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四章 金乌意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七十四章 金乌意态

    火,为阳,属先天而生。

    火中之精。乃‘离’、‘昧’,而凌尘之火,乃真火。

    以己身之力。纳天地火灵,灌丹体之内。沟天地精华。以命搏之。

    然,面对那熊熊地火,他竟难以招架。

    “凤凰为火中至尊。天生属‘离’,控其火,便有生机现。所以。才有涅槃重生之说!”

    可,那是凤凰,所重生之火。更是离火。

    而他。不过是一人族修炼者。所修之火,所拥之焰。不过是真火、地火。

    以及,那天然而成。带有雷霆之力的天火。

    他若涅槃重生,必死无疑。

    这火中,也无生机在。

    没生机。自不能涅槃。

    “除凤凰外,天地之间,还有一些火中之精灵,天生之灵,天生地养,受天地宠爱,汇集大气运,若不陨落,假以时日也能化作人形。

    可,那等天地所诞生的先天生灵,又岂是那么好找的?”

    天地生灵,诸如此前在锁灵塔内遇到的邪灵,便属于先天生灵的范畴。

    只是,先天生灵太少,诞生也太困难。

    既诞生,又有灵智出现的,更是少之又少。

    他们的存在,本就是受天地大气运加持。

    不过,眼下哪里去寻找什么先天火精灵?

    那,无异于痴人说梦,也就是想想而已。

    先天火之精?化而为灵,转而为形。

    这样的存在,起码凌尘还未曾见过。

    所以,这个办法是不行的。

    “那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眉头皱起,暗暗吸一口气。

    若这个方法依旧不行,他可能真要陨落于此了。

    修炼,如逆水行舟,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落得命死而消的下场。

    “但我终究相信,危机和机缘,总是并存的!我之所以没有得到机缘,是因为还不够努力!”

    天,终有不负人。

    他,坚信。

    “传说中,除凤凰和那火之精外,还有一种也是火中强者。

    金乌,乃火中皇者,高高在上,手握天下苍生生灵性命,掌控‘昧’火,为金乌皇。”

    天下之中,有种生物,叫金乌。

    它们,是火中皇者,化形便为妖。

    天生控火,以火为食,以昧为尊。

    “金乌没有,但,我若能化成金乌呢?”

    眼下,自不能找金乌相助。

    可,他若以一人族肉身化作金乌之身呢?

    凌尘,没有金乌血脉,更没见过金乌。

    但,眼前的情况,似乎只有化金乌更容易些。

    他本就出身于凡俗世间的王朝内,便从地球穿越而来,也毫无金乌血脉可言。

    更不用说,贫瘠如洗的东洲,狰狞如斯的西洲,皆是没有金乌鸟的出现。

    所以,也自是不知金乌模样。

    心念一动,便欲化作金乌之身。

    人,又岂能变化?

    又该,如何变化?

    眉头紧皱着,他虽想出了办法。

    然,这个办法却不太好实现。

    可,又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否则,火焰汇集,形成滚滚火海,他更是被包裹其中。

    便是运转九天焚诀,也没多少作用可言。

    如今,已陷入深深的危机中。

    或许,如那彼岸苦海一样,渡过者,就能更上一层楼。

    而渡不过者,怕是就此烟消云散。

    这个代价,是很残酷,也很现实的。

    然,事实就是如此。

    “劫数来时,自然便到,当初玄棺天降西洲,便成了那些人的劫数,如今,这是我的劫数!”

    劫数,自是天注定。

    至少眼下,他无力去撼动、改变什么。

    修炼,从来都不是一场好戏。

    凌尘欲化作金乌之态,彻底掌控这些火焰。

    但,金乌形态,又岂是那么好变化的?

    没有血脉,也没有精血,更是没有其余力量,又如何能变化呢?

    该如何变化出金乌形态呢?靠命运?还是靠意外?

    亦或者,靠实力?

    这些,他都不拥有。

    心里,泛起难意来。

    未来会有什么?他不知道。

    “我现在想要的,不过是活下去而已,就这么简单。”

    这,就是他所想。

    可,面对那无穷无尽的火焰组成的火海包裹过来,他也只能摇头叹息。

    未来,变化太大,充满未知。

    且,金乌形态,也不是那么好变化出来的。

    这,不是修炼神通变化之术。

    而是,无中生有。

    一旦不行,那便是真的不行。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而随着这时间的流逝,所能遭遇的一切,也就更加恐怖、霸道起来。

    “不行,等不了那么久了。”

    时间,终究是不等人的。

    他,没有那么多时日去耗费。

    心里,泛起一丝丝苦涩。

    想不到他竟然也有这一天,真是无比苦恼。

    “金乌形态,该如何化成?眼下这些被我莫名吸引出来的恐怖地火,又该如何处置?”

    他想跑路,但为时已晚,时间流逝,并不等人。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可能他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

    心里,也渐渐开始着急起来。

    事情,会如何发展呢?

    震惊之色,骇然于心。

    脸庞上,已经出现一丝狰狞和扭曲来。

    现在,他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是死是活,就要搏这一把了!小爷我,终究太弱了啊!”

    深深一口气吸入肺腑之中,眼下,给他做出选择的机会、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了,我虽没有金乌血脉,也没有金乌精血,更加不能以肉身化作金乌。

    但,我却可以用意念化成金乌,从而带动肉身变化成金乌之身。”

    而一旦成功,他就是火中皇者,且拥有能化金乌之能。

    此地火虽不是昧火,但却能感觉到其上的可怕力量。

    意念化作金乌,掌控这些火焰后,再调动肉身而行。

    如此之法,似乎也不错。

    仔细观察之,好似也可行。

    只是,万一不成功呢?

    “或许,就是灰飞烟灭吧!”

    神情下,有些凝重,有些恐惧。

    “不管了,开始吧!”

    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就欲开始。

    心里,暗暗思忖:这一次,可一定要成功才行。

    金乌意态,他等待多时了。

    火中皇者,掌控天下昧火,手握生灵性命。

    此等本事,他也应该要有。

    兴奋之于,大笑一声,全身神识,皆是集中于一处之地。

    金乌的形态他不知道,以神识化而为鸟,飞入火焰中,努力去掌控那火焰。

    心里,早已泛起一丝丝期待之感来。

    机会,就在眼前,就看他的造化了。

    是机缘?还死危难?

    一切,就看这短暂的时日了。

    外面,无论是云素还是梅若雪,亦或者是王强、丁墨。

    只是觉得里面的温度很高,也很恐怖。

    但,他却不知道,这火焰里的凌尘,是否还活着?

    不过,在王强、丁墨二人看来,凌尘这家伙,多半是已经死了。

    那么高的温度,又岂能有活着的可能?

    淡淡的笑意下,似乎也洋溢着一丝丝嘚瑟。

    好似在庆祝一样,在兴奋、在激动。

    凌尘,终究在自己作死,要把自己玩死。

    但,这些都和他们没有多少关系了。

    只要这家伙死掉,就足也。

    “以我之神,化而为鸟,天生金乌,神控天下,掌握昧火,万世之中,我为至尊!”

    地火之焰,无尽之火,滚滚之力,磅礴来袭。

    几个呼吸之间,浩然于心。

    脸色平静,淡漠如真。

    神识飞入真火之中,被那火焰灼烧,焚灭之疼,也强忍着。

    心头之痛,更是紧咬牙关,眉头紧锁。

    一切,都在拼搏。

    “修炼之人,每时每刻,都在与天斗,与地斗,甚至与自己斗,我凌尘,也自当如此!”

    深深一口气,吞入腹中。

    神识催动,意念发动,有九天光华变化,有无尽真火流转。

    “以神催功,九天焚诀,给我运转!”

    凌尘,本是以神识凝成金乌鸟,却觉得这还不够。

    再以这凝成的金乌鸟,直接催动修炼之诀,那九品之功——九天焚诀。

    玄奥气息,本就神鬼莫测。

    一下子,有真火运转,有地火被带动,竟凝聚于那金乌鸟之上。

    虽然,那股灼烧、焚灭之痛依旧传来。

    但,此时此刻已好了不少。

    心念一动之间,九天神功之诀,以神识催动,金乌之鸟,本该是虚幻之间。

    但现在,随着那地火的汇聚,竟慢慢变得凝实起来。

    仿佛,随时都能凝成实体,化出真形之态来。

    “神识化金乌,金乌意念之形!绝,妙,哈哈哈……”

    此等做法,天下之间,闻所未闻之。

    更加,没人会这样做。

    而这,也是凌尘临时兴致过来,加之也走投无路。

    所以,才结合前世的一些传说,便有了如此金乌意态的出现。

    这,是意念所化,是神识所变。

    一切,皆是在掌控之中。

    一切,都都渐渐变好。

    火山底下,那滚滚的地火火焰,也变得越发恐怖起来。

    不过,也不再如之前那般不受其控制。

    现在,被那神识所化的金乌控制着这一切,火焰也渐渐化成金乌的形态。

    地火,更是越发凝练,化成真火。

    炙热、恐怖的火焰,滚滚燃烧着。

    其力,威猛而磅礴。

    嗤嗤!

    轰!

    一声大响,金乌之势,便已成也。

    一声啼鸣,竟是鸟叫之声。

    但,又不是普通的鸟。

    凌尘听得真切,那,应该是金乌之鸟。

    虽然,他此前所预想的要引动肉身变化。

    然,在尝试一番后,终究无果也。

    “算了,也就保持这个形态了,反正这也是我神识所凝成,只需心意一动,便可变化之,以后,也可以此来御敌,也算是多了一门手段、底牌!”

    如今这结局,好似也不错。

    他,也还能接受。

    金乌之皇,自是要收回体内。

    如今,真火已被掌控,凝练的真火,整整吸收掉整个地下火山之火。

    然,那金乌鸟,也不过才巴掌大小。

    其被压缩的力量,便可想而知。

    而收入体内,必将引起巨大变化。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