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六章 老夫太始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百四十六章 老夫太始尊

    如今,手握妖剑,威风得紧。

    “老鬼。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

    凌尘忍不住冷问道。

    神秘存在:“……”

    后者,郁闷的心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一缕残魂,被一个蝼蚁小子给坑害了。

    封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然,也没鸟进来。

    但。这种暗无天日。终日见不得阳光的生活,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让他,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每一次。都在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努力坚持。

    来日,一报仇就是。

    可。等了很久。他都没有机会。

    眼睁睁的感觉到有玄棺天降,却被那些隐世的人牵引过去。

    最后,他想要恢复修为。恢复实力。却都成了奢望。

    心中的气愤。那种种怨毒,更是让他面容发紫。

    一时之间。竟难看无比。

    等了那么久,却等来这般结果?

    难道。还要被封印吗?

    他,好不甘心啊。

    好不容易才有一丝残魂逃了出来。

    可现在,却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瞬间。面色发紫。

    纵是残魂,也狰狞着面孔。

    冷冷道:“小子,你最好是放了本座,否则,你的死期不远也!”

    他坚信,没人能杀得掉他。

    即便是一缕残魂,那也是高级的残魂。

    你凌尘,杀不死。

    那么,时日一久,他脱困的机会就越大。

    而你凌尘,届时便是死期也。

    倒那个时候,看你还怎么嚣张?怎么跋扈?

    他,可是会杀人的。

    “放了你?爷我有病还差不多!”

    都已经入了坑,又怎么着急着离去呢?

    显然,这不符合道理。

    且,放虎归山,他可做不出。

    杀人,倒是很简单。

    “既然左右留着都是个祸害,那索性就杀了吧!”

    反正,事到如今后,他手握妖剑,也有了斩杀对方的本事、底气。

    这,才是根本所在。

    他,有实力。

    以前不能斩杀,但不代表现在也不能。

    他,已经做好准备。

    目光如电,闪闪而动。

    当即,便道:“老鬼,此前给你修身养性的机会,那是因为小爷我忙,但是现在嘛,小爷我准备杀你了!”

    这,也算是给对方一个解脱。

    一个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家伙,自然应该被杀死。

    早死也好早超生,省得留下来是继续祸害。

    “杀我?哈哈哈……”

    对方,却仿佛听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你有那本事吗?”

    以为,到了云海境二重天,就可以斩杀他了?

    简直,太过天真。

    云海境二重天,确实是很强。

    但,那也是有一个限度的。

    在他面前,你能封印,但不代表能杀死。

    特别,还是在识海里。

    这里头,拼的神魂力量。

    而不是,你肉身的手段。

    他,有无数种方法叫你灭亡。

    当然,前提是凌尘手里没妖剑,他也没被封印住。

    不过现在嘛,这也算是他的一个机会。

    说不得什么时候开始,运气一来,挡都挡不住。

    届时,便可以夺舍之。

    如此想法,可谓是期待多时也。

    “有没有那本事,不是你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那,要试过才知道!”

    他暗暗冷笑一声,目光一抬,便如此说道。

    杀一残魂,本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这老鬼很不简单。

    所以,才会那么苦难。

    但,困难不代表不行。

    “妖剑在手,天下我有!”

    那妖剑,不仅能杀人灭魂,斩人肉身。

    还能,夺人小命,毁人神魂。

    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

    “想试试?那就试试吧!本座虽被你封印,却也不是什么都不能的!”

    冷眸闪闪着寒厉之光,满腔杀意,便如刀锋。

    他,杀意如麻。

    心头,更是有无尽的恨意、怒意。

    既然你欲寻求一死。

    那,索性就成全你。

    正好,这也是他脱困的机会。

    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未来,当该是被他自己所掌控在手中。

    “小子,你会后悔的!”

    暗自冷笑着,轻蔑着,也不屑着。

    对于凌尘,他是很不在意的。

    一个云海境二重天的修炼者,要是放以前他在的那个时代,简直就是蝼蚁中的蝼蚁。

    “妖剑,出!”

    手中光芒一闪,原本被他隐匿身形的妖剑剑身,却瞬间出。

    此剑,已经认他为主。

    所以,即便在识海里动刀动剑,也无关紧要。

    “嗯?这是?”

    看到凌尘手中的刀剑,他整个人都是一愣。

    顷刻,变得诧异无比。

    这把剑,有古怪。

    他,自然是感受出来了。

    身为一强者,哪怕是曾经的强者。

    这位神秘的存在也都是很清楚的。

    此剑,很特别。

    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又似乎感觉到它上面的一股股危险气息。

    那气息,似乎真的能要他残魂之命。

    “不可能,天下间居然还有剑能威胁到我的?”

    这,简直就跟一晴天霹雳一样,轰然落在心头。

    小命,可能会不保?

    这,不是晴天霹雳又是什么?

    他,难以置信。

    凌尘,居然是有备而来的。

    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心头,万分震惊。

    咕隆!

    “小子,只要你放我离去,并且将此剑送于本座,你我之间,所有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如何?”

    那位神秘的存在忽然说道。

    对凌尘手里的这把妖剑,很是心动起来。

    似乎,那就是他的东西。

    一把绝世妖剑,抵得上所有的恩恩怨怨了。

    他,自然愿意了结。

    而且,也很真诚。

    但,凌尘却是不愿。

    妖剑认他为主,岂能放弃之?

    “你叫什么?”

    但,凌尘并没有立马回绝,而是似笑非笑地问道。

    好似,在刨根问底,在考虑他之言语。

    那位神秘存在也不疑有其他,还以为凌尘是在考虑,当即便道:“本座太始尊,乃十多万年前的天骄之首,也是当年欲统领这诸洲之人之首!”

    高昂着头颅,他是高高在上之辈。

    无上至尊一般的存在。

    “只是后来,被人打了,然后也封印、镇压了是吧?”

    凌尘轻轻一笑,当年再厉害又如何?

    如今,还不是要落得这般下场?

    可谓是,悲催、悲惨至极。

    “太始尊?”

    这个名号,倒是很嚣张,也很霸道。

    但他,却从未听说过。

    想来,当年的这位太始尊阁下,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但,他不稀罕。

    只是,单纯的想知道这个名字而已。

    太始尊:“……”

    他心里,是不怎么好受的。

    毕竟,是被人镇压了。

    而且,还是以玄棺镇压虚空周遭。

    这,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情?

    想统领诸洲?

    没那个实力,你统领个毛啊?

    最终,还不是要落败、陨落?

    “小子,你可别看我等此前失败了,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养精蓄锐。

    也,一直存在着!

    就等着有朝一日反攻之!

    你若是愿意加入,有我作保,也不无问题!

    以你的心智和眼界,应该也能看出我所言是真是假!”

    太始尊,淡淡说着。

    好似,未来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反攻神州大地,入得而来。

    这,是势在必行之事。

    你凌尘若愿意加入,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是他给予的承诺。

    也,很真诚。

    凌尘,自然可以看得出来。

    太始尊此言,并不是作假。

    毕竟,他心里也很明白,有很多的事情,可能还需要其他人去做。

    正好,凌尘就可以。

    当然,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脱困而出。

    自然,也有无数的手段让你凌尘臣服。

    “反攻入神州,你们就不怕再次被封印吗?”

    凌尘问道,倒是好奇。

    而在那位神秘存在的太始尊看来,他却是在质疑他们这些人的实力。

    不怕你质疑,就怕你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

    那,才是最可怕的。

    当即,会心一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大劫来临,你以为就我等一群人来战?”

    这话,没说完。

    但,凌尘却听明白了。

    大劫来临,这本身就是个混乱的时代。

    正如那佛门趁机东进传道一样,根本没有多少阻力。

    这,就是典型的浑水摸鱼了。

    他们,自然也愿意这样做。

    而且,看他们那样子,知道的似乎比凌尘知道的,更多。

    似乎,这天下还会继续混乱下去。

    只是不知道,下一个混乱的局面,将会是怎样的?

    “唉,且不管了,反正小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位太始尊。

    在今日以后,恐怕就要除名了!”

    他,杀意从未消减过。

    只不过,是隐匿起来了而已。

    杀人,并不是不会。

    似太始尊这样活了十多万年的老东西,一个老鬼级别的存在。

    他,自然是不能放松警惕的。

    杀人,是很有必要的。

    “可惜啊!”

    微微摇头,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也有些惋惜。

    太始尊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要栽倒在他手里。

    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一般。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可惜什么?”

    他还没想到,凌尘这厮,压根就没想过要放过你。

    而这太始尊,还以为自己得了天大的便宜。

    谁知道,竟是这样。

    可笑,也可悲也。

    他,虽然活了无数年。

    但这阅历,还是差了一些。

    “可惜,小爷我从未说过要放过你!”

    淡淡的声音响起,宛如来自地狱一般。

    “什么?小子,你……”

    他整个人都惊住了,也呆愣了。

    不特么说好的把妖剑给他,然后放他离去,所有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吗?

    难道,你还不愿意?

    “为什么?”

    他是及其的不甘心,眼看都已经要忽悠住了。

    可你,却突然变卦?

    这,是何道理?

    将他,置之于何地?

    难道,还欲斩杀不成?

    和气生财,不好吗?

    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样,不是很好吗?

    “太始尊是吧?对不起了!这一次,你可能要彻底的结束了!

    或许,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凌尘想了想,最后对着他说道。

    “……”

    噗通!

    彻底结束?

    一种解脱?

    解脱你妹啊?

    他太始尊,还特么不想死啊!

    还有,大家不都说得好好的吗?

    为什么,又要突然动手了?

    难道,神经病犯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