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衣锦还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十一章 衣锦还乡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10 15:44:03|字数:3076

    早晨醒来的时候,因为还是处男的原因,所以总是会撑起帐篷,如果一个人住,直接就穿着内裤去上卫生间了,但是现在……

    “就这么出去,万一遇到杨萍怎么办?太尴尬了,昨天晚上就已经很尴尬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脸上露出郁闷的表情。

    下一秒,我快速穿上衣服,特别穿了一条肥大的短裤,可是还能看出来,实在憋不住了,于是我硬着头皮拉开门走了出去,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碰到杨萍。

    客厅里没人,我的心稍稍放下了,急步走到卫生间门口,刚要推门,脑海之中出现了昨天晚上的情景:“杨萍不会在里边吧?”

    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女人的身体,有那么几个瞬间,我很想推门进去,心里期盼着杨萍在里边,但是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我伸手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咚咚!

    “王浩吗?”卫生间里果然传出杨萍的声音:“马上好!”

    “我不急。”我说,其实尿要憋不住了。

    吱呀!

    还好没等几秒钟,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我的眼前一亮,杨萍今天好像特意化了妆,粉底遮盖了脸上皮肤的粗糙,淡色的唇膏,让她的小嘴看起来很水嫩,黑色的柳叶眉显得有一丝妩媚,特别是她看我的双眼,怎么都感觉有一丝异样的东西。

    上身还是那件小吊带衫,不过这次胸前已经看不到小豆豆了,估摸着已经穿了内衣,下身是一条浅色的运动短裤,短到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她的大腿上的皮肤很白,总会不由自主的吸引我的目光。

    此时的杨萍跟昨天颓废、不修边幅的杨萍简直天壤之别。我足足盯着她看了几秒钟,这才把目光移开,低头朝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门很小,我和杨萍两人侧身而过,但是下一秒,我全身一阵颤抖,因为在侧身而过的时候,也不知道杨萍是无意还是有意,她的手指在我肥大的短裤上划过,正好碰触到了撑起的帐篷。

    我傻眼了,而杨萍像没事人似的,扭着小翘臀下楼去了:“我擦,她刚才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心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再低头看一下自己的短裤,已经湿了。

    稍倾,我上完厕所,洗漱好了,回屋换好衣服,然后准备去乡政府上班,在楼下碰到了杨萍,她把两根油条和一杯豆浆递了过来:“刚给你买的。”

    “那个,我一会自己买,你吃吧。”我说。

    “我刚吃过了。”杨萍将油条和豆浆硬塞了过来,在小卖部里跟她拉拉扯扯也不好,于是便收下,道了一声谢,落荒而逃,处男的我,脸皮很薄,昨晚被她看光了身体,早晨又碰触了一下关键部位,现在感觉非常尴尬。

    一刻钟之后,我来到了乡政府,跟看门的老孙头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去办公室转了一圈,跟办公室主任赵修平讲了一声,今天自己要到山里的几个村转转。

    “去吧,年轻人深入基层是好事。”赵修平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就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没有再耽搁,直接离开了乡政府,在镇上买了足足一大包东西,然后便朝着山里走去。

    初中三年,我每天都要往返六十里山路上学,十年后的今天,又走在这条上学的路上,感慨良多:“王浩啊王浩,别人不拿你当盘菜,但是你不能自我堕落啊,你就是山里的孩子,既然现在有这个机会,就应该拼尽全力为山里做点贡献,那怕不成功,只要你努力过了,也算是问心无愧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来大泽乡之前,我想着是混日子,但是真到了这里,看到十年没有多少变化的家乡,突然感觉沉甸甸的,自己的责任很重,我们这些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如果不帮着建设家乡,还能指望谁呢?

    以前上学的时候,走三十里山路,跟同学说说笑笑也没有感觉累,现在还没走十里地,便已经气喘吁吁了:“看来以后要多锻炼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二个小时之后,我终于走到了村头,村里依然跟十年前一样,低矮的土房子,石头铺的路,下雨天会变得很滑。我们村叫王家庄,村子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姓王,只有十几户外姓。

    “三大爷,放羊呢。”在村头遇到了一个赶羊的老汉,立刻笑着喊道。

    “顿文家的小子回来了,没带个城里姑娘回来?”老汉堆起满脸的折子对我嚷道,我爸叫王顿文。

    “没呢,三大爷,你抽烟。”我将一盒本地五块钱的马牌烟塞到了他手里。

    “使不得,留着你自己抽吧,我拿两根就行了。”老汉摆着手说道,山里人还是很质朴。

    “三大爷,你就留着吧,专门给你买的。”我将烟硬塞到了他手里,然后转身朝着村里走去。

    “顿文家的小子出息了。”身后传来三大爷的声音。

    走进村里没多久,吱呀一声,旁边屋子里走出一名妇女,身后跟着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

    “二婶。”我急忙叫了一声。

    “狗子回来了。”妇女惊讶的说道,我脸色一红,自己小名叫狗子,小学和初中经常被同学嘲笑,到了高中才没人叫,不过眼前这人是自己的本家婶子,所以开口就叫小名。

    “二婶,这是丫丫吧,都长这么大了。”我叉开了话题,然后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包瓜子和一包大白兔奶糖塞进了小女孩手里。

    “还不谢谢狗子哥。”二婶对丫丫说道。

    小姑娘看着手里的糖果,眼睛一亮,立刻甜甜的说道:“谢谢狗子哥。”

    “真乖。”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随后又跟二婶聊了几句,便急步朝着自己家走去。

    推开院门,我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几秒钟之后,爸妈从堂屋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碗筷,两人正在吃午饭。

    “狗子回来了,吃饭了没?快进屋。”老妈急步跑了过来,催促着我进屋吃饭。

    “不上班?怎么回来了?”坐下之后,老爸抽着旱烟询问道。

    “爸,我考上公务员了,县农业局,现在被分到咱们乡定点扶贫。”我兴奋的说道,也想让爸妈高兴高兴。

    “啥?”老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狗子,你当官了?”

    “妈,不是当官,是公务员,铁饭碗,干的好的话,就可能当官。”我说,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既没钱也没背影,想要当官,跟做梦差不多。

    用了十几分钟,才把我的工作给他们解释清楚。

    “狗子,你现在出息了,又在咱们乡政府主抓扶贫工作,是不是能给咱们村找条出路?”老爸盯着我问道。

    “这……爸,我才上班一天,不过咱们村的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我说。

    “嗯,你可不能忘本啊,你上学的钱,村里每家每户都有出,现在你出息了,不能忘了村里的人。”老爸语重心长的对我叮嘱道。

    “爸,我都记在心里。”我说。

    “一会拿着这些东西,挨家挨户分分,咱们这里太穷了。”老爸叹了一口气。

    “爸,我这就去。”我说。

    “叫孩子吃口饭啊。”身后传来老妈的声音。

    “妈,我一会回来再吃。”对于村子里的人,我心里充满了感激,高中的学费和大学的学费,都是爸妈跟村里人借的,我工作三年,这才陆陆续续还完。

    整个下午,我都在村子里窜门,把从镇上买的烟和零食每家都分了一点,表达自己心里的谢意。

    本来还想着晚上回去,这么一耽搁,算是回不去了。

    晚上的时候,家里来了不少人,村支书也来了,他是老革命,听说当年抗战时期,还当过儿童团团长,现在七十多岁了,在村里德高望重,一言九鼎,轮起来,我要叫他五爷爷,村子里的人都姓王,所以基本上沾点亲戚。

    “狗子,你现在出息了,在乡政府工作,给军子找份工作呗,这个小兔崽子,初中毕业之后,召集了一帮半大小子,天天在山里疯,还跟外村的人打架,太不让人省心里。”大伯母开口对我说道。

    小军是她最小的儿子,比我小五岁,今年正好二十,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王,整天打架惹事。

    我正为难呢,因为自己还没有扎下根基,怎么给军子找工作,却听老支书开口对大伯母呵斥道:“你家军子的事情以后再说,我找狗子有事,你们都散了吧。”

    老支书开口,本来挤满屋子的人,几分钟便走得干干净净。

    我爸给老支书点上烟,两人吧哒吧哒的抽着,我则乖乖的坐在旁边给他们倒着茶水,面对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支书,心里有点紧张。

    “狗子,你是县农业局派到咱们大泽乡定点扶贫的干部?”老支书突然开口对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给了你多少扶贫款?”老支书问。

    我摇了摇头,非常尴尬的说道:“一分没给。”

    老支书没有说话,继续抽着旱烟,我心里惴惴不安,感觉自己有点窝囊,顶着扶贫的帽子,手里却一分钱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