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七章 吾曾为天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六十七章 吾曾为天帝

    “师父,你们之间,是怎么有仇恨的?”

    在离开水族的路上。凌尘终于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道了出来。

    他很想知道,帝天这家伙,不是一直都在中洲吗?

    要说有仇。也应该是和中洲上的那些天之骄子们有仇吧?

    又,怎么可能和他有仇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帝天不会和五行皇族有任何交集才是。

    可现在这种情况,你敢说他们不认识吗?

    敢说他们之间,曾经没有交集吗?

    不敢说。

    但。这就让人感觉到神奇了。

    帝天,明明没有来过北洲,却一副很轻车熟路的样子。

    看得他愕然失笑。暗道:看来。我这个师父,也有很多属于自己的秘密啊。

    “当年年轻,大家都冲动嘛!”

    帝天并没有将实情说出来。而是缓缓道着。

    打了个哈哈。说得是棱模两可。

    凌尘:“……”

    这。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师父,我记得你都没来过北洲吧?那你是怎么和五行皇族的人认识的?”

    凌尘眉头一皱。忽然问道。

    他心里,比较疑惑。

    难道。北洲那些五行皇族的人,还跑到中洲去找了帝天的麻烦不成?

    “额,咳咳。都说了当年比较年轻气盛嘛!”

    帝天的面色,显得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

    回想当年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有好多都是很幼稚的做法。

    如果,当初他早早就把这五行皇族的人一一斩杀干净,哪里还有今天这么多屁事出现?

    只怕,早就没有所谓的五行皇族了。

    而他,也会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

    只是可惜,一步错,便步步错。

    最终,导致了此前一直在养伤。

    而那伤,明着是中洲上的那些天骄们造成的。

    实际上,只有帝天自己才清楚,是北洲这些所谓的五行皇族们造成的。

    只是因为,他们不想有强者再出现,挑战他们的权威。

    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也是,不能放过的。

    当然,那些事情,其实都已经过去了。

    “师父,当年,他们都欲封印你吗?”

    凌尘,忽然问道。

    看帝天当初的模样,显然是被人封印的样子。

    而且,那五个皇族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封印人。

    “不是封印,是欲打杀!”

    帝天纠正着,但一想到当年的那些事,他心里,就一阵阵的悲凉起来。

    那个时候,他是一个人,独自而行。

    却,要被人喊打喊杀。

    而且,是一群人来。

    那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都快成为公敌。

    而且,整日整日的,得不到休息。

    “当年的仇,今日的恨,如今,也都应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帝天,喃喃自语着。

    当初,五行皇族们强加到他身上的仇,今日可以报也。

    “师父,那个时代,应该很好吧?”

    凌尘,忽然又问道。

    他能够感觉到帝天心中的那种豪气壮志,义薄云天的感觉。

    而且,那个时代,正是天骄辈出的年代,无数天之骄子们你来我往,争相杀伐。

    每一次战斗,仿佛都是在浴火重生。

    所以,实力会增长很快。

    “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同时,其实也是一个吃人的时代。”

    那个时代,吃人。

    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稍有不慎,就连渣渣都不剩。

    这,也是一个狰狞的时代。

    天道狰狞,人心狰狞。

    自古,便浩然无存,贪欲而起。

    人吃人,随时都欲被毁灭。

    那种种感觉,神情骇然,目光泛起难色。

    心情,更是低落几分。

    他帝天,也是一路上,流着血拼杀过来的。

    一路走来,其实并不容易。

    也,并不觉得兴奋和激动。

    凌尘没有见过那个可怕的时代,所以他才会有些期待和激动。

    可惜,那个时代,终究已经远去,距离他很远很远了。

    他想要再做点什么,已经没有了可能。

    命运的车轮,开始转动。

    如风的奢华,开始运转。

    天地,好似都在黯然失色。

    “行了,咱们离开水族吧,水轩皇那厮也好*作!”

    帝天,缓缓言道。

    他和水轩皇这个水族族长之间,有过约定。

    所以,他很在乎。

    也很明白。

    他,期待着与五行皇族的再一次战斗。

    也期待着和水轩皇的谋划。

    对方,一定会执行的。

    因为,他也没得选择。

    不是吗?

    淡淡一笑,目光中露出一丝笑容。

    一丝笑意。

    那是,自信的笑意。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师父,你要对付五行皇族,能否让我也参与其中?”

    凌尘,忽然道。

    帝天曾为他做过很多事。

    但他,却没有。

    此番,正是一次机会。

    所以,他想给他一点回报。

    哪怕是一点点,也是好的。

    “趁着小爷我现在还有半步撼天境的实力,也能为他做点事,等我真正已经跌落半步撼天境时,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无力再帮师父帝天做什么了。”

    这,算是一种悲凉。

    不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

    所以,他得做点什么。

    “我也去!随便见识见识那些所谓的五行皇族族长,究竟都有多厉害?”

    反正,他龙天是很期待的。

    盖因,他也是一尊撼天境的强者。

    “离颜,你就不要去了,乖乖在一旁看着我大发神威吧!”

    凌尘忽然道着,脸色兴奋、激动。

    他,也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展现自己强大、威猛的一面。

    同时,也为了防止离颜去见了水轩皇而尴尬。

    “好!”

    她,很聪明,也很懂事。

    更加明白,所以答应了。

    在她看来,凌尘的想法,和她一样。

    再加上水轩皇和帝天结成的盟友关系,她倒是不担心凌尘的安危问题。

    况且,这不是还有帝天和龙天吗?

    这两位,可是货真价实的撼天境修炼者。

    “但是你,可别逞强!”

    最终,她还是小心翼翼叮嘱起来。

    因为她知道,凌尘需要自己的安慰、帮助。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懂才行。

    “嗯,即便是为了你,我也不会逞强的!放心吧!”

    宠溺地看了一眼离颜,腻腻不舍。

    他们,毕竟有情有义。

    “油嘴滑舌!”

    离颜却笑道,虽然嘴上说着。

    但这心里,实际上是很满意的。

    如同吃了蜜馅,芳心欢喜,动人心魄。

    心情,也很满意。

    她懂得凌尘的想法,俏脸一片红霞,顿时娇羞一片。

    “安安心心等我吧!”

    凌尘,叮嘱一句后,就追上帝天、龙天他们而去。

    并且,速度极其之快。

    几乎,能以肉眼可见之。

    那种速度,看得不少妖族天骄弟子们,都啧啧称奇。

    “师父,你说这一次他们会选择在哪里伏击我等?”

    帝天来北洲的消息,在他们离开水族的时候,水轩皇就已经通过这样那样的手段泄露出去。

    此时此刻,想来那其余四大皇族的弟子,都已经知晓了吧?

    他们,可能都已经很满意了吧?

    那种心情激动,可能会产生怎样的想法呢?

    他不知道,但却很明白。

    “不知道!”

    帝天闻言,直接就摇头了。

    凌尘:“……”

    “老大,你才半步撼天境,你行不行?要是不行的话,你就说一声!”

    龙天忽然很关心地说道,那神情、模样,都很真诚。

    噗通!

    只是,凌尘闻言后,整个人都差点摔倒在地上,险些就直接摔出一个狗吃屎来。

    那感觉,简直爽得不要不要的。

    郁闷的心情,可谓是如有千千万万的草泥马在奔腾一样。

    才在帝天那里郁闷吃瘪了,你这又来一下。

    而且,是暴击。

    他,如何能享受到?

    那心情,可谓是万分的哭笑不得。

    行不行?

    不行的话,还说一声?

    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岂能说不行?

    而且,他应该说不行吗?

    男人,能够说不行吗?

    那岂不是,太显得无能了?

    当即,哭笑不得,郁闷的心情,那叫一个悲剧。

    “其实,当年我之所以被人叫做是帝天,那也是因为这个名字是我改的!”

    这个时候,帝天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直接就说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

    他叫帝天,是因为他改的。

    可,他为什么要改自己的名字呢?

    无论是凌尘还是龙天,全都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说,自己太落后了吗?

    “师父,这,这是为什么啊?那你原本的名字又叫什么呢?”

    凌尘忽然问道,他很清楚帝天既然都已经主动说了出来,那肯定是想介绍一下了。

    他这样问,也是给了帝天一个台阶下,让他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原本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只是记得,我曾为天帝!所以,在觉醒前世的记忆后,就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帝天了!

    你们以为,那水轩皇等等之类的撼天境修炼者为何没有小世界?

    那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能,还没那个本事呢!”

    帝天,却是轻笑一声。

    很是平静地说道起来,语气平缓、淡漠。

    好似,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

    轰!

    然,在凌尘、龙天听来,却像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一样。

    整个人,都愣住了。

    曾为天帝?

    前世?

    这……

    他们究竟遇到了一位怎样的存在?

    是不是,太过恐怖了点?

    还有,小世界一说,似乎还真就只有帝天有。

    龙天没有,离颜也没有,水轩皇看起来也没有。

    其他那些撼天境的修炼者,更是没有。

    难道:真如他所言的那般,只有他才有吗?帝天的前世,是天帝?

    所以,他取名为帝天?

    似乎,也饿说得通。

    可,帝天竟还有前世一说,这就让他们全都有点懵了。

    难道,前世真的是存在的吗?

    只是,一直以来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眉头皱起,暗道:师父帝天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他,真的曾为过天帝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