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香艳惊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也到了极限,下一秒。喷出了子弹。弄了杨萍一身。

    一瞬间。我脸红得像块烙铁,盯着她一句话说不出来,过了几秒钟。我心里想着既然已经这样了,今晚就彻底告别处男生涯。于是伸手想去抱杨萍。可是却被她躲开了:“我去洗手。”她说,随后起身走出了我的房间。

    “洗完手肯定会回来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于是安心等待着杨萍的自动献身,可是左等不回来,右等还是没有回来。相反却听到了她卧室的关门声。

    “我晕。这是几个意思?”我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明白杨萍是什么套路。

    吃饭的时候,只穿睡裙诱惑我。刚才又偷偷进了房间,把我的内裤都脱了。我醒了之后,她却离开了。这不是折磨人吗?我感觉浑身燥热,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在啃噬似的。非常难受。

    稍倾,我穿上内裤下了床。想准备去找杨萍问清楚,她到底什么意思?可是走到门口。我又返了回来:“不行,不能问,太尴尬了。”

    回到床上躺了几秒钟,又坐了起来,心里想着:“尴尬也要问清楚。”于是又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可惜这次走到客厅再一次返了回来,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几次,我还是没有勇气去敲杨萍卧室的门。

    “王浩啊,你是有色心没有色胆啊,算了吧。”最终折腾烦了,我叹息了一声,躺在床上再也没有起身。

    第二天早晨,见到杨萍的时候,我脸色微烫,很不好意思,但是她的脸上却一点尴尬都没有,跟我有说有笑,并且提前买了小笼包给我做早餐。

    “中午回来吃饭吗?”我上班的时候,她问道。

    “不了。”我拒绝。

    “那晚上等你。”她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我感觉被电了一下,浑身一阵哆嗦,杨萍则笑了起来:“咯咯……”

    走在去乡政府的路上,我终于静下了心来,开始思考昨天晚上杨萍的怪异举动,明明觉得自己一招手她就可以投怀送抱了,可是人就在眼睛,我却吃不到,都给打过飞机了,仍然吃不到。

    “妈蛋,她不会是欲擒故纵吧?”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

    自己虽然不了解女人,但是并不是笨蛋啊,如果是笨蛋,当年也不会从大泽乡考出去。

    “跟我玩三十六计,好,我那就将计就计。”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瞬间便想好了对策。

    来到乡政府之后,这一次我并没有离开,跟乡办公室的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思考着如何完成老支书交给自己的任务。

    “麻烦啊!”我在心里暗唷一声,感到头痛,要想完成老支书交代的任务必须修路,可是修路要钱啊,上千万的资金,我去抢啊。

    “算了,下午去一趟县里吧,把那份调查报告交给牛桥山,看他能不能从局里申请到点资金,让老子跑,总得给老子吃草吧。”我心里十分不爽,派到大泽乡扶贫,一分钱不给。

    咚咚!

    正气愤着呢,外边传来了敲门声,随后还没等我说话,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计卫办的张大姐一边走了进来。

    我马上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张姐,听说她是乡长的亲戚,本名叫张翠兰。

    “小王啊,听说你也是大泽山人?”张翠兰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开口对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大泽山王家庄人。”

    “王家庄啊,你们村是不是有个老革命现在还当支书。”张翠兰想了一会,开口说道。

    “对!张姐,你知道我们村啊。”我问。

    “还说呢,你们山里的这几个村,年年都超生,算了,今不说这个。”张翠兰摆了摆手,随后叉开了话题:“小王,你有女朋友吗?”

    “没呢。”我随口应付着,其实真不想跟她聊天。张翠兰特估摸着有二百斤重,还总爱穿裙子,脸上涂抹的很白,脖子却很黑,嘴上还擦口红,搔首弄姿,让人看了很不习惯,这也就算了,上高中的时候,听村里人说起过她,说她搞计生逼死不少人,于是心里一直对她没有什么好感。

    “姐给你介绍个对象行不?”张翠兰说。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这个后悔啊,刚才为什么不说有女朋友啊。

    “怎么,看不起姐啊?”张翠兰可能看到我在犹豫,于是口气变得生硬起来。

    虽然我的编制不在乡里,但是毕竟以后还要在这里待很长时间,她这种女人可真得罪不起,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行啊,张姐介绍的肯定差不了。”

    “放心吧,姑娘是我表妹,漂亮着呢,看你长得还行,又是正式公务员编制,才介绍给你。”张翠兰说。

    “那我先谢谢张姐了。”我说。

    稍倾,我又跟她聊了一会,临走的时候,逼着让我加她表妹**,于是没办法只好加了,再说刚才张翠兰把她表妹吹成了仙女,我心里也有点好奇。

    “你们年轻人先在**上聊几天,如果我表妹有意思的话,改天我再正式介绍给你。”张翠兰说。

    “嗯!”我点了点头。

    终于把她送走了,我急忙拿起手机,打开**,查看张翠兰表妹的朋友圈,一看不要紧,直接把我吓得差一点把手机扔掉,张翠兰嘴里漂亮的表妹,竟然跟她不相上下,也是一个大胖子。

    “我勒个去,老子扒你家祖坟了,给老子介绍一个大胖子,那表情好像老子占了大便宜似的。”我心里暗骂一声,很想把人马上删掉。

    叮咚!

    正犹豫呢,对方倒是先发信息过来了:“能发你照片看看吗?我表姐说你长得挺帅。”

    我眉头微皱,心里想着对策,手机里有昨天穿着将近十万块的衣服的自拍照,自己都觉得太帅了,当然不可能给她。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便有了办法,我歪着嘴自拍了一张,还故意稍微扬着头把鼻毛露了出来,看了这张自拍照,我心里一阵自意:“应该看不上我了吧。”随后给她发了过去。

    张翠兰的表妹叫卫青曼,名字倒是很有点学问,可是体重直逼张翠兰,太胖子,不要说我歧视胖子,主要是张翠兰刚才介绍的太夸张了,仿佛她表妹是仙女下凡,看到照片之后,我心理落差巨大,感觉受到了万吨重击。

    心里猜测着卫青曼看到自己的歪嘴照会是什么反应,正想着呢,叮咚一声,她回信了:“你的嘴怎么是歪的?”

    “小时候上树掏鸟窝给摔歪了,就因为我嘴歪,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既然你没有看上我,那我们彼此删掉对方的**吧。”我一边打字一边在心里暗笑。

    几秒钟之后,当我看到卫青曼的回信,立刻傻眼了,她说:“谁说我嫌弃你了。”

    “啊!”我心里感觉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嘴歪了都喜欢,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她身上也有残疾?”想到这里,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很有这种可能。

    “你别难过,嘴歪点没事。”卫青曼还在**上劝我。

    “哦!”我应付着她,心里在想着其他办法:“我还是朝天鼻,你也不介意?”

    “没事。”卫青曼回道。

    “我擦,真是一个极品。”我彻底没办法了,开始不停的丑化自己:“我睡觉大呼噜。”

    “我也打,正好咱俩谁也不影响谁。”卫青曼说。

    看到她的回复,我身上开始冒冷汗:“我不爱洗脚。”

    “没事,以后我给你洗。”卫青曼说。

    “我擦,这么好,老子都要感动了。”我在心里无声的呐喊道。

    “你下午能出来不?”卫青曼问。

    “不能。”我立刻回复了道:“上班时间不能旷工。”

    “怎么我表妹每天就去一个上午,下午基本不去,还以为你们都这样呢。”卫青曼倒是挺单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晚上见面吧,你来大泽山饭庄见面,我请你吃饭,饭庄就是我家开的。”她说。

    “晚上啊,我有事啊。”我立刻拒绝。

    “什么事?”卫青曼问。

    “我要回村里一趟,我们村的老支书找我。”我瞎编了个理由。

    “那好吧。”

    终于把卫青曼给应付了过去,我提起的心才放下来,嘴里小声念叨着:“你是一个好姑娘,但不是我的菜,以后希望找到一个能欣赏你美的男人,对不起!”

    其实通过聊天,我觉得卫青曼是一个挺单纯善良的女孩,很希望跟她成为朋友,但是仅仅是普通朋友,对于胖子,特别是胖女人,实在欣赏不了,可能自己是一个俗人吧。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在**上多了一个网友,平时聊聊天也好,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中午下班的时候,张翠兰又来了,并且硬是拉着我去大泽山饭庄吃饭。

    “张姐,我……”

    “不去就是看不起我。”张翠兰死拽硬拉,最终没有办法,我硬着头皮答应了,她这才撒手。

    “我表妹说你们在**上聊的不错。“张翠兰问。

    “嗯!”我应了一声。

    “青曼是一个好女孩,现在的男孩子都没眼光,只看到了她的胖,没看到她的内在美,还是你有眼光。”张翠兰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是个好女孩。”这一句话我不是应付,而是真心话,只是后半句没说,可惜不是哥的菜。

    大泽乡饭庄离乡政府不到五百米,我和张翠兰走到饭庄门口的时候,卫青曼已经站在门口了,确实很胖,但是比张翠兰高,至少有165以上。

    “姐!”卫曼青叫了张翠兰一声姐,随后朝着我看来,并且看得相当仔细:“咦,你不是歪嘴啊。”

    我这个尴尬啊,就这么被当场揭穿,卫青曼估摸着很快就能想明白是怎么会事,很怕伤到她的自尊心,因为感觉她确实是一个好女孩,伤害一个好人,会让我心里很愧疚的。

    “对不起,我撒谎了,请你原谅。”挣扎了一番之后,我决定像一个男人一样,不能让这个善良的女孩伤心:“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王浩,今年二十五岁,很高兴认识你,希望跟你成为朋友。”

    “没事,我还一直想着怎么安慰你呢,不是歪嘴就好,我叫卫青曼,快进来吧。”卫青曼笑着招呼我,但是我却在她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忧伤,一闪而逝,可惜被我捕捉到了。

    “唉,还是伤到了她。”我心里一阵后悔。

    当年因为自己穷,上学的时候特别敏感,同学无心的一句话,都可能被理解成针对自己,估摸着卫青曼也可能是这种情况,她的体重应该多少会让她有点敏感。

    菜很丰盛,卫青曼也很热情,但是我却感觉她有一点强装欢笑。张翠兰吃了一小会便离开了,她的意思让我和卫青曼单独聊会,增加一下感情。

    张翠兰刚才,卫青曼便对我说道:“我会跟表姐说,我们两人不合适。”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感觉非常的后悔,决心以后再也不戴有色眼镜看人了。

    因为讨厌张翠兰自然而然的也认为她表妹不是好人。

    “那个,我真心想跟你做朋友。”我决定弥补对她的伤害,于是十分真诚的说道。

    “你不是嫌弃我胖嘛。”卫青曼说。

    她果然不傻,见到我不是歪嘴,估摸着已经猜透了其中的原因。

    “我、我太肤浅了,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让我不再当一个俗不可耐的人。”本来在女孩面前笨嘴拙舌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竟然妙语连珠。

    “真的?”卫青曼歪着头盯着我问道。

    歪头杀。

    说实话,还真有点电到我,卫青曼的眼睛很纯净,五官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歪头的一刹那,非常的可爱。

    “嗯!”我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