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两种修炼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修炼,本不该是揠苗助长。

    但,事事有例外。

    那周天境内。便可以求助于人,让其帮忙贯通周天主脉。

    可,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也鲜少有人愿意做。

    哪怕,是自家的师尊。也未必愿意如此做。

    “这龙天。虽然贪财一点,但终归还是讲义气的,小爷我当初。总算是没有白救他!”

    有了龙天的帮助,自是能突破之。

    周天境六重天,指日可待!

    “小爷我从一个凡俗王朝太子。被人所废根基。毫无修炼之可能,便是当初的柳无意,一个天资纵横的绝代人物。却依旧无法让小爷我修炼。一切的开始。当从九天焚诀!”

    凌尘的运,算是很好。能得那九品残缺之功,修炼至今。一身力量早已非凡之

    一缕缕火色的真气,开始在凌尘的头顶出现。

    凝结成一缕缕火色之光,于周身旋转变幻。

    这玄妙的景象。倒是将刚刚化作人形之体的龙天狠狠吓了一跳。

    强大力量的运转,可怕气息的产生,竟也让他这个新晋的彼岸上尊感到一丝丝可怕。

    错愕交织,脸色怪异。

    只是,随后之间,他周身有一阵阵光晕产生,迅速落于周身旋转。

    而伴随着这一切的产生,他体内的真气,也开始迅速增长。

    气势,猛然变化,恐怖交加。

    似有无尽之力,冲击四周。

    全身上下的气息大盛,迅速流转而动。

    玄奥气势,无尽能量。

    面前的修炼资源,已然被斩灭殆尽。

    其中的灵气,了然全无,消失不见。

    终于,在半个月的努力后,凌尘成功突破。

    这一次修炼,一共用了一个月。

    但收获,也是有目共睹的。

    从周天境四重天,一跃为周天境六重天。

    从弱者,成为绝世强者。

    他用了两年不到的时间。

    周天境六重天,在这离恨宫里,已是无上强者。

    至少,曾经那些说他是蝼蚁之辈,此番已不再说什么。

    离恨宫上,两道白袍身影出现在山石上。

    清风徐来,吹起衣袍,显得无比潇洒。

    这两人,便是凌尘与龙天。

    距离他突破之期,已是有两三天的时间。

    巩固实力,去见了一下离白风和风雷天,告知自己目前的状态。

    而其余之言,也并未多说什么。

    夜家,并未有什么动作。

    但,凌尘成功突破至于周天境六重天的事情,却已经传开。

    绝神宗,自是在这夜家有意的操控下,知道了一切。

    凌尘的突破,意味着他们今后的行动会很困难。

    而绝神宗彼岸境的倒是不止一两人,可偏偏却因为有那帝天之祸害后,无论是云无海还是云陵,皆是彻底动怒。

    绝神宗,此番竟没有一个可以派得出手的人。

    “爹,暂时咱们虽然知道那小子的行踪,但其如果我们派不出足够的人来,也绝对杀不过他!”

    云无海面目略显狰狞,以及那浓浓的不甘心。

    “可那小子若一直待在离恨宫不出来,你我又该如何做?还有,即便是出来了,也不可能一直知道他的讯息,东洲之地,可谓浩大,你我就算倾尽全宗之力,也未必能找到他。”

    摇头轻叹,面露苦笑。

    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何其困难?

    整个诺大的东洲之地上,虽然天骄之才无数,修炼之辈更数之不尽。

    “该死,那小子竟已有周天境六重天的境界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突破之速度竟是如此恐怖!”

    老脸一黑,露出一丝不快和愤怒,以及残抽搐的老脸上,有着无尽的愤恨仇隙交织。

    当初在大乾王朝上,那个满是不甘和愤怒的凌尘,只不过是蝼蚁之辈。

    被自己废掉的蝼蚁小儿,扔入天牢之中,却侥幸逃脱。

    现在云无海回想起这些,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愤怒和不甘,满脸的怨毒。

    如果当初他不是废了那小子,而是将其杀掉,彻底湮灭,让他灰飞烟灭。

    或许,事情就不是这样了。

    “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哼!那小子既然如此厉害,那就怪不得你我心狠手辣了,无论是出于什么考虑,帝天之祸的出现,对你我而言,甚至对绝神宗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杀心骤起,冷漠寒光,无尽席卷。

    凌尘,已经学会了九脉剑诀。

    那无上剑诀战技,威震东洲。

    便是越级杀人,也轻松了得。

    除非,如同那位凌烟阁的公子那般,有着超乎寻常的实力,能以无上伟力抗之。

    否则,一切都成虚妄。

    “那我们该怎么办?”

    云无海面色疑惑,此事该如何为之?

    他却陷入了困境,凌尘的实力,超乎想象,除非是他出手。

    “嘿嘿,无海,这你就想错了,天下之人,皆为利驱之,无数之人,皆往利益来,天下间,散修众多,但却清贫疾苦。所以,一部分人成了真正清贫之辈,苦苦修炼,只为早日得以突破,他们以练气士自居!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向往自由,向往无拘无束,所以,他们踏上了另一条道路!”

    云陵微微一笑,却笑得有点阴瘆,有点令人颤抖。

    天下之人,修炼之辈,皆被他看得太透。

    他活了几百年,大半辈子都在勾心斗角中度过。

    老狐狸之称,当是如此。

    “爹,你是说,那些山贼?被修炼界的人喊打喊杀之徒?他们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且,做事全凭喜好,你我也未必能令他们出手!”

    云无海眉头一挑,在修炼界里,除了那些清贫的修炼者外,还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成为打家劫舍的山贼。

    他们有一些人的实力,着实是不凡。

    平常,有强大之辈出来,一众山贼,围而杀之,取其钱财,为其修炼资源,一众之人,尽皆瓜分。

    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凡之,纵是彼岸境,也不是没有。

    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嗜血、贪财。

    “以利诱之,利益交换,不外乎是多给点资源罢了,若他们不择手段,也不是不可以杀那小子,同时也能省去一番功夫。”

    云陵喃喃自语,又似在向云无海说道几番。

    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用如此手段而为之。

    冷冷的表情下,一抹寒光点点闪烁,却心道:凌尘小儿,任你神通无限,神秘手眼通天,实力非凡,但本座安排的这场好戏,不知你是看呢?还是不看?

    嘴角扬起一丝怪笑,山贼之人,那等嗜血如命,也不会和你说理道是。

    嘴角忍不住上扬,他,仿佛看到凌尘被斩杀的场景。

    那个狂傲的小子,当真是该死之。

    帝天之祸,绝对不能再有。

    绝神宗,也绝对不会再留任何有仇隙身份之人。

    无论凌尘是仇人也好,还是离恨宫的神子也罢,其死亡之期,已到。

    便是天王老子,也救之不得。

    那些山贼的流氓性,不要命的性子,显然也不是一般人能挡之。

    “爹,那些山贼,一个个都跟猴精似的,不讲信用之说,此前早就传遍整个东洲,他们,怕是靠不住啊!”

    云无海的眉头紧皱起来,让那些山贼去杀人,得其资源后,他们又是否会按此事做之?

    凌尘,也毕竟是周天境六重天的修炼者。

    另外,那些山贼夺得资源后,便不买账了,那又该如何计算?

    担忧,疑惑,忧虑之。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绝神宗在东洲,也不是浪得虚名,若真有人敢不买账,咱们绝神宗可也不是吃素的。”

    一抹狠厉,闪闪而动。

    绝神宗,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好,那就先这样办!我想办法去联系人!”

    面色微动,利用山贼,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但,杀一个凌尘,要拿出去的资源,比平时多太多。

    “对了,多找几伙山贼,务必要将其斩杀掉!”

    云陵阴冷的话语缓缓传来,云无海不仅点点头,凌尘,必须死。

    帝天之祸,决不能再有。

    而这等阴谋诡计算计,远在离恨宫的凌尘,还一点不知。

    才突破不久的他,并未答应龙天现在就下山去潇洒一番,而是打算静心养性,休息几天。

    九天山很高,云雾缭绕于其间,看这风景起起落落,看这万山云朵,满山草木怪石,交替变化,云起云落。

    “这大好的风景,可惜,没有美女相伴,离颜师姐,如今已去中洲,小爷我,还是一个周天境的修炼者,不报云无海当初的杀身羞辱之仇,我心如何安之?”

    微微一笑,面露冷意,寒霜骤出,目光凛凛。

    眼中,是无尽的恨意。

    如今,他修炼已到周天境六重天,是时候下山了。

    偌大的东洲,也不一定就绝对碰上云无海。

    况且,此番还有龙天那小泥鳅在,他彼岸境一重天的实力,自是不会惧怕之。

    “老大,你还在看这百无其聊的风景?这些山山水水,云雾缭绕,又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咱们早点下山,去那人间凡俗城市去瞧瞧,喝酒吃肉,谈笑风生,对了,还有你说的去青楼瞧瞧,做一做风花雪月之事,过几天逍遥自在之日子,岂不快哉?”

    对于这种看风景,所谓静心养性之事,龙天却不怎么了解。

    这些山水,纵是几百年后,依旧是这样,还能怎么看?

    凌尘:“……”

    “青楼之事,我可没有与你说道过,你可别乱说!”

    青楼之事,不过是当初他随口一言,里面多么多么美好。

    还言那里是男人的天堂,只要有钱,你就是大爷,就可以潇洒自在。

    可,那不过是他随意一说而已。

    说到底,穿越后,连凌尘自己都没去过。

    那等风花雪月之所,该是何等风采?

    五日后,凌尘与神采奕奕的龙天,下山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