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镇压十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场,凌尘的脸色就垮了下来,冷冷的眼眸下。有着道道可怕之光。

    一身周天境三重天的气势,如滚滚洪流溃压而下,朝其碾压过去。

    也不过四周的大佬们。更加没有理会那些错愕、呆愣的长老。

    心里忍不住冷笑:你上官剑,也不过普通之人。算得上什么天骄?十几年的时间。才突破至如今的周天境三重天。

    而他凌尘,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俗之人到周天境三重天,仅仅是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这。有着天壤之别,两者之间,甚至根本没发相提并论。

    “当着风雷天和离白风。以及如此多长老、弟子的面说出此等之言。这上官剑,还真是傻了!”

    凌尘忍不住暗暗想到,此等做法。是当众拂了离白风面子。身为其师。自是被打脸。

    他,又岂会轻易放过那口出狂言。且嚣张跋扈的上官剑?

    况且,今日之对象。还是凌尘,一个刚刚才接连破入周天境三重天的妖孽强者。

    离白风对其称赞,也有拉拢的意思。

    那么。这上官剑,也就只有自己倒霉了。

    身为他离白风的亲传弟子,本该是被他看重之人,心性也沉稳,做事认真。

    可,一场外门大比之战过后,上官剑就如同变了一个人。

    阴霾,爱算计,心胸也变得狭窄。

    甚至,难以想象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之辈,会变成这等模样。

    离白风对他,更是失望至极。

    “他上官剑身为我之弟子,却只有如此心性?当年我的眼光都看到狗身上去了吗?”

    一时,被那风雷天和离恨宫上众多长老、弟子们瞧着,竟有种羞愧的表情。

    弟子狂妄,嚣张得紧,是其师之责。

    他离白风,没能教导好徒弟,是他的失责。

    身为宫主,本该带头,为人师表之称。

    可,本是温文尔雅的上官剑于公众之下嫉妒、狭窄,谩骂、指责,愤恨和不甘。

    身为修炼者,虽是能理解,却无法忍受。

    长老们微皱眉头,都将目光投向离白风,看看他打算如何处置?

    至于风雷天和凌尘,则若无其事。

    一个周天境的上官剑,若是以前,或许凌尘还会畏惧、害怕、忌惮几分。

    但是现在嘛,同样身为周天境三重天的凌尘,已经不再惧怕他上官剑。

    此刻,离白风是心力交瘁,老脸无光。

    修炼多年,甚至谋划上百年,眼看凌尘的出现,给他带来新的希望。

    可,门下亲传弟子上官剑,竟然在这个时候口出狂言羞辱之。

    他,哪里来的如此胆子?

    这,还是自己的弟子吗?

    当初,心性温和,性格沉稳,做事妥当。

    甚至,仪表堂堂,有着书生气卷,与他相仿,有着冷傲的气质。

    这,是身为一宗门之主必须要有的。

    加之上官剑天赋并不差,所以才会被离白风看中,并且收归于门下。

    可现在,他后悔了。

    “如果当初我没有收他为徒,或许,他就没有如此高傲的性格,也没有今日之事发生!”

    懊恼、后悔。

    但,更多的愤恨和不满,自愧。

    他离白风身为堂堂彼岸境强者,离恨宫宫主,却没能教导好徒弟,当众出丑。

    若今日之事传扬出去,离恨宫脸面何存?

    “住口!”

    怒喝一声,声势浩大,彼岸境磅礴的气势一下子散发出来,顿时将众人吓得懵逼。

    离白风,他必须给凌尘一个交代。

    同时,为了维护自身以及离恨宫的尊严,不得不为。

    上官剑,拂了整个离恨宫的脸面,对于他等而言,必须做出表率。

    处罚,也是必须的。

    “上官剑,你自持内门弟子,就狂傲无比了吗?你若有天赋,当年怎么不能连破两重天,甚至三重天?你心胸狭隘,容不得他人,也嫉妒,见不得别人比你强,天赋比你好,你当我一点都不知吗?”

    离白风铿锵有力的一言,声势爆炸,恐怖至极,犹如炸雷般的声音,猛烈响起。

    彼岸境的气势,滚滚如九天之云海翻腾变动。

    上官剑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

    特别是此前外门大比后,他就一直观察过。

    这个原本被他所看到的徒弟,竟变得心机颇重,怨毒阴霾,显于表。

    眼里,容不得别的弟子比他强,比他好。

    满腔怒火,好似在这一瞬间都爆发出来,熊熊燃烧。

    身为其师,他自是对徒弟有感情。

    只是,这个徒弟太让他失望了,一身本领,似乎都化作灰灰了去。

    此前沉稳的心性,不苟言笑的沉稳,甚至是俊朗的外表。

    现在看来,都如此的刺眼,如此令人难受。

    修炼十几载,上官剑的天赋,在离恨宫内门里,也算是佼佼者,但算不得顶尖。

    所以,他愤怒,愤恨。

    甚至是嫉妒,容不下他人。

    “你身为堂堂周天境三重天的修炼者,身为我离白风的徒弟,却如此没有心性,我要你何用?”

    这一次,离白风是真的发怒了。

    冷厉的脸庞下,眼神充满怒吼的喝声。

    恨其不争,此等之人竟会是他离白风的弟子,心里一抹冷意。

    这样的弟子,要了是给他离白风一生抹黑。

    此子,虽是不错,然心性不行,邪魅横生。

    且今日之事,让他气恼、愤慨。

    “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离白风弟子,今日之事,打入后山禁地,镇压十年!”

    洪亮、霸道之言,骤然响起。

    离白风,白衣飘飘,为冷傲的彼岸上尊,离恨宫宫主。

    他一言,比那凡俗王朝的皇帝金口玉言还强,能定这离恨宫上弟子的生死。

    上官剑,与他解除师徒关系。

    甚至,因今日出言不逊,辱骂凌尘,被镇压离恨宫后山禁地。

    而且,是十年。

    那地,无灵气,但地火磅礴。

    倒适合火属性的修炼者修炼,十年的时间,也足够其成长。

    然,上官剑却不是火属性的修炼者。

    若被镇压十年,自然是一次艰难、痛苦的折磨。

    淡淡的一言,便定了上官剑未来的路和成就。

    天资卓越又如何?中途夭折,亦或是被斩断,哪里还算什么天骄之才?

    顶多,是伤仲永。

    当离白风的话音一落,瞬间整个场面,立马安静下来。

    不再是他离白风的弟子,这,可以说是上官剑的一大打击。

    而镇压十年,便是莫大的折磨了。

    “镇压十年,这可就重了啊,后山禁地那等地方,只有火属性的修炼者才能待,其余之辈,尽要受尽折磨和痛苦!”

    “嘿,这也是活该,是他上官剑自找的,好好离白风亲传弟子不要,偏偏还要去惹那凌尘魔头,难道不知,连破三重天,宗门必须得重视吗?”

    “是啊,凌尘那魔头,看似资质平平,但这次之后,谁还敢当他是普通之辈?这简直就是一个绝世妖孽啊!”

    “看宫主这意思,已经有把他当成神子培养了,毕竟是离恨宫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连续在周天境内连破三重天的人。”

    “上官剑这回嚣张不起来了,曾经,他可是内门翘楚,是离白风亲传,威风凛凛,可没少欺负我等!”

    众人议论纷纷,但都无一例外,没人为他求情,冷言冷语的嘲讽,倒是有不少。

    落井下石,此等行为,倒是轻车熟路。

    上官剑以前仗着身份尊贵,加之有周天境三重天的实力,所以无法无天,嘚瑟嚣张。

    此番,遭遇离白风冷言,内门弟子也好,内门长老也罢,全都冷眼旁观。

    高高挂起事不关己,上官剑受此惩罚,与他们何干?

    “这离白风做事,倒是霸道了点,不过,小爷我喜欢,早就看那上官剑不爽了!”

    凌尘心里暗自琢磨,也能看得出,离白风之所以下这么重的手,多是因为他。

    一个妖孽的崛起,而上官剑,却恰好撞在枪口上,不拿他泄愤拿谁?

    加之为了离恨宫和自己的面子,离白风行事更是雷厉风行,所向披靡。

    上官剑足足呆愣了几分钟,似乎还没反应得过来。

    他的师尊离白风,那个高高在上的离恨宫宫主,同时也是一个彼岸上尊,竟要逐他出师门。

    且,镇压后山禁地十年。

    这十年的时间,因为属性不合,他的实力绝对不会增长,也就等于荒废十年。

    “这,便是我上官剑的下场吗?他离白风身为我之师,却如此狠毒?他如何下得了手?”

    满心的悲痛,愤怒。

    不堪的痛苦,不敢相信的神色,脸庞上,几乎是生无可恋。

    “哈哈哈……”

    癫若狂,疯若魔。

    “为了一个凌尘,你竟然要和我断绝师徒关系,还不顾这十几年的情谊,要将我镇压禁地十年,你可真狠心!十几年的师徒情谊,说断就断,若非有他凌尘小儿的出现,离恨宫里耀眼的那个人,就会是我!”

    颤抖着身体,目视着离白风,咬牙切齿的恼恨和愤怒,交织于心。

    失落,错愕,呆愣。

    甚至脑子,都一片空白。

    镇压十年,他上官剑,纵是天骄,也会被废的。

    十几年的师徒之情,离白风一言,便断之。

    这是何等的绝情?

    他上官剑,何其不甘心?

    满脑的愤怒交织,也有失望。

    师尊偏心,他身为天骄之才,却迟迟不肯委以重任。

    离白风无情,当年亲手教他修炼,领他踏上修炼之途,教他读书识字,行书生之态。

    可现在,又要亲手毁灭他。

    “修的胡言乱语!若非你心性太差,若非你心胸狭隘,怎会有今日之果?”

    离白风怒骂连声,明明喜好权利,贪婪之心,冲昏头脑,容不得任何比他更强,天赋更好之人,却字字珠玑般,数落于他?

    “你,又什么时候真正教育过我?你说过,修炼者,冷傲若冰,当有自己的风格,我按照你说的做了,可现在呢?”

    悲凉、落寞的声音,回荡在周遭。

    自嘲的苦笑,狰狞的面孔,咬牙切齿之间,吼出此言。

    而在场,几乎所有之人,都呆愣住!

    上官剑与离白风之间,还有此等隐秘?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