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一章 如何赚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八十一章 如何赚钱?

    没钱,便是强者也会难看,更会尴尬。

    待凌尘好不容易从云戒里找出三块灵石来。徐慕辰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心说:辛亏这家伙有灵石啊,否则这众目睽睽下可就尴尬了。

    “刚刚一时没想起,小二。开两间房吧!”

    一脸的平静,凌尘淡淡而言。

    四周那些关注之人。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没钱是穷鬼。有钱就是大爷。

    虽然店小二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但那态度,明显有些转变。

    热情地引导上去。还耐心地介绍着这里的特色大餐,他们的服务,如何如何的好。

    而之前一闻没灵石的时候。虽也未曾冷笑嘲讽、轻蔑不屑。但却也没热情招待。

    这,就是差距。

    两人皆是颇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说:接下来是不是要考虑如何赚钱的事情了?

    毕竟。没有灵石。在这中洲里。就寸步难行。

    住家客栈,都需要灵石。吃点东西,也需要。

    更不要说。如果有愁绪恩怨,上那生死擂台,也会要灵石。

    这里。太过繁华。

    但同样,也不是普通人能潇洒得起来的。

    没有灵石钱财的支撑,所谓的潇洒,不过是穷困潦倒之辈而已。

    苦笑着摇头,面色之上,更泛起一丝丝如寒冰般的冷笑之意。

    目光闪烁,两人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后,一番打扮,穿上华丽的服饰,这才缓缓出来。

    让店小二准备了一座大餐,这自然不可能是免费的。

    一块灵石,就这样没了。

    当初凌尘从鬼域内得到的灵石本就不多,这番下去,自己都还没享受享受灵石的滋味,就没了。

    “凌兄,看来我们应该去尝试一番,该赚点灵石了!”

    哪怕是不愿,他也必须说出来。

    曾经在西洲里,那位潇潇洒洒,身份尊贵无比的西洲血魔宗神子,竟落得这般下场。

    想想就觉得心里堵着一股气,这落差感,实在太大了。

    “行,一会吃完东西,我们也该去逛逛了顺便看看怎么赚取灵石。”

    虽然凌尘对此不报什么希望,但也不好让徐慕辰失去期待。

    灵石,毕竟珍贵,想要赚取一块,怕是都难。

    天下之人这么多,人家凭什么给你?

    除非,你能给别人带来更多的价值。

    不过,也不是人人都需要劳动力啊。

    比如看家护院之人,倒是有不少招聘的,但给的工资太少。

    另外,赌场倒是个好去处。

    不过,凌尘想了想,无论是他,还是徐慕辰,都没有好的赌术。

    一顿大餐美滋滋地吃完,踏上街道,闲逛一圈,花了两个时辰。

    街道之大,超乎想象。

    包罗万象的商铺,满目琳琅的商品,更有那无尽的奇珍异宝。

    但,这些都需要灵石。

    大街之上,还有随处可见的执法队,据说是这小城里从属的宗派实力所派遣来的。

    而在这城里,拥有一个巨大阵法,执法队的人能够借助阵法之威执法。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也没人敢捣乱。

    只是,让凌尘、徐慕辰二人有点懵圈的是。

    逛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可以赚取灵石的。

    倒是发现有不少招聘家丁、护院之类的,但一个月才一块灵石。

    那简直就是下人,不可取也。

    另外,还有押送护镖之物,一趟也才一块。

    颇为让人无语,心说:难道这里真没赚取灵石的方法吗?

    好几次,两人都想去找人问问。

    可话到了嘴边,又摇摇头。

    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土包子。

    没有灵石,便什么都做不了。

    打探消息?

    平白无故的,谁又会有此等耐心听你说什么?

    凌尘有种恍然,好似回到了前世地球的感觉。

    那个同样被金钱、铜臭充满的社会,金钱,可以打翻一切。

    而此时,在这小镇的另外一处。

    丁墨和王强坐在椅子上,面露冷意,旁边则是剑云。

    “丁师兄,我已经派凌烟阁门人出去找寻那小子的踪迹了,一旦有消息,就会来报!”

    剑云拱手说着,心里,也隐隐对凌尘不满、愤怒。

    当初在鬼域内,那小子本该是被他所擒杀,其一身鬼域所得的宝物、资源,也将是他所有。

    可,没想到终究还是让那小子跑了。

    这么热情和丁墨联手,也多有这其中之意。

    鬼域大半的修炼资源,可是不少。

    他,无比期待,无比向往。

    “这一次,定要报当初之仇!哼!在中洲,那可是我凌烟阁的天下!不是他一个黄口小儿能撒野的地方!”

    想起当初被凌尘一道寒冰真气封堵住经脉、窍穴,让他一身实力被封,宛如普通人一样。

    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若非是王强,后来又有那梅若雪相助,然后遇上了剑云,他丁墨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被妖兽狂潮洪流所淹没,是肯定的。

    险些生死,让他将凌尘当作是生死之仇。

    人,是必须杀掉。

    “不错,当初在横断山脉,那小子仗着自己实力比我等强,便如使唤下人、仆从般使唤我等,如此耻辱,必将百倍、千倍还之!”

    王强的脸上,涌过一丝狰狞和狠辣。

    此前在横断山脉他只能隐忍,如今到了中洲,他身后的实力虽不是十大超级势力,但同样不若之。

    至少,比起凌尘孤身一人强了不知多少倍。

    如此对比的结果下,同样也召集四周的宗派弟子前来,定要将凌尘那家伙伏杀之。

    横断山脉内发生的种种,就如同是一根根扎在心头的刺,让他满心愤怒。

    那,是耻辱,是人生中的污点。

    “对了丁师兄,那小子,还杀了霸天、雪羽,杀我凌烟阁门人弟子,这一次可得好生教训教训,让他吃尽苦头而死!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

    剑云眼中精茫一闪,缓缓说着。

    心里暗自好笑:你们怕是都还不知道那小子得到了鬼域大半的收藏吧?嘿嘿!

    不过,凌尘能有皇级境五重天的境界,是他意外的。

    当然,他并不知道凌尘在横断山脉内那座火山里修炼,实际上现在已经破入皇级境六重天了。

    要知道,当初第一次见到凌尘的时候,那还是一彼岸境的修炼者。

    “短短几年的功夫,他竟提升如此迅猛吗?看来,他从鬼域内得到的东西,已经开始用来修炼了,不过,他也不可能那么快用完的!”

    而那些资源,将为他所得。

    至于死去的霸天、雪羽,关系虽好,但却已死之。

    自古,便是人死如灯灭,再也不剩下什么了。

    为了各自的利益,丁墨、王强、剑云三人,竟已联合在一起。

    凌尘,在他们眼中早已是死人一个。

    冷冷的脸庞下,泛起寒厉的目光来。

    杀意绝然,如是那钢刀。

    无论如何,凌尘都必须死。

    为此,他们派遣出去了各自能调动的人马。

    有凌烟阁的门人弟子,也有王强身后的宗门之人。

    自那日他们从横断山脉里出来后,就开始布局。

    等的,便是凌尘。

    “希望那小子不要被那地火焚烧死了,亦或者是被淹没在妖兽洪流里了。”

    若凌尘早已死掉,他们所有的布置,都将失去意义。

    心里,竟暗暗祈祷他未死来。

    若凌尘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感谢他们一番?

    而此刻,凌尘和徐慕辰依旧在大街上闲逛着。

    突然,眉头微微皱起。

    “竟然有人跟踪我们?难道是那凌烟阁的人吗?还是那王强、丁墨之流?”

    竟被人盯上,这倒出乎意料。

    他们,才第一天来到这座小镇而已。

    可就已被人盯上,这显然是之前就布置好的局,就等着他来呢。

    神识一扫,便知道了。

    那跟踪之人,不止一个。

    在各大角落,甚至是街道中心都有。

    至少也是皇级境一重天,强一点的,也有皇级境二重天。

    清一色的,竟都是皇级境之人。

    什么时候皇级境如此不值钱了?

    在别的地方能称尊做祖的存在,在这里,仅仅是给人家打个下手。

    这差距,还真是够大的。

    “徐兄,你说,做什么灵石来得最快?”

    没有理会那些人,深邃的眼眸突然一转,便略显兴奋地问道。

    徐慕辰自然也发现了四周的异样,闻凌尘之言,倒是一惊。

    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心态,也似乎明悟了凌尘此问之意。

    “天下之间,自是无本买卖、不义之财来得最快,凌兄,你莫不是想……”

    话音拖住,眼神瞟了瞟四周,那几个明显的跟踪之人,似乎已入猎物。

    天下之间,多的是不义之财。

    “嘿嘿,不过是重操旧业罢了!”

    微微一笑,也不觉得羞愧、尴尬。

    这,只是重操旧业。

    反正,又不是没做过。

    不义之财,不就是抢掠得来吗?

    况且,凌尘还能安慰自己。

    “这,可是他们自己撞到枪口上来的,可怪不得小爷我要那不义之财,嘿嘿!”

    那些人,便是王强、丁墨、剑云三人派遣来的,清一色的都是皇级境。

    为的,就是怕彼岸境太弱,不是其对手。

    所以,才会派遣这皇级境的人出马。

    且,不止一个两个。

    发现凌尘,有几个遍已经回去报信了。

    剩下的,则继续跟踪着,到时候以秘法之术联系就是。

    “重操旧业?”

    徐慕辰有些懵逼,暗道:难不成这凌尘以前就是专干这行的?我这交的是什么朋友?

    老脸一黑,全是黑线。

    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番凌尘,好似想说:这还是我认识的你么?

    “走吧,城外,才是我们的机会,相信他们也会跟来的,嘿嘿嘿!”

    没有灵石?

    自然会有人送上来,他可不信这些皇级境的家伙手里没有灵石。

    不义之财,来得最是快,花得也最是舒坦:反正不是自己的。

    以前在东洲,他可没少行那抢掠之事。

    如今,自然是重操旧业。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