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八章 二次登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上一次给你买的衣服呢?”李菲儿问。

    “在大泽乡。”我说。

    “算了,重新给你买一套吧。”她思考了片刻,说道。

    “啊!不用了。一套就够了。”我立刻说道。心里暗暗想着:“买衣服的那钱还不如真接给我。”

    “我爸妈今晚要见你。”她说。

    “又要见我?那个。我可不可以不去,见李市长太大压力了。”我弱弱的说道。

    “你说呢?今天给我表现好点,还有你刚才说的办法。我同意了。”李菲儿说。

    “什么办法?”我表情一愣,随后立刻想了起来。说:“假结婚啊。没问题,你救我两次了。我一定帮到底。”

    “算你还有点良心。”李菲儿说。

    她开始专心开车,我则拿出手机,看守所保管的时候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开机之后。叮咚、叮咚……来了不少的**,其中最多的**竟然是卫青曼发过来的。

    “王浩,听说你被警察抓了?没事吧?”

    “我跟杨萍打听你的事情。她说你出不来了。”

    “对了,我想来想去这件事情还是要跟你说。杨萍不是好女人,你被抓之后。她的态度都变了。”

    “你被关在那里呢?虽然只跟你认识了一天,但是我觉得我们是朋友了。想去看看你。”

    ……

    我一条一条的看完卫青曼发来的短信,心里感觉到一丝温暖。果然是一个好姑娘。

    “我没事了,明天就回去。你知道就好了,别跟其他人讲,特别是杨萍,还有我要解释一点,我和杨萍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给卫青曼回了一条**。

    叮咚!

    大约不到一分钟,卫青曼的回复到了:“你没事太好了,还有,没必要跟我解释和杨萍的关系。”后面还有一个害羞的卡通头像。

    “我明天回去之后,准备从杨萍那里搬出来,你可以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吗?”我回道。

    “OK,没有问题,你需要什么样的房子?老实的平房?还是楼房?或者一个房间就够了?”卫表曼发过来很多问题,看得出来,她很用心。

    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回道:“最好是带院子的平房,价格好说。”

    “好,我现在就去帮你找,应该能找到。”

    “谢谢!”跟卫青曼聊天感觉很舒服,没有紧张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跟女孩子聊天?”耳边突然传来李菲儿的声音。

    “呃?一个朋友。”我看了她一眼,回答道。

    “女朋友?“她问。

    “普通朋友。”我说。

    “看你刚才笑得那么开心,不应该是普通朋友吧。”她说。

    “只是比较聊得来。”我解释道。

    “哼!”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翻脸了,冷哼了一声,说:“在我家最好关了手机,让我父母看到,把事情搞砸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变脸了,于是立刻把手机关了,说:“我这就关机。”

    关机之后,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同时想到了一句古话:“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啊,这刚才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也不知道那里得罪她了,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或者是更年期提前了?我在心里暗自腹诽。

    “你来开车。”李菲儿把车停在路边,冰冷的说道。

    “是,李总。”我说,然后立刻下车,坐到了驾驶的位置,至于她为什么不高兴,实在搞不明白。

    一路上,李菲儿没有再理睬我,正好我也不想跟她讲话,虽然心里很感激她,但是跟她讲话压力太大,还不如保持沉默。

    二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浮山市区,再一次去了万达广场,各种我不知道的奢侈品牌,从头到尾买了一套,并且这次还给我买了一块三十万的手表。

    “李、李总,这一套行头差不多四十万了,我、我穿着心不安啊,总感觉心慌,像是偷来的似的。”我非常真诚对李菲儿说道,从小到大最贵的衣服没有超过二百块,好嘛,现在戴着三十万的手表,皮鞋、裤子、衬衣、皮带加起来十几万,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把戏演好,不然的话,上次那套衣服,加上今天的这套,还有手表,你就等着给我打一辈子工吧。”李菲儿瞪了我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明明是她主动买的,为什么搞砸了还要让自己还衣服钱?太欺负人了,就算把自己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洗澡,换衣服,做头发,这些事情做完,已经下午二点多了,李菲儿又带我去了一个非常高档的写字楼,走进了一家叫飞翔的礼仪培训中心。

    这家培训中心的老板,好像是她的朋友,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两人有说有笑,然后李菲儿指着我说道:“给他做个短期培训,把气质提高一点,至少外表看起来提高那么一点,还有就是把身体给整直了,感觉他总是弯着腰走路。”

    “菲儿,他是你什么人啊?”女老板看了我一眼,笑着对李菲儿询产顺道。

    “司机。”李菲儿说。

    听到她说我是司机,心里不由的有点难受,自嘲道:“王浩啊王浩,你在人家心里就是一个下等人,怎么可能配做人家的朋友。”

    训练我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他教我如何走路,如何接物,如何显得更有绅士风度,总之就是各种礼仪,各种装,搞得我头痛。

    这些东西都应该从小培养,并且是家长的一言一行的影响,我现在是短期的模仿,几个小时之内,想让一个山里人变成上流社会的人,做梦啊。

    不过聊胜于无,我学到了很多的礼仪,受益匪浅。

    五点钟,我和李菲儿离开了这家礼仪培训中心,开车朝着市委大院驶去。

    “学得怎么样?”李菲儿在车上问道。

    “聊胜于无。”我实话实说:“不过很感谢你,花钱让我了解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不用谢,演砸了,或者我没有成功获得自由,你等着赔钱吧。”李菲儿冷冷的说道。

    “真搞砸了的话,我给你开一辈子车还债吧。”我说。

    “想得美,开车?搞砸了,你就给我去当保安。”李菲儿说。

    我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上一次来市委大院,我吓得两条腿直哆嗦,这一次好了很多,至少车子停在了李菲儿家别墅门口,我的腿还没有开始哆嗦。

    “妈!我回来了。”李菲儿带着我走进别墅,大声喊道。

    “王浩来了吗?”厨房里传出李菲儿母亲的声音。

    “来了!”李菲儿说。

    稍倾,她母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着对我说:“饭一会好,先让菲儿陪你坐会。”

    “阿姨,我也会做饭,我帮你吧。”

    “不用,坐着。”

    我并没有坐下,硬是跑进了厨房,开始帮着李菲儿的母亲忙活。说实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炒菜的手艺很不错,做了一道糖醋排骨和一个虾仁炒鸡蛋,李菲儿的母亲尝了一下,赞不绝口。

    六点半,李建国回来了,我叫了一声叔叔,他应了一声,并没有像李菲儿母亲那样热情,让我心里有点忐忑。

    吃饭的时候,李菲儿的母亲说糖醋排骨和虾仁炒鸡蛋是我做的,并且还说味道很好,让李建国尝尝,他尝了两口,眉头微皱了起来,我的心随之也跟着提了起来,暗道:“难道不好吃?”

    “一个男人不能只想着厨房里那点事。”李建国淡淡的说道。

    我从他的话里感觉出一丝郁闷,估摸着他觉得我根本配不上李菲儿,其实我真得配不上李菲儿,这一点自己非常清楚。

    “老李,菲儿天天在外边忙,如果王浩也忙的话,两个人都不为这个家庭付出,日子能好过吗?比翼双飞那只存在电视剧之中,那是理想状态。”李菲儿的母亲开口说道。

    可是她的话听到我的耳朵里,却没有一丝的安慰,更加感觉到悲哀,我在他们心里的定位就是一个家庭妇男。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领证?”李建国盯着我和李菲儿询问道。

    我朝着李菲儿看去,那意思是说,你决定吧。

    “近期!”李菲儿回答道。

    “婚礼呢?”李市长继续问道。

    “婚礼我们不管,那是你和我妈的事情。”李菲儿说。

    “婚礼你们不用管,妈来办。”李菲儿母亲说道。

    “嗯!”李建国点了点头,随后看了我一眼,说:“我从侧面问了一下,你现在在大泽乡扶贫是吧?”

    “是的,李叔!”我点了点头,同时想起了村里的老支书,再看着眼前的李建国,脑袋里冒出一个主意:“王浩啊王浩,市长就在眼前,你可以跟他要钱修路啊。”

    “有什么想法,说说。”李建国淡淡的说道。

    真是想睡觉就来了枕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扯到修路上呢,李建国问我扶贫的计划。

    计划我早就写好了,于是侃侃而谈,并且把预算都给说了出来:“李叔,你看市里能不能支援一点经费,再让县里出点,大泽乡太穷了。”

    李建国没有说话,眉头微皱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