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七章 做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咬着牙,忍着嘲笑,心里骂着他们是人渣。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爬了起来。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打趴在地上。直到自己彻底爬不起来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才结束。

    “妈蛋,看来只能睡厕所边上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有点悲伤,更多的是担心。因为在网上看过号子里的描述。一旦被认为好欺负,那等于你的就是无穷尽的欺负。

    想一想。十几个男人关在一起,成天没事干,不像在监狱。每天都工作十二个小时。累得像个孙子,根本没有精力搞事情,而看守所里的犯人。成天无所事事,那肯定是要生事的。

    我的脸肿成了猪头。浑身骨头像是散了架,总之。感觉每一寸皮肤都火辣辣的痛。

    “猴子,滚开。睡厕所边上去。”耳边传来赵虎的声音。

    “老大,我……”

    “滚!”赵虎的声音有点凌厉。

    我不知道猴子是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滚到厕所边上,因为趴在地上。浑身痛得连抬头的力量都没有了。

    “把他抬上来。”又是赵虎的声音。

    接着,我就看到四个人走到我面前,将我趴在地上的身体抬了起来。

    “慢点放。”还是赵虎的声音。

    他们把我放在了大通铺中间的位置:“我擦,这是几个意思?老子不是被打败了吗?败了不是应该睡厕所边上吗?”我心里充满了若干的疑问。

    “老大,干嘛把这么好的位置给新来这小子。”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哼,你懂个屁,要不你来跟我试试,我看你能坚持几分钟,这小子坚持了十几分钟,直到我把他打得趴不起来为止,有一股子狠劲,对自己狠,对别人才能更狠。”这是赵虎的声音。

    “老大,你说他真是杀了人进来的?”

    “刚开始我不信,现在有点相信了。”赵虎说。

    “不会吧!就他这熊样杀人?”号子里的其他人都不相信。

    “哼,他可不熊,真得到了拼命的时候,你们这些人估摸着都要吓尿,只能逃命,但是他就不同了。”赵虎说。

    “有什么不同?”

    “以命相搏的时候,拼得是一股气势,你们这几个垃圾,欺负一下老实人还行,跟他拼命,呵呵,死的一定是你们。”赵虎不屑的说道。

    “我擦,他怎么对我评价这么高?”我听了赵虎的话,心里更加的疑惑了。

    很快号子里关于我的话题便过去了,他们聊下一个话题,不过基本上都是在吹牛,一个个说自己在外边有多么牛逼,有人说搞女人三个小时不放水,有人说十几个人拿着砍刀追着砍,最后全被他干趴下了。

    十几个人渣关在一块,不吹牛还能干嘛,难道比谁撸的时间长?

    “喂,兄弟,要不要把你送医务室去?”赵虎坐在我旁边,低头询问道。

    “不用。”我的脸都肿了起来,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你叫什么名字?只要我赵虎在,谁都不敢欺负你。”赵虎说。

    “我擦,他是不是有病,打了一架就要罩着自己。”我在心里一阵腹诽。

    “王浩。”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在号子里有赵虎罩着,不会受欺负,所以我决定认下这个大哥。

    “真杀人了?”赵虎问。

    “不知道人死没死。”我说。

    我和赵虎聊着天,渐渐的从他嘴里知道了不少事情,号子里的人,除了几个打架进来的小混混,还有两个抢劫犯,三个卖粉的,一个诈骗犯,总之都是一些人渣。

    “虎哥,你怎么进来的?”我疑惑的对赵虎问道。

    “你不知道我?”赵虎反问道。

    我摇了摇头。

    “县里的不夜城迪厅知道吧?”赵虎问。

    我再次摇头。

    “那就是我开的,上个星期有几个小子在迪厅里闹/事,我失手把一个打成了重伤,现在正在跟他商议着私了呢,只要他开了口,我就能出去了。”赵虎说。

    “哦!”我应了一声,想到自己的事,不由的一阵担心,如果外号疯子的那小混混死了,至少要判自己个无期吧,即便在监狱里拼命的表现,无期变有期,等自己出来也要五、六十岁了吧。

    “唉!”我叹息了一声。

    “你捅的那个人叫什么?我叫外边的人帮你打听一下。”赵虎可能看到我一脸的忧愁,开口问道。

    “外号叫疯子,左手纹了一条花臂。”我想了一下,说道。

    “疯子,他啊,以前跟强子混,那小子打架人来疯,你竟然把他捅了,牛逼啊。”赵虎伸出了大拇指。

    “虎哥,你笑话我。”我惨笑了一声。

    “我赵虎从来不说假话,看不上的人,半句话我都懒得跟他讲,你小子不错,被我狠揍了十几分钟,还敢爬起来对我动手,直到爬不起来,所以我认你这个兄弟,很看好你。”赵虎说。

    我没有想到他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一时之间竟然有点心虚,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是别人眼里的老实孩子,内心非常的自卑和胆小,从来不敢惹事。

    有了赵虎的认可和照拂,我在号子里的处境好了很多,虽然跟一群人渣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再受到人身攻击的威胁。

    三天之后,我的伤便好的差不多了,渐渐跟他们熟了,实在闲得没事干,就跟这群人渣一块吹牛皮。吹了两天,实在是吹够了,不知道干什么好,却发现赵虎每天不是打拳就是站马步,他过得倒是挺充实。

    “虎哥,你是不是会功夫?”我盯着赵虎问道,他此时正在蹲马步。

    “家传的太祖长拳,从小就练,怎么,你想学?”赵虎看了我一眼,收了功,问道。

    “嗯,虎哥能教我吗?”我眼睛一亮,立刻说道。

    每个男孩都有一个武侠梦,我也不例外,甚至于更加的强烈,因为从小的自卑和懦弱,我特别想练武,曾经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到处寻找师父,可惜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找到真正练家子,万万没有想到,在号子里竟然遇到了赵虎,而他竟然是一名传统武术的习练者,并且还是家传的功夫。

    “教你倒是可以,不过练武可是很苦,特别是你现在筋骨都定型了,想要练出来,受得苦是小时候的几倍。”赵虎表情十分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能吃苦。”我立刻说道。

    “好,我今天先教你一个马步,先站一年马步吧。”赵虎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本来还以为可以学一套拳,就像电视里那样,打起来多牛逼。

    “嫌弃枯燥?觉得这样站着很傻?”赵虎问。

    “不是,一年就一年,我一定能坚持住。”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赵虎一直在给我调整站马步的姿势,那里不对,就会挨上一指,他的指头跟铁棍似的,每弹一下,我身上就会青一块,但是人也真是贱,痛了,下一次还真记住了。

    调整的差不多了,他便让我一个人站,每次至少保持十分钟以上,休息三分钟,然后继续站。

    开始的时候,我没当会事,自己身体很壮,站个十分钟不是小意思吗?可是站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会事。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的两条大腿上的筋便不由自主的跳动了起来,接着整条大腿感觉发热,火辣辣的疼痛,这种疼痛仿佛钻入骨头里似的,特别的难受,同时脑海之中会出现一个声音:“放弃吧,太累了,不要站了,那样就舒服了。”

    我咬牙坚持着,又过了一、二分钟,不仅仅两条腿开始颤抖,而是整个身体的筋骨好像都在颤抖了起来,脑海中的那个声音更强烈了。

    “王浩,坚持,一定要坚持住,若是连十分钟都站不了的话,那你还练个屁的武术,你不聪明,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如果连苦都吃不了的话,那么你还有什么用?你还有什么用啊?你想要变得一无是处吗?不!你要像火影里的李一样,成为一个吃苦的天才。”我在心里呐喊着,赌上自己的性命,拼尽自己的全力,站不到十分钟,绝对不放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麻木,浑身的筋骨在颤抖,肌肉在燃烧,疼痛煎熬着我的神经。

    “好了,休息一下吧。”赵虎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虎、虎哥,到、到十分钟了吗?“我嘴巴颤抖着询问道。

    ”到了,已经十五分钟了。”赵虎说。

    呼!

    我心里的憋着的一口气瞬间松弛了下来,下一秒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发直,再也不想起来了。

    “起来,用手拍打双腿和上身,不然明天你都起不了床。”赵虎一脸严肃的把我从地上拽起来。

    没办法,说过什么苦都能吃,不能把说过的话再收回来,于是只好在号子里一边来回走着,一边用双手拍打全身的肌肉。

    三分钟之后,我继续蹲马步,这一次比第一次蹲还要难受,那种钻心刺骨般的疼痛,时时刻刻在考验着你的毅力,只要松懈一点点,就可能瞬间满盘皆输。

    “坚持,王浩,你一定要坚持住。”

    整整一天时间,我都在不停的蹲马步,蹲十分钟,休息几分钟,然后再继续蹲,到了晚上,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一点直觉都没有。

    啪啪啪……

    “使劲拍!”赵虎让我使劲拍双腿,增加血液流动,同时把肌肉里产生的酶拍散。

    熄灯之后,我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了,跟赵虎说了几句话,便睡了过去,太他妈累了,睡梦中我还在蹲马步。

    第二天,我准备继续蹲马步的时候,管教来了:“王浩,出来!”

    “是!”我一脸疑惑的跟着他离开了号子,不知道什么事情?难道是要开庭了?不对啊,开庭之前怎么也要让自己请个律师吧。

    接下来的事情像做梦似的,那名管教带着我过了三道铁门,在一个办公室领取了我进来时没收的东西,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走吧!”

    “呃?什么?”我当场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问道。

    “你没事了,可以离开了。”管教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随后催促着我赶快离开。

    “真的可以走了?”我有点不相信。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还是你在这里没有住够?”管教黑着脸说道。

    “我马上离开。”我说,随后快步朝着看守所的大门走去。

    咣铛!

    身后的铁门关上了,我的心情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同时也有很多的疑问:“这到底怎么会事?”

    嘀嘀!

    突然耳边传来车喇叭的声音,我寻声望去,发现一辆白色路虎车停在了马路边上:“难道是李菲儿?”

    下一秒,快步跑到了路虎车旁边,车窗玻璃降了下来,露出了李菲儿的脸,她冷冷的说二个字:“上车!”

    我立刻坐进了车里,说:“你救了我?”

    李菲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估摸着因为这个问题太傻逼了。

    “谢谢!”我十分诚恳的说道:“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少恶心我,救你只是因为不想上一次的事情露馅,想感谢我的话,只要搞定我父母,让他们还我自由,我们便两不相欠。”李菲儿说。

    “李总,想让你父母不再管你,只有我们两人先结婚再离婚这一招,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我说。

    “王浩,你不会想借着市长女婿的头衔,不择手段的往上爬吧。”李菲儿瞪着我问道。

    “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说了,我这人脑子笨,心也不够黑,也没有多大的抱负,在乡里或者县里有一个铁饭碗已经很知足了。”我非常真诚的说道,因为这确实是自己的心里话。

    李菲儿没有再说话,估摸着她在考虑着我刚才说的办法。

    “那个,李总,我能问一下被我捅伤的那个小混混怎么样了吗?”我十分好奇的问道。

    “没死,救了过来,然后我让人把他查了一个底掉,他犯得事情很多,可惜都不是大事,所以我又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自己选。”李菲儿说。

    这种选择根本不用想,肯定是要钱熄事,不然的话,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我可能被判防卫过当,对方会因为其他事情被抓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