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零六章 挖坑埋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零六章 挖坑埋你

    “只能把棺材板掀开,然后轰杀吗?”

    可,这样一来。他便要暴露了。

    一时间,他犹豫不定。

    该,如何面对呢?

    这。是个很恼火的问题。

    脸庞,也一下子变得相当的难看起来。

    心头。泛起一丝波澜。

    明明知道凌尘可能是在*他去杀。

    但。他偏偏还经受不住这等*。

    心头,露出一丝不爽之意来。

    那是,极其的不爽之。

    其脸色。更是越加的难看起来。

    后,他又难以抉择。

    毕竟,万一这是个坑呢?

    那么。他岂不是要陷入进去。最后落得一个不好的下场?

    这样的可能,不是没有,而是绝对有。

    心情。瞬间变得不爽起来。

    旋即。目光坚定。仿佛做出了决定。

    而这一切,正是凌尘所期待。也想要得到的结果。

    不怕你不上当,就怕你心里没想法啊。

    没想法的人。才是最难以琢磨,难以掌控的存在。

    不过眼下嘛,机会自然来了。

    他。挖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坑。

    就等着你往里头跳,然后他才好出手。

    报复的心理,一直都有,也一直都存在着。

    满腔愤然的火气,一直都未曾消失。

    他,要报复。

    而这报复,自然得要引蛇出洞才可的。

    目光,泛起一丝丝冷意。

    心道:看来,对方应该有所动静了。

    外面的情况,他并不清楚。

    但,也能猜到。

    对方,肯定是想再对他出手。

    毕竟,机会终究是难得,不是吗?

    心中,泛起一丝冷意来。

    旋即,他便停止了修炼。

    隐匿自身的气息,他倒是要看看,这一直隐藏在他身旁的奸细,究竟是何许人也?

    敢来算计他,找死而已。

    只是,等了半天,居然还没动静。

    凌尘:“……”

    难道,猜错了?

    对方,放弃了?

    这种可能,真有。

    只是,这样一来,他此前所做的种种准备,全都泡汤了。

    也,做了古。

    那心中的郁闷,愤然而交织着,如吃了老鼠屎了一样。

    好似憋了一口老血,也来不及吐出,那叫一个难看之。

    紧握着拳头,他凌尘自修炼后,何曾受过这档子气?

    那心头满腔郁闷和深深的不甘,自然是一一交织着。

    气怒的心情,各种交织、缠绕。

    不过,旋即棺材板被掀开的声音传出。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原来,是他想多了。

    对方,一直在等待机会。

    现在,机会终于来临,也终于打算出手了。

    不过,他却暗自一冷笑。

    暗道:终于出洞了吗?你这条毒蛇,终究是要完蛋的!

    这,是他心里的想法。

    无论如何,你都要完蛋。

    “真火叠掌!”

    许久,他都没有动用这套战技了。

    但,如今在这棺材里,正是机会。

    当即,便用了这种方法。

    真火叠掌,体内真气,凝成真火,一掌叠一掌。

    无尽之力,便叠加在这其中。

    他,也要趁其不备攻击。

    而对方,也趁他不备。

    当即,一剑就刺了过来。

    嗤嗤!

    轰!

    凌尘翻身而起,立马欲与其战在一起。

    可,当看到围攻自己的居然是三个人时,他脸色顿变。

    而且,还都是熟人。

    “我早该想到的!没想到你们居然就是奸细!”

    凌尘冷厉一喝,然后沉声道之。

    他,居然还是被算计了。

    而且,是被自己熟悉的人算计了。

    那种感觉,如心被针扎一般。

    难受,痛苦。

    也很,无奈。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本事。

    三个人又如何?

    他,依旧很强。

    一身战斗力,依旧很恐怖。

    满腔怒火,愤而交织。

    “死!”

    手握妖剑,猩红的光芒一闪,仿佛就要彻底抹杀之。

    而那些人,其实并不知道凌尘突然间会杀出来。

    而凌尘,同样也不太明白,这些人居然会是隐藏自己身边的奸细。

    简直,难以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幕。

    “凌尘,你死吧!”

    对方,当即道。

    冷冷的话音下,仿佛给凌尘判了死刑一样。

    心头,震撼。

    一时间,像是有无数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无尽的杀意,骤然席卷起来。

    骇然的心情,难以言表之。

    他是想过这些杀手都是奸细。

    但,当真正看到的时候,整个人就会露出错愕的神色。

    那种郁闷之感,让人难以言说什么。

    没错,包括追云在内,一共还剩下三个杀手,居然都是清一色的奸细。

    而此番,围攻凌尘的,正是他们。

    原本,凌尘还对他们给予重要的信任。

    但是现在,他却懵逼、后悔了。

    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杀手?

    居然,是奸细。

    如果不是搞了这一出引蛇出洞的计划,他可能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身边,竟隐藏着这么多不稳定因素。

    心中,无尽的怒火燃烧着。

    那深深的恨意,席卷着。

    脸色,一下子变得相当难看起来。

    “为什么?”

    凌尘沉声问道,一边杀着,一边对他们询问起来。

    “没有为什么!利益而已!”

    追云板着脸,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索性也破罐子破摔。

    他,不在乎了。

    他们之间,他不觉得存在背叛。

    双方之间,本来就是各自为生。

    并且,此前只是合作的关系。

    因为另一边的利益更大。

    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后者。

    “从一开始你们就打算做奸细了吗?”

    凌尘冷冷问道,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被身边的人背叛,那是何等可怕?

    心情,也是相当的不爽。

    他,愤然着心情。

    脸色,也无比难看。

    “从进入十万大山后吧!”

    至少,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背叛。

    “你等,可是发下过大道誓言的,难道你们就不怕吗?”

    凌尘又问道,心情很不爽。

    “大道誓言?那只有你才会信罢了!”

    摇摇头,追云三人,却如同看傻子一样在看着凌尘。

    那表情,仿佛凌尘就是一个十足的傻蛋。

    居然,还敢相信什么大道誓言?

    那玩意,是说给别人听的。

    而不是,履行的。

    “我想知道,让你们敢背叛我的人,究竟是谁?”

    凌尘目光中,精芒闪烁,忽然问道。

    他,欲从追云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来。

    毕竟,被人算计了。

    这笔账,迟早要还回去的。

    “想知道?你,只怕还不够资格,所以,你还是死去为好!”

    想了想,追云旋即轻松自在地道。

    他,根本就没把凌尘放在眼里。

    这个家伙,只是一云海境四重天的修炼者罢了。

    他们每一个人,都比其强。

    自然,也能轻而易举的将其斩杀掉。

    这,是无上的自信。

    心头,也充满了笑意。

    今日,你凌尘还不死?

    “你们以为,吃定我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

    他,还没有羸弱到被人所主宰性命的地步。

    因为他,同样不凡之。

    心头,泛起一丝冷意,露出一丝轻蔑。

    旋即,他便道:“今日,要死的,是你们!”

    敢背叛他,就必须做好死亡的准备。

    刚刚那些攻击,只是一个开始。

    或者说,那只是一个开头。

    开胃菜而已。

    眼下,才是真正要开始的时候了。

    他,手握绝世妖剑。

    又是云海境四重天的强大修炼者。

    这一身的本事,同样不凡的。

    “还欲反抗?你一个云海境四重天的修炼者,真不知道哪里来的本事?”

    追云三人,忍不住冷笑一声,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哑然一笑。

    明明自己实力也不强,却偏偏还爱逞强?

    这,是装逼。

    也,死得最快。

    冷笑一声,也万分的轻蔑。

    云海境四重天?

    那,不过是他们玩剩下的罢了。

    随手,可覆灭。

    而你,唯一仰仗的不过是那战斗力爆表的绝世妖剑而已。

    没有妖剑,你又算什么?

    可能,什么都不算吧?

    “给我杀了他!邀功请赏!”

    旋即,他冷笑一声道。

    寒目闪烁,杀意绝世。

    仿佛,要将他斩灭干净一样。

    另外两个杀手闻言,皆是一愣一惊。

    连忙道:“如此,甚好!”

    “老大, 你且放心吧!”

    当即,人就已经杀了过去。

    他们,一个是云海境五重天,一个是云海境六重天。

    都比凌尘强。

    而且,此前在奈何桥的时候,显然是装出来的。

    还有之前在通道里的时候,之所以会有人跌倒受伤,明显也是故意的。

    可能,就是为其他人创造机会,然后将魔教一干人等都杀了个干净。

    至于老魔此前欲言又止,可能是因为他怀疑了什么。

    只是,又没证据。

    所以,才不会道出来。

    心情,是万分的不爽,极其的怨恨。

    他,要杀人。

    也,应当要杀人。

    愤然的心情,怨恨连天,难以平复之。

    无论如何,他都得将这些个小子斩杀干净。

    背叛者,奸细者,当死。

    这,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也,没有任何可以原谅的。

    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他,其实早该想到的。

    这些人,此前就背叛了正义楼。

    有过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对他这个所谓的老板,也没有继续忠诚的必要。

    对于他们这种杀手而言,利益才是至上的。

    心情,万分憋屈。

    所以,凌尘需要发泄。

    手握妖剑,脚底生风,浮光掠影之术,迅速施展起来。

    而且,速度极其之快。

    快了一个可怕的极致。

    一般人,又哪里能挡住?

    剑起剑落,剑飞而动。

    舞动,乾坤也。

    凌尘这满腔怒火、仇恨,也仿佛是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顷刻,都爆发出来。

    嗤嗤!

    咻咻!

    犀利的声音,极其可怕也。

    眨眼,就到那两个云海境五重天和云海境六重天家伙的面门前。

    杀意,已至。

    转眼,杀将过来。

    剑气犀利,妖剑诡异、神秘。

    几乎,转眼就砸在其身上。

    轰!

    噗呲!

    人,已被分离!

    转眼,便死得干干净净。

    最终,是什么都没剩下。

    何其可悲也?

    这,简直太过无奈!

    凌尘,越级杀人,已成。

    追云,却瞪大眼球,难以敢相信!

    云海境四重天,竟可一招斩杀一个云海境五重天和一个云海境六重天?

    简直,出乎意料。

    更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幕。

    “他,他是妖孽吗?”

    这,是追云心头的想法!

    而凌尘,挖了好大一坑,终究埋了一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