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你反抗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李菲儿的要求,我根本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搞定她父母。她父母是谁?父亲是浮山市的市长。母亲是浮山大学教授。一个大市长,一个大教授,我能搞定。做梦呢?

    “反正大不了坦白。”我嘴里嘀咕了一声,随后将手机扔在床上。走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一下。

    脑海之中时不时的出现杨萍的身影,刚才她吻我的时候。其实很有感觉,特别是她的两条大腿盘在我的腰上,那感觉这辈子第一次体会:“王浩你怕什么。不上白不上。反正是她自愿。”我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自语。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手机来了一条**。是卫青曼发过来的:“杨萍已经睡了。”只有这一句话。

    “你也快睡吧,今天不好意思。本来陪你出来看电影,没想到杨萍硬是跟着来了。”我回了一条信息。

    “哦!”卫青曼只回了一个字。令我十分的失望。

    用手机看了会小说,我渐渐的睡了过去。感觉没睡多久,便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铃铃……铃铃……

    放在床头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李菲儿的来电。随后又看了一眼时间:“我擦,凌晨一点半,妈蛋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什么意思啊。”

    不接是不可能,说实话对于李菲儿我从内心深处有一丝畏惧,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说:“喂,李总,你有什么吩咐?”

    “想、想出办、办法来了吗?”电话另一端的李菲儿估摸着已经喝醉了,说话都大舌头了。

    “什么办法?”我还处于迷糊状态,随后问了一句,根本没有过脑子。

    “王、王浩,你想、想死啊,搞、搞定我父母的办法,现在、立、立刻给我想。”手机里传出李菲儿的吼叫声,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身体甚至还哆嗦了一下。

    “李总,要不我们就坦白了吧。”我弱弱的说道。

    “放屁!”手机里传出李菲儿的骂声。

    “李总,你怎么说脏话了,我以为像你这种大小姐根本不会说脏话,现在看来还蛮接地气嘛。”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着胆子调侃道。

    “王浩,你想死吗?”

    “开玩笑,开玩笑。”我立刻认怂。

    “快想办法。”她说。

    “不能坦白的话,我们就只能结婚了。”我说。

    “结、结婚?王浩,你、你没照过镜子吗?”电话另一端的李菲儿嚷叫了起来。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阵气闷,很想将手机挂断,但是最终还是把怒火压了下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考了三年的公务员都没有考上,李菲儿一句话,我不但杀了人没事,还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同时获得县里特批,加入了工务员队伍。

    “李总,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第一,坦白;第二,结婚,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我说。

    “给我想,今晚想不出来不准睡觉。”李菲儿十分霸道的说道。

    “李总,你不是给我三天时间吗?”我弱弱的说道。

    “变了,现在马上立刻想出办法。”她说。

    我没有说话,而是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认识你不知道算幸运呢?还是算倒霉?”其实我还真搞不清楚,李菲儿给我带来了好的一面,同时也带来了麻烦,这也许就是福祸相依吧。

    有时候想想,古代的圣人还真是伟大,把人生的哲理在几千年前已经总结的很透彻了。

    “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呢?”我急速的思考起来,稍倾,还真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喂,李总,你还在吗?我想到办法了。”我对着手机说道。

    “什么办法,快说。”李菲儿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先结婚……”

    我刚开口,便被李菲儿打断了:“不可能!”

    “李总,你听我讲行吗?”我耐心的对她说道,不耐心也不行,因为根本不敢得罪她。

    “说!”

    “我们先结婚,结婚之后,你不是就可以搬出去住了吗?然后我们再偷偷离婚,到时候你就自由了,我只是在外背负着你老公的名声,实则我们两人根本没有关系。”我得意洋洋的说道,本来以为李菲儿会表扬自己,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声音一瞬间变得严厉了起来:“王浩,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什么目的?”我有点傻眼,不是她让自己想办法吗?

    “哼,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李菲儿冷哼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操!”实在是莫名其妙,我忍不住想骂她是疯子、是神经病。

    被李菲儿这么一搞,我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生气,明明是一个好办法,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了呢?难道李菲儿认为我对她有想法?不应该啊,即便真有想法,我也不敢硬来啊,就算有结婚证,也不敢硬来啊,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思来想去,我突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好像终于知道了答案:“难道她认为我想借用李市长女婿的名号往上爬?或者在外边招摇撞骗?对,很可能是这样。”

    我眨了一下眼睛,开始时没有往这方面想,此时却动了歪心思,跟李菲儿假结婚还真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她能得到自由,我能得到一个李市长女婿的称谓,嘿嘿,有了这个称谓,怕是县农业局的孙局长都要对我礼敬三分了吧。

    想着想着,睡意袭来,我打了一个哈欠,翻身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是杨萍,我瞥了一眼,没有接,而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继续睡觉。

    嗡……嗡……

    可是杨萍一个接一个的打,我又想到了卫青曼,于是最终还是坐了起来,拿起了手机:“喂!”

    “王浩,你在那里呢?我和青曼在喜来登吃得早饭,你来吃不?“杨萍问道。

    她一张口我便知道什么意思,于是开口说道:“多少钱?我**转给你。”

    “五百块。”杨萍说。

    “这么贵?”我轻呼一声,吃个早餐都顶老子五天工资了。

    “这里是五星级大酒店,就是这个价。”杨萍说。

    我没有再说话,直接转给她五百块。

    “你什么时候过来?”杨萍问。

    “一会。”我应付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起来洗漱。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喜来登大酒店,杨萍和卫青曼已经吃完早饭在喝咖啡了。

    “走吧,我们回大泽乡。”我看了杨萍和卫青曼两人说道。

    “好!”卫青曼站了起来。

    “王浩,今天是星期六,你们又不上班,我们再在县城里玩一天吧。”杨萍站起来挽着我胳膊说道。

    我还没有说话,卫青曼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先回去了,王浩,杨萍,你们两玩吧,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那个……”我刚要解释,却被杨萍打断了,她说:“青曼,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小心点。”

    卫青曼没有回头,急步离开了。

    我将杨萍的双手挣脱开,盯着她说道:“杨萍,我们只是同学关系,还有,我并没有答应你今天要在县城里玩。”昨天晚上一顿饭再加上房间和早餐的钱,已经将近五千块了,以杨萍的花钱速度,今天再玩一天的话,我卡里的钱怕是就全花光了。

    “王浩,你不会真看上那个胖妞了吧?”杨萍盯着我问道,我在她眼睛里看到了对卫青曼的嘲笑。

    “杨萍,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我说,心里真有点对她失望。

    “切!”杨萍发出一个不屑的声音,不过几秒钟之后,她又立刻变得温柔起来,再次贴了过来:“王浩,别为一个外人吵架了,我们去逛街好不好。”说着,她便拉着我的手朝着酒店外边走去。

    我想甩开,但是看到杨萍短裤下面的两条雪白大长腿,不知道为什么愣是跟着她走了出去。

    “王浩,你就是一个笨蛋,杨萍绝对不是好女人。”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说道。

    “不是好女人也没事,又不娶她,你是一个男人,跟她玩玩也不吃亏,再说了,她不是你初中时的梦中女神吗?上了她,实现一个小时候的愿望,会很有成就感,同时也可以满足虚荣心。”另一个声音马上找出很多反驳的理由。

    最终我听从了第二个声音的召唤,心里想着:“反正杨萍是自愿的,能在她身上实现男孩到男人的转变,也算是一种成就,一种满足,难道她还能吃了我不成?”

    我和杨萍来到了万达广场,她对逛街真是兴趣十足,渐渐的我手上的纸带子多了起来,同时卡里的钱一点一点的消失,看着手中的纸带子,我眉头微皱,心中暗道:“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今天晚上就办了你。”

    我下定决心,今晚要在杨萍身上实现零的突破,将这个初中时的校花压在身下,告别自己二十五年的处男生涯。

    “好累啊,那里有个冰店,我们进去坐坐。”杨萍锤了锤腿,指着旁边不远处的冰店对我说道。

    “好!”我提着七、八个纸袋子,早就又累又渴了。

    我们两人走进冰店,要了冰,慢慢的吃着,感觉舒服了很多。突然冰店的门开了,我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两名不像好人的青年走了进来。

    “咦,嫂子,吃冰呢。”戴棒球帽的青年朝着杨萍走了过来,并坐在她的身边。

    “这小白脸是谁,嫂子,你给大哥戴绿帽子啊。”另一名纹了一条花臂的男子也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目光不善的瞪着我。

    “我们走。”杨萍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拉着我准备离开。

    “别走啊,大嫂,大哥明年五月份就出来了,既然这事让我们哥俩碰上了,那就不能不管。”棒球帽青年说道。

    “咦?”听了对方的话,我愣了一下,因为杨萍告诉自己,她老公早被枪毙了,怎么又变成明年五月份就出来了呢?

    “别听他们两个小混混乱讲,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我们走。”杨萍拉着我的手想要离开,可惜再次被对方堵住。

    “不认识我们,呵呵,当年我们可是蒜披过,大嫂难道忘了?”棒球帽青年脸上露出一丝淫/笑。

    我能猜到杨萍不上学之后,八成变成了小太妹,可是没有想到私生活竟然如此的混乱不堪。

    “你他妈放屁,滚开,再不滚开,老娘报警了。”杨萍不再温柔,突然露出了狰狞的一面,对着棒球帽青年吼道。

    “报啊,你报警啊,我又没碰你,正好叫警察叔叔过来凭凭理,大嫂背着大哥偷人,算不算犯法。”棒球帽青年大声嚷叫道。

    附近的人都朝着这边看来,我感觉有点丢人,想到自己是一个男人,这个时候不管对错都不能坐视不理,于是硬着头皮挡在杨萍前面,盯着两名小混混说道:“我们现在要出去,请你们让开。”

    “小白脸,老子就不让,你能咋的?”棒球帽用指头戳了我一下,凶巴巴的说道。

    我心里有点害怕,小时候最怕小混混了,从小到大没跟人打过架,自卑、懦弱、胆小是我上学时的标签,所以此时面对着两名凶巴巴的小混混,我实在鼓不起勇气跟他们动手。

    “那我就报警了。”我拿出了手机,鼓足勇气瞪着眼前的两名小混混说道。

    可是下一秒,我感觉手里一空,手机被纹了花臂的那名小混混给抢了过去,随后他将我的手机扔在地上,并且还用脚踩着,抬头瞪着我说道:“报警啊,不是要报警吗?”

    “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紧张的结巴起来,同时心里为自己的表现感到一阵羞愧。

    “就欺负你了怎么了,就欺负了。”花臂青年用手指着我的胸口,每指一下,我都感觉一阵疼痛,然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直退到冰店的墙壁处,才停下来。

    “小白脸,买了这么多东西,看来挺有钱啊,玩了我们大嫂,是不是要意思一下。”花臂青年看到我手里提着七、八个纸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们这是明抢……”我鼓足勇气吼道,可是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脸上挨了一巴掌。

    “操/你妈的,玩我们大嫂还敢跟我们嚷,想挨揍是不是?”花臂青年凶神恶煞瞪着我吼道。

    我心里一阵害怕,同时更多的是委屈加羞愧,手指在掌心处紧攥着,指甲扎得手心生痛:“王浩,你怕什么,反抗啊!”心里有一个不甘的声音在呐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