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不听使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十二章 不听使唤

    作者:小豌豆|发布时间:2018-03-10 20:55:31|字数:3192

    老支书又抽了几口烟,开口说道:“没有扶贫款也没有关系。”

    “呃!”我愣了一下,不明白老支书的意思。

    “狗子,咱们村里有多穷,不用五爷爷说,你也知道,五爷爷干了几十年的支书,没有把村子搞好,心里一直有愧。”老支书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

    抗战时期,他当过儿童团团长,解放之后,参军打过抗美援朝,一直是村子里最有能力的人。

    “五爷爷!”我叫了他一声。

    “狗子,你要为村子做点什么。”老支书说。

    “五爷爷,您想让我做什么,您说,我一定竭尽全力。”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咱们王家庄,虽然没多少地,但是满山遍野都是野味啊,现在外边不是都搞农家乐嘛,狗子,你说咱们村搞个农家乐行不行?”老支书盯着我问道。

    一瞬间,我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心里非常紧张。

    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王浩,你可不能让五爷爷失望,镇定,不要紧张。”

    思考了大约十几秒钟,我开口说道:“五爷爷,没有公路通到我们村啊,若是能从大泽乡修一条通往我们村的公路的话,这事能成。”

    “能修路,我还需要问你吗?”老支书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心里这个委屈啊,小声嘀咕道:“没有路,人家城里人怎么可能到咱们村,走三十里山路吗?可能吗?”

    “毛主席教导我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老支书引用了毛主席语录上的话,他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这种话张口就来。

    “农家乐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稍倾,老支书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中暗道:“这就决定了?”

    “我没有几年活头了,看不到村子富裕起来,死不瞑目。”老支书说。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虽然心里清楚,这个农家乐根本搞不起来。

    “狗子,你听好了,村子里五爷爷负责,我会集中全村的人力和财力,在村子旁边建一个饭庄,还会发动全村的人到山上找野味,至于客人的事情归你管。”老支书表情严肃的说道。

    “我……”我吞吞吐吐不知道如何回答,怎么可能有客人嘛,又没公路,可是当我看到老支书眼神的时候,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五爷爷,我尽力。”

    “不是尽力,是必须完成任务。”老支书突然吼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现在不是来乡里扶贫吗?那就先让咱们村富起来。”

    老妈在身后用手指戳了我一下,那意思我明白:“我一定完成任务。”最终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老支书又抽了一会烟,便离开了,可是却把我给愁死了。

    “爸,你跟老支书说说,别开什么农家乐了,根本不会有人来。”我说。

    “要说你自己去说。”老爸瞪了我一眼,说:“拉不来客人,别叫我爸。”

    “爸,你……”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心中暗道:“我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公务员,又不是孙悟空。”

    可惜村子里的人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孙悟空,连老支书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儿子,好好干!”老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连老妈都这样。

    我彻底的傻眼了,看样子如果招不回客人来,以后怕是不用回村子了,估摸着老爸老妈在村子里也不会好过。

    “我擦,王浩啊王浩,让你得瑟,让你使劲得瑟,如果不说考上了公务员会有现在这种事情?”我心里这个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晚上躺在床上,满脑了都是农家乐的事情,思来想去,差一点把脑子想炸了,可惜没有想出一点办法。没有公路,城里人怎么可能步行走三十多里的山路来五家庄,只为了吃点野味?不现实,根本行不通。

    “必须修条公路,如果公路修成了,不但王家庄有了奔头,也可以拉动其他几个村的经济,可是修路需要钱啊。”我眉头紧皱了起来,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

    普通的村级公路,三十里也就五百万左右,可是我们这里是山路,怕是钱数翻倍都不一定够,若是人工从山里几个村子里出的话,这样既可以让乡亲们赚点钱,又能省下一大笔钱,并且一旦路修起来,这算自己的政绩啊。

    “人工村里出的话,估摸着一千万应该差不多。”我在心里暗暗合计着,

    可是修路的钱从那里来呢?跟乡里要?乡里不可能有钱,大泽乡的穷全省有名;跟县农业局要?农业局也不可能有这么一大笔钱,县里?市里?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愁人啊!怎么办呢?”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着办法。

    叮咚!

    突然手机里来了一条微信,我看了一眼,竟然是杨萍发的:“晚上不回来了吗?”

    “嗯,不回了,我在家呢,明天回。”我回了一条信息。

    “哦!”杨萍回了一个哦字,便没有再说话。

    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从那里搞一千万,最终决定不想了,过段时间,给牛主任写个报告,看能不能申请点钱。

    稍倾,我准备睡觉,不过睡前有个习惯,总爱翻看一下手机,特别是微信上的朋友圈。

    “咦?”我刚打开朋友圈,便被一条信息给吸引了,杨萍刚刚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慢慢长夜,无心睡眠,后面的配图是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

    “我擦,这是几个意思?思春了?”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体内的某种东西在蠢蠢欲动:“杨萍不会是在暗示我什么吧?如果真跟她……不,不行,王浩,你要坚持自己的底线,除非你想娶杨萍,不然绝对不能跨过那条红线。”我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

    骨子里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便离开了村子,八点钟之前必须赶到乡政府,虽然大泽乡管理的松懈,但是自己刚来,也不能做的太过份。

    一路上小跑,七点五十,我顺利的走进了乡政府,跟乡办公室里的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纸笔,开始写报告。

    我把大泽乡山里几个村的情况介绍了一遍,然后提出了修路的建议,并且把自己的想法写了进去,让山里几个村的人参加修路,既可以让村民赚点钱,又可以省下一大笔人工费,最后写下了修路的预算:一千万人民币。

    希望牛主任能认可自己的计划,至于钱那是基本申请不下来,但是我也要尝试一下。

    一个上午,我便把报告写完了,不过并不准备现在就交给牛主任,而是想在半个月之后再交上去,这样才能让牛桥山觉得自己是考察之后得出的结果,而不是凭空想象。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我又收到了杨萍的微信:“中午回来吃饭不?”

    本来想说不回去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竟然打了一个回字,然后发了出去。

    “我做饭等你。”杨萍回道。

    看着她的回话,怎么感觉有点像老婆等老公回家吃饭的样子,同时我心里为什么还有一丝满足感:“王浩啊王浩,你可不能犯错误。”

    中午回到杨萍家,看到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脚上的人字拖鞋不见了,换成了一双小白鞋,跟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很配,看起来一下子让她清纯了很多,不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

    脸上化了淡妆,头发扎成马尾,带着微笑看着我,让我脸皮微微发烫,实在不习惯让女人长时间盯着看。

    “坐下吃饭,傻愣怔干嘛。”耳边传来杨萍的声音。

    “呃?哦!”我应了一声,坐了下来。

    二楼客厅就我们两个人,没有看到孩子,于是我开口问道:“妞妞呢?”杨萍的孩子小名叫妞妞。

    “送她外婆家了。”杨萍说。

    “哦!”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有点期盼,同时也有一点紧张,暗暗想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故事吗?”

    “快吃啊,这是正宗土鸡蛋,在城里可吃不到。”杨萍夹了一块鸡蛋放在我的碗里。

    看着碗里的鸡蛋,我有点心猿意马。

    “愣着干嘛,怕我下毒啊。”杨萍笑着说道。

    “呃,不是。”我尴尬的笑笑。

    杨萍又夹起一块鸡蛋,自己咬了一口,把剩下的一半递到了我的嘴边,开玩笑道:“这下放心了吧,没毒。”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心跳不由的加快,砰砰砰……这是赤/裸裸的诱惑啊:“怎么办?怎么办?”我有点不知所措,吃还是不吃?

    杨萍的眼睛含情脉脉,再笨的人也知道她什么意思,只要自己吃下这块鸡蛋,估摸着今天中午就能得到她的身体,从而告别二十五年的处男生涯。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面对着杨萍的诱惑,虽然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越过红线,但是身体却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不听使唤的张嘴把那半块鸡蛋吃了下去。

    看到我吃下了鸡蛋,杨萍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啤酒,说:“太热了,喝点?”

    我心里想说不喝,但是嘴里却说:“好!”

    杨萍这一次没有坐到我的对面,而是拿着啤酒直接坐到了我的身边,她白色连衣裙的裙摆很短,坐下之后,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我的呼吸更加急促,眼睛不停的盯着她的两条腿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