之才,绝神宗内门弟子,竟在凌尘与夜无天两人的联手下,瞬间陨灭。

    脑袋分家,凌尘再屈指一弹,一朵火焰飞上,落于其尸,直接将其点燃,化作灰灰了去。

    恐怖之潮,犀利剑气,巨大气势,铺天盖地,当真令人目瞪口呆,也令人震骇不已。

    杀一云家天才,如同此前有斩杀那叫云心的人一样,竟无甚负罪感。

    那云天是天骄不假,也是绝神宗更没错。

    但,他们的手上,未必都是干干净净的。

    几乎每一个人手上,可能都有着难以数的清的性命。

    “还有那个女人,一定是藏在这周围,要不然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阻我们!”

    从刚才云天的反应来看,凌尘已经知道,那叫云雅的绝神宗云家天骄女,绝对是隐藏在这血蟒山周围。

    只是不知道具体位置,她又在干什么?

    其同族之辈,一个周天境二重天的修炼者身死道消,她竟也未曾出现,此女,何其能忍也?

    两人相互间点点头,开始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神识落在四周,根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地点。

    心里的怒气,熊熊燃烧,一个云天,怎能解恨?

    “找,一定要找到,否则我们都会被她记恨到死!”

    凌尘开始大声怒吼起来,愤慨的声音下,覆盖了整个血蟒山。

    没了云天的打扰,便是一丝一毫的气息波动,也能感受得清楚。

    “你们,都该死,我要你们都受尽折磨而亡不可,杀我绝神宗弟子,灭我云家天骄,此仇,当为不共戴天,难以消弭殆尽!”

    就在这时,一道冷厉如地狱恶魔巫婆般的声音,从矢四面八方传出。

    仿佛,不存于任何一个地方,铺天盖地般的气势,那是周天境三重天所散发出来的恐怖之威。

    云雅那个天骄女,果真是没走。

    气愤难消,怒气填胸,愤慨之下,恼恨溃压。

    云天,竟被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蝼蚁给灭杀了,云家的损失,何其大也?

    满心的愤怒,积压于心,难以消除。

    蝼蚁也敢逆天?也敢杀她云家之人?

    “若非我刚刚从提炼血蟒血液中被惊醒,若非神识发现云天正被砍掉头颅,她怕还被蒙于鼓里。”

    无论如何,此两人必须要死。

    周天境三重天,恐怖的气息如同天崩地裂般溃压下来,令人惊愕、诧异、恐惧。

    一个女人,竟有如此强悍之功,其力,竟能让山石草木自动碎裂。

    灭杀了云天,云雅忽然跳出。

    周天境的本事,也着实不同凡响。

    凌尘不知道九脉剑诀对她有没有作用,但心里是忌惮着。

    “小心,这女人本事强大!”

    夜无天提醒着,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嗜血的目光。

    周天境三重天,他又如何杀之不得?

    激愤交加间,挥动着手中的刀,便奋不顾身,杀将过去。

    与此同时,露出的五脉五剑,也再次施展起来。

    强大的力量,恢弘霸气,恐怖如斯,令其愤慨交加。

    两人再度联手,对这绝神宗的云家之女。

    一个绝对称得上是天骄的女人,手段非凡。

    一举一动间,芊芊玉手下,便是轻轻拍下,都仿佛有着翻天覆地般的巨大力量。

    山石碎裂,草木皆灭,化作无数的粉碎灰尘,了了而去。

    这,就是天骄之威。

    其可怕的程度,令人心里颤抖,震惊,甚至是惊悚和骇然。

    嗤嗤!

    砰砰!

    巨大声响,猛然而起,先是从夜无天开始,直接是断弦的风筝,倒飞出去,种种砸在地上,被山石草木所淹没。

    凌尘被脸色凝重,硬生生承受一掌,口吐鲜血,体内骨头咔嚓作响,肋骨也不知道断裂多少根。

    可他却趁机之间,燃烧身上所有的真火之气,将速度加持到最快,朝云雅那女人俯冲过去。

    冲其拦腰而抱,顾不上享受那柔软的芊芊细腰,也对云雅的怒目之态浑然不惧。

    更是对其手中的掌印无所恐惧,他,死志已生。

    眼里,闪一丝刚毅。

    便是要死亡,也要拉一个垫背,也要拉着这位云家的天骄女一起下地狱。

    “小爷我敢舍命相赔,哈哈哈!”

    这,才是他最大的底气和勇气!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