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3章 她下了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采薇是个娇滴滴的美娘子,瞧着身量纤纤,可下脚的时候还真叫一个狠。这一脚下去,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劲儿,连她脸上一惯保持的笑都瞬时抽了一下。

    赵远南的眉心当即拧起,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瞧着采薇姑娘进去之后,里头的魏淑歌关上了房门,赵远南才上前一步,靠近了李以珩低低的问,“李哥,没事吧?”

    李以珩面色微青,神态未改,“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无妨!”

    闻言,赵远南呵笑两声,“十指连心呢!这采薇姑娘,也真是个狠角色。”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李以珩脚背上被采薇姑娘踩出的脚印,“瞧着都疼!”

    能不疼吗?那采薇姑娘可是下了狠脚的,似乎是恨不能将他的脚趾头都踩扁!好在,只是一脚,若是再来一脚,李以珩觉得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真的会掉下来,彼时可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心道:还好!还好!还好就是一脚!这该死的“采”一脚!

    “这女人是个心狠手辣的,还是小心点为好!”李以珩冷着脸,“若是伤了公子,咱们九条命都不够赔的!”

    赵远南点点头,“省得!那奴才进去看看!”

    李以珩颔首,几近咬牙切齿的说,“你进去之后务必盯着点,若是发现不对劲,马上唤我一声,我必定立刻冲进去,决不让她得逞!”

    “好嘞!”赵远南赶紧进门,走进去的时候,还不忘再瞧一眼李以珩的脚背,“李大人,您这脚真的没事?”

    “说没事就没事,赶紧进去吧!”李以珩避开他的视线,再次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守在门口。

    赵远南点点头,小心的合上房门。

    如此,李以珩才抬起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脸色铁青的瞧着自己靴面上的脚印。想他李家世代在宫里当差,谁知道今儿会沦落到青楼里,被一个青楼女子报复性的……狠狠的踩了一脚,简直是奇耻大辱!心里越想越愤懑得不行,可脸上还是那副僵冷之色。

    想了想,李以珩退后两步,将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在门面上。如此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动静,若是赵远南开腔……当然,他也明白,有魏淑歌在,定也是出不了什么事的。可凡事总有万一不是?!若是这女子有所异动,这笔账他肯定是要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采薇犹抱琵琶半遮面,清姿绰约。修长如玉的十指在琴弦上飞速流转,一曲清音不绝于耳,绕梁不去。美人音婉转,若空谷莺啼,珠落玉盘,清亮而脆响,透着丝丝缠绵之音,让人心都跟着柔软起来。采薇长得好,唱得好,一手琵琶谈得更是精妙绝伦。难怪说她的琵琶是京城第一人,世上绝无双,如今听来到没有夸张吹嘘,的确是实打实的实至名归!

    一曲音落,采薇抱着琵琶行礼,“奴家献丑了,还望公子能喜欢!”

    “甚好!”赵靖拍了拍手,“清音袅袅,若天籁之音,着实难得!这般技艺,怕是全京城都寻不着第二人,不愧是京城第一琵琶!姑娘弹得如此好的琵琶,可有什么秘诀?”

    “公子过奖!”采薇放下了手中的琵琶,“奴家身处风尘,无以谋生,唯有这一只琵琶相伴。这琵琶于奴家而言,似良师挚友,是奴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奴家没什么秘诀,不过是真的喜欢琵琶罢了!”

    一旁的钟弗轻哼两声,压根不拿正眼瞧采薇姑娘,冷着脸好似全世界都欠了他钱一样,“雕虫小技!”他说得很轻,刻意将声音掐得尖细,免得教人听出来。

    钟弗是半低着头说的这话,声音很轻,可还是被人听见了。身边的赵靖听得清楚,不远处的采薇也是个耳朵尖的,毕竟身处风尘,就得耳聪目明,懂得察言观色才是。

    “奴家雕虫小技,让公子笑话了!”采薇冲着赵靖行礼。

    赵靖倒是不以为意,“各花入各眼,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罢了!”她瞧着采薇这张极好的面容,比之宫里的齐如雨和简兮,不知道美上多少倍!赵靖寻思着,除了自己母亲刘佩玉,以及惊鸿之外,她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位采薇姑娘!

    眉如远黛,眸若朗月,樱桃小口微朱色。肤若凝脂,白皙而嫩,素手纤纤,一曲琵琶胜万千!有些人,生来就是叫人嫉妒的,眼前的采薇姑娘便是如此!跟惊鸿相比,采薇多了几分脱俗之色,更多了温婉如玉的气质。毕竟惊鸿是魔宫的人,眼睛里的锐利是谁都比不了的!

    钟弗瞧着赵靖那副模样,竟是气不打一处来,猛地将手中的杯盏掼碎在地,略带怨愤的磨着牙背过身去,“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还盯着看!盯着看!有什么可看的?不也是一张脸,一个鼻子一张嘴?最多是那对乌眼珠子亮一点,媚一点,便跟黄鼠狼见了鸡,恨不能一口吞了!”

    黄鼠狼?鸡?

    赵靖愣了一下,她只当钟弗有些洁癖,不太喜欢这地方,却没想到钟弗的眼光这么高。眼前的采薇可真是美艳无双,但钟弗从始至终都不曾多看采薇一眼。真是奇了怪了,这凤凰城出来的猫儿不喜欢偷腥?!

    气氛有些尴尬,魏淑歌和赵远南站在门口,隔着帷幔瞧着暖阁里的情况,依稀能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可他们这两个当奴才的过去解围,也不是个事儿!两人有些踌躇,到底是过去呢?还是别过去?真尴尬!

    倒是采薇见得多了,懂得如何缓解气氛,当即端起了桌案上的酒,“奴家给公子斟酒!”说着,赶紧给赵靖倒了一杯酒,“公子请慢用!”

    “真懂事!”赵靖轻嗅杯中酒,然后扭头看了一眼仿佛生闷气的钟弗,“喝两杯吧!”

    闻言,采薇第一时间给钟弗倒酒,“姑娘!”

    一见着采薇,钟弗便觉得心里堵得慌,怎么看都不顺眼,“不用你费心,我有手有脚,自己会倒酒!谁知道你会不会在酒里动手脚!”他瞪了赵靖一眼,“你不怕死,我还要命呢!这一股子狐臊味,让人闻着都恶心,也不知道那些臭男人,怎么就喜欢来这儿?”

    采薇端起了杯盏,“奴家敬姑娘一杯,姑娘消消气!”

    “别碰我!”钟弗拂袖,杯盏当即倾翻,酒水瞬时撒在了钟弗的胸前,惊得钟弗当即站起来,“你怎么不长眼睛,真是……”

    赵靖一怔,当即抽出了袖中的帕子。

    “对不起对不起!”采薇慌忙擦拭着钟弗的衣襟,“是奴家不好,是奴家不小心,请姑娘恕罪!要不,奴家去给您拿一套衣裳换下,奴家这就去!”语罢,采薇行了礼,急急忙忙的走出门。

    魏淑歌和赵远南疾步走来,赵远南忙不迭帮着钟弗擦拭酒渍,“这是怎么了?”

    赵靖轻嗅杯中酒,意味深长的看了魏淑歌一眼,“去盯着采薇,这女人……不简单!”她含笑望着钟弗,“沉不住气的下场,就是被人家戳穿了男儿身。还誉王府世子呢,倒不如一个青楼女子来得聪慧,真是丢人!”

    “奴婢马上去!”魏淑歌疾步而去。

    钟弗不解,“你什么意思?”之前同采薇姑娘卿卿我我,如今采薇被他赶走了,这小皇帝便一肚子老醋,说出来的话都那么酸,让钟弗更是气愤难当!

    “胸前的两只大馒头,可以拿出来吃了!”赵靖不紧不慢的喝着酒,“反正也没什么用,人家青楼女子本来就是做的皮肉生意,伸手一摸便知道你是男是女!一个大男人却扮作女人逛窑子,你这颜面算是丢尽了!”

    “这不是你让我穿成这样吗?你以为我愿意?”钟弗咬牙切齿,“小哑巴,我可告诉你,你若是把我逼急了,我跟你没完!小爷千辛万苦赶到京城,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可别这么没良心,否则小爷……”

    外头传来李以珩的敲门声,“公子,南宫大人来了,在底下大堂里,正往上走呢!”

    “知道了!”赵靖倒上一杯酒,指尖轻轻拂过杯口,“你口口声声说我没良心,可你知道若是我将你交出去,不管是丞相府还是太傅府,都会很高兴的!可我不愿你落在任何人的手里,不愿你成为任何人的棋子或者摆布的工具。我知道你喜欢自由,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进宫陪我!宫里好不好,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顿了顿,赵靖将酒杯递到钟弗跟前,“外头有多好,我也清楚!”

    钟弗敛了方才的怨愤之气,“所以你才跑出宫,跑到这些地方寻开心?”他接过赵靖的杯盏,“可你真的开心吗?我瞧着你一点都不快乐。”

    赵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我跟你不一样,你上面有誉王府,天塌了还有你爹替你顶着。我肩膀上,站着东方未明,站着齐云山,站着柯伯召,我只能……自己扛着!钟弗,我没有选择,可是你有退路,你不该和我一样被困在这里!外头那么好,空气都是自由的,何必往火坑里跳呢?”

    闻言,钟弗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重重的放下杯盏,面色凝重的盯着赵靖,“阿靖,小哑巴,我钟弗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你不要有负担。”想了想,他深吸一口气,“不管你是小哑巴还是小皇帝,我都想跟你说句心里话,阿靖,我其实……”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钟弗猛地抓住了赵靖的手腕,不敢置信的望着空酒杯,“这酒里……”音未落,钟弗眼睛一闭便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地上。

    赵靖瞧了一眼自己的手,“我下了药!”她抬头看了赵远南一眼。

    赵远南会意的点点头。

    请记住本站:花香居 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