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神秘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章 神秘的女人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05 16:37:45|字数:3118

    我从网吧出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在街边的人行道上走着,嘴里不时的发出叹息的声音:“一个农民的儿子想考公务员简直就是痴人做梦,王浩,梦该醒了。”

    刚刚在网吧查看了阳城县官网,上面公示着今年录取的公务员,可惜没有自己的名字。说实话,这已经是自己第三次考公务员了,闯过笔试之后,因为有前边两次的面试经验,这一次面试自我感觉良好,本来认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被录取,毕竟自己报考的是冷门的农业局,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名落孙山。

    “妈蛋,这次都已经接到体检和政审了,为什么最终公示没有自己的名字。”我在心里怒吼着。

    我不是笨蛋,知道里边肯定有猫腻,八成是某个有关系的人最终把自己给顶替了,而自己呢,老爸老妈都是农民,面对这样的现实,除了认命还能做什么呢?

    委屈的泪水滑落脸庞,有点怨恨爸妈,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是有钱有权的人呢?但是这个想法仅仅一闪而过,随后便被爸妈辛勤劳动的背影给代替了。

    “王浩,你没有资格怨恨自己的爸妈,他们没上过学,但是却砸锅卖铁把你培养成了大学生。”心里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正当我从愤怒、委屈到无助,再到逐渐认命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下一秒,我抬头看去,发现一辆奥迪车竟然冲向了人行道,正朝着自己撞来。

    啊……

    我只来的及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就感觉眼前一黑,人事不醒。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清醒了过来。此时感觉浑身疼痛,并且左腿失去了知觉:“不会残废了吧。”心中大惊急忙朝着左腿看去,还好没有截肢,只是打了一层厚厚的石膏。

    病房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这是一个单人病房,竟然还有沙发和电视,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充满了疑问:是谁撞了自己?当时好像是一辆奥迪车,可惜没有看清车牌,对方会不会把自己送进医院就跑了,有没有付医药费?万一没有付医药费怎么办?要不要马上报案?

    思考了几分钟之后,我决定马上报案,可是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了:“靠,手机呢?”我嘴里暗骂了一声:“妈蛋,不会肇事司机为了防止报案把自己手机给拿走了吧。”

    吱呀!

    正当我嘴里一边骂着肇事者一边寻找手机准备报案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抬头望去,下一秒,我的眼睛便愣住了。

    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藏青色的职业西装,下身是过膝的筒裙,腿上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头发扎在脑后,大眼睛,皮肤很白,非常漂亮,只是气质有一点冰冷,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压力感。

    咯噔、咯噔!

    女人朝着病床走来,我在一愣之后,看着她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找谁?”

    “王浩?”女人走到病床旁边,盯着我冷冷的问道。

    “嗯!”我完全被她的气势镇住了,愣愣的点头应道。

    “下午的交通事故希望你不要报案,我们私了,你的医药费、误工费等等,一分不会少你。”女人说。

    她的口吻完全不像是在跟我商议,仿佛像是在命令。

    我本能的想要答应,因为父母都是老实人,从小就教导自己不要惹事,退一步海阔天空,能忍就忍,这让我的性格有点懦弱。

    但是下一秒,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愤怒:“凭什么要私了,老子考公务员被人顶替了,老子认了,难道差一点被撞死,也要忍气吞声?”

    这股愤怒让我抬头朝着女人的眼睛看去,随后微微摇了摇头:“你撞了我?”我问。

    “除了医药费之外,再给你十万。”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答非所问,看样子想用钱把问题解决。

    “你在侮辱我。”我更加愤怒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公务员的问题,我也许就答应了,但是现在只想要一个公平的说法,至于其他的事情,已经不想考虑了。

    “二十万!”女人对于我的愤怒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仅仅把钱数加到了二十万。

    此时我在床边的衣服里终于找到了自己手机,愤怒的看了女人一眼,然后当着她的面拨了122。

    “等等!”电话还没有接通,女人突然出手将我的手机抓住,她的手正握在我的手上,一瞬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的手掌很软,皮肤非常光滑,我的手仿佛触电一般,不自觉的松开了手机,像被施了魔法。

    “靠,王浩,你这是怎么了。”我在心里懊恼的嚷叫了一声,然后抬头狠狠的盯着她,质问道:“你想干嘛,把手机还给我。”

    “你要想清楚,报案之后,虽然对我来说有点麻烦,但并不是什么大事,并且只要你报案,你的医药费、误工费等等费用,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可以到法院告我,但是打官司需要时间和金钱。”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再次被她震慑住了,因为家里根本承担不起自己的医药费,毕业三年,因为要考公务员,所以一直没有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自己卡里的存款不到一千块。

    “怎么办?”我的心有点乱,不过随后马上暗暗告诫自己:“王浩,镇定,一定要镇定!”

    心里暗示起了作用,我渐渐的镇定了下来,抬头朝着女人看去:“既然撞伤了人对你来说是小事一件,那么就把手机还给我,我要看看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正义。”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心里一直在打鼓,只不过表面上看起来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我不是傻瓜,真像女人刚才所说撞伤自己是一件小事的话,她就不会如此磨叽了,也许连见都不会见我,更何况我还在她的身上闻到了酒精的味道:“她肯定是酒后开车。”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现在国家抓得很严,我还真不相信她酒后开车撞人,并且还把车子开进了人行道,当时那里有很多监控,如果不私了的话,她还能一手遮天,即便有能力处理,肯定也相当的麻烦,不会像她说的那样,只是小事一桩。

    女人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大约有半分钟,我硬着头皮没有回避,最终她开口说道:“三十万,不能再多了。”

    呼!

    我微微呼了一口气,刚才她的气势真得给我很大的压力,差一点就抗不住了。

    “三十万?”我心里一愣,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看来自己是赌对了,这件事情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十几秒钟之后,我淡淡的对女人说道,其实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这个条件,三十万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女人看了我一眼,把手机扔在病床上,没有说话,转身准备离开。

    “喂!”我叫了一声。

    她停住,扭头看来,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我,让我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你、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我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女人冷冷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欧耶,三十万,发了,哈哈……”女人离开病房之后,我忍不住大叫起来,腿只是撞断了,又不是截肢,能拿到三十万补偿,我感觉太赚了,甚至想着怎么不把自己的右腿也撞断,那样是否可以拿到六十万的补偿。

    吱呀!

    正在欢呼的时候,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露出女人面无表情的脸,我的欢呼声瞬间戛然而止,脸色微微发烫:“这是我给你雇的护工。”她冷冰冰的说道,随后一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走进了病房。

    “呃!谢谢!”我脸色发红的说道,感觉很丢人。

    女人瞥了我一眼,眼神里露出一丝鄙视的目光,随后转身离开了。她的目光深深的刺激了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王浩,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出息。”我在心里暗暗骂道。

    第二天,女人又来了,这一次她穿了一条长裤,头发也盘了起来,一副十分干练的模样,脸上略施淡粉,虽然表情仍然冰冷,但是掩饰不了她绝美的容貌和不凡的气质。

    “怕是当年我们学校的校花都没她漂亮吧,真没有想到阳城县还有这样漂亮的女人。”我在心里感慨了一声。

    女人没有废话,问了我的银行卡号,又跟医生聊了几句,好像还跟护工谈了一会,然后便消失了,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银行卡里收到三十万汇款。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县医院里养腿伤,期间给家里打了电话,撒谎说自己工作忙,最近不能回去。手里有了三十万,我打算在县城里买个门头房做点小生意,至于考公务员已经心灰意冷。

    一个月之后,我出院了,对于那个神秘的女人虽然有很多猜测,但是自己心里明白,估摸着以后不会再有交集了,从对方的气质来看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而自己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出院的两天之后,我们又见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