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刚才的勇气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彼岸境,至尊人,上尊之称。犹如仙神之灵。

    轰!

    诸人震惊,脸庞错愕。

    瞬息之间,瞪直眼球。死死盯住凌尘。

    久久,也不肯离开。

    凌尘身上。气息玄奥。诡异恐怖,悠悠旋转。

    众人脑中,皆回荡着一句话。

    凌尘。竟真是彼岸上尊。

    只是,此子此前不才周天境六重天吗?

    他,什么时候突破到彼岸境了?

    无论是夜军也好。好是夜琉也罢。亦或者是苍松、上官剑之辈,皆是震撼不已。

    彼岸境,这就突破了?

    在他们看来宛如鸿沟巨堑般。却被凌尘轻易跨过。

    感受到那如气浪般散开来的气势。脑子有点发懵。似有亿万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不声不响间,就成为彼岸上尊。

    本高涨情绪。欲杀凌尘而后快。

    可现在,他竟是彼岸境强者。

    一下子。将他们甩到后面,心里,仿若在滴血一样。

    一种莫名的愤怒。好似被引燃。

    原本在他们看来不怎么样的蝼蚁小儿,此番竟成长到需要他们仰望的地步。

    彼岸境,无上至尊,强悍如斯。

    苍松原本的热血,为私生子乾剑报仇雪恨,不顾一切也要杀他个天翻地覆。

    可现在,竟被难住。

    他,仅仅是周天境八重天。

    本以为对上只有周天境六重天的凌尘,可以轻而易举。

    谁曾想,没几个月的功夫,这小子竟成了一尊彼岸境的强者。

    “他,他怎么可能成为彼岸境强者?”

    凌尘,一个资质平淡之辈,甚至在众多修炼者眼里毫无天赋可言。

    但,如今他却展现出妖孽之态。

    修炼两年多,成就彼岸境。

    这,是多少修炼者想都不敢想的?

    “可恶,这小子竟成了彼岸境,我上官剑身为天骄强者都没有突破,他一个资质平平之人,凭什么?”

    一相比较,凌尘便成了一个正面人物。

    他凌尘,两年之多,以绝对惊人的速度,一路突破而来。

    而他上官剑,还自诩离恨宫内门天骄子,离白风亲传之徒。

    比较之下,差距就出来了。

    他,自心有不甘。

    满脸的怒色,愤恨交织一起,怒火燃烧。

    紧握着拳头,瞪大眼睛,恨不得将那满脸笑容的凌尘,直接杀掉。

    可,成就彼岸境的凌尘,已经不是他能杀的了。

    夜琉和夜军二人,最为羞愤。

    他们修炼多年,却终究,只能成为如今这般苟且之辈。

    生存之基被撼动,不得不依靠老祖夜谋出关维护。

    而对凌尘的杀意,两者皆有。

    当年夜家的首席天骄夜无心,便是被其硬生生废掉。

    而那个时候,凌尘只不过是一个通脉境的修炼者。

    “他竟已是彼岸境了,想我夜琉修炼无数载,在无数的资源堆积下,才险险成为彼岸境一重天的修炼者,他怎么会如此轻松呢?”

    苍老的脸庞上,有一丝悸动和狰狞。

    对凌尘,她是咬牙切齿的,怨恨连连,愤慨难消。

    满腔怒火,仿佛都要熊熊燃起。

    夜琉并不傻,她很清楚,凌尘,已经表现出无比妖孽的潜力来了。

    而这,恐怕也是风雷天、离白风这么久以来,不顾一切想要维护他的原因。

    她,忽然间恍然明悟了。

    原来,自己一直都在与这样一个妖孽在争斗。

    “这小子不知不觉间,竟已成彼岸境了,这对我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必须得杀杀他的威风,而且,这一次也是最后斩杀他的机会了!”

    凌尘,太过妖孽。

    以至于夜琉没有办法确定再过一段时间,他是不是要突破到彼岸境二重天,甚至是三重天?

    那样,对她而言,将更加不利。

    现在,她眉头 紧皱。

    忽然觉得,有些后悔。

    而且,还是悔青肠子。

    如果当初,她不顾一切下死手,甚至背地里亲自动手。

    说不得,也没有今日的凌尘了。

    “悔不该当初啊,不过这次,也是我夜琉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我又岂会放过?”

    嘴角,微微挂起淡淡的笑容。

    那是,一丝阴霾和残忍。

    “我会让你知道,彼岸境,也是有强弱的,哪怕在同一重天境内!”

    心里,暗暗不屑着,也冷笑着。

    她,作为早就入彼岸境一重天多年的修炼者而言,自是掌握着更多的战技和拼杀搏斗之法。

    凌尘,手段上便会不如她。

    所以,夜琉很有信心。

    而唯一让他忌惮的是,那看似白衣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离恨宫宫主离白风,可有着彼岸境五重天的实力。

    他,会不会出手呢?

    还有那风雷天风老鬼,他可是离恨宫的老祖。

    一身实力,功参造化,恐怖无比。

    “不管了,反正那凌尘小儿,无论如何都必须死!”

    她,心中气怨难消,脸色发紫,无比难看。

    想着怎么灭杀凌尘,颠覆离恨宫。

    只是,和她想法不同的是夜军,却面露难色。

    脸庞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无心我儿,今番,为父怕是不能为你报仇了!”

    早在风雷天和离白风一道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而现在,这种感觉更甚之。

    夜家老祖夜谋的实力纵是不错,但,他终究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这事,夜军哪里不明白?

    且,自家老祖,也仅仅是彼岸境五重天,与离白风同级。

    本以为那凌尘可能会是突破点,可身上那宛如一座巨山溃压的感觉,身体,仿佛都要崩断一般。

    “这小儿,竟是彼岸境一重天了,他竟超越了我!不甘心啊!”

    他夜军修炼多年,却终究被卡在周天境九重天,终日不得寸进分毫。

    满心怒火,交织于心。

    但,更多的是,羞愤。

    他,堂堂一夜家家主,得天独厚。

    可,最终竟还比不上一个后辈之人。

    这,简直如同天大的笑话一样。

    特别是凌尘此刻的笑意,就如同一根根寒冰玄刺,扎如心窝。

    其面目,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狰狞起来。

    他从高高在上的夜家家主,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多是因凌尘之故。

    一抹狠意,不由得露出。

    想起,自己还有其他毁天灭地般的底牌手段。

    他,便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依旧,露出嗜血的目光。

    “怎么?各位都对小爷我有意见不成?还是说,觉得小爷很欠揍?”

    身上恐怖的气息,依旧磅礴散发着,无比恐怖骇人。

    彼岸境一重天,却也不是周天境能承受的。

    当初,凌尘遭遇云无海的时候,就感受过。

    嘴角,挂起一抹笑意。

    “小爷我,也有坐看一切的时候!当初,别人都叫我蝼蚁之辈,如今,这些人却不敢了,世间这一切,还真是奇妙!”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他家。

    彼岸上尊,高高在上,俯瞰九天之下的众生。

    掌握着诸多生灵生死性命,以及,无数资源。

    “现在,给你们一个杀小爷我的机会,有谁想?”

    目光扫视一圈,这其中,自是不包括夜谋。

    那,毕竟是老鬼级别的人物。

    他的目光,则是落到夜军、夜琉、苍松和上官剑这四人身上。

    刚刚,叫嚣得最凶、最狠的,不就是他们吗?

    “当年,小爷我年轻,修为也低,不就被他们欺负吗?蝼蚁,随手可灭杀之!这等言语,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嘲讽和犀利啊!”

    只不过,现在他都挺了过来。

    如今,这些周天境的家伙在他面前,都是蝼蚁之辈。

    他,也做了一回前辈高人。

    似笑非笑的目光下,除夜琉外,其余之人,尽皆低下高傲的头颅。

    境界相差太远,实力不如人,徒之奈何?

    心里,也是气愤难消。

    对凌尘,更恨得牙根痒痒,气得老血都快喷出来一般。

    但,他们的心中,终究理性占了上风。

    面对有着彼岸境的凌尘,俨然不再是对手。

    这,是境界的差距,是实力的碾压。

    羞愤难当,怒气当空,怨恨连连。

    他们的双目,欲喷火一般,要将凌尘吞噬。

    而这一切,凌尘也自是看在眼里。

    冷冷一笑,“怎么?各位现在都没信心了?给你们一个斩杀小爷我的机会,都不想要了?还是说,对自己没信心了?你们,刚刚的勇气都去哪了?”

    那股子嚣张劲,一下子全泄气了吗?

    嘲讽的言语,如一根根刺,杀入人心。

    那夜军、苍松、上官剑三人,皆是愤慨、怒目而视。

    可,也仅仅是如此。

    他们的实力,面对更强的凌尘,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同时,几人脸上,也涌出一丝难看的意味来。

    那是,一种被羞辱后的苦笑和恼恨。

    各种仇怨累积一起,那种愤怒和羞愤,可想而知。

    更不要说,当初他们嘲讽凌尘的话语,比这犀利千百倍。

    可如今,却要亲自承受一回,倒算得上是风水轮流转。

    此前还在风雷天、离白风面前叫嚣着将凌尘交出来的他们,此刻已经没了脾气。

    仿佛,之前的话语,根本不是他们说的。

    “呵呵,原来,诸位也是欺软怕硬之辈啊,当初,左一口蝼蚁,右一口小儿,不是叫得很欢吗?离恨宫内门长老,天骄弟子,夜家家主、长老,啧啧!”

    大好的排挤嘲讽之机,他岂能放过?

    按照凌尘的想法,他好不容易做了一回强者,好不容易将当初看些看不起自己的人踩在脚下,岂能不兴奋、激动?

    “住口,休得羞辱我等!”

    夜军的脸庞上,已经露出一丝狰狞。

    而苍松的脸上,则是闪过着一丝绝然。

    至于上官剑,则有一丝惊恐和害怕,但,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这才恢复过来!

    “露出小儿,我来战你!”

    就露出还欲除口相激之时,夜琉,终于忍不住了!

    佝偻着那随时都要散架的身体,面色发寒,铁青无比。

    大吼一声,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