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九章 抓了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菲儿突然双手抱着我的手臂,然后对她妈说道:“妈,你快出去吧。”

    “菲儿。你们真的……”

    菲儿没等她妈把话说完。便催促道:“什么真的假的。妈,你出去啦。”

    李菲儿把她妈推了出去,我则站在原地傻眼了。因为刚才她双手抱着我胳膊的时候,手臂处传来一阵异常的柔软:“刚才不会碰到李菲儿的胸了吧?”我朝着她的胸部看去。

    “看什么看。不是为了跟我爸斗个输赢。早一脚把你踢出去了。”李菲儿凶巴巴的对我说道。

    “你现在也可以踢啊,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里。”我嘴里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李菲儿立刻瞪着我问道。

    “没。没什么,我说一定配合。”

    “哼!今晚你睡地板,不准打呼噜。不准放屁。不准翻身,不然的话,后果自负。”李菲儿十分霸道的说道。

    “你干脆把我打晕算了。”我说。随后起身朝外边走去。

    “你干嘛?”身后传来李菲儿的声音。

    “去向李市长坦白啊。”我转身看着李菲儿回答道。

    “你敢!”她冷冰冰的说道,让房间的气温仿佛瞬间降低了几度。

    “放屁、翻身都不让。我根本做不到,所以只能跟李市长坦白。然后再辞去农业局公务员的职位,去北上广深打工。总能养活自己,也不用这么憋屈。”我一脸豁出去的表情。其实是耍了一点小计谋——以进为退。

    “你回来。”李菲儿说。

    “李总,还有什么事吗?我公务员都不干了。你不会想赶尽杀绝吧。”我说。

    “不准打呼噜,这是我的底线,你别太过份。”李菲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好吧!”我见好就收,因为自己平时睡觉好像不打呼噜。

    稍倾,我将毯子铺在地上,准备凑合一夜,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太难受了。

    咚咚!

    我刚刚铺好毯子,外边又传来敲门的声音:“菲儿,妈妈给王浩送毛巾和牙刷来了。”

    “妈,你等一下。”李菲儿说,随后使了一个眼色,我立刻把地上的毯子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她这才起身去开门。

    李菲儿的母亲走了进来,拿了一条毛巾、水杯和牙刷,还有一套睡衣:“小王,这都是新的,睡衣也是新的,是你李叔的,从来没穿过。”

    “谢谢阿姨。”我说。

    “妈,送完东西就快出去吧,别影响我们。”李菲儿将她母亲推出了房间。

    李菲儿的房间自带卫生间,我看了她一眼,问:“可以用吗?”

    她眉头紧皱,那样子明显不想让我使用,但是想了想,估摸着怕让我出去洗漱可能引起父母的怀疑,毕竟刚才她说我们两人已经同居了,所以最终十分不情愿的说道:“用吧,别乱碰我的东西。”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拿着毛巾、水杯、牙刷和睡衣走进了卫生间。

    没想到卫生间很大,里边还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本来心里期待着是否可以看到挂着的小内内或者胸/衣什么的,可惜里边除了洗漱用品,根本没有其他东西。

    啾啾……

    我一边洗澡一边吹着口哨,洗着洗着,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今天虽然睡地板,但是毕竟跟跟李菲儿同睡一室,想想还挺激动:“我会不会是第一个睡在她闺房里的男人?”

    洗漱完之后,我穿着睡衣走出了卫生间,李菲儿眼睛里露出怒视的目光,不过被我自动忽略了,心中暗道:“有本事把老子赶走。”

    其实心里清楚,李菲儿此时此刻并不会把我赶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不然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哼!”李菲儿不满的哼了一声,随后走进了卫生间,几秒钟之后,卫生间里发出了尖叫声:“啊……你用我的沐浴露了?”

    “嗯,不然怎么洗澡。”我朝着卫生间喊了一声。

    “还用了我的洗发水。”

    “对啊,洗头当然要用洗发水。”我说。

    “我的牙膏,王浩,你个混蛋。”李菲儿打开卫生间的门,怒气冲冲的瞪着我说道。

    “刷牙当然要用牙膏啊,李总,我看我们还是向李市长坦白吧。”我故意这样说。

    听了我的话,李菲儿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最后狠狠的瞪着我说:“算你狠。”

    “李总,我是个老实人。”

    砰!

    李菲儿大力将卫生间的门关上,估摸着心里已经气疯了。

    “王浩,你现在过了嘴瘾,万一李菲儿过河拆桥,到时候有你哭的,还是要装狗腿子。”脑海之中响起了一个声音,让我心里有了一丝警惕,虽然李菲儿很想摆脱父母的逼婚,但是这有一个度,一旦我的行为越过了那个度,估摸着就要玩完了。

    “还是谨慎一点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躺在地板上,一晚上处于紧张状态,此时洗了个澡放松了下来,于是躺在没多久,看着手机便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好像有人在推自己,于是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月光从窗外射了进来,屋子里不是太暗,李菲儿正坐在床边,用一只脚踢着我的身体。

    我抬头看去,发现她穿了一件粉色的小吊带睡裙,两条修长的大腿露在外边,胸前还露出大片的皮肤,一瞬间,不由的看呆了。

    李菲儿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声说道:“上来!快上来。”

    “干嘛?”我疑惑的问道。

    “我爸妈应该在外边。”李菲儿说。

    “不会吧?”我朝着房门看了一眼,有点不相信。

    “哼,我跟我爸斗了三十多年,对他了如指掌。”李菲儿说。

    我撇了撇嘴,立刻站起身来,看着露出修长大腿的李菲儿,心里一阵激动,甚至于差一点有了反应。

    “告诉你,一会在床上敢乱动,你会死的很惨,我不是开玩笑。”李菲儿的声音非常的冰冷,表情严肃,我知道她绝对不是开玩笑。

    “李总,我是老实人,保证不乱动。”我立刻乖乖说道,任何事情都有底线,我绝对不能碰触李菲儿的底线。

    李菲儿招了招手,那意思让我上/床,于是我马上抱着枕头和毯子爬上了她的床。

    我躺在靠里的位置,她躺在外边,中间隔着大约二十几公分的距离,李菲儿对我命令道:“不准过线,明白吗?”

    “明白!”我点了点头。

    “一会听到门响,你要立刻抱着我睡,懂吗?”李菲儿一边盯着房门,一边小声的对我说道。

    “抱着你睡?抱那里?”我弱弱的问道,随后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

    “抱肚子,敢抱错了,我就把你手剁下来。”李菲儿说。

    “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心里很激动,心动不由的加快,不过随后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身体朝着李菲儿靠了靠。

    “你干嘛,退回去。”李菲儿扭头瞪了我一眼。

    “那个,睡觉的时候你没有把门反锁吗?”我问。

    “哼,我爸妈为了监视我,早就把锁弄坏了,他们一直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只是不想拆穿他们罢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懂吗?”李菲儿非常得意的说道。

    “李总果然高明。”我拍着她的马屁。

    “抱着我,快,他们要进来了。”李菲儿突然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

    吱呀呀……

    果然下一秒,房门一点一点的被推开了。我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随后立刻转身从后面抱住了李菲儿,但是因为太紧张,右手正好放在她的胸部,隔着一副薄薄的睡衣,我感觉到了惊人的弹性,并且掌心还有一颗小豆豆。

    “我去!”当知道摸得是什么的时候,我差一点叫起来,不过还好没有叫出声,因为黑暗中两个人影走进了房间。

    下一秒,我立刻闭上了眼睛,右手处传来的柔软让我的身体产生了男性反应。李菲儿是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抱着她,产生男性反应之后,直接顶在了她的臀部。

    “完了,完了,这下绝对死定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因为虽然闭着眼,怀里的李菲儿也没有乱动,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她的愤怒。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听到房间里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咦?”

    “老李,你看吧,这次女儿是玩真的。”李菲儿母亲的声音,虽然故意压低了,但是我和李菲儿都没有睡,我听到了,她也肯定听到了。

    “混蛋!”李建国的声音虽然也很低,但是能听出他的愤怒。

    “老李,走了,小伙子长得不错,只是年轻了点,不过也好,年轻有年轻的好处。”李菲儿的母亲小声说道。

    稍倾,我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渐渐离开,吱呀!关门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

    我知道接下来将迎接李菲儿的狂风暴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色胆包天,放在她胸部的右手竟然不由自主的轻轻抓了一下。

    砰!

    下一秒,我感觉自己肋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接着怀里的李菲儿便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仿佛要吃人。

    我忍着疼痛也爬了起来,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

    “王浩,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右手剁了,还有下面的东西也给你割了。”李菲儿咬着牙说道,估摸着此时她心里已经气疯了。

    “那个,李总,我真不是有意的,那是自然反应,我又不是太监,我是一个正常男人,像你这种级别的大美女,穿得又这么少,抱在怀里,如果没有反应的话,那肯定是杨威。”我说。

    “好,自然反应的事情,暂且不追究,让你抱我肚子为什么把手放在我的胸部?”李菲儿瞪着我问道。

    “我、我刚才太紧张了,真不是有意的,我发誓,发毒誓。”我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放在上面的时候,你刚才是不是抓了一下?”李菲儿的声音仿佛把房间变成了冬天。

    我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额头往外冒汗,结结巴巴的说道:“李总,我、我、我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右手就不听使唤了。”

    “呵呵,不听使唤,既然不听使唤那就剁掉好了。”李菲儿说,她的语气这一次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李总,我为你挨过一刀。”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希望能看在救过她的份上,这次饶了自己。

    “没有我,你早就去坐牢了,还想当什么见义勇为的英雄,还能成为公务员?”李菲儿说。

    “今天我是被迫来帮忙,不是我的本意啊,你、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能撑船,饶了我吧。”我恳求道。

    “帮我就可以动手动脚,王浩,你真不知道自己是谁吗?还是以为我不敢废了你?”李菲儿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说道,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寒光,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知道这一次真得碰触了对方的逆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