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机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机阁?

    老人,居然还是熟人。

    只是,凌尘一直都没认出来。

    “老夫玄虚子。小子,你确定还要动手吗?”

    终于,老头忍不住爆开自己的身份。

    他。为玄虚子。

    嘎?

    玄虚子?

    凌尘听后,整个人都楞住了。

    尼玛。这个手握一件法宝的老头。居然叫玄虚子?

    有没有搞错?

    玄虚子是谁?

    凌尘,自然明白。

    当初,太虚君之所以会死。多是因这玄虚子之故。

    所以,他是直接凶手,而玄虚子就是幕后凶手。

    没相当。当初从太上道宫里跑出来的玄虚子。一道残魂,居然还能拥有身体?

    而且,还能得到一件法宝?

    简直。不可思议。

    这老头。居然是他?

    凌尘。表示怀疑。

    “你这么老,居然是玄虚子那厮?”

    两人。差别似乎有点大。

    难道,是夺舍的?

    嗯。倒是有可能。

    毕竟,玄虚子这厮,是惯犯了。

    当初在太上道宫的时候。他就想过要去夺舍太虚君。

    结果,反而被太虚君挡住了压力。

    当然,最后要不是凌尘出现,说不定他就真的已经成功了。

    只是可惜,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凌尘,破坏了一件好事。

    或者说,玄虚子之所以会来夺舍眼下这人,也是因为凌尘的缘故。

    所以这仇这恨,可不浅的。

    在听闻凌尘得到绝世妖剑后,他就第一时间找了过来。

    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让凌尘交出妖剑。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凌尘软硬不吃。

    现在,居然还要毁了他的法宝。

    这卷画宝,是他好不容易才从太上道宫找到的。

    乃是一件法宝。

    可现在,居然承受不住一件绝世妖剑的攻击?

    这,就尴尬了。

    他,也不得不暴露出身份来。

    想的,自然是保住自己的画宝。

    同时,也欲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让凌尘交出妖剑,那样最好了。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这样,才是好的。

    “玄虚子是吧?你我之间,可是有仇的!怎么?你还想阻拦我?”

    他们之间,有着仇隙在。

    所以,想要阻拦他,是不是太傻了?

    这样,也行?

    简直,难以敢想象。

    “仇也是可以放下的嘛,反正如今我已经是天机阁的人了!这些仇恨,该放下的也应当要放下!”

    不知不觉间,玄虚子就给自己增加了一个筹码。

    他如今,是天机阁的人。

    或者说,那个被他夺舍的人,是天机阁的人。

    这,就等于是多了一层保护壳。

    既然保护壳有了,谈判的筹码,自然是增加了。

    所以,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凌尘,等待着他的结果。

    只是,在凌尘看来,这家伙却有些怪。

    “天机阁的人?天机阁是什么地方?”

    他,一脸的疑惑。

    那,并不是装出来的。

    他是,真不知道。

    “你,你不知道?”

    玄虚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一样。

    尼玛,你是一直宅着的吗?

    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天机阁那么大的组织,居然都不知道?

    孤陋寡闻,不可理喻。

    蝼蚁就是蝼蚁,太弱小了,以至于不知情。

    这,是他心里的想法。

    但,他没敢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毕竟,凌尘那厮,还是很恐怖的。

    “所以呢?你要小爷我放你一马?”

    凌尘忽然昂起头颅,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这是,要求他的节奏?

    可,你道出一个天机阁来,他又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不仅如此,我还希望你以妖剑为代价,从此以后,咱们之间所有的恩恩怨怨,以及种种纠缠,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一笔勾销了,如何?”

    他觉得,自己这个提议,真不错。

    很有前提,也很好。

    毕竟,一把妖剑,就可以了结那么多恩怨,想来也是划算的。

    “额……那个啥,玄虚子是吧?你确定你脑子没问题吗?”

    凌尘一惊,神色一愣一愣的。

    这人,确定是那个太上道宫的遗徒残魂玄虚子?

    那个,将太虚君直接给搞死的人?

    可,为什么看着不像?

    就这脑子,能成为太上道宫的遗徒?

    要他交出妖剑,化解一切恩怨?

    是太有自信了,还是觉得自己很牛?

    他凌尘,怎么可能交出妖剑呢?

    你这不就表明了要拿妖剑说事情吗?

    他又不傻,怎么会听你的?

    “脑子有问题?”

    听到凌尘话,他有些发愣。

    可偏偏,还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手掌摸了摸脑袋。

    那样子,好似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傻。

    凌尘:“……”

    这人有问题,他已经不好说什么了。

    摇摇头,微微有些尴尬。

    难道,这就是夺舍后留下的后遗症吗?

    如果是,那还真是恐怖。

    “你什么意思?”

    随即,玄虚子反应过来,阴沉着脸朝凌尘就问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说,你很愚蠢!妖剑在小爷我手里,并且认了我为主,你觉得我会送给你吗?

    用来消弭恩怨?

    这话,你不是第一个说了。

    但,小爷我同样可以回你一句。

    你可能是最后一次说这话了!”

    看着那依旧在破碎的法宝空间。

    这一件法宝,算是经不起折腾,被他的妖剑给损害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但,他不觉得有什么。

    反正,和这玄虚之间,是有着深深仇隙在的。

    大不了,仇恨再深点就是。

    反正,也没什么的。

    目光闪闪,宛如狂风。

    妖剑,都已经认他为主了,他又怎舍得呢?

    要说一把神兵,可能现在他还舍得。

    但妖剑嘛,万万不行的。

    “你,你就不考虑考虑下吗?我好歹是天机阁的人!”

    现在,他玄虚子,也是有身份有背景的存在。

    可,不是你一个蝼蚁小子能招惹的。

    虽然,这个蝼蚁小子很强。

    手握妖剑,便是他,也得小心翼翼应对。

    一个不小心,被那剑气擦着碰到,不死就是伤的,他找谁哭去?

    还有,他心里,可谓是非常不爽的。

    你一个云海境三重天的小子而已,不就是仰仗着妖剑吗?

    “没了妖剑,你特么什么都不是!”

    这,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所以,他很看不惯凌尘。

    但,对方连一件法宝都给他毁了,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这,就让人不爽的。

    我特么都已经给你面子了,也算是有求于你了。

    可现在,你是几个意思?

    不给他面子?

    那,就是羞辱他。

    “怎么?你还想留我不成?”

    玄虚子眉头一挑,冷冷道。

    与此同时,四周景象破碎,画宝,直接化成碎片落开。

    而苍擎、天无剑,也回过神来。

    再次出现在现实世界里,觉得是那么的美好。

    不过,按照凌尘的吩咐,他们当即就拦住玄虚子的去路。

    这厮,实力不怎么强。

    但手段,有的是。

    不愧是太上道宫的遗徒。

    所以,他不打算放过了。

    斩草除根,这种人还是扼杀在萌芽状态为好。

    虽然,可能会得罪那个叫天机阁的所谓势力。

    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正义楼、‘天’组织那样的他都得罪了。

    又何况是这个叫天机阁的势力呢?

    中洲,公认的有三大宗门。

    天宗、剑宗,以及凌阳阁。

    至于天机阁什么的,想来是隐世门派、组织。

    “还有,小爷我忘了告诉你一声,你那所谓的天机阁,小爷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所以用这个身份来威胁小爷我,你算是太失败了!”

    他,压根没听过。

    所以,也不知道天机阁是否强大。

    最后,也就不用在乎那么多问题了。

    玄虚子:“……”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一样。

    凌尘这厮,居然还不知道天机阁?

    那么,他所言的威胁,就白费了吗?

    一时之间,瞪大眼球,竟难以置信起来。

    “尼玛,失算了!”

    这是玄虚子心里的想法,那叫一个郁闷和后悔。

    只是可惜,明白的似乎有点晚了。

    凌尘,杀意决然。

    玄虚子,实力不太强。

    这,是夺舍后的后遗症。

    没有一两年的修养、恢复、融合,加上蕴养残魂。

    就算是各种绝世资源堆积下,也休想在短时间内突破。

    这,是肯定的。

    所以,他的实力并不强。

    纵然,曾经他强过。

    但,他是一缕残魂夺舍的。

    若不是有那画宝在,估计连对凌尘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最强的时候也才云海境一重天,现在,更低。

    所以,他不是凌尘的对手。

    而凌尘,比他更强大。

    挥手一动,妖剑便斩杀过去。

    犀利,而诡异、神秘、可怕。

    但,无比骇然。

    惊悚滚滚。

    心中,好似有一种别样的想法。

    玄虚子,同样背脊梁发寒,冒着冷汗。

    可恶,现在他才紫府境的修为啊。

    这点境界,似乎还不够吧?

    心头,都快有怒火在燃烧了。

    而凌尘,已经是云海境三重天了。

    此前,他不过是仗着自己有法宝在。

    悄无声息间,把人弄到法宝空间后。

    他,就是空间里的主宰,就是神。

    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所以,觉得你凌尘算什么?

    云海境,又算什么?

    甚至,诸如苍擎、天无剑这样的紫府境九重天修炼者,他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这,就是他的底气。

    只是现在,这底气已经被凌尘一剑给破了。

    他,再也没有潜力可言。

    底牌?

    或许有。

    但,绝对不是用来对付人的。

    而是,跑路的。

    现在,他已经奈何不得凌尘分毫。

    这家伙,已经很牢固了。

    所以,他做不了什么。

    心里,倒是颇为悔恨起来。

    如果,不是他觉得有一件法宝就可以套住这小子,然后让他乖乖的听话。

    可能,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后果。

    只是可惜,棋局内,凌尘虽被蒙蔽真灵一时之久。

    有种被*的感觉。

    但,终究是小道。

    玄虚子一个拜师礼错了,也就真的错了。

    如果,他用另外一种方式,说不得妖剑已经到手了。

    可惜,也可悲了。

    他,最终是没能算到这后面发生的一切和种种。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

    你在算计的同时,但你却不知道会有那些变数发生。

    变数一旦存在,你的算计,可能就没有多大作用了。

    甚至,还有可能把自己都给坑进去。

    就比如,现在。

    玄虚子,是自己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他挖了一个大大的坑。

    结果没有埋凌尘,反倒是埋了自己。

    不知道此刻的心里,会是何种感受、想法?

    他,可能会郁闷死吧?

    自己都能把自己玩死的那种,可谓是震惊世俗的。

    眼下,凌尘要杀他,他又该如何逃?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