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为何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为何物?

    “小子,你莫要猖狂,竟敢害云素。坏我贪狼小队计划,饶不了你!”

    丁墨一马当先,愤怒的脸庞上。更扬起深深的冷笑和嘲讽来。

    其满腔的怒火、杀意,犹如狂风暴雨。

    心道:小子。你不过就是一蝼蚁小儿之辈而已。却还如此嚣张?

    随心意一动,体内的真气,就开始疯狂起来。

    一个转瞬。其强大真气,加持于身。

    手掌一握,一把长剑。便悄然出现。

    “此剑。并未寒霜剑,取你性命之用!”

    冷厉的轻蔑之声,不屑之言。犹如道道铿锵之音。

    一下子。暴卷出去。

    剑光流转。寒气逼人。

    一抹森白,更显恐怖。

    无尽力量。朝着凌尘狂劈而去。

    他,可是一尊皇级境四重天的天骄。

    自然。有着足够的自信。

    而凌尘在他眼里,就什么都不是。

    冷冷的笑容下,手握着寒霜剑。立马就杀了过去。

    而这一招,也有出人意料,先声夺人的意思。

    他,要为自己树立下威风,也好让梅若雪、王强知晓,他丁墨与他们是一起的,并不会害云素。

    “终于动手了吗?”

    看到对方手握寒霜剑,一身实力暴涨。

    但,依旧还是皇级境四重天的修炼者。

    而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丁墨想得很简单,暗道:只要我能杀掉这小子,将他所知晓的一切,都深深掩埋掉,让他道不出任何结果,彻彻底底变成一个死人,那么,还有什么可以暴露的?

    如此想法下,顿时整个人心思也活络起来。

    或许,当真是另有想法。

    “只有杀掉他,我才有机会施展下一步计划。

    否则,这家伙的存在,只会坏事!”

    深邃的眼眸里,精茫一闪而过。

    阴霾、不爽的神情下,也更加愤怒、恼恨起来。

    凌尘,坏了他的计划。

    如今,更是将他暴露出来。

    虽然,那王强和梅若雪都没相信。

    但,他依旧不敢赌。

    所以,只有当凌尘变成一个死人,才是最好的办法。

    而理由,自然很多。

    “小子,你犯我天骄,拂我面子,扫我尊严,羞辱我心,便就此死去吧!”

    死亡,才应该是其最后的宿命。

    而这,是他给凌尘定性的基调。

    大声的呵斥之声,也伴随着寒霜剑气,滚滚如九天光华之力,飞涌下去。

    寒霜剑,本就冰寒无比,冷若如那九天之霜。

    加上那丁墨本身就水属性的修炼者,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更为可怕。

    一剑杀出,整个剑气剑光下,竟然都凝成一道道冰霜。

    若是这一剑落在人身上,怕是身体被劈开,而血液都不会掉出来。

    这就是寒霜剑的恐怖之处,一剑下去,不管是什么,都会被冻成寒霜。

    “水属性的修炼者吗?”

    看到丁墨表现出来的一幕,凌尘倒是略有一丝诧异。

    没想到这家伙,竟还是皇级境四重天的水属性修炼者。

    这,反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不过,水属性,他自也熟悉。

    其本身,就是水属性的强者,一身力量,自当是不凡也。

    要知道,凌尘的九天水诀,那可是水属性的九品神功妙法。

    “且让小爷我看看,你这所谓的‘天骄’,究竟有什么本事?”

    心头发冷,暗暗一笑,寒意如霜,却是冷意连连泛起。

    心意一动,体内的真火真气,便化成寒冰真气,滚滚缠绕于手指尖。

    没等对方的寒霜剑劈中,一股强大的寒气,便直接贯穿虚空,笼罩着丁墨,直接倾泻下去。

    仿佛,在倾倒寒气一样。

    又仿佛,是在大甩寒冰。

    两人之间,有着一重天的巨大鸿沟差距。

    而这,是这丁墨无法逾越的存在。

    瞬间脸色大变,只觉得像是有一阵更为恐怖、磅礴的铺天盖地之气席卷下来。

    而他,正是被刻意笼罩的那一个。

    心头狠狠震惊、抽动着,只觉得背脊梁发寒,冷汗直流。

    “该死,可恶,这小子怎么可能有着皇级境五重天?他不应该是一个小小的蝼蚁吗?为什么我此前用神识查看,他的力量反而很弱小?”

    难道,一切都是这小子弄出来的假象?

    自己,竟然被骗了?

    心里的惊恐,那无尽的骇然,可想而知。

    愤慨之心,交织一体,更难以消弭。

    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

    他丁墨,竟然是被骗了。

    一瞬间,仿佛是有无数的草泥马一一奔腾而过,那叫一个郁闷无比,羞愧难当。

    而这样的想法,如此的郁闷,却也不过在短短几个瞬息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等着凌尘后劲发动,更为恐怖的寒霜冰寒之气彻底落下,如同从那九天之上倾泻而下的雨水。

    滚滚笼罩落下,眨眼的功夫间,就凝聚在他之身。

    原本他就是水属性的修炼者,一身水属性的真气,寒冰无限。

    所以,这也算是给了凌尘一个机会。

    他的寒冰真气仅仅是一阵落下,便已能感觉到其中的可怕。

    威力无穷,浩瀚之气,其温度,更是低之又低。

    嗤嗤!

    轰!

    下一秒,这位自称是天骄的丁墨,竟是被他直接用寒冰真气冰冻住。

    再也,没有任何动弹的可能。

    其体内的真气被冻结于经脉之中,周身之处的各大窍穴,更像是被凌尘硬生生堵住,让其运转不得。

    而这所发生的一切,也不过在几个短暂的瞬间里。

    梅若雪和王强都没想到,丁墨这家伙,堂堂一天骄,竟会败得如此迅速、恐怖?

    他率先动手,但几乎是一个照面之间,就被人冰冻住。

    一身修为,更仿佛被封印了。

    凌尘的实力,当真是可怕。

    那王强,已经吓傻。

    至于梅若雪,俏脸无色,樱桃小嘴倒是大大张开,满脸错愕、惊愣。

    似乎,已被凌尘实力的恐怖所吓住。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这人,怎么可能如此强?

    皇级境四重天的丁墨,是她们这个贪狼小队里最强的存在。

    可,现在连丁墨在他手上都走不了一招。

    这,是何等的恐怖?

    岂不是说,就算是她和王强一起上, 怕也不是他之对手。

    “就这点实力,还想杀小爷我?真是不知死活啊。”

    暗自摇摇头,却根本没将其放之于眼里。

    无论是丁墨,还是那没有动手的王强、梅若雪。

    他们,在他眼里都不过是蝼蚁罢了。

    就这样的人,还自诩天骄,高高在上,想藐视一切?

    却不知,凌尘这家伙可是连皇级境八九重天的人都敢戏弄的存在。

    “嘶……”

    “你,你到底是谁?”

    倒吸一口凉气,此前还嚣张跋扈,叫嚣着要如何如何的王强,原本的眼里,也根本未将凌尘放在眼中。

    然现在,面对凶悍、恐怖、霸道的凌尘,一身皇级境五重天的气息,尽显无疑。

    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也再无嚣张的资本。

    天赋资质?修为实力?

    他王强不过是皇级境三重天,在一个皇级境五重天面前,又算什么?

    至于身后背景?

    他也很清楚,这里是横断山脉,并且还是靠近西洲魔渊的那一部分。

    便是被其所杀,他身后的宗门势力,也不可能为了他而杀到这里来。

    毕竟,这横断山脉可不是谁都能过的。

    即便是能过,如此浩荡的报复行动,可不见得是他所应该享受的待遇。

    “先,先生,你,你把他怎么了?”

    暗暗吞了吞口水,梅若雪赶紧问道,心里更为吃惊。

    自己一行人究竟遇到了一个怎样的存在?

    他,竟然能够在一招之间将丁墨制服。

    甚至,看这模样,还随时都能将其斩杀之。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惊讶,但心底,同时也有深深的恐惧之感。

    “也没什么,只是被我冰冻封印了而已,这人,太狂妄,也太聒噪,也让他静静也好!”

    淡淡地说道,似乎在说这一切的时候,都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好似不过是冰冻一个人,很随意。

    但,在梅若雪眼里,却显得那么的高深莫测,那么的恐怖如斯。

    梅若雪:“……”

    她自不敢反抗凌尘了,这是一尊皇级境五重天的强者,比她的修为境界,更为高深。

    所以,仅仅是有这样的想法,却不敢有任何其余异样的脸色。

    对方的强悍,太过恐怖。

    等待着下一步动手,准备聆听出来的吩咐。

    但下一刻,只见凌尘一挥手,原本在丁墨身上的乾坤戒就立马脱落。

    一阵阵光华下,其乾坤戒,竟被他强行打开。

    冲着梅若雪缓缓说着,“自己去找找吧,其毒药和解药,应该都在里面。”

    他并没有去查看,反正此事,早已注定。

    此前丁墨的种种表现,早已注定了这一切。

    梅若雪,这个冰雪漂亮的女人,竟是微微一愣神。

    显然,她似乎没反应过来。

    难道,那丁墨当真是投毒陷害云素的凶手吗?

    “怎么?你还相信他?

    嘿嘿,不过这样一来,你那好姐妹,怕是就要烟消云散了。”

    犀利的冷笑、嘲讽之言,如同冰冷的寒霜一般,恐怖席卷着。

    无尽的力量,暴恐无比,诡异如斯。

    该不该相信?还是选择无视?

    可,云素已经等不及了。

    她,随时都有危险。

    凌尘并没有立马离开,他是想看看,当从这丁墨身上找到毒药、解药的那一刻,这傻傻的女人和那傻小子,会有怎样的表情?

    怕是,会很有趣吧。

    报着这样的好奇,他竟鬼使神差的留了下去。

    忽然想到丁墨这厮的计划:以神秘毒药毒之,但这毒药虽恐怖,却也不是见血封喉的那种,所以,在那云素还未死亡之际,他就会化身正义,送上解药,而以此来拉近关系,培养感情,甚至是获得更多的好处。

    虽然,这只是凌尘的猜测,但此刻那丁墨若还清醒,怕是会直接跳起来。

    准,太准了。

    凌尘所想的这一切,便是那丁墨的计划。

    而他身为‘天骄’,此番出来,也不过是为了云素而已。

    但那云素,却对他冷淡无比。

    所以,才有了这个计划的诞生。

    只是,他的行为未免太过极端了点。

    如此办法、阴谋诡计,就想获得女人的青睐?

    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爱情,需要这样不折手段吗?

    当梅若雪找出和那云素所中之毒一模一样的毒药,以及那解药时,凌尘就明白,一切已成定数。

    “看来,这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其实,他不也这样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