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招败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招败你

    水皓天欲与凌尘一战,以此来证明自己云海境九重天的实力。

    但,凌尘却不会给他多少机会。

    虽只有一丝一毫的差距。

    但。那也是差距不是?

    凌尘,自是应允。

    心道:既然你都提出来了,小爷我又如何不允许呢?

    反正。你水皓天云海境九重天不会是他的对手。

    半步撼天境,这是他的实力。

    也是其。底气。

    只要能见到离颜。这又算什么?

    左右,不过是一点小把戏而已。

    当即,便冲水皓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意思。便已经很明显了。

    水皓天面色一怔,没想到凌尘竟这么大胆。

    现在,就要比试吗?

    “如果。能够和半步撼天境的人全力一战。便是让他去见见小主又如何?

    至于后果如何,那就不是我水皓天能够主宰的了。”

    心里,暗暗一笑之。

    他只答应了给你一个面见小主的机会。

    但。小主见不见。见了又会有怎样的后果?

    这些。他都不会管的。

    所以,到时候也算是完成了承诺。

    “你。可得小心了!”

    旋即,水皓天便道着。

    淡淡的目光。如清风徐来。

    他,云海境九重天,也是不弱之人。

    “我知道!你尽管来吧!”

    凌尘点点头。对于水皓天的叮嘱,他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左右,水皓天也不过是云海境九重天而已。

    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厉害之人。

    水皓天:“……”

    看到凌尘居然对自己的叮嘱不屑一顾,他倒是有些不爽。

    心说:我都提醒你了,一会大意落败,那可就被怪我水皓天没有提醒你。

    他,嘴角忍不住也抽了抽。

    手中,一把冰剑出现。

    好似,寒铁打造而成。

    且,也是一件法宝。

    上面,水珠光泽,宝气光华。

    一股股水属性的力量,充斥、酝酿其间。

    这间法宝,可以说和水皓天是量身打造的。

    天下间,能够拥有这样法宝的人,也不多也。

    哪怕是水族身为皇族,哪怕他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但,这种复合属性的法宝,也是天下少见的。

    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搞得这么奢华的。

    当然,和水皓天比起来,凌尘觉得自己一块帝天碑,就足以镇压了。

    毕竟,那帝天碑,也是一件法宝。

    而且,宛如搬砖一样的东西。

    将其放大,直接拍下去,若是动用全力,哪怕是皇族之人,也会被拍成灰灰了去吧?

    当然,水皓天现在还不能死。

    “你,小心了!”

    凌尘,也喃喃了一句。

    目光上,泛起一丝淡然。

    随后,他道:“帝天碑,出来吧!”

    轰!

    随后,一块石碑,悄然出现。

    盈盈一握,便如手握砖块。

    好似,随时都能拍下去。

    嗤嗤!

    看到凌尘手中的法宝,水皓天面色一抽,不由得郁闷起来。

    这,竟然是一块板砖。

    不,应该是碑。

    一块石碑。

    但,这又是一件法宝。

    看起来,很诡异、也很恐怖。

    其强大的程度,几乎让人难以置信。

    隐隐间,水皓天还是能感觉到一阵压力存在。

    “但,为了变得更强,我可以无所畏惧!”

    凌尘,将是他的垫脚石。

    或者说,是磨刀石。

    他,将要踩着凌尘,变得更强。

    “希望,这一战不要让本公子失望啊!”

    对于与凌尘这位半步撼天境的强者一战,他期待已久。

    这一战,是水皓天花费一定代价才得来的。

    若非答应了凌尘带他去见离颜,可能也不会有这一次挑战的机会。

    至于生死之战,水皓天终究是有所忌惮的。

    他,感到震惊了。

    “此刀,名为寒月!是我……”

    他,正欲向凌尘介绍一番自己的刀。

    谁知道,却被凌尘打断了。

    “行了,行了,我不是要听你介绍你这宝剑的,对它小爷我也没兴趣,咱们还是早点开打吧!”

    对此,凌尘是直接打断了水皓天的介绍。

    他,不是来听你唠叨的。

    时间,可宝贵着。

    水皓天:“……”

    只是,听闻凌尘之言的水皓天,顿时一阵阵无言以对。

    整个人都愕然在原地,面皮也狠狠地抽了抽。

    心说:这家伙,简直不懂得欣赏。

    他本是打算好好介绍一下这绝世之剑。

    但,凌尘却打断了他。

    不要废话,直接开打?

    这样没有前奏的事情,真的好吗?

    他心里暗自抽搐着,也越发的鄙夷凌尘。

    暗道:乡野之人就是乡野之人,这粗鄙的态度,真是日了狗了。

    同是高手、强者,就不能再文雅、端庄一点吗?

    至少,也要做给别人看吧?

    但,他哪里知道,凌尘那厮压根就不在乎那些的。

    微微摇头,淡淡一笑,神色淡漠,平静如水。

    “我这法宝,叫帝天碑,一会你小心了!”

    旋即,凌尘却如此地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却让水皓天顿时无颜面对。

    说好的不再介绍呢?

    说好的直接开打呢?

    你这么介绍,又是几个意思?

    帝天碑?

    那是什么鬼?

    反正,他水皓天是没有听说过。

    “行了,咱们还是开打吧!”

    水皓天想了想,急忙道着。

    他觉得,还是直接开打为好。

    “也好!”

    凌尘点点头,很是认同地道。

    “……”

    只是,谁都不清楚,水皓天这心里,顿时被噎得不要不要的。

    但,为了能和一个半步撼天境的修炼者切磋。

    他,还是很慎重。

    所有能忍的和不能忍的,全都忍了下去。

    反正,心之所想,便是依靠这一次与一位半步撼天境的修炼者战斗提升自己的实力。

    或许,还能有机会突破也说不一定。

    毕竟,这种事情,也是随机缘的。

    万一,运气就好了呢?

    “九天寒月!”

    大喝一声,水皓天一出手,就是最强的一击。

    他知道,面对一个半步撼天境的强者,自己必须出手最强一击。

    否则,可能没有机会出手了。

    这,是境界上的差距。

    人家,能够凭此碾压。

    “镇压万古!”

    凌尘,右手轻轻一挥动,手中的帝天碑,就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

    然后,迎风便长,突然变大。

    几乎,在一个很短暂的时间内,迅速突破。

    而这,竟是如此之快。

    几乎,快到一个可怕的极致。

    让人,神情凝固。

    这……

    很多人,都呆滞在原地,也不知所措起来。

    心道: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一股强大的天地之力,突然爆发出来。

    帝天碑上,更传出一阵可怕的力量。

    好似,要将这水皓天连同他周围的空间都凝固住一样。

    而起寒月剑,也瞬间挥不动。

    以至于,他那剑气都没来得及发出。

    手中法宝,也没发挥出最大战力来。

    就,感觉这四周的空间突然像是要凝固一样。

    让他身形都挣扎不得。

    好似,一下子陷入沼泽内,挣脱不得。

    那感觉,整个人都懵逼了。

    对方,一招就败了他。

    这,是多么快的速度?

    而他,竟连其一招都承受不了。

    虽然,可能有法宝之威。

    可,他手中也是有一件法宝的。

    那感觉,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

    心道:尼玛,本公子这么弱吗?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没有比试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最起码这一身实力,还算是过得去。

    毕竟,是水族的弟子,又身怀皇气。

    还是一云海境九重天的强大修炼者。

    谁曾想,这样的本事,在凌尘手中连一招都走不了。

    那郁闷的感觉,不爽的心情,就好似有千万头猛犸象在他脑子里奔腾。

    郁闷,苦涩。

    也,哭笑不得。

    手握寒月剑,却连什么都没能做得出来。

    如果说,刚刚那一下是生死角逐之战,那么,他已经死了。

    这,就是结局。

    虽然,水皓天现在都是懵逼的。

    但,这就是现实。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这,是他极为不明白的地方。

    凌尘,只不过是半步撼天境而已,只不过是比他强了一丝。

    可他,为什么会这么强?

    这人,怎么可以如此强?

    哪怕是借助法宝之威,也不可能一招就把他给镇压了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小爷我是半步撼天境,而你是云海境九重天,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撼天境和云海境,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

    一个是无上的主宰。

    另一个则是大帝。

    虽然,听起来都是高大上的。

    但,谁强谁弱,一看就知。

    而且,也很好分辨出来。

    另外,他虽是半步撼天境的实力。

    可,这半步撼天境的本事,也属于撼天境的一员。

    其本质上,实际上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的。

    这,是无可改变和争议的事实。

    只不过是因为,他的生命本质,都已经发生了改变而已。

    所以,施展起手段来,得心应手不说。

    还,能发挥出法宝最大限度的威力。

    而你水皓天,乃是云海境九重天。

    不管怎么说,你的生命层次都差了一丢丢。

    所以,你不管怎么说都是差了一点。

    也不能完全发挥出法宝的威力来。

    甚至,在身法上你都弱了一丝。

    所以,哪怕是同时出手,最后凌尘也能比你快上那么一丝一毫。

    这,是境界的强弱本身就注定的事实。

    谁也无法改变什么。

    “原来如此!”

    水皓天点点头,似懂非懂地应到。

    好似明白了什么,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明白。

    但终究,他还是明悟了一点什么。

    这一局,他输得不冤。

    虽然,连凌尘一招之力都没有接下来。

    但,他却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云海境和撼天境,甚至是和半步撼天境,也是有着巨大差距的。

    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行,我败了!接下来你随我来吧!但小主到底是见不见你,那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我只能帮你通报!”

    水皓天旋即道,他不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

    相反,他很守承诺。

    说带你去,就带你去。

    但,见与不见,那就是小主自己决定的事情了。

    他,也做不了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