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耗子屎搅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尘自降身份,以耗子屎喻之。

    但,在场的诸多长老。却没一人敢说他胆大妄为。

    君不见,离白风都庇护于他?

    甚至,不惜得罪彼岸境的夜硫妖婆?

    那佝偻身影的老妪。错愕、愤怒、怨毒、激动、不甘。

    各种表情,在众多长老目视下。显得格外刺眼。

    许多人。周天境巅峰,甚至是彼岸境,此刻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脸色难看。

    耗子屎,那是坏局之用。

    可凌尘,竟自比耗子屎。用来坏这局势。

    按照他们的想法。是绝不允许一个通脉境的外门弟子参与天骄之战。

    可,凌尘刚才那一言道出,顿时让无数宗门长老错愕。

    甚至是铁青难当。显得有些错愕。

    好似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偏偏还是无形无影的。

    便是高座上的离白风。也是微微惊讶,“这小子。竟然自比耗子屎,也不怕丢人丢脸?不过。从他的事迹来看,倒真像耗子屎,每每有他。都能坏这局势。”

    想及凌尘此子,倒真如耗子屎般。

    他,算得上是修炼界的奇葩了。

    别人,要么勤勤恳恳修炼,要么,凭借身份、资源,纵是一头猪也能堆起来。

    然,其余之人,虽说行事嚣张、嘚瑟一点,却无凌尘那般,做一颗耗子屎。

    “宫主,你当真要老身辞去长老之职?”

    夜硫,已懒得去解释什么。

    目光落在离白风身上,冷厉地问着。

    刚才之言,不是虚言?

    她夜硫,虽是为夜家做了不少事,然其终究是一个彼岸境的强者。

    别人如何言语她可以不在乎,但离开离恨宫,她却有些愤怒。

    夜家,好不容易才在离恨宫站住脚跟。

    她,身为一个彼岸境的强者,高高在上,身份、地位,要之有之。

    可,此番离白风竟当众要她辞去离恨宫长老之职。

    何其无尊严?无脸皮可言?

    “夜硫,你借着在离恨宫长老的职位,为离恨宫弟子做过多少事,你莫以为本座不知?”

    离白风冷冷之言,铿锵有力。

    强大的穿透力下,声音回荡于整个议事大厅。

    此前未曾清算,是因为夜硫为彼岸上尊强者,一身实力不凡之。

    可,刚刚凌尘之言,提醒了他。

    若真是为离恨宫发展着想,此等心怀异心之人,当要剔除。

    “哈哈哈,好,好,好!”

    夜硫突然大笑,连说三个好。

    笑容却无比惨烈,令人心惊肉跳,骇然于凛。

    “离白风,希望你不要后悔!”

    其余之言,勿多说什么。

    离白风既心意已决,他又何须多言其他?

    面容冷厉之间,衣袍一甩,瞪了凌尘一眼,转身离去。

    今日,她夜家竟丢人丢脸,又丢面子。

    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这个叫凌尘的可恶小儿。

    他要参与天骄之战,还被离白风亲口所提及。

    而她夜硫,却反驳于此。

    偏偏被那小子抓住离白风的痛脚,狠狠踩下去。

    她夜硫,顿时成了离白风要清理的对象。

    而且,不顾一切的那种。

    夜硫走了,整个议事大厅里,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凌尘,距离天骄之战还有些日子,这段时间我允你与内门弟子比试,允你更多丹药资源,助你突破!希望在天骄之战来临之时,你能有周天境的实力,可以做到吗?”

    离白风轻咳一声,淡淡而言。

    资源倾斜,内门弟子相助。

    离白风亲口允诺,此等好处,这偌大离恨宫中,怕也只有他才有此等待遇吧?

    很多长老心里嘘嘘然,离白风霸道至极,一句言语,便定了凌尘去参与天骄之战的事。

    还剩两个月,破入周天境?

    在那些长老眼里,离白风之言,就像是在哄骗三岁小儿。

    心里摇头,世道变了。

    满打满算两个月之期,便是天赋绝世无双,也难以破入周天境。

    甚至,能否有通脉境九重天,也都还是个问号。

    凌尘,真那么强?

    显然,不可能。

    不知凡几的人心里冷笑连连,对其浑然不屑一顾之。

    若非是不想得罪离白风,又如何会不言语?

    通脉境八重天,蝼蚁尔。

    “宫主放心,两月之期,弟子凌尘,定破入周天境!免得有些人心里不服!还觉得小爷实力太差!”

    离白风亲口许诺,让他眼前一亮,立马一喜。

    若有资源倾斜,配上此前不断的修炼,加上太古血蟒的底蕴,足够他打通第九条主脉,破至通脉境九重天。

    而届时,破入周天境,指日可待。

    如此一想,便心情畅快许多。

    两月之期,足够他突破。

    “狂妄!”

    宗门长老,修炼时日之长,远超普通弟子。

    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有着寻常之人难以有的强大。

    修炼一事,岂可承诺之?

    且,两月之期,便是一绝顶无比的天才之骄,无无法破至周天境。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两个月破入周天境?他以为他是谁?”

    “不仅仅是他疯了,连宫主离白风,也跟着疯了,一个毫无天资的通脉境外门弟子,又岂能凭借两月之期破入周天境?”

    “大家等着瞧吧,两个月的时间,这小子定还是一通脉境八重天,到时候,我倒想看看离白风的眼神,他极力推崇之人,到底是不行!”

    “他自诩为耗子屎,可在老夫我看来,这小子比耗子屎更不如之!”

    狂妄自大,嚣张跋扈。

    空口开言,大话连篇。

    这,是那些长老给予的评价。

    两个月,看似很长,但能做什么?

    如果两个月就可以连破几重天,那还有什么天骄存在?

    凡是修炼者,岂不只需要资源倾斜,一堆积,就能于短时间内成就高手?

    那,只是在理论上,在资源无比丰厚的情况而言。

    眼下,离恨宫有那样丰厚得令人眼红的资源吗?

    俨然没有。

    所以,凌尘之言,便是大话。

    甚至,他们也觉得,身为宫主的离白风,此刻也跟着疯了。

    天骄之战,谋划、等待多年,岂可儿戏?

    只是,他等非是宫主,未有话语权。

    天骄之战,五十年一次。

    有的,等待了五十年,也未曾等到。

    凡是参与者,年龄均不能超过三十岁,便可。

    东洲之地,有这离恨宫与绝神宗。

    基本上,就是这两大宗门之间的比试。

    每一个宗门,都有不少天骄傲才。

    他们,才是一个宗门的未来。

    胜利者,可得荣耀,可得,更好的修炼机会。

    “各位都下去好生准备吧,天骄之战在即,宗门命运角逐到来,离恨宫是沉默下去,还是于暴风雨中爆发,就看大家了!”

    离白风叮嘱一句,天骄之战,非同寻常,不可不重视。

    五十年一次,多少人都等不到。

    他为离恨宫宫主,掌一宗之权,定人之生死。

    自当,为离恨宫未来谋划、算计。

    天骄之事,已定之。

    两个月,破入周天境,参加威震整个东洲之地的天骄之战。

    “天骄之争,宗门气运,关小爷屁事?”

    他来此,不过是想报风雷天的恩情。

    离恨宫,于他而言,并无多少归属感。

    冲离白风点头,在那偌大议事大厅的诸多长老面前,转身离去。

    那些高高在上的修炼者,面带诧异。

    也有想看笑话的,嗤之以鼻。

    两月,能破入周天境?

    他凌尘,又算什么?

    “修炼界,狰狞恐怖,若没强者庇护,吃人不吐骨头的修炼路上,便要化作一抔黄土。”

    今日主宫主殿议事厅之事,让他更加看明白了,若非有风雷天、离白风护之,那些宗门长老,以及那夜硫老妖婆,甚至是夜家上上下下的人,又岂会放过他?

    “那以后,小爷我就做一颗耗子屎,往后,没人欺我。”

    自从活一世,自被那高高在上的彼岸上尊云无海所辱。

    他就暗下决心,一切辱他、欺他之人,都要踩在脚下,甭管什么天骄之辈。

    “小爷我,依旧任重道远!两月之期,足够了!”

    离开主峰,便欲回住处。

    修炼,才是大事。

    自然,去了一趟丹堂,将离白风允诺的资源拿到手里。

    丹药倾斜,资源砸下,自能破之。

    只是,他的事情,早已在离恨宫内内外外传开。

    夜硫老妖婆,更是被逼迫,辞掉离恨宫长老职务,往后再无长老之职。

    此事,不知多少修炼者欢呼雀跃。

    当然,也有不少人畏惧于他,看到凌尘,其魔头之名更甚了。

    修炼资源到手,便准备回去。

    只是,他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已经有几个月没去领凝气丹了。

    可,积累了几个月,说不得也有不少。

    “还是一起领取了!”

    想及此,便往天主峰而去。

    只是,让凌尘未曾想到的是,他这一去,便出事了。

    纵身一跃,跳跃之间,纵山水而动。

    通脉境八重天,打通八条主脉,他于外门中,已是佼佼者。

    不知凡几之辈,将其当成崇拜的偶像,总期待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这样一个名震外门的强者。

    只是,与此同时,愤恨不已之人,依旧不止一人。

    夜家,因为夜硫老妖婆被离白风辞掉长老之职,从此以后夜家在执法堂便失去一定话语权,掉了一定地位。

    而这一切的作俑者,竟是那个叫凌尘的小儿。

    恨,毒。

    夜军为当代夜家家主,脸色黑如煤炭,气急暴跳,大骂凌尘可恶小儿,骂离白风不讲人情。

    只是,此刻的凌尘,已经听不到了。

    在离恨宫的天主峰上,他正瞪大眼睛,心头一团火焰,突地冒起。

    “什么?小爷我的丹药,早被人领走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