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七章 化散为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无海,竟欲杀姬妃。

    以此,来报复凌尘。

    他。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任人算计的倒霉鬼。

    “凌尘小儿,你杀我门人。那本座就杀你女人,看看谁才是最厉害的!”

    脸庞上。忽然有些狰狞。有些恐怖。

    甚至是,可怕。

    他的心灵,已经变得极度扭曲和难看。

    一道道真气被他扬起。磅礴的风才,滚滚之力,席卷碾压。

    仿佛。有着无尽之力。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

    扭曲的心灵,蒙上阴霾和冷色。

    但,更多的是怨毒和仇恨。

    所以。云无海双目通红。就是想要报复凌尘。

    姬妃。仅仅是周天境九重天。

    虽然在同辈修炼者中,也是无上佼佼者了。

    但。她依旧不是彼岸上尊的对手。

    这其中的差距,着实太大。

    “他这是要拿我动手了吗?”

    眉头一皱。姬妃又哪里不懂?

    云无海身如鬼魅般是冲过来,速度极快,留下无数的残影。

    如果光比身法。凌尘可能再修炼几年也不是他之对手。

    云无海,精通绝神宗所有的身法。

    这,是凌尘无法比拟的。

    但姬妃,却不一样。

    她,是一先天生灵。

    从诞生出灵智开始,就受药王传法,得以修炼无上之道。

    所以,她懂的,比凌尘更多。

    只是境界上,未能提升。

    “当我是软柿子吗?蝼蚁尚且反抗,更何况我呢?”

    心里露出一丝愤怒,你云无海当真以为她就好欺负了吗?

    先天生灵,天生地养。

    比起肉身凡胎的人类而言,他们有着太多的优势。

    修炼更顺,也更有魅力。

    “散!”

    淡淡一喝,心意一动,手中也不知道掐动变化出什么印诀来。

    与此同时,凌尘想要营救早已来不及。

    但他手掌下,那些通脉境的绝神宗弟子,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而龙天,却是突然转向,一个神龙摆尾,欲将云无海拦下。

    只是,云无海手中力量很强。

    加上他那鬼魅穿梭的身法,悄然之间,狠狠的一拳砸在龙天本体肉身上,轰然炸开。

    而龙天,差点没被一拳轰杀。

    口喷鲜血,重重砸在地上,痛苦翻腾、挣扎起来。

    这一拳,差点就要了他的老命。

    但,同样也让他身受重伤,狠狠砸在地上。

    哐当一声,原本结实的地面,一下子被砸出一个深坑来。

    而云无海,则毫无反应,似乎也没在意。

    朝着姬妃袭杀过去,速度快到极致。

    手中也突然多出刀剑来,刀光剑影,纵横交错,一时竟令人眼花缭乱。

    看得凌尘心里一紧,本欲去救姬妃。

    但却被其传音不需要了,要他趁机将四周那些作为阵基的绝神宗弟子全部斩杀掉。

    这,才是重中之重。

    “可,她真的能独自面对云无海吗?那老鬼,可是彼岸境三重天的修炼者!”

    眼中,有着深深的担忧。

    手掌翻动,印诀席卷,便碾压其中。

    无尽的真气,化作熊熊火海,直接铺开。

    而这个时候,离白风和云陵两个宗门大佬,早已不知去向。

    “我会让你知道,失去身边人的痛苦!”

    这,是云无海此刻的心声。

    他,要让凌尘彻底后悔。

    失去女人的后悔,那种捶足顿胸,悔青肠子的羞怒。

    现在,也渐渐没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凌尘的冲动。

    或许,他是发现自己根本斩杀不了此子,所以才有这等想法吧?

    可,他万万没想到,姬妃虽然只有周天境九重天。

    但,她却是一个先天生灵。

    天生,就有着与人类与众不同的天赋。

    她,自有天赋神通在此。

    当云无海冲过来,当她手中的印诀掐动,一阵阵猛烈的变幻。

    其气势何其恐怖惊悚,令人疯狂。

    姬妃虽然也惊讶,但却未曾惧怕过。

    云无海,还不值得她害怕、恐惧。

    口中淡淡的一道喝声响起,在柳无意瞪直的眼球下。

    更是在云无海通红仇恨的目光中,看得他脸色一阵错愕。

    “这,这女人,竟然消失了?”

    本来是无尽愤怒的云无海,突然有点懵逼。

    好似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在其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一切,竟发现在他眼下。

    一种难以置信,甚至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立马涌上。

    他,俨然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通红的双眼消失,脑里像是有千千万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这是怎么回事?对方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我堂堂彼岸境三重天的修炼者,竟连其一点气息都没发觉?是隐身了还是真的消失了?”

    云无海错愕,蒙圈。

    一种再次被耍的感觉,突然在心底生根发芽。

    只是,他的脸旁是懵的。

    心底,却是愤怒的。

    仿佛有无尽的怒火,在熊熊燃烧,在愤恨。

    明明就在眼前的人,突然消散得干干净净,人,又到底去哪了?

    他,急冲冲的冲过来,欲灭杀一切。

    将那女人斩掉,让凌尘痛哭难看。

    可,这样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现。

    眼前之佳人,消散无踪,似凭空消失过去。

    而此刻,他竟什么都没发现。

    一直以来,还妄称彼岸境高手,神子至尊,谁人可及?

    但现在,一个周天境九重天的女人,就能将他耍得团团转。

    一种羞愤,难以复加。

    脸庞上,扬起寒芒,暗暗警惕。

    直觉告诉他,那女子应该就在周围。

    毕竟,有着大阵在,虽然此刻几乎不存在了。

    但,至少他没感应到对方出去。

    “化万毒!”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在云无海的四周,一缕缕黑烟,凭白产生。

    蜿蜒转动,如云如雾如烟如水。

    飘然自在,却又神奇诡异。

    听闻声音,分明就是姬妃之音。

    “嘶,那,那姬妃竟是先天生灵?”

    纵是曾经离恨宫上的首席天骄之才柳无意,那个曾突破至彼岸境的强者。

    也狠狠吸了口气,这个药王的徒弟,他也是知道的。

    当年的姬妃,就时常在离恨宫上上下下奔跑,捉弄内门弟子,以此为乐。

    而当时的门人弟子,也都没在乎什么,对其笑笑便置之。

    可,无论是他还是其余之人。

    都从不知道,这姬妃竟然还是一位先天生灵。

    心里的讶异和错愣,不亚于得知还能继续修炼一般。

    化散为气,这,是先天生灵才有的本事。

    而这姬妃,用的显然就是这先天生灵才特有的先天神通之法。

    这,是与生俱来的。

    人类之辈,肉体凡胎,又如何能比之?

    先天生灵,天生地养,终日受天地灵气洗刷,才有此等结果。

    而普通的人类修炼者,则是从后天之态,反补进入先天。

    并且,修炼的过程里,血肉之躯,是不可能消失的。

    这,是一种令人惊悚的事情。

    所以,自古以来,先天生灵都比较稀少,也比较特别。

    更加,比较凶猛。

    “但,更多的是,先天生灵一旦进入彼岸境,就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贪婪之欲,他们想要掌控一切,欲得到的东西,也会不折手段,所以古籍上才有记载,一定要慎重与先天生灵接触、交友。”

    柳无意,苍老的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担忧。

    他,害怕姬妃会和其他先天生灵一样,一旦步入彼岸境就,实力大涨,内心的贪欲也无限放大。

    每个人心底,实际上都贪婪的之欲。

    但,和血肉之躯不同的是,先天生灵的化散为气的先天神通之术,更加恐怖。

    他们,能迅速化作空气一样的存在,成为虚无。

    不被任何战技、刀剑,甚至是能量所伤。

    所以,他们会比一般的人类修炼者,更加恐怖。

    这也是古籍上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一定要警惕先天生灵,一旦让他们内心私心膨胀,将是一件不可了得的事情。

    未来,一切都是不可控的。

    但,柳无意随即暗暗摇头,这又关他何事呢?

    他,不过是一个将死的老头而已。

    况且,也不是每个先天生灵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和情绪。

    只是,看到这一幕的云无海,其脸色却一下子阴沉下来。

    当然,更多的是,还有点抽搐和不甘。

    本以为这个周天境九重天的女人会是一个软柿子,可以随手击杀之。

    可,他万万没想到。

    “这女人竟是先天生灵,好一手化散为气的手段,真是可恨啊!”

    他一切的算计,都化作虚无。

    好似一拳砸在空气上,一种有力使不出,被人所戏耍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更多的,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脸庞难看。

    这,本该是针对凌尘一行人的一次绝对围杀。

    布置手段、大阵,甚至叫来了其父云陵。

    一切,本该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可,他竟一次次被凌尘所耍。

    云无海转生了两百多载,也就等于是活了两百多年。

    但此刻的他,却感觉自己这两百多年来所干的蠢事,都在今天用上了。

    面对凌尘,仿佛没有一丁点的本事。

    连两个彼岸境一重天,一个周天境九重天的修炼者都不能轻易斩杀掉。

    以至于现在他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彼岸境三重天的修为?

    化散为气,顷刻间,变作虚无。

    先天生灵,本就无形无体,聚天地灵气,所以才有躯体。

    但,也可以随时化作虚无。

    而其真灵,却不会消散,更加不会湮灭。

    只是,当云无海看到身边出现的那些黑烟之后,整张脸,都立马变得发黑起来。

    这,还不是一般的先天生灵!

    他忽然有种想买块豆腐撞死的冲动,今天的惊喜,太多了。

    而他,堂堂神子至尊,纵横东洲的人物,竟如同猴子一般,被耍来耍去。

    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