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临场突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绝神宗,还有谁敢?”

    看向云陵和云无海,凌尘挑衅的声音。响彻整个偌大演武场。

    既开杀戒,索性就杀他个痛痛快快。

    嚣张,霸道。

    这声音一出。顿时鸦雀无声。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云陵、云无海二人。

    身为绝神宗大佬的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做?

    面皮被挑衅。如何能忍?

    但。接下来的绝神宗天骄弟子能否力压此子,还有待考量。

    云陵不清楚下一个遇到两次的绝神宗弟子,是否能对眼前这凌尘小儿造成伤害?

    只是。此刻他满心的怒火,想要找个发泄的地方。

    加之四周不少的

    凌尘,傲然于立。孤冷随心。

    绝神宗。便是他复仇目的之一。

    同时,也是他修炼之道上,必须要踩过的独木桥。

    寒霜而立。阴冷而变之。无尽的气势。似豪情万丈一般。

    冷目看向那些跃跃欲试的绝神宗弟子,充满挑衅。

    这。是他向云无海报复的第一战。

    就是要他眼睁睁看着自己门下弟子惨死,却毫无办法。

    当然。他们也可以叫那些门下弟子直接认输。

    可,那些骄傲的绝神宗内门天骄弟子,未必愿意认输。

    丢人丢面丢尊严的事情。谁会愿意干?

    且,他们都认为,凌尘不可能是自己对手。

    淡淡的表情下,露出一丝微冷的冰寒之意。

    云陵被众人架在火焰上烘烤,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起来。

    寒芒依旧,冷厉无尽。

    他欲喷火的眼神下,仿佛要吃人一般。

    凌尘,一个黄口小儿,竟敢挑衅绝神宗,真是不知死活。

    而偏偏其又是离恨宫的神子,代表着离恨宫。

    满心的怒火,似那活跃的火山,随时要爆发。

    “吩咐下去,接下来谁若能斩杀此子,本座有重奖!”

    咬牙切齿般,几乎是黑着老脸道出此言。

    寒厉的目光下,愤恨交加,怨毒连篇。

    他云陵,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将凌尘撕成粉碎,让那个嚣张、狂妄的黄口小儿,惨死于此。

    小小周天境三重天,不过是蝼蚁之辈而已,也敢嚣张挑衅绝神宗?

    吩咐下去后,他就等着凌尘身死道消。

    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离白风,阴阳怪气地道:“离宫主,此子是你们离恨宫的神子,他若出点事,你就不心疼?”

    神子出事,一宗门,自是威严全无。

    云陵实在想不明白离白风为什么要找一个普通非天骄之辈来当神子。

    难道,仅仅是想恶心一下绝神宗?

    还是,真的没人选了?

    “不管是哪种情况,这小子,必须死!”

    敢欺他绝神宗?

    就他一蝼蚁之身吗?

    云陵是绝无相信,此子能对所有绝神宗天骄弟子都无敌。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浩荡恐怖的绝神宗,内门天骄之多,难以想象。

    那,绝非他一个小小周天境三重天的修炼者能比的。

    在绝神宗的内门中,周天境三四重天的比比皆是,更不要说,还有那更为强大的周天境五六重天,甚至是更强大的存在。

    对上这些人后,这黄口小儿,必死无疑。

    云陵坚信,他绝神宗的弟子,一个个都是精英之辈。

    所以,才有了那一番嘲讽的话语。

    离白风却微微摇头,露出淡定的神采。

    “哈哈哈,这就不劳烦云宗主担心了,他是生是死?皆由命数而定,若其真要陨灭于此,也活该是他的命数,为其命中之劫!技不如人,死则死也!”

    离白风话语虽然冷漠无情,看似摒弃七情六欲般,实际上却是信心满满。

    言外之意,便是告诉云陵,我对这小子有信心。

    有本事,你也这样做?

    他云陵,似乎还真不敢说这话。

    门下弟子,各凭手段?

    那,此言,他是不敢说。

    阴冷的面孔下,被离白风狠狠羞辱一阵,反倒是郁闷起来。

    这离白风,竟如此放养神子,让其自由发展,还不管其死活?

    这,当真是一个神子所为吗?

    心里隐隐有过一丝担忧和疑惑。

    甚至,更多的是一丝冷意。

    心道:既然你离白风都如此说了,等我绝神宗弟子将其斩杀后,看你还有何话说?

    神子?那也看是什么宗门的神子!

    随即,再次抽签决定对手后。

    凌尘忽然笑了,没错,是笑了。

    他这个被人暗地里已称为魔头的家伙,竟然扬起一抹笑容。

    此轮,他的对手竟是一个云家弟子。

    而且,还是一位熟人。

    云家,云峰。

    当初在大街上欲强抢民女,做出欺男霸女之事的云家弟子云峰。

    且,当时就被他击退,后一直怀恨于心,想要找机会干掉离恨宫的那小子。

    只是,云峰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凌尘,也就是当初的那个小子,周天境三重天的实力,连番斩杀他们绝神宗两位周天境之辈。

    并且,此人,还是离恨宫的神子。

    一个普通的修炼之辈,竟也能成为神子?当真是可笑。

    只是,一想到这人的本事,他却有点心里发毛。

    当初,此子于大街上羞辱他。

    而他身为一尊周天境四重天的修炼者,比其足足高出一重天境界。

    可,依旧没能是其对手。

    眉头一挑,顿时是露出一丝冷意来。

    “上一次是本少爷粗心大意了,才让你钻了空子,侥幸逃脱一劫!现在此天骄之战的擂台上,你纵是离恨宫神子又如何?依旧要死!”

    想着若自己将此子斩杀,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激动。

    舔了舔嘴唇,仿佛,猎物就在旁边。

    他,作为猎人,即将出击。

    淡淡的杀意,仿佛一阵风吹拂。

    “小子,上一次让你侥幸逃了,这一次,可没那么好的机会了,今天,你必须死!”

    淡淡的言语,让云峰傲然于世。

    他,身为周天境四重天。

    而凌尘,仅仅是周天境三重天。

    若这高出一重天境界都不能将其斩杀掉,他也可以买块豆腐自己撞死了。

    满心的愤恨,怒火交织。

    蝼蚁之辈,也敢来挑衅?

    什么时候绝神宗的天骄之辈,竟要受如此之欺了?

    “杀我?上一次你说要让小爷我惨死于大街,最终,不也没有吗?这一次,你依旧是周天境四重天,还能对小爷我产生威胁?”

    话虽如此,冷冷不屑,嘲讽语气,如是冰霜。

    云无海是个人物,但这云峰,却算不上人物。

    以他周天境三重天之威,若欲杀此人,九脉剑诀下,顷刻间就能完成的事情。

    只是,想到那流光溢彩小轿中的凌烟阁公子,他却有些犹豫了。

    此前关于离恨宫曾经那位创造出九脉剑诀的绝世天才之说里,言其去中洲修炼圣地后,嚣张跋扈,不认可那些天骄之辈。

    所以,得罪不少人。

    而最终,他也因此而亡。

    九脉剑诀,虽未被那些人得去,但却给当年那些天骄之辈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保不准这凌烟阁公子,就是当年围杀那位天骄前辈的人之一。

    若其认出九脉剑诀,此事,他却有可能成为中洲大敌。

    “看来,只能使用真火叠掌之类的战技手段了!当然,此前所用的那杀意控制法,或许也可能试试!”

    九脉剑诀不能用,也就意味着失去击杀此人的第一时间。

    但,凌尘却不惧之。

    凭借他之力,欲杀此子,也非是难事。

    周天境四重天又如何?竟比他高出一重天,不是没有机会越级杀人。

    “小爷我自修炼始至今,从未曾退缩过!”

    他,从未有过害怕,也从未觉得自己应该害怕。

    看到嚣张霸气的云峰,比此前更加得意忘形。

    他竟怀疑,这些绝神宗的弟子,究竟都是怎么修炼的?

    周天境四重天,是怎么来的?

    心性如此之差,还能成为周天境的内门天骄,当真是厉害。

    在这方面,凌尘不由得佩服绝神宗,佩服云陵和云无海父子二人。

    培养人才的本事倒是不错,比起离白风,好了不止一两倍。

    这,是事实。

    “杀!”

    冷冷的眼眸下,寒光一动,便杀将出去。

    两人皆是爆发出恐怖的气势,如有狂风大作般,席卷过去。

    一个周天境三重天,一个周天境四重天。

    一场硬碰,即将开始。

    “真火叠掌!无尽真火,焚烧一切!炼化万物!”

    双手翻动,体内的真气,化作火焰窜出。

    炙热高温,形成掌印,呼啸而去。

    周空之力,无尽卷动,疯狂溃压。

    似那天崩地裂般,恐怖的能量过后,所过之地,竟全都露出一些翻腾乱象来。

    好似,被铁犁犁过一样。

    “蝼蚁小儿,小技而!”

    看到那朝自己冲击过来的叠浪掌印,云峰冷冷一笑,“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你这火焰,也就那么点威力!”

    “避火符,出!”

    淡淡一喝,手中光芒一闪,一张符篆飞出,迅速落于面前,化作一道水色的光华。

    他之身,迅速被这光华包裹,不再畏惧火焰。

    而无惧火焰后,凭借他周天境四重天的修为,俨然可以挡住那真火叠掌战技的冲击波。

    滚滚浩荡之间,气势如有狂风暴雨。

    “现在,该我还手了!”

    冷冷的笑容,布满其脸。

    凌尘,死期已到。

    脚底一动,踩着罡步,施着身法,悄然之间,犹如鬼魅之影。

    他云峰身为云家弟子,自比绝神宗其他天骄弟子强太多。

    上一次,是运气不好,让凌尘捡了个便宜。

    可这一次,他自有备而来。

    避火符施展,可以避免真火灼烧,顷刻间化为灰烬。

    诡异如魅影魍魉,脚踩罡步,踏天罡,走地煞。

    一举一动间,都有着无穷无尽之力。

    而其手中,不知道何时开始,一多出一把钢刀来。

    寒光闪闪,宛如皎月。

    “小子,死吧!”

    狠狠一道劈下,如有狂暴之力般。

    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