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一章 魔佛同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只赤金的手臂,仿佛是个活物,微微可以动。★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正在从珠宝堆中往外钻爬......

    我的天。这太诡异了!难道...这珠玉翡翠下。是.......

    更多的赤金佛手露了出来,一只,两只。三只...这下面好像埋了很多的人,待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一座千手观音...不!千手魔君!从珠宝堆中露了出来。三头六臂,狰狞可怖。它通体金铸,却能自由移动,三个脑袋表情不停变化着。喜怒哀乐着实诡异!

    不用说了。那大雨魔君的碎片正在这个金像中!而我的那抹分魂也是被大雨给吸走的!它完全占据不了主导,被魔君残魂碎片给操控着。

    这似乎是一个局,更像是一个陷阱。魔君残片等着他弟弟的分魂来自投罗网,好破茧重生!而我们。正是把分魂送过来的人。

    在那金像的眉心处,一颗鸽子血红宝石光闪熠熠。射出诡异阴森的红光,洒在地面。犹如泼上了一层血冰....正中的那张魔君之脸在微微的笑着,说不出的得意。

    我身处外界的小树林里。也感受到了大雨的那份强大控制力,他复活了。而激活他的人,正是我。大雨魔君也有一颗佛目,射出了无尽的血腥和戾气,但见勾勒全身“服饰”的金线雕纹,统统都是各种虫子的图腾写意化身。

    原来,所谓的痋国,是以魔君大雨作为至高无上的神加以膜拜的,从而产生了这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法。

    “问题有些麻烦了,分魂触动了魔君魂魄残片的梗醒,他复活了,”我紧张道。

    小洁说:“这个世界上,能战胜大雨魔君的人只有你,你的分魂被大雨魔君吸收不见得是件坏事,从内部瓦解它比面对面以死相搏要好。”

    我摇摇头:“问题怕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那么分魂根本没有什么实力,被魔君吸走后连神识都传递不过来,更谈不上操控。”

    我的意念在痋宫主墓室底层,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大雨魔君的变化,而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红宝石的眸孔竟然跟我对视了起来!猩红的光线穿透了无数道痋殿的砖石屏障直直的跟我的佛目对视!

    一瞬间,我脑子像是浸泡在油锅里一般意识全无,身子猛然栽倒......

    再次陷入无尽的虚无中,时间没有**,亦没有尽头,直到...我听见了无数的膜拜声,还有钟岳的敲打声。

    庙香袅袅,我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被牢牢的固定在了一个莲花台上,周遭无数的人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在向我磕头膜拜。

    几个长老模样的人在祭坛下神神叨叨的的念念有词,桌案神龛上摆着无数的极品,有猪牛羊还有谷物,甚至不知名的肥硕大虫子。

    这是哪里?我的身子被牢牢的粘住,一丝也动弹不得,而在我的身旁,则是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是哥哥,是大雨,他正占据着神像的正位。

    “你终于回来了,”大雨的声音通过神像内部的共鸣传递到我的身体里。

    “哥哥,原来真的是你!”我惊颤道。

    “呵呵,很奇怪吗?你以为...你用自杀的方式就能彻底消灭我?太天真了吧!”大雨说道。

    他的话让我的心入坠冰窖,内心一阵阵忐忑不安。

    “呵呵,兄弟,”大雨继续说:“其实,魔与佛都一样,魔胜还是佛胜,不在你我,而在人心。”

    “人心?”

    “是的,佛虽然高高在上,但是你不要忘记,我们都是人供养的,如果人心向魔,则我的实力胜于你,若人心向佛,我则自然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你根本没办法和我斗。”

    大雨的话说的我无言以对,或许这才是一切的真谛,就像是以前有句格言,人内心有两只狼,一只善良,一只邪恶,相互厮杀,而胜利的那只则是人喂的肉多的那只。

    现在这个社会人心不古,每个人都为了利益,唯商至上,当利润超过了300%,他们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由此看来,大雨能够占据主导,乃是天道。

    “人之初,性本恶,贪婪和需求伴随着人类的一生,所谓的清心寡欲,无欲无求,试问有谁能做到,就算是庙里的和尚,又有几个真的能放下一切尘缘念想,虚伪,卑鄙,甚至可以说是无耻,还不如直面人性,踏踏实实的随心所欲活一世,”大雨继续说。

    我反驳不过他,似乎...也觉得大雨说的很有道理。

    “之前,我看到你这一世活的如此悲催,所以故意给你设了个局,让你体验人世间的快活,所有你潜意识里喜欢的女人,我都把她们送到了你的身边,但你没有真心,还伙同别人一起要来杀我,你疯了吗?我是你哥呀!”大雨继续训斥道。

    “大雨...我和你不一样,我不需要那么多女人对我投怀送抱,我只要和自己心爱的人白头偕老,”我反驳道。

    “白头偕老?呵呵,你以为...女人们真能看上你?如果不是我从中周旋,那村长家的妮子会把自己给你?你还不是照样借了我的势?”大雨冷笑。

    他说的我有些屈辱,不过也是事实,如果不是大雨催化的小洁欲罢不能,我也不可能跟小洁有今天,她会嫁给镇里领导家的傻儿子。而我...也只有嫉妒艳羡的份儿。

    “再说那个清慧小师父,你的潜意识里,其实对她也有想法,正是我从中周旋,安排了世事的棋局,让你最后得到她,今生...她还成了你的女儿,你不感谢我吗?如果...任凭人世间缘分的随波逐流,你永远无法得到她......”

    “够了!”我打断了大雨的话,说道:“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是!我承认,人的脑子无法自控会有一些龌龊的潜意识,但爱的真谛并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对方活的更好,你自以为是,把我对别人的欣赏扩大成肉欲,毁了别人的一生,林姐,娟子,香兰嫂,多么好的人,全被你害死了!”

    “呵呵,”大雨冷笑:“你知道个什么,不要忘了,我们是神,那些凡人跟牲口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你心里想的还挺好,希望别人过的更好,其实根本不知道,跟你好的那几个女的,一个比一个龌龊。”

    “你住口!”我愤怒的吼道。

    “哼,我一个个跟你说,你知道香兰嫂为啥怀不上孩子吗?她在和自己老公好之前,就跟别人胡搞过,其中还有村子的份儿,都打过两个孩子了,惩罚她今生无子,那个林姐我就不用说了,更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其实...能把你穿成线儿,也是因为彼此内心都有龌龊的想法,你潜意识里喜欢她们,她们也对你有点意思。”

    “那个小洁......”

    他的话没说完,我又大声何止住了他:“别说了!别人的心思怎么样我不管,我只求自己问心无愧,你不用给我洗.脑,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龌龊。”

    大雨微微冷笑不再理我,我看见了藏匿于金身佛像内部的神魂,我想,那应该就是魔君的残片吧,可是...我怎样才能毁灭它呢?这尊佛像的金身,完全是被大雨控制的,我就像是个傀儡,一丝自主能力也没有。

    莲花神龛台阶下,那些长老和百姓们的神秘仪式还在进行,我看见十几个妙龄少女被押解了上来,一个个按倒跪下,接着...十几个巨大的黑坛子抬了上来。

    一看见黑坛子,我心里就明白咋回事儿了,脑子中浮现出了之前见到的无数个痋妇受难时的画面,这是要拿她们炼痋。

    “大雨,你个魔鬼,赶紧让他们停下来!”我嘶声力竭的大吼,然而,我的声音只能在神像内部回荡,外界根本听不见。

    大雨轻叹一口气:“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你还有我,不过是一尊雕像而已,说白了,裹着名贵金属的泥陶瓦罐,我如何能控制的了他们?”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如果这个时候我说出话来,他们会吓死的,现在的你我,跟寻常庙里的菩萨没有任何区别,”大雨无奈道。

    他顿了顿继续说:“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这群痋民们心中有恶,他们心中有恶,才有的我,并不是我指使的他们做这些行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