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老同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章 老同学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09 18:05:47|字数:3064

    九点半,我从县农业局出来,打车去了汽车站,十点钟,坐上了去大泽乡的公共汽车。

    阳城县这几年建设的很繁华,有点都市的味道,不过当公交车驶过西边的铁路,外边的景象立刻不一样了,没有了宽敞的马路,也没有了高楼大厦,而是一片田野,远处隐隐有低矮的房子,田间有人在劳作,完全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

    一条铁路分成了两个世界,铁路东边繁花似锦,铁路西边仍像八十年代的农村,除了村里的路铺上了水泥,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公交车越往西边行驶,外边的景色越发的荒凉,道路也越发的崎岖,远处朦朦胧胧的一大片山脉,那就是大泽乡,阳城县最穷的一个乡,也是浮山市最穷的一个乡。

    下午一点钟,我终于到了大泽乡,乡政府建在大泽山外围的一处小平原上,我初中就在这里上的学——大泽乡中学,乡里唯一的一所初中。

    拿着包下了车,看着熟悉的环境和建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同时还有一丝心酸,自己上初中时乡里就是这个样子,这都十年了,还是老样子。

    一点钟,乡政府还没上班,于是我走出车站之后,来到乡里唯一一条还算繁华的路上,找了一家饭店走了进去,要了二个小菜,边吃边观察着街上的行人。

    一名女子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女子穿着一条牛仔短裙和人字拖鞋,腿很白,所以引起了我的注意。二十五岁了,还是处男,我对异性的抵抗力很低,特别是雪白修长的大腿,目光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盯着女子白皙的双腿看了几秒钟,然后朝着她的上半身看去,白色普通的T恤,胸部被孩子挡着看不到,再往脸上看,瓜子脸,眼睛不大不小,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神情有点疲惫。

    “老板来碗鸡蛋面。”女子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女子有点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

    可能是因为盯着对方时间太长了,女子朝着我这边看来,我急忙把目光收了回来,有点尴尬。

    “王浩?”耳边传来女子的声音。

    “咦?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心里一愣,抬头再次朝着这名女子看去。

    “王浩,真是你啊。”女子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然后抱着孩子坐了过来:“不认识我了,我是杨萍啊,我们初中三年都是同学。”

    “杨萍?”我终于想了起来,同时也把这个眼前满脸疲惫的女子跟十年前那个留着学生头青春活力的杨萍重合在一起。

    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三大校花,杨萍就是其中之一,在学校里是风云人物,当时刚刚青春期的自己,梦里还梦见过跟杨萍做那种事,醒了之后,整条内裤都湿了,她是我初中三年意/淫的对象。

    十年后的她变化太大了,腿上的皮肤虽然仍旧白皙,但是脸和手已经变得粗糙了,并且整个人非常的疲惫,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好多,其实她也就二十五岁,跟自己同年。

    “你是杨萍啊,一时没认出来,孩子都这么大了。”稍倾,我尴尬的对杨萍说道。

    “王浩,初中的时候,你不显山不露水,中考竟然考上了县里的高中,听说你还去省城上大学?”杨萍问道。

    “嗯,毕业三年了。”我点了点头。

    “结婚了吗?”她问。

    “没呢,还没女朋友。”我笑了笑,回答道。

    “对,大城市都结婚晚,不像我还没来得及出去看看,孩子都三岁了。”杨萍眼睛里露出一丝自卑的目光。

    “孩子真漂亮,长大以后肯定也是校花。”我叉开了话题,笑着说道。

    杨萍笑了笑,整理了一下头发,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羞涩。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气氛稍微有点尴尬,还好此时老板端着面条走了过来。等老板放下面条离开之后,杨萍开口问道:“回家探亲啊?”

    “不是,县里农业局让我到大泽乡帮着做扶贫工作。”我牛逼哄哄的说道,心里有点小得意,特别是在以前的初中校花面前。

    “你当官了?”杨萍很吃惊。

    “当什么官,就是普通公务员,在县农业局上班。”我很随意的回答道,其实今天才算第一天正式上班,完全就是在装逼。

    “真了不起。”杨萍说,随后低头开始吃面条,我发现她的目光好像越来越自卑了。

    说实话,上初中的时候,我在这个漂亮的校花面前心里非常的自卑,三年时间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万万没有想到,十年之后的今天,她在我面前显得自卑起来。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我没话找话说。

    “呶!”杨萍抬头呶了呶嘴,朝着饭店斜对面的一个小卖部指了指,说:“开了个小卖部,养活自己和孩子。”

    “呃?孩子的爸爸呢?”我奇怪的问道。

    “死了。”杨萍说:“被枪毙了。”

    “不好意思。”我说,心里有点震惊,杨萍嫁给了什么人,竟然被枪毙了。

    “没什么,当年小,不懂事,觉得乡里的小混混很了不起,呵呵,现在想起来,自己真傻,还是你聪明啊,考上了县高中,上了大学,现在成了国家干部,不知道那个女人有福气嫁给你哟。”杨萍说。

    “就是一个普通公务员,没钱没权,谁会嫁给我啊。”我自谦道,其实心里非常得意。

    “刚才你说还没有女朋友是吧,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杨萍抬头盯着我说道,一副十分热心的模样。

    “不用。”我拒绝了。

    杨萍有点失望,估摸着心里可能以为我看不起她,其实还真没有这个意思。

    杨萍不再说话了,专心的吃着面条,有点冷场,我拿出手机主动说道:“老同学既然碰上了,就是缘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待在乡里,留个电话号码吧,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好,我的手机号是136XXXX。”杨萍马上说了一个手机号码,表情有点高兴。

    我拨了过去,说:“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常联系,对了,再互加个微信吧。”

    “好呀!”杨萍拿出了手机,我们互加了微信。

    稍倾,我吃完饭,跟她说了一声再见,便离开了饭馆。

    下午二点钟,我来到了乡政府,直接去了乡办公室,牛桥山早给这边打过电话。大泽乡办公室主任叫赵修平,他跟我握了一下手,客气的说了一声欢迎,然后带着我来到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里边全是灰尘,堆放着一些破桌子和烂椅子。

    “小王,乡里不比县城,条件有点艰苦,你克服克服,一会我找人帮你打扫一下。”赵修平说。

    “赵主任,我自己打扫就行了,只是不知道这些椅子和桌子怎么处理。”我问。

    赵修平朝着院子里喊了一声:“老孙头。”

    稍倾,一名六十岁左右的黑瘦老头走了进来,一脸笑容的对赵修平说:“赵主任,找我什么事?”

    “老孙头,帮着小王把这些破桌子烂椅子处理掉。”

    “好咧,放心吧,赵主任。”老孙头眉开眼笑,估摸着他会把这些桌子椅子都弄回家里,修修还能用,即便不能用,也可以当劈柴烧。

    赵修平准备离开,我快步追了上去,问:“赵主任,我住那里啊?”

    “住的地方?”赵修平眉头微皱,说:“小王啊,乡里的干部都是回家住,分到这里的大学生也是自己在外边租房子,你是大泽乡人,应该知道乡里的情况。”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我擦,什么意思?叫老子自己找房子啊!”我心里有点郁闷,自己的家离乡里还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不可能每天来回跑。

    “小王,帮我一把。”身后办公室里传出老孙头的声音。

    “来了。”我转身走了回去,开始跟老孙头一块抬那些烂桌子椅子,收拾了一个下午,终于把自己的办公室收拾干净了。

    我从那堆烂桌子里找了一张还凑合的放在办公室里,又找了一把椅子,老孙头帮着修了修,算是有了自己第一张办公桌和办公椅。

    老孙头找了一辆拖拉机把破桌子烂椅子拉走了,此时天色也快黑了,我心里有点着急,晚上睡那里呢?不行的话,只能睡乡里的旅馆,可是也不能长时间睡旅馆里啊。

    突然脑海之中闪过杨萍的影子,她家就在乡镇上,让她帮忙找找房子应该没问题。我掏出手机,犹豫再三,愣是没有拨出电话,于是只好发了一条微信:“杨萍,我想在镇上租个房子,你能帮忙吗?”

    叮咚!

    万万没有想到,不到半分钟,她便回信了:“租房子啊,你知道咱们乡很少有外地人来,基本没人往外出租房子,不过我楼上空着,要不你下班来看看。”

    “好啊,谢谢你。”我没有多想,立刻回道。

    “就刚才吃饭对面那个小卖部。”杨萍说。

    “嗯,一会见。”

    下班之后,我径直朝着刚才吃饭的那个饭馆走去,心里想着有个老同学就是方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