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去中洲的机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这个时候,在九天山离恨宫。

    内门主宫之处,离白风正诧异地看着一间闭关密室内。那疯涌的灵气,狂暴的气息,节节攀升之间。令人诧异。

    “这丫头,还因祸得福了。这是要突破了吗?此前她为周天境五重天。如今再有突破,那便是周天境六重天了!”

    喃喃之语,露出一脸的欣慰。

    那闭关之所。俨然就是离颜此前闭关疗伤之地。

    天地灵气汇集,强大的气势下,周天境六重天。想来突破无疑了。

    身为天骄之辈。能够再次突破,因祸得福之下,也算是他的造化。于离恨宫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天骄之才。

    想及此。离颜,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弟子。

    她。有可能冲击更高的境界。

    彼岸境,只是个起点。

    “天骄之战就要开始。倒是可以将离颜送入那地修炼,中洲之地,可比这东洲好多了!”

    中洲。那是整个天地灵气都汇集的地方,灵脉无数,天骄纵横,家族、宗门,各种势力无数,错综复杂。

    然,只要离颜的天赋后,进入中洲之地能得好的教导,往后修炼之路,便一路顺畅。

    若其修炼有成,突破至彼岸境也轻而易举。

    甚至,破开彼岸境的束缚,也未尝不可。

    那,也是他离白风的心愿。

    “将离颜送入中洲,往后,其修炼有成,离恨宫便能彻底崛起!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为了离恨宫的发展,他,可以舍弃一切。

    “嗤嗤!”

    一阵恐怖的气势爆发出来,不停攀升。

    紧随其后的恐怖之力,瞬间将无数的修炼者碾压住,离白风大手一挥,将这异象遮掩。

    “这丫头,突破也闹这么大动静,天骄之战来临,也算是一底牌了!”

    他坚信,绝世天骄之身,手段强硬。

    那绝神宗,本就比离恨宫更强。

    但,他离白风准备多年,岂会放过此次天骄之战?

    “此前风老说的凌尘小子,也不知道靠不靠谱?其修炼速度虽是迅速,也厉害无比,但,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非天骄之徒!”

    眉头一挑,想到略显冷厉的凌尘。

    一年多前,还是一个根骨被废,身躯残缺的废人。

    可现在,他已经是通脉境八重天。

    风雷天推荐的小子,他不可不重视。

    风老,是离恨宫的守护神,更是离恨宫的元老。

    砰砰!

    一身爆响,似有轰隆的炸空声传出,心里一抖擞,脸色立马带着喜悦。

    离颜,竟真的突破了。

    周天境六重天,一个无以伦比的强大之处。

    “丫头,感觉如何?”

    待到离颜出关,离白风才关心问道。

    此前的伤势,可谓严重。

    “弟子谢师尊关心,我已趁机突破周天境六重天!”

    一缕缕真气运转起来,飘零若花,鲜艳盛开。

    美妙伦比,娇容之态,雪肌雪肤。

    手臂轻抬,霓裳轻飘,于此主殿之上,九天山自巅,绽放之花。

    远眺远方,目空而去,浓雾弥漫,缠绕于山间。

    她,如高高在仙境中的仙子,绝世而出尘。

    绝美的容颜,无上之姿,为此离恨宫女神,也当之无愧。

    “你能突破,你能没事,足以让为师自傲!你是离恨宫的天骄,更是我离白风的弟子,所以,你肩负的更多!实力增强,便能扛下更多东西!”

    冲其点点头,轻轻一叹。

    离颜,不过是一女子。

    然,他其余那几个弟子,纵眼望去,也只有上官剑有点魄力。

    只是,原本以为心性平和,心胸宽广,且一心为宗门的他,于此前外门大比上,让他略有后悔。

    上官剑的温文尔雅,显然是装出来的。

    那一分镇定自若,那一点临危不惧,甚至是沉稳的心,都不过是装出来的。

    “弟子明白!”

    离颜若有所思,点点头颅。

    身为离恨宫弟子,一心为宗门,她如何不知?

    “辛苦你了,等天骄之战过后,或许,你有进入中洲的机会,我打算让你去!”

    虽是询问的语气、表情,但从那深邃的眼神里,离颜看到了一丝期待,一丝恳求。

    离白风,希望她能进入中洲,能拥有更强大的实力。

    而此次天骄之战,明显是一次机会。

    五十年一次的天骄之战,是东洲之地所有宗门、家族等各方实力腾飞的机会。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次破落的机会。

    “一切,任凭师尊安排就是!”

    面无神采,淡淡而言。

    中洲,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她从未去过,但却时常听到这二字。

    她未曾出过东洲,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之地,怯意难免。

    可,离白风的恳求,关乎离恨宫的生存之道。

    即便她只是一弱小女子,也不得不去扛下重任。

    “苦了你了,我这也是没办法而为之!”

    让一女子扛起宗门未来生存的重任,让她小小年纪,仅是周天境六重天,便要为这偌大宗门而牺牲。

    身为宫主,身为其师尊,他离白风,又如何愿意?如何甘心?

    然,事已至此,却又不得不为之。

    满心苦涩的笑容,长长的吁气。

    离颜,是他最疼爱的弟子。

    “弟子自从小便被抛弃,是师尊将我收留养大,待我如子,赐我离颜之名,您更亲如我父。如今弟子已长大,且是周天境六重天之强者,彼岸境指日可待!由我进入东洲,为离恨宫未来占一席根基,甚好,弟子也愿意去做!”

    虽是不情愿,然离颜却通情达理。

    离白风之所以开口,也是没得选择。

    她,身为其弟子,自不会让他失望。

    这个堪比父亲一般的人物,从小把自己养大。

    她非是无情之辈,此恩此情,当还之。

    只是,如此一来,便要远离此地,远离这熟悉的宗门。

    “那凌尘师弟,不知如今怎样了?”

    心里关心着凌尘,此前的事情,她只记得大概。

    然,几个月之期过去,凌尘是否还活着,有没有将龙尊杀死?亦或者,他如今是否还记得自己?

    那个喜欢调侃自己,甚至此前道出要娶自己的师弟,妖孽无比,他可还好?

    芳心远飘,美目闪闪,独坐高台之石。

    看着起起伏伏的云雾,心思甚远。

    甚至,连离白风什么时候离去了都不得而知。

    “只是,天骄之战后,我就要离开离恨宫,离开东洲之地了,前往一个我并不熟悉,也并不愿意去的地方,求道,真如我所想吗?”

    她深深记得,此前凌尘曾说过,内门天骄弟子,就如富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普通的外门弟子,就像是清贫的穷苦之人,终日过着苦日子。

    “你可能不知,我情愿过苦日子!找个与世隔绝之地,就此隐居而修,不沾因果,便足也!”

    她要的,很简单。

    离白风告知她的,一个去中洲之地的机会,离颜其实并不愿意。

    然,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她,很想去找凌尘谈谈天,论论道,说说这天下之事。

    高冷冰霜,那不过是她伪装的防御。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终日不散的云雾,依旧围绕着离恨宫旋转、飘动。

    看这山水、风景,瞧这气运起落,观这人情世故。

    偌大之离恨宫里,能与她谈心的,也只有凌尘一人。

    然,此番去寻找凌尘,却又显得太心急火燎。

    “算了,只要在离开之前见他一面,足以!”

    幽幽一叹,不知不觉间。

    那个叫凌尘的师弟,看似玩世不恭之态,曾也调侃于自己之人,已经入烙印般,落于心头,难以剔除。

    两人之间,见面机会虽是不多,但相互的感觉,都很好。

    骤然想起凌尘第一次来离恨宫,因得离白风特许进入宗门,成了离恨宫外门弟子。

    那个时候,还是她带去的。

    夜无忧欲对其不利,最后凌尘此子,竟是反败为胜了。

    紧随其后的夜无心,甚至现在的夜琉,都在他手里倒了大霉。

    想及此,不由得噗呲一笑。

    “这个师弟,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就是不知道如今他是否还只是一通脉境二重天的修炼者?”

    她们之间,差距,终究太大。

    离颜也从未奢求过什么,只是,想起凌尘此人,心里会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

    原本郁闷、不爽的心情,一下子横扫一空。

    离颜不知道,此刻的凌尘,正进入修炼的最关键时刻。

    通脉境九重天,第九条主脉,欲要打通。

    可,这条主脉,也非简单可打之。

    如果说打通前面八条主脉只需要大半的实力,那现在就是尽全力,也隐隐有些不够。

    急得他满头大汗,面色苍白、狰狞,甚至是扭曲。

    如烘炉般的身体,火红之色一闪一闪,体内火爆的真气,随时都要灭掉这天地灵气。

    巨大的气息,惊愕于人。

    “通脉境九重天,小爷我还就不信突破不了了!”

    一咬牙,豆大的汗珠,随着刀削般刚毅的脸庞划过,体内的真气,火色拧成一股,如泄洪之水,恐怖冲击。

    哗啦啦的声响,爆恐连连。

    整个房间,都被那一阵阵的炙热高温所笼罩,第九条主脉,好似卡住一样。

    修炼一年多,便已达如今地步,他足以自傲。

    然,这却不是最终想要的结果。

    “破!”

    大喝一声,滚滚之势力,轰鸣作响。

    恐怖之威,虚空之上,九天云层之中,也好似有一道炸雷响起。

    通脉境九重天,顷刻之间,已成。

    离恨宫,夜家,夜军于主座,下有夜琉妖婆,夜无忧、夜无天等夜家新一辈天骄之子。

    其首席天骄之子被废,其心之怒,何其大也?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