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章 道冲之怒(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刀斩杀五名巫鬼。

    宁秀杰和凌菲二人瞠目结舌,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无法动弹的小颖震惊之余,却轻声道,“《九裂刀诀》,是师父。”

    凌菲也反应过来,刚才那一轮苍墨刀芒正是《九裂刀诀》第一重,碎石裂土。

    当初李道冲什么也没教给她们,唯一留下的就是一套残缺的刀法。

    凌菲和小颖这几个月来修为突飞猛进,除了依靠曾娇支持之外,最大的依仗就是这套刀诀。

    表面看来这只是一套高品阶的刀类gong fǎ,其实xiu liàn之后,小颖和凌菲都发现。

    这套刀法还蕴藏着心法。

    她们有研究过这套刀法,甚至去翻阅很多古老书籍,她们确实找到了这套刀法的一些典故。

    并且在一本古籍上还有《九裂刀诀》第一重gong fǎ讲解。

    可两女看了之后,发现那上面的《九裂刀诀》与自己xiu liàn的根本不一样。

    李道冲给她们的刀法要高明玄妙得多,经过了较大改动,xiu liàn也更容易上手。

    刀法打完一套之后,念力也会增长一丝,并且xiu liàn这套刀法之后,根本不需要其他心法。

    刀法本身的口诀就是心法,照着xiu liàn冥想,效果比大众化的那些心法厉害得多。

    短短几个月时间,小颖和凌菲这两位天赋一般,认为自己能在十年之后就能筑基的她们。

    竟然在数月之间就筑基成功了,成为一名筑基修士。

    对她们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也让她们心中更加笃定的去追随李道冲,随便一本刀法丢出来就能让她们追上诸多天才的脚步。

    若是这套gong fǎ是完整的,那还得了,况且李道冲又何止这一套gong fǎ这么简单。

    她们与李道冲一起在拔舌星上经历那么多事,又怎能看不出李道冲的神奇之处。

    能遇上这等神人,是自己今生最大的机缘,若是错过,此生怕是再也没机会遇见。

    因此两女决定此次幽魔星之行结束之后,立刻回去找李道冲。

    她们已经完成了李道冲当初对她们的要求,将《九裂刀诀》前面两重xiu liàn圆满。

    凭借这两重刀法在西北先锋团战修之中,小颖和凌菲战力排在靠前的位置。

    宁秀杰与她们切磋都要落下半筹。

    也正是因为实力强大,才让两女支撑到现在没挂掉,弱一点在这样劣势的情况下早就挂了。

    呼!

    一道青影一闪而来。

    宁秀杰、凌菲和小颖三人怔怔看着瞬息而至的李道冲,都呆住了。

    让他们吃惊的并非李道冲的忽然出现,而是李道冲身上无法探知的气息。

    拔舌星一别也不过数月时间,他们与李道冲之间的察觉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变得更加巨大。

    李道冲俯视下方,眉头微皱,从很远的地方他就感知到这里不断消失的人修气息。

    心知大战爆发。

    这些气息里面有至少五股气息是李道冲非常熟悉的气息。

    本来跟着大部队一起的李道冲,招呼都没打一声,便如一把利箭破空而来。

    一路飞射。

    只希望自己的速度能够,快点,再快点。

    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数股气息消失,李道冲心急如焚,生怕自己熟悉的气息消失。

    虞妍、秦湛与他有恩,宁秀杰、小颖和凌菲与他有情。

    这些人,李道冲不希望他们有任何散失,当小颖的气息弱小去时,李道冲心底怒火猛然窜升而起。

    只恨自己不会瞬间移动,否则他会立刻撕开空间出现在战场之中。

    好在小颖气息弱下去之后,便稳定下来,并未消失。

    李道冲一路狂飙,气息却完全收敛在体内,谁都没有发现他的接近。

    李道冲只出现在宁秀杰三人面前一秒,看也没看他们,化作一道青芒射向地表。

    此时此刻。

    相游和乌罗麦两名大巫,贪婪的伸出罪恶之手,要将虞妍和虹央仙子身上剩下的最后遮羞亵衣撕开。

    虞妍zi shā未遂,被相游挡开之后,继续嘶吼着,“杀了我,快杀了我。”

    相游一脸淫邪的说道,“美人,一会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本巫会让你忘记一切烦恼,领略你此生从未领略的愉悦,哈哈哈。”

    说着相游伸手抓向虞妍下身那最后的黑色蕾丝边nèi ku,雪白修长大腿滑润如玉,任谁看了都会涌现出无限遐想。

    虞妍无比绝望的睁着一对美眸,泪水不断流出,她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和绝望过。

    死,在这一刻是最大的解脱。

    此刻,生不如死。

    虞妍双目空洞,看着虚空,心如死灰,一道苍墨色光华忽然而至,俯冲下来。

    那道苍墨色光华映射在虞妍空洞无神绝望的双眸之中。

    砰!

    相游的手距离虞妍肌肤不足三寸距离时,忽然一只拳头如炮弹一般重击在他侧脸上。

    相游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如一颗炮弹直飞儿去,黑色屏障被撞得粉碎。

    桑吉鄂和乌罗麦同样不知道发生什么,相游怎么就突然倒飞而去?

    当他们反应过来,只见一名身穿青色武服的年轻人修出现在眼前。

    心中产生绝念的虞妍,当看见李道冲从天而降时,心中一颤,瞠目结舌的看着李道冲一拳将相游轰飞。

    上次一别,这小子又有了长足进步。

    虞妍惊愕的看着李道冲,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家伙完全不能用常识去解释。

    以为自己会在无尽的侮辱和羞耻中死去的虹央仙子,绝美容颜上满是惨白。

    当她看见李道冲时,有意外,有疑惑,也有不解。

    意外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还会有修士冲上来救援,并且还成功了,疑惑是这个人修身上的气息难以捉摸,不解的是,虹央仙子对这个人修完全没有半点印象,似乎并不是修真军的人。

    “快,杀了我们。”

    虹央仙子心中念闪过去,第一反应对李道冲急声道。

    眼下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虹央仙子只求一死,不被冥巫玷污就好,被自己的同类杀死,是现在最好的结果。

    “小冲,杀了我们。”虞妍听见虹央仙子的话,娇躯一震,立刻明悟虹央仙子的意思,也跟着道。

    虞妍知道李道冲有变强了,可是哪又如何?再强能有两名大巫厉害?

    连虹央仙子都败了。

    李道冲就算来了又能怎样?

    虞妍凄然一笑,降魔城西北据点被攻占已是事实,空中还有巫鬼军。

    对于两女的话,李道冲置若罔闻,仿佛没听见。

    李道冲目光幽幽的看着桑吉鄂和乌罗麦,神情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这似乎是他一贯的风格,可是眼底深处却散发着逼人眼势。

    看着虞妍和另一名女修衣衫不整。

    李道冲真的怒了。

    “这是你们干的?”李道冲淡淡道。

    乌罗麦莫名其妙中有点恼火,“小子,想活久点,快滚。”

    桑吉鄂在看清来人脸面之后,身子猛然一震,下意识退后一步,目中满是畏惧之色,哪里还敢发声。

    李道冲忽而手一挥。

    桑吉鄂吓得双手一抬护住自己的脸,只是半晌什么也没发生,挪开双手,只见远处相游肩膀上插了一把苍墨色长刀。

    李道冲手一收,相游被苍墨带着飞了回来。

    看见李道冲,相游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恐之色,上次在赤阳星古宅中承受这个年轻人的雷击。

    相游此生难忘,已经形成心理阴影,阳雷之威实在骇人,在他看来这世上不会有比阳雷更加恐怖的力量了。

    那一次,相游真的以为自己会死,侥幸逃脱之后,也几乎成了废人,若不是后来巫后落樱纱找到他并将丢进血池之中,没有一年半载,他是别想动弹的。

    虞妍和虹央仙子两女目瞪口呆的看着被一把长刀轻易洞穿的相游,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同样的,李道冲这一手,刚刚放出狠话的乌罗麦瞳孔微微一缩。

    相游多少斤两,乌罗麦再清楚不过,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其zhi fu。

    不过乌罗麦可不是什么阿狗阿猫,如今的相游,实力与他相比那是天壤之别。

    乌罗麦在罗刹国大巫之中排名达到九十,比桑吉鄂还要高上十多位。

    又怎么会被一名年轻修士给吓住。

    “小子,你想死,那本大巫成全你。”乌罗麦无心纠缠,此时他只想尽快将虹央仙子的元魄鬼婴吸收掉,让自己大巫体更进一步。

    说着乌罗麦,一拳打向李道冲。

    啪!

    李道冲没有任何闪躲,只是简单抬起手,便将乌罗麦巨拳挡住。

    嗞嗞!

    电花在李道冲手上闪过,窜入乌罗麦拳臂之上。

    乌罗麦这一拳没有留力,他并未小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修。

    虽然没有留力,但在乌罗麦看来,自己全力一拳,足以将此人轰击成渣,打成肉沫。

    要知道虹央仙子这样的元婴巅峰大修士也接不住自己这样一拳。

    甚至可以将人修引以为傲的通玄真宝打成粉末。

    乌罗麦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修只用一只手掌便轻松抵挡住自己全力一拳。

    这一拳足可将山川打穿,此刻看上去却绵软无力,毫无威势可言。

    拳力仿佛被某种无形力量吞噬,消失不见。

    单单只是被接住还不足以让乌罗麦惊恐,当一道道电花闪过时,乌罗麦身上汗毛根根竖立。

    灵界阳雷。

    这是一切冥域生物的噩梦。

    乌罗麦体内死气狂涌而出,将闪电抵御住,自己轰然倒飞而去,与李道冲拉开安全距离。

    乌罗麦神色微变,冷哼一声,有些恼怒,手一伸,刚刚大显神威将虹央仙子击败的噬魂长戟出现在手中。

    乌罗麦倒飞之势顿停,随即化作一道黑芒,端着噬魂长戟,冲刺向李道冲。

    “小心。”

    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虹央仙子看见乌罗麦动用噬魂长戟,失声提醒。7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