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发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章 发配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08 20:07:50|字数:3119

    我小心翼翼的应付着夏楠的询问,她问了几句之后,便不再问了,估摸着已经听出了我的防备。

    “小王,我们县农业局一共十二个科室,每个科室呢只有二到三名公务员编制,其他人员都是事业编制和合同工,你小子运气好,县里特批,公务员编制,我都羡慕的很啊。”夏楠笑着说道。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呢,被分配在扶贫科,我们县还有很多偏远山区没有脱贫,县委要求我们农业局定点扶持农业生产,任务艰巨啊。”夏楠说。

    我眉头微皱:“扶贫科,又是偏远山区,妈蛋,不会想把老子发配到山区工作吧?”心里一阵郁闷,不过很快便释然了,能进入农业局就算是天大的喜讯了,又是公务员编制,这可是铁饭碗,并且以后有升官的机会。

    公务员编制和事业编制最大的区别就是,公务员编制可以升官,而事业编制永远都是一个科员,没有晋升之路。

    “夏主任,我一定好好工作。”我非常真诚的说道。

    夏楠可能有点奇怪,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年轻人的工作热情不错。”

    “谢谢夏主任的表扬。”我说。

    不管怎么说,已经端上了铁饭碗,就是把我发配到山里,老子也是国家干部。

    忙活了一个上午,终于把手续办好了,我正式成为了一名人人羡慕的公务员。

    吃午饭之前,夏楠把我带到了农业局扶贫科,科室里一共就二个人,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和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孩。

    “老牛,你们科来新人了,你不是天天说人手不够用嘛,这次局长给你们派来一位虎将。”夏楠说。

    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看报纸,抬头看了夏楠一眼,说:“公务员录取不是早结束了吗?临时工?”

    “什么临时工?正儿八经的公务员编制,县里特批的。”夏楠说。

    “咦?”被称为老牛的男子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老牛,人交给你了,我先走了。”夏楠可能跟这姓牛的不对付,没说几句话便离开了。

    “你好牛科长,我叫王浩,大泽乡人。”我拘谨的说道。

    姓牛的盯着我看了几秒钟,问:“关系户?”

    “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尴尬的回答道。

    “真不是关系户?”

    “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事还真奇怪了。”姓牛的眉头微皱了一下。

    “牛科,到饭点了,饿死了。”旁边的那名女孩突然开口说道。

    “走,去吃饭。”姓牛的站了起来,带着我们朝外边走去。

    “你好,我叫袁雯,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女孩很大方,先开口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王浩,以后请多关照。”我说。

    “咯咯!”女孩笑了起来,说:“我是事业编制,做多久也是科员,指不定那天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呢。”

    “共同进步。”我说。

    袁雯很活泼,跟她说着话,我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不再那么拘谨了。通过她的介绍,我知道了牛科长叫牛桥山,性格直爽,是个好人,科里还有一位公务员编制的科员,叫马蔚然,去年考进来的大学生,双一流大学毕业,好像也没有什么后台,所以被分到了扶贫科,现在在惜福乡点定扶贫,还有两名临时工,都跟着马蔚然在惜福乡。

    一位科长,一位公务员编制的科员,一位事业编制的科员,两名临时工,这就是阳城县农业局扶贫科的全部成员,当然,现在还要加上我。

    “袁雯,国家每年不是都发扶贫款吗?”我悄悄的问道,心里很奇怪,像扶贫科应该是热点部门才对,毕竟每年都有扶贫款下来。

    袁雯是扶贫科的财会,她是省财会大学毕业,今年考上的事业编,工作也就才三个月。

    “市里过一手,县里过一手,到了局里还要截留一点,等到了我们科,呵呵!”袁雯小声的说道。

    “现在县里让定点扶贫,可是又不给钱,这是既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

    “少说怪话。”袁雯的话音刚落,旁边的牛桥山瞪了她一眼,呵斥道。

    袁雯伸了一下小舌头,做了个鬼脸,好像并不怕牛桥山,继续对我说道:“工作一段时间你就清楚了。”

    下午上班的时候,牛桥山丢给我一本册子,让我熟悉一下科里的主要工作任务。

    看了大约有半个小时,耳边突然传来他的声音:“小王啊!”

    “牛科长,您有什么吩咐?”我站起来毕恭毕敬的说道。

    “坐吧,别拘谨,科里就我们三个人。”牛桥山摆了摆手,让我坐下说话。

    “咯咯!”袁雯在旁边笑了起来,她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很可爱。

    “我们县里有两个贫困乡,第一个贫困乡是大泽乡,第二个贫困乡是惜福乡,这两年惜福乡搞起了养殖,倒是有点起色,但是大泽乡,全是山地,一直没有脱贫,中央要求全国人民奔小康,一个都不能落下,这个任务很艰巨啊,市里、县里都催得很紧。”牛桥山说。

    从夏楠的话里话外,中午吃饭时跟袁雯的交谈,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准备,八成会把自己派到大泽乡。

    大泽乡,我就是大泽乡人,那里除了山还是山,种粮食还要靠天吃饭,年人均收入不到一千块,我上大学的学费差一点让家里砸锅卖铁。

    “惜福乡那边有马蔚然盯着,本来呢科里还有一个人,不过一个月前那人通过关系调走了,现在大泽乡那边科没人了。”

    “牛科长,我愿意去大泽乡蹲点,我就是大泽乡人,也希望为家乡贡献力量。”牛桥山的话还没有讲完,我便抢着说道。

    “好,有觉悟,你先在科里熟悉几天,再去大泽乡。”

    “不用,我明天就可以去大泽乡。”我说。

    “有干劲好,今年县里下达的任务很重,大泽乡年人均收入至少要翻番,你……你尽力干吧,即便达不到要求,也不是我们扶贫科的主要责任,一切有我顶着,尽力就行。”牛桥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能感觉出牛桥山的真诚,他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只是一个农业局扶贫科的权力太小了,想要让大泽乡脱贫,简直不可能,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下班之后,我回到出租屋,今天感觉跟做梦似的,就这么成了公务员,虽然被发配回了大泽乡,但是毕竟是国家干部啊。

    胸里边好像有一团火,很想大声的喊出来:“我是公务员啦!”不过最终没有喊,怕邻居以为自己疯了。

    稍倾,我掏出手机,打开电话本,在那里找到一个标记为大小姐的手机号码,那是李菲儿的号码。

    说实话,我很想当面感谢她,于是在犹豫了十几次之后,终于按下了拨打键。

    嘟……嘟……

    电话铃声大约响了六下,手机里终于传出李菲儿的声音:“喂,找我什么事?”她的声音非常的冰冷,把我本来热情似火的心情瞬间扑灭。

    自己是谁啊,一个小屌丝罢了,还有脸给人家打电话,我在心里自嘲道。

    “李总、那个、那个我今天去县农业局报道了,成了公务员。”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李菲儿应了一声,问:“还有别的事吗?”

    “我知道是你帮了忙,所以想请你吃顿饭表示感谢。”我犹豫了一下,最终把心里话讲了出来,不管她接不接受,反正心意到了。

    “不必了,我很忙,挂了。”李菲儿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脸皮有点发烫:“王浩,你真是热脸贴冷屁股,认请自己的身份,别异想天开了,人家是市长家的千金,天蓝集团的董事长,会跟你一个小屌丝一块吃饭?再说了,人家都三十六岁了,你才多大?二十五岁,差了整整十一年,在人家心里你就是一个小屁孩。”

    我把自己贬的一文不名,然后生气的躺在床上,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天晚上李菲儿喝醉了酒的画面,特别是摸她大腿的感觉,那种光滑柔软的感觉,就像心里有一根羽毛在撩拨,久久不能忘怀。

    那天晚上如果强上了她,也许没事,俗话不是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嘛,她虽然看起来像十八岁,但是毕竟三十六岁了,正是虎狼的年纪。

    我有点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如此胆小,仅仅只摸了一下大腿。

    稍倾,我走进了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想象着李菲儿的身体,然后干起了坏事。

    我以前的意/淫对象是苍老师,这段时间变成了李菲儿,如果被她知道,估摸着会阉了我。

    第二天,我先去了县农业局,牛桥山嘱咐了几句,让我好好干,说去大泽山虽然很苦,但也是一个机会,因为这几年从上到下都很重视扶贫工作,一旦干出了成绩,很容易出头。

    我知道他说的没错,但是一没钱,二没权,想要干出成绩,只有二个字——呵呵!

    主动去大泽乡,我就两个目的,第一,衣锦还乡;第二,山高皇帝远,每天游山玩水,逍遥快活,顺便再找个女朋友,那就更美了。

    大泽山虽然贫穷,但是山水很美,山上还有很多野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