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 阴差阳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八章 阴差阳错

    “替我斩杀凌尘,一个彼岸境二重天的小儿!”

    他云绝天,竟将这唯一的目标。给到了凌尘。

    若那远在九幽魔地的凌尘知晓,不知会不会感谢一番?

    彼岸境九重天的风雷天都没中奖,反倒是凌尘这个才突破至彼岸境二重天没多久的家伙被选中了。

    彼岸境二重天?

    八位黑袍魔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错愕。

    彼岸境二重天的蝼蚁。还需要杀吗?

    彼岸境九重天修炼者。足以轻易斩杀一个彼岸境二重天的蝼蚁。

    而现在,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他面前。

    可云绝天,却选中了凌尘。

    一个彼岸境二重天的蝼蚁之辈。又有什么好杀的?

    轻笑几声,轻蔑不屑之。

    堂堂老祖,竟就这点追求。

    也可谓是让人鄙夷、嘲讽。嬉笑。

    “好!”

    为首的两位皆是点头答应。暗暗将凌尘这个名字记下。

    虽然对于云绝天的做法有些怪异,但其脸色,却冷冷冰寒着。

    “爹。你……”

    云陵诧异。连忙好奇询问。

    为何不将那风雷天之名报上?届时。风雷天一死,整个离恨宫。再无人是他等对手。

    而东洲,也将是绝神宗的天下。

    此等大好之机。竟错过了?

    错愕、疑惑,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凌尘此子,不过是彼岸境二重天之徒。

    就算是他。也能轻易将其斩杀掉。

    何必去浪费这一次机会?最终得不偿失?

    “我有分寸!”

    云绝天脸色不太好看,淡淡地说道,目光泛起一丝寒意和冰冷。

    风雷天,又岂是那么好斩杀?

    况且,这么魔头,也未必会答应。

    那样,会破坏东洲平衡,会让整个东洲陷入混乱。

    且,风雷天再怎么修炼,终究只是彼岸境九重天了。

    可凌尘那小儿却不同,也很独特。

    妖孽之辈,说的,就是他。

    两年多的时间,从一介凡人到高高在上的彼岸上尊,踏上神座。

    绝神宗云家,也不乏有资质恐怖的弟子。

    但,凭借两年的时间,无论是谁,也无法修炼到彼岸境。

    这,仿佛是一道魔咒。

    “那小儿,妖孽无比,若在给他一些时日成长,足以让其成长到彼岸境九重天,甚至是超越这个境界!”

    云绝天,依旧有些担忧了。

    一个妖孽弟子,潜力无穷之人,将会是一个大麻烦。

    “带路吧!”

    淡淡说了一声,黑袍鼓动,随风掀起,猎猎而卷。

    一举一动间,都带着铺天盖地的滔滔威势,无穷浩瀚,席卷无疆。

    暴恐之力,翻江倒海之势,更显凶猛、惊骇。

    纵是云绝天,也忍不住暗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心道:辛亏我刚刚没有将这些人得罪死,要不然绝神宗可能真要被覆灭。

    西洲魔渊,竟能有如此魔道修炼者。

    他,如何不震惊?

    坐井观天,以前的自己,太过自大了。

    身形一闪,化作流光飞上九天虚空。

    他和云陵、云无海父子,自在前头领路。

    前往九天山离恨宫斩杀凌尘此子,那离恨宫,必定会有所阻拦。

    而到时候,震怒那些魔头,说不得整个宫门都会被灭掉。

    这,才是云绝天的计划。

    内心深处,却暗暗思虑良多。

    凌尘,必须死。

    离恨宫,也必须付出代价。

    而这,是毫无疑问的。

    “等那小儿一死,那离白风和风雷天二人还不得发疯发狂?”

    这,才是借魔杀人的最高境界。

    掠过虚空,脚踏清风,御风而行,行走于微风吹拂之间。

    飘然之势,转瞬而行。

    流沙巨浪,自滔天滚滚般,云海腾腾,眨眼便已化流光远去。

    九天山离恨宫虽远,然对彼岸上尊而言,却算不上什么。

    嘴角挂起一丝错愕之情,更显得凌乱之彩。

    离恨宫弟子,抬头仰望虚空,尽是心惊肉跳。

    有人急忙去请宫主离白风,请老祖风雷天。

    浩浩荡荡的云绝天一行人,从天而来,威势无线,也惊恐万丈。

    那,是一种神秘的恐惧。

    不少弟子、门人,早已瑟瑟发抖,手持兵器,随时准备战斗。

    他们,将要与宗门一起存亡。

    身为离恨宫弟子,哪有退缩之理?

    抬脚微动,离白风便率先来到宫门之前。

    脸色凝重,眉头蹙起。

    九天之上,那虚空之中。

    遥遥领先之人,赫然是云绝天、云陵、云无海三人。

    摇晃着身形,摆动着姿势,呼啸而来。

    他们身后,则是八位统一的黑袍之人,戴诡异面具,难辨其身份。

    “不好!”

    看到这一幕,他哪里不知道,云绝天这是报复来了。

    只是,他哪里来的自信?

    寻找的那些人,又是何许人也?

    但,不管如何。

    这些人,皆是冲着离恨宫而来。

    他,不能容许。

    连忙传音通知了风雷天,让其做好准备。

    催使门人、弟子,开启护山大阵,阵阵流光,异彩连番。

    他,眼里竟是绝然。

    那无数道强横的气息,自能轻易感受到。

    凝重、错愣,更多的,还是不甘和愤怒。

    云绝天,竟欲来灭他离恨宫。

    “宗门为难旦夕之间,我门人弟子,定视死如归!”

    “全力运转护山大阵,准备万剑阵!”

    “全宗弟子听令,准备御敌!”

    一道道命令,毫无不犹豫发下。

    眼下,生死攸关。

    若败,宗门将不复存在。

    修炼之所,将被人颠覆。

    “哪怕倾尽全宗之力,也要为离恨宫保住一丝火种!幸好,那小子早已离开!”

    此刻,离白风很庆幸,凌尘离开了。

    否则,也将面对这场难以抵抗的战斗。

    风雷天,化流光而来,满脸凝重。

    云绝天狐假虎威,将他震住。

    如此多的强者,其中两位,还是超越了彼岸境的存在。

    若其欲覆灭离恨宫,他们绝对承受不住对方的狂轰滥炸。

    “风老,云绝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强者?”

    离白风依旧吃惊、好奇,神色错愣、凝重。

    纵是开启力量护山大阵,布下万剑阵,他依旧没底。

    盖因在彼岸境强者眼里,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翻手覆手之间,就能将其尽数湮灭掉。

    阵法,终究抵挡不住。

    “哼,那些,可不是他云绝天能请来的强者,魔气纵横,乃是正宗的魔道修炼者,除开那两位超越彼岸境的外,其余六位,皆是彼岸境强者。”

    风雷天淡淡道,但神情,依旧忍不住凝重和错愕。

    那些魔道修炼者,皆是强者。

    他们若出手,离恨宫将不保。

    “云绝天到底给了这些人什么好处呢?竟能叫其来此之地,便是要颠覆我离恨宫吗?”

    面庞阴沉,暗暗计较。

    无论如何,也要保下这偌大宗门。

    这,是他多年的执念。

    “风雷天,还不速速将凌尘交出来?”

    云绝天一马当先,踏足虚空,暴跳怒喝。

    有那些魔道之人撑腰,斩杀凌尘,自不在话下。

    所以,他兴奋、嚣张,狐假虎威,更是厉害得紧。

    “交出凌尘?”

    风雷天恍然明悟,原来云绝天是冲着凌尘来的。

    可那小子并不在九天山,阴差阳错,竟错开了,叫他如何交?

    就算在,也未必会交。

    “云绝天,你欲何为?”

    冷淡的声音响起,铿锵有力地质问道。

    心里,更是怨恨非常,难以消弭。

    云绝天,竟将目标放在凌尘身上,当真可恶。

    “欲何为?”

    冷冷一嘲讽,轻蔑一笑,“欲杀你离恨宫神子凌尘。”

    话音一落,整个离恨宫上下,仿佛炸开锅一样。

    绝神宗,欺人太甚。

    欲杀宗门神子,如同欲杀一宗之主般。

    这,是对一个宗门的耻辱。

    “云绝天,你莫要做得太过了!”

    杀神子,和覆灭宗门,又有什么区别?

    满腔怒火,愤慨燃起。

    心头怒意,更是难以消弭。

    这一次,云绝天并没有接话。

    而是想了想,让开身形。

    “各位,凌尘便是离恨宫神子,只要各位斩杀掉此子,我便举全宗上下之人,与你们前去九幽魔地!”

    为了斩杀凌尘,或者说为了将风雷天等人推到那些魔头的对立面,将双方激怒。

    而届时,他就能渔公得利了。

    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和得意。

    满心欢喜,嚣张连番。

    “凌尘可在?你们只有三息的时间考虑!”

    一个为首的黑袍人目光落在风雷天身上,轻蔑、不屑、嘲讽。

    他等,为魔道强者。

    与蝼蚁之间,自是不愿意多浪费时间。

    能够用鲜血解决的,绝不讲道理。

    三息的时间,何其快也?

    “凌尘,可在?”

    为首的两位黑袍魔头,凌空而立,身上气势滚滚如云。

    西洲魔渊魔道修炼者,超越了至尊的强者之辈,无上天骄之徒。

    其一身气势,滚滚溃压向风雷天。

    纵是有着彼岸境九重天的实力,此刻也脸色惊骇万分。

    “他,不在!”

    风雷天阴沉着脸,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

    对方,才是一恐怖强者。

    而他,又算什么?

    泛起一阵冷光,脸色更显得抽搐、狰狞。

    更多的,是羞愤难当,无以复加。

    也暗自庆幸,幸亏凌尘已走。

    凌尘,是彼岸境二重天。

    但,那几个魔道强者,却并非感应到这离恨宫上有任何人彼岸境二重天的人存在。

    自知风雷天之话不假。

    但,两人却没走。

    嗤嗤!

    轰隆!

    抬手翻出掌印,迅速朝那护山大阵袭杀而去。

    磅礴、滔天威势,翻腾冲去。

    顷刻间,山崩地裂。

    那固若金汤的护山大阵,随着轰隆巨响,化作尘埃落下。

    余波扩散,万剑阵,也随即崩塌。

    无数离恨宫弟子,死伤惨烈。

    残值断臂,鲜血脑浆,全然流出。

    就在一击,便让离恨宫损失惨重。

    离白风和风雷天,皆是没反应过来。

    这些人,太强了。

    噗呲!

    离恨宫,在此一击下,损失惨重。

    门人、弟子,宫门、山脉,被毁不少。

    也幸亏,凌尘不在!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