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颜天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峰,死。

    白骨灰烬,随风吹拂。便散落满地。

    这,就是他的下场。

    而凌尘,还活着。

    生死一线之间。他就差点陨灭,成了那云峰的刀下亡魂。

    只是。因为他不甘刚毅的愤恨下。临场突破,成功反杀。

    反倒是保住了小命,成为众人惊愕的焦点。

    凌尘。成为胜者。

    最过不忿和恼怒的,应该算是绝神宗的一干人等。

    “老夫我活了几百年,却被这一个小儿给耍了!”

    心有怒火。烈焰燃烧。愤慨难消。

    他活了几百年,也修炼了几百年。

    可,终究在凌尘这里。被耍了。

    连杀三个绝神宗弟子。且皆为周天境天骄。让他身为宗主,心里却仿佛在滴血。

    每一个天骄弟子。培养都需要花费无数的时间和金钱。

    没有修炼资源的累积,任你滔天神威。天资卓越,也难以修炼到至高。

    更不要说,此地为东洲。

    非中洲那等人杰地灵。气运磅礴之地。

    所以,想要在这贫瘠的地方修炼至周天境,或者说培养一个周天境的弟子,何其困难?

    便是他之子云无海,那也是……

    恼恨连连,欲除之而后快。

    勿管其是否为离恨宫神子,亦或是一妖孽之辈。

    冷冷的眼神下,寒光凌厉,似要吞灭人一般。

    小小周天境,竟敢挑衅整个绝神宗?

    “此子,哪里来的胆子?”

    气怒交加,恼愤连番。

    离白风的这一手,让他没看懂。

    只是刚刚那一幕,离白风依旧没把握。

    万一凌尘不能扛过,一切都化为灰烬了然。

    凌尘的出现,当真就如一颗耗子屎,坏掉整个局势。

    原本的计划,被他一搅乱,顿时变得面目全非。

    “这小子,可恨啊!”

    对凌尘此人,云陵是咬牙切齿,愤怒难消。

    心里,憋了一团火气。

    “父亲,此子不足为虑,我虽修炼几十载,但几次转嫁重修,仔细算起来却也活了两百来年,这等蝼蚁之辈,动人心神,最是难解,接下来,只需让实力低于周天境六重天的门人弟子弃权认输,让他胜几次又如何?”

    云无海拂了拂银白的头发,眼眸深处,竟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狠意。

    他此身,修炼几十载,却得两百多年的功力加身。

    “便是你又如何?小小蝼蚁,本座纵不出手,你也活不长久!”

    心里,暗暗想着,淡淡的冷意下,却让他不屑于此。

    他云无海修炼至今,所得本领众多。

    且,转嫁之功。

    让其心性甚佳,城府颇深。

    面露冷色,小小投机取巧之小儿,也敢在此猖狂?

    他修炼之时,凌尘还未出生。

    自,不将其放之眼里。

    那一抹熟悉的感觉,也让他露出一分凶光。

    杀人,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若不是有那凌烟阁公子在此,本座动动指头,就能捏死这小子,只是可惜,那中洲之地的人,偏偏要来东洲插手!着实可恨!”

    云无海,却是也暗暗将那位凌烟阁公子记恨住。

    他才是天骄,凭什么那凌烟阁的家伙,也要来此抖擞威风?

    气愤之心,纵横交错,难以平复。

    “你有几层把握?周天境六重天的弟子,不是没有,但,你确定周天境六重天之徒,就可以对付之?”

    云无海小声传音着,心里,渐渐有了一丝怀疑。

    凌尘这魔头,看似资质平平,毫无本事。

    然,其一身本领,端的是不凡。

    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此前的云峰,若非第一次有避火符,不也陨落于其手吗?

    而本来那小子已注定成为其刀下亡魂,可却硬生生临场突破。

    偏偏,还成功硬抗此击,再以雷霆战技手段,将那云峰轰然斩杀。

    焚烧成灰,化作颗粒飘散。

    神魂不留,印记湮灭。

    这种种之力,让绝神宗之人,记忆深刻。

    只是,云无海还未将其放之于眼里。

    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经历太多,也见识过太多的天骄夭折。

    而若亲手毁灭一个天骄,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想想,就觉得疯狂。

    当然,还有一丢丢的成就感。

    天骄又如何?妖孽又如何?

    “那柳无意不也曾被称作离恨宫上第一天骄吗?彼岸境一重天,不也同样被本座所废?夭折于此?”

    心里,是淡淡的轻蔑和不屑。

    冷意,如是寒芒席卷。

    而接下来的几轮,遇上几个绝神宗弟子,但都只有四五重天,在云无海的操纵下,直接认输。

    其算计,凌尘并不知。

    ……

    而演武场上,也并非凌尘一人独占鳌头。

    离恨宫的离颜,一女修之辈,竟如百花齐放般。

    浓浓笑意,转瞬之间,吸引一大群人的目光。

    凌尘的战斗暂时没了,本以为离恨宫就止步于此。

    可,一个离颜的出现,彻底颠覆他们的认知。

    诸多众人,这才恍然明悟。

    原来,这平时不显山露水的离恨宫,不仅有一个妖孽的凌尘魔头,还有一个周天境六重天的离颜神女。

    她,是目前离恨宫众多天骄弟子里,修为最高,实力最强之人。

    在这一轮接一轮的挑战中,也稳稳站在胜利一方。

    她,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

    纵是一个周天境六重天的同境之人,也难以从其手里讨得好处。

    “离颜师姐的实力,又见涨啊,虽不至于得其头筹,但击败周天境六七重天的修炼者,应是可以了!”

    翩翩之体,宛如起舞而动。

    离颜之力,其天资本就不差。

    加上一身战技不少,各种施展,冷若冰霜的面容,又很容易让对手失魂落魄。

    所以,转眼之间,离颜就能取胜。

    冰雪聪明的她,并未多说什么。

    自然,其天资,落于有心人眼里。

    比如,那位高深莫测、从未露面的凌烟阁公子。

    “有意思,此女的资质,倒是不错,根基也扎实,想不到在如此贫瘠的东洲之地,竟然也有此等女子,其娇容之貌,比起我这些侍女,却都强上一分,倒是让人期待!或许,可以将其收为侍女!”

    喃喃之语,从这位凌烟阁公子口中道出。

    他,竟是想把离颜收为侍女。

    如此集天骄资质、绝世娇容于一身的女人,便是他身为堂堂中洲凌烟阁内的公子,也忍不住动心了。

    虽然,他身边不缺美女环绕,也不乏有大家贵族、宗门之女。

    甚至,一个比一个漂亮,资质好者,也不少。

    然,对离颜的这种感觉,却不一样。

    她飘然若仙,容颜美妙绝伦,身姿曼妙。

    琉璃衣裙,皮肤白嫩,水灵动人。

    冰山美人一般的气势,仿拒人于千里之外般。

    但,正因为如此,所以离颜的吸引力,更大。

    收其做侍女,或许,也是一种乐趣。

    对这位凌烟阁公子而言,算不得什么。

    露出一抹笑意,便吩咐小轿外的几个侍女,“好生关注此女,待天骄之战结束后,便让她也跟在我身边吧!”

    虽是平淡之言,但那小轿外的侍女却不敢当作小事。

    自家公子亲自吩咐的事情,必定是要好生完成的。

    应声落下,整个场面上,离颜周天境六重天的实力,却是不凡之。

    绝神宗弟子与她相比,虽是不错,却难以抵抗住那强大的诱惑力。

    一抹杀意冲出,身为无上天骄的离颜,其力,自是恐怖。

    一轮轮的比斗下来,她竟遥遥领先于人。

    便是观看她战斗的凌尘,也不得不说一声厉害。

    心里,也忍不住对她充满好奇。

    此前,并未发现离颜还有如此高爆发力。

    那些对手,全都被她无情杀落。

    要么主动认输,要么,被打成重伤。

    因为凌尘的对手,大多数都主动认输了。

    所以,他倒闲得清净。

    仔细看着离颜的战斗,竟也收获不小。

    这一刻,注定是离颜的专场。

    她,身为离恨宫神女,同样耀眼。

    甚至比之于凌尘,也毫不逊色。

    离恨宫,一位神子耀眼于众。

    然,众人以为就此结束。

    偏偏,一位神女天骄离颜,绝世天资,竟横空出世。

    她,实力强大恐怖,甚至堪称诡异。

    漂亮美艳,娇容于世,鲜少有人能比之。

    这,是一个智慧、美貌、天资并存的女人。

    其未来,潜力巨大。

    这,也是离白风想让她进入中洲的原因。

    未来,毕竟充满未知,也充满想象。

    她的名字,也注定被在场所有人记住。

    离颜,一个离恨宫弟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骄之辈。

    “离恨宫还真厉害啊,不声不响间,就拿出两个妖孽弟子。”

    “一个神子,能临场突破,甚至成功反杀对手,要知道,他仅仅是周天境三重天啊,不,现在已经是周天境四重天了。”

    “这一位神女,不同样是一匹黑马吗?多少家族强者,甚至绝神宗的天骄之才们,都败于她之手!甚至在后面,她出手的力度,也越来越重!”

    “离恨宫,可真是深藏不露,早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吧?”

    天骄之战上,大放异彩。

    无数修炼者,知道了东洲古域,除了绝神宗外,还有一个离恨宫。

    “离颜这丫头,倒是不错,只是,你想将她送入中洲,却不是明智的决定啊!”

    离白风的旁边,风雷天风老头缓缓叹息一声,颇为感慨地说着。

    天骄之女,送入中洲。

    那里,名为修炼圣地。

    然,修炼界,又哪有真正的圣地?

    “不送又如何?况且,她此番表现甚好,说不定那凌烟阁公子也会亲自带去中洲,入凌烟阁修炼,总比在离恨宫上浪费时间强,她天资不错,我也不想折了她,况且,其成长起来,对你我而言,甚至是对离恨宫而言,不挺好的吗?”

    离白风摇摇头,他知道风雷天想说什么。

    可,他有得选择吗?

    且不说是否为宗门,就算不是,也得为离颜考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