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见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章 见血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07 19:49:59|字数:3157

    我左等右等,李菲儿的保镖也没有出现,眼看着她就要被那三名男子给强行掳走了,估摸着只要被掳走,肯定会被强轮了,即便以后那三名男子被人弄死,今天晚上的事情估摸着李菲儿也不会放过我。

    “妈蛋,怎么办?”我仰着头,一边用手堵着流出的鼻血,一边在心里暗暗焦急。

    眼睁睁看着李菲儿出事,过后她不把弄死也会让我脱层皮,进退两难啊,我他妈差一点都要急哭了。

    “老子招谁惹谁了,老天爷你坑我啊!”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呐喊着。

    三名男子推搡着李菲儿渐行渐远,眼看着就要看不到了,我知道不能再等了,必须做出一个决断。

    “怎么办?”我感觉脑袋痛。

    一秒钟之后,我从旁边的垃圾筒里捡起两个空啤酒瓶,朝着远处的李菲儿和那三名男子冲去:“算球,退一步是死,进一步也是死,还不如拼了,也许还能搏李菲儿一点好感。”

    我浑身发抖,拿啤酒瓶的手抖动的格外厉害,但是仍然快速的朝着李菲儿等人冲去,已经走头无路了,只能拼命。

    其实自卑、老实、有点懦弱的人有两个极端,平时根本不会惹事,但是一旦被逼得走头无路了,绝对会走入另一个极端,他们是会拼命的,我现在就准备拼命,因为李菲儿出事的话,我绝对就完蛋了。

    离三名男子越来越近了,心里越发的紧张,于是我突然大声喊叫了起来,这是一种减压,也是一种壮胆的行为。

    啊……

    我大吼着,猛然加速,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啤酒瓶,朝着三名男子的背影冲了过去。

    叫喊声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不过当为首的那名男子回头的时候,我已经举着啤酒瓶冲到了他的身后,他刚一回头,我便喊叫着,身体利用前冲的力量跳了起来,同时轮圆了手中的啤酒瓶狠狠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砰!

    咔嚓!

    啤酒瓶碎了,眼前的男人抱着头倒在地上,惨叫声瞬间响了起来。啊……

    刚才的这一下,我可是用尽了全力,并且还有奔跑和跳跃的力量,所以一下子就将对方给开了瓢,砸倒在地上。

    “你……”男了的一名手下,扭头看到是我,刚说了一个字,我便举起左手的啤酒瓶砸在他的头上:“去你妈逼!”我大声骂道,其实砸他的时候,我浑身都在发抖,骂人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哎呀!

    这人也被我砸得不轻,捂着脑袋惨叫了一声。

    剩下的最后一人掏出了刀子,刚才也就是他在我旁边拿着刀子玩:“老子弄死你!”

    “老、老子弄死你。”我颤抖着吼道,随后将手里的两个碎啤酒瓶朝着他的脸扔了过去。

    对方躲闪了一下,趁此机会,我拉着李菲儿的手撒腿就跑:“跑啊!”我大声对李菲儿喊道。

    还好李菲儿没有彻底喝醉,看了我一眼,随后奔跑了起来。

    “给我弄死那小子。”我拉着李菲儿刚跑了几步,身后便传来那名纹身男子的声音。

    “鹏哥,你放心。”

    噔噔……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扭头看去,发现为首那名男子还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鲜血已经流满了他的脸,追来的是他的两名手下,其中一名手下刚才也挨了我一啤酒瓶,不过力量好像不足,没有给他开瓢,现在已经恢复了战斗了。

    我拉着李菲儿根本跑不快,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最糟糕的是对方还有一个人拿着刀子。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浑身颤抖,心里除了害怕就是紧张,这也不能怪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拿着啤酒瓶跟小混混打架。

    旁边有一个垃圾筒,我伸手给推倒了,希望能阻挡一下后面两个小混混的脚步,但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眼看着对方离我和李菲儿也就三米的距离了,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操,老天爷你真是玩我啊,不对,是旁边的这位大小姐玩我。”我心里一阵无助的呐喊,随后用力将李菲儿朝着前边推去,吼道:“快跑,然后报警,老子今天舍命当一会英雄。”

    李菲儿看了我一眼,身体歪歪斜斜继续朝前跑去,一句话也没说,我心里感觉十分的郁闷,甚至于有点后悔:“妈蛋,我一个小屌丝的命也许在她心里根本不算什么。”

    “这小子我来收拾,你把那妞抓住。”拿匕首的小混混对另一人说道。

    “好!”挨了我一啤酒瓶的小混混想从旁边绕过去追李菲儿,我突然拼尽全力一个横向冲撞,将他的身体给撞倒在路边的一辆车上。

    “操!”我刚把人撞倒,便听到旁边传来叫骂声,接着便看到另一名小混混拿着刀捅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双手朝着对方的刀子抓去,可惜没有抓到,只抓到了对方的胳膊,然后便听到噗的一声,接着感觉到肚子一阵疼痛。低头看去,刀子插在我的肚子上,还好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刀子没有完全捅进去,大约只捅进去三分之二。

    见了血之后,我反而不害怕了,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也不再发抖,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抓着对方持刀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扭到了身后,扭动的时候带动了刀子,感觉伤口被割开了一些,刀子也被拔了出来。

    噗!

    鲜血喷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松手,而是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吼叫着,双手抓着对方的手臂朝上猛力扭去。

    啊啊……

    持刀小混混嘴里发出了惨叫声,我没有停手,鲜血的刺激,使我内心最凶恶的一面露了出来:“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是我此刻脑子里唯一的想法,至于害怕,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命都不要了,还害怕什么。

    咔嚓!

    小混混持刀的右手被我扭脱臼了,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啊……

    咣铛!

    带着鲜血的刀子掉在地上。

    我松开了他脱臼的右手,忍着腹部剧烈的疼痛弯腰把刀子捡了起来,然后大叫了起来:“老子弄死你,一块去死吧!”

    噗噗噗……

    我朝着眼前这名小混混的身体不停的捅着刀子,像一个疯子似的,直到对方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这才停手。

    “杀、杀人了!”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我扭头看去,发现是刚才那名被我撞倒的小混混爬了起来,发现同伙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目光,嚷叫了起来。

    我拿着刀朝着他走去,这人刚才还在追我,此时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喊着:“杀人啦,杀人啦!”

    “你他妈给老子站住。”我吼了一句,想要去追,但是跑了二步之后,低头看到自己也流了很多血,于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还是一个单人病房,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上一次住的那个。

    肚子已经被缠上了绷带,正在挂着吊瓶,单人病房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上一次的那个护工冯姨。

    “你醒了?”冯姨看到我醒了,走了过来。

    “嗯!”我点了点头,问:“我的伤没事吧?”

    “医生说没事,刺入的不深,也没有伤到脾胃,休息半个月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冯姨说。

    “嗯!”这下放心了,自己没有死,并且看样子伤得还不是太重:“冯姨,你知道打伤我的那几个小混混怎么样了吗?”我问。

    “听说死了一个,另外两个被抓了起来,县里边都传开了。”冯姨说。

    “死了一个?”我表情一愣。

    “嗯!”

    我有点懵,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感觉好像在做梦似的,当时自己疯了一样,拿刀不停的捅着那名小混混,也不知道捅了多少刀,现在加想起来心里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

    “妈蛋,死了人,不会抓自己坐牢吧,怎么也算是一个防卫过当。”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有点后悔,甚至于怨恨。

    “李菲儿,你出去浪就浪吧,干嘛叫我去,你身边也不带保镖,干嘛要叫我去啊,我们又不熟,那天晚上不就摸了一下你的大腿嘛,干嘛要害我啊。”我在心里吼道,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正在我默默怨恨着李菲儿的时候,突然病房的门打开了,李菲儿带着几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好多记者,有人拿着话筒,有人扛着摄像机。

    “我擦,这是什么意思?”我当场愣住了,彻底的懵逼了,不知道李菲儿带这些人来干什么。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各位观众,我们见义勇为的英雄醒了……”一名手持话筒的记者对着摄像机说道,她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只听到见义勇为四个字。

    “见义勇为?说的是我吗?”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感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李菲儿拿着一束花走了过来,竟然对我说出了这种话,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差一点脱口而出:“大小姐,别玩我了好不好,不就摸了一下你的大腿嘛。”

    还好没有说出口,因为旁边那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这不是县委书记赵大忠嘛!”我傻眼了,到底怎么会事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