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三章 可愿为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九十三章 可愿为奴?

    主人?

    请走一趟?

    两人对视一言,脑子也迅速转了起来。

    这位皇级境八重天强者的主人,会是谁呢?

    他们二人出来中洲。也没认识几个人。

    难道是云素那丫头?

    可,她不是才回去没多久吗?

    且,云素那丫头的实力。也不可能有一位皇级境八重天的人做仆从。

    那,又会是谁呢?

    对方找他们。又意欲何为?

    毕竟。若说修为境界,他们的实力根本不是眼前这皇级境八重天的人。

    可若不是冲着这个来的,他们身上。又还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呢?

    “这位朋友,不知你家主人是?”

    拱手行礼,其主人。又是何许人也?

    那。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

    两人的目光,皆是落在那男子身上。

    仿佛在询问,期待的神色下。很想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我家主人是谁。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那男子似乎看出凌尘话语中的意思。但却微微摇头,并没有将自家主人的身份道出来。

    或许是他不想说。或许是被叮嘱过。

    但不管是哪一种,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凌尘、徐慕辰:“……”

    前脚才出了凌烟阁驻地。好不容易从里面跑出来,侥幸留得一条小命。

    可下一刻,这位皇级境八重天男子的出现。瞬间让他们所有的想法都化为泡影。

    这下子,是没发跑出城了。

    也不知道他那位主人是什么存在?会不会害他们?

    倒是可以不去,但万一得罪到某个存在,他们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毕竟,皇级境在中洲来说,并不算什么。

    “前面带路吧!”

    深深吸入一口气,仔细思忖半天,才考虑清楚这其中的利弊。

    他们现在,也只有逃出城外一途。

    而这,他们能想到,凌烟阁那些人,自然也能想到。

    与其如此,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这城里,说不定比外面更为安全。

    而对方能舍得下一皇级境八重天的人过来请,虽然有些傲气,却不是不屑。

    所以,那位主人,则更强之。

    对方若真要杀他二人,定会轻而易举。

    所以,即便是这次不去,下一次也绝对会遇到。

    说不得,还会惹恼了对方。

    “凌兄,你……”

    凌尘的决定,倒是让徐慕辰有点看不明白。

    一个陌生人,鬼知道他主人是谁?

    且,他也没说过其主人是谁。

    他们,又为什么要如此给面子?

    神子,也是有尊严和傲气的。

    “去看看也好!要不然,咱们就只能出城了!”

    微微露出一丝苦笑,这不是没得选择了吗?

    若是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他又何至于选择这?

    无奈叹息一声,脸上,只有那深深的无可奈何之色。

    “好吧!”

    见凌尘如此,徐慕辰最终也是无奈点点头。

    忙道:“那一会你我一定要见机行事,莫要入了狼窟之中。”

    眼神里,带着一丝丝凝重。

    中洲,水当真太深了。

    深得以至于他有些不自在,在西洲他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神子至尊。

    而来到中洲,却成了小小的蝼蚁,被人所算计。

    甚至,面未来,突然也有一种迷茫之感来。

    “难道,来错了?”

    到中洲来历练、闯荡,是否正确?

    这一刻,徐慕辰扪心自问,竟有些怀疑起来。

    “两位,请随我来!”

    点点头,那男子也不多言其他,便率先带头走在前面。

    穿过繁华的街道,走过几条巷子,便来到一座华丽的府邸之处。

    只是,这却是后院小路。

    府邸院落,则看起来似乎有点熟悉的样子。

    “这里,来过?”

    心里,暗暗吃惊不已。

    这座府邸之地,他好似来过。

    但,偏偏又记不起来了。

    心里,则颇为好奇,暗道:难不成,小爷我和那要见我的人,当真是熟人不成?

    跟随在那男子身后,缓缓进入府邸之内。

    一个大大的院落,连通着四周。

    里面,花草树木种植起来,倒是别有洞天。

    院落的中央之处,还有一个小湖,湖心之处,则有一座小亭。

    一个长裙女子,背对而坐。

    扶手弹琴,好一优雅之势。

    音轻体柔,配合着四周的花草,简直就是一副美妙的画卷。

    女子仿佛知晓他们的到来,琴音一顿,便又继续。

    “她是谁?”

    凌尘仔细回忆片刻,才敢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此女。

    背景轻柔,隐隐肌肤如雪。

    这女子,想来面貌也不差。

    只是,她让人带他与徐慕辰过来,又所为何事呢?

    “我与她之间,从未有过交集,这人,又怎么会知晓我?难道,是凌烟阁的人?可看这样子,似乎又不像!”

    疑惑万分,目光落于其身上,想要找出点什么来。

    最终,却并没有什么发现。

    “你认识吗?”

    小声冲着其旁的徐慕辰说着,这个血魔宗神子,或许见多识广呢?

    难道,是他老相好?

    “不认识!”

    但徐慕辰,却直接了当的摇摇头。

    此女,他也未曾见过,更别说认识。

    两人都没开口询问,自顾自的找个地方坐下来,也算是静静倾听美妙悦耳的琴声。

    女子仙衣霓裳,长发青丝,入莲藕雪肌,娇容之下,曼妙身姿,当真是天下少有。

    玉脸缓缓转过,清澈美目,则是闪闪发亮。

    “你们都各自介绍一下吧!”

    这女子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

    凌尘、徐慕辰:“……”

    两人都有些懵圈,心道:不是你叫人带我们来的吗?竟还不知道我等叫什么?

    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人不熟,何以言之?

    不道用意,他们又如何说道?

    无论是凌尘也好,还是徐慕辰也罢,都不是好惹的。

    且,他们也颇为有一丝傲气。

    面对这女子的询问,竟没人开口说话。

    “听说你以十大剧毒之物熬制汤药,让那凌烟阁的丁墨经脉全好,并且还突破一重天?是否属实?”

    女子依旧是那一副高冷的模样,不苟言笑,也毫无表情。

    她,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冷漠、寒冷。

    如同高高在上的仙神,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她同样傲气十足,同样不屑于一切。

    仿佛,其自身,就是一切的主宰。

    “她怎么知道的?”

    十大剧毒之物,还有那熬制汤药,以及丁墨经脉全好,还借此契机突破的事情。

    这,不过是今天才发生的而已。

    对方,又是如何知晓的?

    她,当真是凌烟阁的天骄?

    还是说,另有其人?

    可,如果是另有其人,又为什么会盯上他们?

    或者说,是盯上他?

    丁墨经脉恢复,实力突破。

    那事,只有凌烟阁驻地的那些凌烟阁弟子才知晓,她又是如此了解到的?

    “她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威胁我?还是想告诉我,我这一切底细她皆知晓?”

    脸庞,立马就黑了下来。

    无论是调查,还是威胁,亦或是偶然得知。

    这个女人,终究已经威胁到他了。

    眼眸里,更是闪过一丝杀意。

    “你们杀了凌烟阁的弟子,很快整个凌烟阁的门人都会知道,有两个无法无天的人,杀了他们引以为傲的二十四天骄之一的丁墨!”

    女子也没管凌尘和徐慕辰是什么表情,依旧是自顾自的说着。

    那神态和模样,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

    连丁墨之事,她都知晓。

    凌尘知道,丁墨那件事,已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究竟想干什么?”

    心里有些愤怒,暗暗紧握着拳头。

    体内的真火真气,也暗暗开始调动起来。

    他,还有真火金乌。

    那,是他之底牌。

    说不得,到关键时刻能发挥奇特的作用。

    眼前这个女人,已经被他拉入黑名单中。

    可以说,凌尘所做的一切事情,她都仿佛很清楚。

    这,可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我见你们都是人才,能够从凌烟阁的五行大阵中出来,并且还懂得利用十大剧毒之物熬制汤药,以毒攻毒之法。

    你们对我而言,都有大用!

    所以,此前我才会叫人带你们到这里来,只要以后跟着我,凌烟阁的事情,我自会帮你们摆平!

    现在,你们可愿为我之奴?”

    女子淡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前一半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他们竟都是人才,且还有人认同,这很难得。

    可当听到后半部分时,整个人顿时懵逼了。

    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难看起来,犹如一盆冷水,狠狠泼在身上。

    可愿为奴?

    这四个字,就像是一个个刺耳的声音。

    也如一根根钢针,刺入心脏。

    为奴!

    这是多么刺激的一个字眼?

    心里,更是泛起可怕的苦涩来。

    心底深处,一团无名之火,一下子冒出。

    眼前这个女人,竟如此高傲、自负。

    竟,要他们为奴。

    如果是这样,那所谓的替他们解决掉凌烟阁的之事,不要也罢。

    面庞上,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嗤笑一声,凌尘缓缓抬起头来,“这,便是你让人带我们来这里的原因?”

    如果是要为奴才能逃得一命,他情愿拼死而为之。

    哪怕血溅三尺地,也毫不在乎。

    未来的路很长,或许也很短。

    但,绝对不是为奴。

    徐慕辰的脸上,更是露出讥讽的神色。

    想他堂堂一绝世资质之人,西洲血魔宗里赫赫有名的辰公子,神子至尊,有着绝世凶名之人。

    可现在,竟被一个女人要他为其奴。

    这,是何等的可笑?

    难道,这些中洲的天骄天才,都是这幅德性吗?

    动不动就叫人为其奴,难道她们就没有调查过?

    还是说,仰仗自己的实力强大,可以不惧一切?

    “这女人,是奇宝斋的!”

    望着那高傲的身影,凌尘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除了凌烟阁,就只剩下奇宝斋知晓他用十大剧毒之物为丁墨治疗经脉的事情。

    而奇宝斋,则归属于天宗!

    这,是一座庞然大物。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